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误落月上(上)

      月上谷还是胜过了重火宫。上官透刚一下来,仲涛便开始跟他勾肩搭背地恭喜,裘红袖也是喜出望外地说一品透不赖嘛。唯有雪芝,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跑向穆远。上官透欲言又止,只有默默跟过去。
      穆远受伤不轻。平时他受了伤,能忍的,他一定会忍住不去碰伤口。这一回,他一直靠在房檐下,捂着腹部,面色苍白。护法们扶着他离开,雪芝跟在后面一直喊穆远哥。隔了很久,穆远才慢慢回头,看了一眼雪芝,低声道:“少宫主……对不起。”
      这是穆远人生中第一次战败,挫败的不光是自己的骄傲,还连带了重火宫。前几个时辰,雪芝还在想离开重火宫真好,但这一刻,她比任何时候都希望能留下来。她在人群后大声道:“穆远哥!不要担心,我们还有时间!混月剑掉下去,还有爹爹的莲神九式!下一回扳回来便可以……”
      但是,后面有人悄声道:“可怜的小丫头,莲神九式去年比武刚一结束便落榜了都不知道。”
      这句话却被重雪芝听见。她立马回头:“胡说八道!”
      那人不愿惹祸上身,匆匆跑了。雪芝却失了心般冲到武笈榜旁,发现第一名赫然写着:峨嵋派《涅磐功》。因为武笈概念过广,不论正邪均可上榜,众说纷纭,所以这个榜的结果不光是由大会决定,更多会考虑民众意见。即便重莲只在十五岁参加过兵器谱,并以《莲神九式》压倒获胜,一改兵器谱历史,之后再没参加,也无人敢挑战。直到重莲去世后三年,华山掌门丰城才前来挑战,打破这个僵局。重莲已死,《莲神九式》后继无人,自然无人响应。因此,各大门派为了争夺榜首,这几年都在明争暗斗,相当激烈。兵器谱大会规定,连续五年挑战没有回应,自动下榜。丰城在近三年前挑战莲神九式,即便没有回应,榜首也应该再过两年才能换下去。可是,雪芝一行行看下来,到第二名,武当派《龙华拳》,第三名少林寺《十八手罗汉神打》,第四名,第五名,第六名,第七名……一字字认真地读了,甚至到第十二名,重火宫《赤炎神功》,第十九名重火宫《天启神龙爪》,到第一百名后的不知名小门派和三流武笈,都始终没有找到“莲神九式”四个字。
      重雪芝并不在意这兵器谱,也不在意较量的结果。只是,在重九枝谱写莲翼后,重莲是唯一一个练成《莲神九式》的人。她只是无法忍受,自己一生中最崇拜的人,武林中州该被人们世代歌颂的神话,才去世不到七年,便这样开始被人遗忘,被不明不白地从历史上抹去。
      曾经不止一次听人偷偷议论过,没有重莲的重火宫,什么都不是。
      如今,她亲眼目睹重火宫的没落,却无能为力。
      雪芝扑过去,把黄榜撕得粉碎,跪在地上,泪水夺眶而出。只是,所有人都在观看少林和峨眉的对决,无人留心这个小小的角落。过了许久,白绒靴停在她面前。她无力气抬头,只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那人在她面前跪下来,停了停,才扶着她的肩,低声道:“芝儿,对不起,方才是我太冲动……”
      “你不要再装模作样!”雪芝躲开他,摇晃着站起来,“你打败了穆远,赢了重火宫,心里得意得很吧!若不是我爹爹不在了,重火宫也不会任人宰割!”
      “我没有这么想。”上官透连忙上前一步,“你要相信我,我没有这么想!”
      “口口声声说是我大哥,到关键时刻,什么真面目都露出来了!”
      “我向你发誓,以后任何比武,只要你不允许,我都不会参加。”
      “说了有什么用?穆远哥都被你伤成了那样!”愤怒完全淹没了雪芝的理智,“自从那次那件恶心的事发生过后,你便变得越来越令人讨厌!到现在,我连看都不想看到你!”
