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兵器大会(下)

      都说这两年是释炎年。他是百年来少林寺最年轻的方丈,去年在奉天主办英雄大会,现在又作为兵器谱大会的常任主办人出现。他宣读过去年兵器榜的前二十名,然后,第一个对上的,是酿月山庄的酿月剑和南客庐的碎满轮。南客庐发起挑战,但九成的人都认为,酿月山庄会获胜。可惜兵器谱大会毕竟是在少林举行,很多英雄大会能找到的乐子如赌博下注、贩卖二手兵器、跳楼价铠甲,等等,在此间一律被禁,不然,雪芝一定跑去下注,压南客庐赢。上官透见她望得出神,道:“芝儿,你觉得谁会赢?”
      “南客庐。”
      “为何?”
      “因为南客庐的前帮主是我二爹爹的铁哥们儿。”
      “林大侠的远亲近友还真是布遍大江南北。”
      雪芝傻眼:“林……大侠?”
      “这称呼很奇怪么?”
      “没,没什么。”
      一战下来,得胜者果然是南客庐的弟子。之后酿月山庄再派人上阵,南客庐又一次获胜。于是,南客庐的排行从九十九名跳到了三十六名。可惜他们在这一战中受到重创,之后很快被玄天鸿灵观击倒。一看到鸿灵观的妖精们,雪芝想起了那个梳着小麻花的邪恶少年,不过看了看,他并没在里面。鸿灵观名声不雅,却还是有点功夫底子,连胜两场便下去休息。
      大会有规定,任何门派只能挑战上一回排在自己前后二十名内的门派,所以一天下来,一流门派都没有上阵。雪芝第一次参加大会如此轻松,纯粹以参观者的心态上阵。即便到了第二天下午,重量级的门派武当出场,大会气氛相当凝重时,她也依然轻松微笑地看比武,也发现了不当少宫主的感觉是分外好。但是,武当太极剑挑战重火宫混月剑时,雪芝也便再也不轻松。两个门派也不婉转,都是直接上大人物。武当山二弟子对重火宫琉璃。雪芝双手合十乞求上苍,把神天叩谢。然而,几十个回合下来,琉璃因为一时分神而落下擂台,后又迅速捉住擂台边缘,攀爬上去,但也因此失了优势,败阵下来。
      “可恶!海棠,海棠上!”雪芝唤道。
      仲涛看她一眼,无奈地摇头,上官透也是无奈地笑。果然海棠上去了。在很久以前,海棠便是位居宫主和四大长老后的高手,外加外貌美丽,被很多人说成是“倾城巾帼”。雪芝咬牙,握紧双拳:“海棠万岁!”
      仲涛叹道:“我说,妹子,你有没有一点做少宫主的自觉?”
      雪芝完全没有听见。而海棠果然不负芝望,剑光凛冽,哗哗几下便把二弟子弄下去。而后大弟子书云上阵。这回打得久一些,用了一柱香的时间,海棠再次获胜。最后情势紧急,星仪道亲自上去挑战。因此,海棠那边毫无胜算可言。交手几个回合,她败在太极剑最后一式上,被指中喉咙,下了台。前面几个门派的变动往往不会太大,于是很多人都想,这回又是重火宫第四,武当山第三。星仪道长正准备下去,却听见身后有人落下的声音,轻到之前一点动静都没发现。
      他转过身去,穆远手握混月剑,朝他抱拳。
      雪芝忽然腾地跳起来了:“穆远哥!穆远哥!穆远哥好棒!”
      穆远的听力也是极好,站那么高,居然都回望她一眼。雪芝用力摇手:“从未在兵器谱上看过穆远哥出手,今天他一定赢,一定赢!”