      上官透瞠目看着她,根本无法对她说出的话作出反应。霎时冷风拂叶,看到他连藏都藏不住的悲伤神情后,雪芝后悔了,她试图开口道歉,往前走一步:“我……”却看见他的头垂下来,剩下的话被突然压下的双唇堵住。
      雪芝猛地推开他,满眼的不可置信,她原本便没站稳,这下更是险些摔倒,踉跄着后退两步。上官透却将她推到身后的告示石墙上,侧低下头疯狂地吻她,吸吮她的唇,撬开后深入交缠。雪芝脑中一阵嗡鸣,呜呜□□两声,挣扎着想要退开,却被他搂腰压住,完全不得动弹,只得在他胸前使劲捶了几下。上官透这才像被泼了冷水般,渐渐松开她。雪芝从他怀中脱离,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个耳光,掉头便走。
      上官透白皙的脸上很快浮起红印。但他甚至没有碰脸颊,只靠在墙上发呆。擂台上激烈的比武,擂台下惊天的呼声,都完全入不了他的耳。他捂着自己的脑袋,痛苦地闭上眼睛。
      他到底在做什么……
      他虽情史混乱,却不曾逼迫非礼过女子,也素来瞧不起这样的人。但是,他都对芝儿做些了什么……
      雪芝跑到少林大门外面,抱腿蹲在地上,缩成一团,浑身发抖。就算反应再迟钝,她也知道上官透做的事是什么意思。这样对她,那对那些他一视同仁的女人有何区别?
      雪芝原本就很难过,这会儿更加委屈。
      也是从这一刻起,上官透铲掉林轩凤,荣升雪芝最讨厌人排行榜第二名,位居林奉紫之下。
      之后几日,雪芝都一直住在山下的客栈。上官透知道她的踪迹,却不敢再靠近。随后,兵器谱大会最后一日到来。
      由于武笈比武上不能用武器,所以,擅长指法拳法的少林峨眉一直颇有优势。擂台上,武当和峨眉刚斗出个结果,释炎宣布峨眉获胜的消息,一个火红的身影便跳上了擂台。
      雪芝两手空空,站在擂台另一边,朝着慈忍师太用力一抱拳:“重火宫重雪芝,请师太赐教。”
      在场的人都诧异地看着她,包括上官透等人。慈忍师太道:“重施主已被重火宫逐出门派,并无参赛资格。”
      “那么,师太拿出我为重火宫逐出硬证无虚胁,我立刻下擂台。”
      慈忍师太往四处看看,无人出来说话。重火宫的人前一日战后便离开了少林寺。雪芝便是挑了这个时候来此挑战。慈忍师太道:“既然如此,请。”
      这时,上官透往前走了一步,想上去把雪芝绑走。裘红袖却拦住他:“既然妹子要上去打,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要是去阻止她,说不定她会讨厌你哦。”上官透站定不动。
      上擂台的人可以使用任何招式,包括配有兵器的,不过必须赤手空拳,最后使用次数最多的招式为上榜招式。雪芝一出手便施展《赤炎神功》,慈忍师太以《涅磐功》回应。二人都是习惯使用同一招式的老顽固,硬碰硬的结果,绝对是功力强的人获胜。才出手不到十招,雪芝便明显落了下风,被逼得连连后退,左躲右闪。
      仲涛无奈道:“慈忍师太是上一次替峨眉拿下第一称号的人,妹子怎可能打得过她?”
      慈忍师太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冰雹般铺天盖地,砸向雪芝。雪芝接招接得吃力,无论力道、修炼、还是轻功,都输了对方不止一点,更不要提还击。不过多时,她的肩部被慈忍师太一掌击中,整个人重重后滑数步,但忍住没有叫出声。慈忍师太想速战速决,雪芝还没站稳,她便步步紧逼,又一拳上去。雪芝不幸地又没躲过,连跌几步,几乎掉下擂台。眼见慈忍师太准备致命一击,雪芝忽然一口咬住她的胳膊。只听见慈忍师太惨叫一声,雪芝连续攻击她的小腹。
      上官透紧张道:“芝儿,好样的。”
      可惜好景不长,这两下虽疼,对慈忍师太这等高人而言,不过搔痒。短暂的停顿后,她一个倒踩莲踢中雪芝的小腿。雪芝吃痛跪下去,便爬不起来,只好跪在地上和她交手。接着,手臂、大腿、胸口均被击中,雪芝闷哼数声,最后被重重摔出,头撞上了擂台的柱子。十几米高的擂台上,她半个身子便这么伸出去。底下的人也纷纷抽气。雪芝抓住木柱,勉强站起来。慈忍师太道:“重施主,可以不打了吧?”