      太极剑讲究的是“稳”,而混月剑讲究的是“乱”。对上以后,完全相克,因此,胜负往往由比武者的内功和剑法娴熟程度决定。过去几年里,混月剑之所以排在太极剑后面,是因为海棠的内力不及星仪道长。如今穆远一上去,利洒几剑刺下,气势都截然不同,当场给了对方下马威。星仪道长连退几步,几乎落下擂台,但脚下一转,带动身子,又重新跃回擂台中央。接下来二人交手,剑与剑碰撞的声音迅速凌乱,斩钉切铁。星仪道长脚步稳健,手上动作永远比脚上快,所以,回击时总是接对方的攻击,而不闪躲。然而这一会儿,接下穆远面无表情的次次重击,他已经十分吃力,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正一丝丝退后。所以,当他的后脚跟滑了个空时,台下所有人都惊呼一声。眼见他就要掉下去,穆远却猛然收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他拽回擂台。穆远正准备再一次和他比试,他却收了剑,拱手道:“真是少年英雄。老道还是第一次见重火宫弟子,不修炼《莲神九式》,都能将混月剑使到这个境界。”
      穆远中规中矩道:“前辈过奖。”
      雪芝大叫道:“乱说,重莲在修炼《莲神九式》之前便已冠绝九域!”
      旁边的武当山的弟子道:“谁都知道,重莲当年称霸武林,完全是靠《莲神九式》,才胜过了诸多英雄豪杰。不过,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偷工减料修炼邪功,自然也活不长。现在他死了,总算是还了武林一个清——”
      话音未落,雪芝已经一巴掌甩在他脸上。那人被她击退数步,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了雪芝很久,突然提着剑要打过来。这时,一把杖却铿的一声挡住了他的剑。武当弟子颤声道:“上官……上官透?”
      在雪芝面前,上官透可是毫无脾气可言,但所谓山林隐遁栖,京城游侠窟,他既然出身名门,便一定要有贵公子的气派,便一定要遵循“贵公子定律”:永远不会有面目可憎之时;不生气时会笑,生气时还是会笑;叫人滚时总是要加“请”字;在想骂一个人杂种贱货王八蛋人渣傻逼时,要把这些词统统自动替换为“足下”。于是,综合以上条例,上官透微笑道:“请足下滚吧。”
      “谢谢昭君姐姐。”那人走后,雪芝扑过去抱住上官透的胳膊,蹭了两下,又朝擂台大声唤道,“穆远哥,重火宫第一名靠你了!”
      见穆远在上面没有离开,雪芝特别雀跃。他终于肯为重火宫出头。灵剑山庄一边,夏轻眉忽然拾剑:“我去会会他。”
      奉紫道:“师兄加油,我们不能输给姐姐!”
      看到跳上擂台的人,雪芝瞬间无声。没有太多人惊讶,倒是有不少女子尖叫。这些女子中,最少有一半是雪燕教的。其中,原双双又是嗓门最大的一个。
      在兵器比武过程中,若一个人使用的是甲剑,甲剑剑法便必须是使用频率最高的。夏轻眉带的是坤元剑,一上场却使了灵空剑法。几招过后,夏轻眉才换了坤元神剑,再接几招后,又换做虚极七剑,灵剑山庄的剑法都被他用完,但总体说还是没有犯规,坤元神剑使用次数最高。每次夏轻眉出手,底下的姑娘们都会叫一声。尤其是在他使用轻功飞起来,飘逸的腰带也跟着飞起时。穆远却像在执行任务,一直使用混月剑法,剑不像夏轻眉那样花哨,一针见血,每次都差点击中夏轻眉,却又恰好错过。
      仲涛道:“不知道穆远为何要这样让着他。”
      雪芝道:“有吗?应该不会吧。夏公子武功不弱的。”
      上官透若有所思道:“确实不弱,但是相对穆远来说差了很多。我想大概跟重火宫和灵剑的关系有关。而且,若我没看错,这场比武的结果不会是夏轻眉剑脱手或者掉下擂台。”
      雪芝一脸雾水地看着上官透。上官透道:“没事,芝儿好好看着,这对你以后习武有很大帮助。”
      过招几十回合后,穆远和夏轻眉剑锋相对,互相指向对方。灵剑山庄的剑总是比别的门派长、细,所以这样对刺的结果,通常是对手中标而自己安然无事。眼见夏轻眉的坤元剑便要刺中穆远的脸,穆远却一个后空翻,一腿踢中夏轻眉的膝盖。夏轻眉半跪下去。这时仲涛的脸扭了一下,嘶了一声:“好痛。”雪芝才想起,极可能是夏轻眉身上旧伤未好,被击中要害,不由又瞪了上官透一眼。上官透佯装未知。
      这时,穆远的剑已经指向夏轻眉。释炎在后方大声宣布:“重火宫混月剑!”
      夏轻眉人才还没下去,一个淡紫色的瘦削身影飞了上来。林奉紫“啪”地舞动长鞭:“我和你打。击败一个负伤之人,不算你赢。”
      穆远愕然:“夏公子,你受过伤?”
      夏轻眉忙道:“没有。师妹是见我输了不服才这样说。穆大护法确实身手了得,在下甘拜下风。”
      仲涛叹道:“看来,被穆远在擂台上击败,和被光头在底下暴打过,他觉得后者更丢人……”
      雪芝拽住上官透的袖子:“还没告诉我,你为何要打他。”
      “芝儿乖,看比武。”
      此刻,台上的穆远看了奉紫一眼,低声道:“在下不愿和姑娘动手。”
      “那算你输。”
      穆远蓦然抬头,成了只触藩羝。雪芝高声道:“穆远哥你做什么?看她柔弱不舍得动手了?扁她!扁她!”
      台上的奉紫看下来:“姐姐,我一直向着你,你居然叫别人打我,你……”
      “你这黄毛小丫头,别再叫我姐姐,看我上来把你揍成扁的!”
      雪芝作势要飞上去,却被上官透拽住:“芝儿,你没门派,上去也没有用。”
      她只得一脸愤恨,咬牙忍下。
      比武在毫无悬念地得出胜负。奉紫委屈地一甩鞭子,指着穆远道:“我可以被姐姐打败,别人都不可以!我林奉紫总有一天会打败你!”
      穆远有些尴尬,但他并不擅长辩解,于是只能目睹林奉紫跳下擂台。连战三场的人可以休息一轮,随后他也下台休息。待少林和峨眉的弟子比过,峨眉胜出以后,又到了可以挑战穆远的时候。各大掌门都觉得这不是个上阵的好时机,弟子们又不敢妄然挑战。穆远站在擂台上,有点独孤求败的气质。
      “穆远哥这回是替我们出尽了风头啊,真厉害。”雪芝回头看上官透,发现他不见了。
      上官透刚站上擂台,刚下擂台的奉紫便回头看见了他。短暂的吃惊过后,她迅速退回雪燕教的人群,低声对原双双说了一句话,便垂头离开。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一个巨大的金色事物,犹如流星一般,坠落在人群后方。待灰尘散去,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人。那个人脚踏黑色圆壳,身穿冲天英雄黄金盔甲,虽然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和两撇胡须,但很多人能通过这威严的铠甲,感受到他英灵的神色,以及庄重的面容。此时,这具战神翁仲,居然发出了玉皇大帝般,君临天下的浑厚声音:“这一战,很多人都好奇,到底是谁会赢,是么?”
      于是,一部分人转过来看着他。
      “让我告诉你们吧!”黄金英雄高声道,“那个人,便是——昭——君——夫——人!”
      原本没有看他的人,也因着这威严的声音,纷纷转过头来,看着他,眼中露出了怪异而惊恐的神情。
      “为何昭君夫人会赢?为何呢?”黄金英雄忽然往前走了两步,所有人后退两步,“其实,昭君夫人是一个很好面子的人!若无把握,他不会上场!”说完,伸出戴着黄金手套的手,指向了擂台,指在上官透英俊的小脸上。
      上官透手握寒魄杖,朝穆远抱拳:“请穆大护法赐教。”
      穆远回礼,抽剑,神色比方才都要凝重些。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人,他也看过上官透出手。
      “远娘子是为了重火宫,昭君夫人,却永远是为了自己!要昭君夫人为了月上谷拼命?没门!”黄金英雄提高音量,“这,便是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区别!”
      寒魄杖在上官透手中转了一圈,随即脱手而出,直击穆远的胸腔。
      “我敢对天发誓,在场的诸位都没见过这么快的杖法!对不对?哈哈哈哈,没错,杖是所有长型武器中最慢也是最具杀伤力的,不仅笨拙,且难以操纵。但,你们看到的人,是我们最美丽的昭君夫人!昭君夫人用杖的速度,几乎要快过林轩凤用剑!”