      雪芝又一次扑过去,撞在她身上。慈忍师太连跌两步,吓得不敢动手。雪芝闭着眼睛,大声道:“你们都是卑鄙小人!我爹爹去世,你们便随便把《莲神九式》的榜位取消,我不服!!我不服!!”
      慈忍师太道:“《莲神九式》是天下最灭绝人性的邪功,当年各大门派都因顾忌重莲的实力,唯恐他祸害天下,勉为其难,将之列入兵器谱,实际上不论对重莲,还是对这本秘籍,武林都是口服心不服。望重施主冷静下来,好生想想。”
      “你胡说!我爹爹何时祸害天下?!”雪芝又一口咬住她的手臂,死也不放。
      慈忍师太在她前身后背拳打脚踢,她原本受了伤,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攻击,鲜血从牙缝中流出,也不知道是她的,还是敌人的。最后她终于坚持不住,被重重击倒在擂台上。良久,她都不曾站起。慈忍师太擦拭手臂上的血,冷冷道:“重雪芝已经丧心病狂,这比武不能继续下去。”
      释炎正准备宣布比武结果,雪芝忽然沙哑着嗓子道:“还……还没结束……”说罢,双手发抖地按住台面,颤颤巍巍站起来,跛脚走了几步,终于忍不住,口吐鲜血。
      “芝儿!”上官透在底下急切唤道,“不要打了,下来!!”
      雪芝试图挪开按住胸口的手数次,才顺利将之举过头顶,作出备战的姿势。慈忍师太于心不忍,闭着眼,又一拳将她击倒。她紧紧皱眉,咳出一大口血:“雄鹰曾盘踞天下,百鸟朝臣,独立激昂。不料羽翼脱落,草中狸鼠亦为患。你、你们都在胡说……重火宫,是千古名门;重莲,是千秋人物……谁都改变不了,谁都……改变不了……”
      这时,上官透足下一点,顺着擂台边缘跃上去,用披风将雪芝裹在里面,转身跳下擂台。雪芝眯着眼,抬头看向抱着自己的人。她看不到他的脸颊,只看得到瘦削的下颚骨。她眼前一片模糊,稍微不留神,便以为是重莲。她双手穿过他的腋下,哆嗦着抱住他的背:“爹爹,芝儿就知道你没事……芝儿好想你……”闭上眼睛,半闭的眼睛有些湿润,眼泪却固执地不肯掉下来。上官透连话都不敢说,只是牢实抱住她,往外走去。
      “上官谷主。”释炎在后方唤道,“重施主受伤不轻,这样贸然下山,恐怕会加重伤势。便让她在本寺修养吧。”
      上官透点点头,跟一些少林弟子,把她送到客房内。不一会儿,裘红袖和仲涛也跟着进来,说这便去寺中替她抓药,让上官透在旁边守着。待他们出去,上官透把雪芝放平在床上,拨开她额前的刘海,见她灰头土脸的,嘴角边还有未干的血迹,更是说不出的心疼,却不敢碰其余地方。外面的比武还在继续,雪芝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只能依稀听到一些声音,还有浅浅的意识。
      半睡半醒中,雪芝觉闻寒露坠,却无力梦中醒。她梦到很多小时候发生的事。那时的她还是重火宫的小公主,两个爹爹都还在,把她宠得无法无天。尽管如此,她还是如此娇气,和现在完全不同。记得爹爹对他说,芝儿,以后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难过了都可以哭。不过哭过,还是得上路。
      二爹爹却总是拍拍她的肩,笑嘻嘻地说,小丫头想这么多做什么,身为我林二爷的闺女,漂亮便可以。
      雪芝口齿不清地梦呓。上官透过去,才听清她是要喝水。于是出去给她倒水。但也是这个空隙,有几个人跳进窗口,捂住她的嘴,把她抬了出去。迷迷糊糊中,她听到有人在说话:
      “师姐,上官透万一就在附近,我们都会死得很惨啊。”
      “这里到水房要好远呢,不用担心,赶快走。”
      “……快看,这下面的河看去很深,水也够急,下去了还想活都难,扔吧。”
      话音刚落,雪芝的身体便腾空下坠。不过多时,便落入山下的深潭。初春的河水依然凉得刺骨,伤口沾了水,疼得钻心。但她不会游泳,又受了伤,迅速被水冲走,穿过一个水帘,一个山壁,竟别有洞天。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被呛死之时,却被一股力量拽住领口,猛地一提,拽到了岸边。她躺在地上,用力咳嗽,那人却不知好歹地拍她的脸:“喂,喂,你没事吧?”