      第一击便超出了穆远的预料,穆远躲得有些狼狈,但没被击中。上官透手腕用力,寒魄杖回到手中。接下来,穆远一剑刺向上官透。上官透立刻扔杖,一跃而起,又在空中接杖,以杖根发动攻击。
      “接下来,我不做分析了。”黄金英雄指向高空,仿佛指在完全看不清楚的两个身影上,“因为,我看不清楚!”
      俩人一起跃起,在空中剑杖相接十几个回合,最后双方落下来,一人跳到擂台的一头,又重新冲过去对战。
      “既然昭君夫人从不为月上谷出手,那么他是为了自己的什么利益呢?”黄金英雄说到这里,忽然手中捧了个西瓜大的球,似乎很重,他走两步,便把它放在地上,“当然是女人!上官透十五岁入江湖,经名师指点,早已练就灌溉花朵却叶不沾身的金刚不坏之身!他只要一上战场,便一定是为女人!但是,这一回他上场,究竟是为了谁呢?是长了狐狸眼的火爆魔女重雪芝?还是桃花眼的温柔仙女林奉紫?这,要到比武结束后,我才会告诉你们,我·的答案!”
      这时,擂台上两个人都有些较真。每一次出手都强而有力,武器碰撞声亦尖锐刺耳。擂台开始摇摇晃晃,场面却是前所未有的安静。雪芝站在台下,完全不知所措:“为何昭君姐姐会去和穆远哥打?他们谁输都不行啊。”
      仲涛俨然道:“重点是,若只能选一个人赢,你选谁?”
      “不行,两个都不能输!”
      “这是不可能的。”裘红袖也靠过来,笑道,“妹子,告诉大姐,你希望谁赢?”
      “我当然希望重火宫赢。但是……我不希望昭君姐姐输。”
      “哈哈,昭君夫人看去温柔如水,”黄金英雄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小扇子,轻轻在胡须旁摇了摇,又无比风情地眨眨眼,“上官某人云游四海广交挚友,生活乐无限啊乐无限——你以为他是这样么?错!他的内心可是一只大灰狼!”说罢,从地上搬起那巨大的球,举过头顶,“即便是在擂台上也一样!”
      擂台上出现的招式段数越来越高,到后来都是连续又沉重的攻击。上官透极少如此认真,寒魄杖的杖头不断烁出刺眼的光芒,白靴下的步伐亦是越来越快。后来,俩人一起飞到高空,寒魄杖从上官透手中脱落,旋转而出,在眨眼的刹那,击中了穆远的腹部。穆远闷哼一声,重重落在擂台上,连退了数步,却不忘使用大量内功,向上官透进行最后一击。上官透反应及时,躲过这一击,擂台却发出一声脆裂的声响。他们对望一眼,立刻往旁边的寺院上跃去。但穆远受伤,无法挪动身体,上官透拽着他的胳膊,将他提了过去。俩人的足尖方脱离擂台,由上好木料架成的高擂台便从中断裂,飞速坍塌。
      “少林寺的设施不合格?这,竟是我卓不群老板不曾料到的结果!”黄金英雄举着大球,诧异道,“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将大球狠狠砸在地上。
      奇迹发生了,地面轰隆隆碎裂,露出一个大缝。有人站出来道:“等等,你不是说战后会公布答案么?”
      “什么答案?”
      “上官透是为了哪个女子而战。”
      “哈哈哈哈哈!对,我说过,我要告诉你们我——的答案!”卓老板猛地一甩胡须,运气丹田,用他惊人的肺活量,提高嗓门道,“我的答案便是——我、不、知、道!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一个跳水纵身,以鲛人般优雅的身姿跃入裂缝中,浑厚的笑声亦不断回荡在无极深渊中。
      所有人都围过去,看着那个洞。
      “真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真有自掘坟墓这样具体的事情发生。”
      “这姓卓的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这么一跳进去,还能回来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卓老板这一段,当真只有十多岁的孩子才会写出来……所以这段决定保留,都是青春的记忆啊,远目……
    ***
    Q:那时候没仔细看,现在看看,原来这两只这时候就那么喜欢了啊
    A:新版里增加了很多两个人互动的细节,芝儿比以前更会撒娇了。比较有小女儿情态。^_^
    Q:终于可以看到再版辣!当初旧版缺了一章实在是……(?_?)
    A:还记得那个羞耻度爆表的封面吗……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