      她连眼睛都睁不开,虚弱道:“咳咳……我,我在哪里?”
      “二谷主二谷主,这里有个女娃落水,身上好多伤伤,您快过来看。”
      “咦?是女孩?”说完,有脚步声靠近。
      “二谷主,你,你还好吧?”
      “我的娘唉,这是我闺女!芝儿,我的心肝儿啊!快快快快快,快……”
      雪芝一直昏迷不醒,混混沌沌中,依然梦到儿时的事。她只有六七岁时,只要跟爹爹走在一起,几乎所有人都说他们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然而到现在,雪芝再照镜子,却已记不住爹爹的模样。时间过得太快,隔得太久,她能记住的,只有爹爹站在人群中那股清高之气;想起二爹爹,她心中剩下的就只有悔与恨。悔自己对他不够好,没怎么孝敬过他;恨他抛弃自己,仅仅是因为承受不住爹爹的去世,孤身高蹈天涯。梦中的她只有五六岁,捏着两只肥肥的毛毛虫,偷偷塞入二爹爹的衣服。二爹爹非常没有当爹的气度,把她的脸都捏到变形,还恶狠狠地教训她。她也不敢示弱,大声骂道,凰儿,你怕了吧!
      然后,二爹爹把她扔到紫棠山庄,和司徒雪天待在一起,连续好几个月都没有来接她。后来,她一看到二爹爹,眼泪便化作瀑布,汹涌而出。二爹爹还逼她,问她是不是想自己。她一嘴硬说不想,二爹爹又跑了。虽然气愤,但雪芝还是时常想,若二爹爹还在自己身边,那该有多好。
      朦朦胧胧中,她慢慢睁开眼。眼前水雾弥漫,筿门外,冷烟水声中,数条小瀑飞泻而下,便是一片苍雪,覆了她的视线。幽静水潭中,飘浮着片片莲叶。只是时节未到,未绽放出花朵,唯有火红鲤鱼在圆形绿叶儿下游走。也是同一时间,她才反应过来,又是梦。这样的梦,也不知做了多少个。雪芝勉强支撑身子坐起来,一个青衣大夫端着碗,跨步入门,略显吃惊:“竟然醒了。年轻人身体果然好。”
      雪芝正要问自己身在何处,另一个人也跟着跨入门。这下,连时间都停止了流转。她以为自己看错了:门前站着的男子看上去约莫二十七八,身材偏瘦,一只眼睛戴了眼罩,却遮掩不住俊秀讨喜的形容,眉宇间还透露出十二分的英气。然后,他跨过门槛,朝雪芝走来。雪芝的目光一直顺着他,直到他坐下。他摸摸雪芝的刘海,锁紧眉头:“你这死丫头,怎么受了这么多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黄鸟华丽丽登场^_^
    Q:嗯,个人比较喜欢新版的穆远,描写的更多了更生动些
    话说旧版的书是同学帮买的 ——你的天籁纸鸢——……嗯(⊙_⊙)?不是啊是月上重火——不叫天籁纸鸢⊙▽⊙?——……
    所以希望新版的封面和内容都比以前还要棒棒棒~
    A:新版穆远外貌描写尤其多,而且有时候感觉酷炫值比透儿还高啊,透儿得加油了= =
    Q:這吃醋的上官小透真是太可愛了
    但穆遠應該也對雪芝很有好感
    雖然小透是男主可我卻覺得特別想偏心ㄧ下給穆遠個機會
    A:据说这版里穆远后面会黑化……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