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误落月上(下)

      一听到他那万年不变的少年音,雪芝二话不说,闭眼扑到他怀里,将他紧紧抱住,死活都不放开。眼泪再不受控制,汹涌而出。他眼眶也红了一圈,摸摸她的背:“真是个不爱惜自己的死丫头啊!”
      一听到这颇无辜的声音,雪芝忽然大哭出声。门口的青衣大夫道:“大眼鸟,这么小的姑娘你也敢上,也不怕被雷劈!”
      林宇凰回头,凶道:“你傻了?这是我闺女!”
      “你闺女?”大夫惊讶道,“怎么都长这么大了?”
      “我都四十的人了,女儿能不这么大么?”
      “你前几天才满三十六。”
      “四舍五入你不懂么,四十啊。”
      “好好好,四十四十。”大夫争不过他,往后退去。“我先撤了,你们父女俩多年没见,好好聚聚。”
      见他出去,林宇凰又拍拍雪芝的肩:“芝儿,有没有想二爹爹——啊!!”最后一声,是因为吃了雪芝一个惊天铁拳。
      “凰儿你真是这世界上最糟的爹爹!”雪芝掐住林宇凰的手,一口咬在他胳膊上,含糊不清道,“你居然把我扔在重火宫一个人跑了,我还当你有不可靠人的苦衷,结果不过在此间盖了个班生庐,你是有二疏之高洁,还是有绮角之雅致?你个武林头号混世魔王还玩隐居,没良心没责任的!可恶!”
      林宇凰“嘶嘶” 抽气半天,急道:“你以为我想跑么,你要怪去怪你爹爹去,他叫我跑的。”
      雪芝忽然不咬了,愣愣看着他:“为何?”
      林宇凰道:“这事我再慢慢和你说,你先在谷里调养调养身体,等好了你把最近发生的事告诉我。唉,怎么伤成这样,自己的心肝,看了心疼。”说罢摸摸雪芝的脸颊。
      雪芝得出一个真理:世界上所有的女儿,都没办法真正跟老爹发火。一想起重火宫在兵器谱大会上受到的欺负,雪芝又一次扑到林宇凰怀中,呜咽起来。林宇凰拍拍她的背:“看这丫头,越活越小,以前还特凶,现在就知道撒娇。”
      雪芝哭够,抬起红肿的眼睛,看着他:“二爹爹,我们在什么谷啊?”
      “当然是月上谷。”
      “啊?”
      经过一系列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雪芝总算琢磨清楚,原来传说中神秘月上谷的地理位置,是在少林寺底下。而号称少林神河的光明藏河,竟是环绕月上谷的天星河支流。下面山壁单薄,水帘外水草沃若,很多人都以为是个死胡同,没想到雪芝不小心被水草缠住,还歪打正着,冲入月上谷的一个碎岛上。若非如此,她大概已经变成河鱼腹中之物。
      站在门口的蓝衣男子便是号称“俞秦再世”的行川仙人(1),真名殷赐,他一生无所定向,唯独死心塌地跟着重莲。重莲过世后,他便跟着林宇凰混。二人离开重火宫后,先去了灵剑山庄找林轩凤一聚。殷赐不喜欢人多口杂的地方,飘到少林寺附近静修。林宇凰住下不多时,在山庄中认识了个人,便是传说的上官小昭君。那时的上官小透入灵剑山庄已有好一阵子,该会的武功全部会,外加慈忍师太和他又沾亲带故,偷偷传授了他不少峨眉武功。在综合两派武学的情况下,上官小透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武功脉路。大眼鸟用他那一只眼睛瞧出了这孩子资质非凡,开始亲手指点他武功。不过多时,林宇凰由令人敬佩而个性的前辈,变成了上官小透亲切的叔叔。
      得知上官透的风流脾性,林宇凰也是分外包容,但也交代过一件事:这全天下的女子你摧光了都行,只有一个不行,要敢动她,你下个外号便是上官公公。也是从那一刻起,上官透知道了这姑娘的名字。重雪芝。听到此处,雪芝终于明白当初在长安,上官透听说她真名那古怪的反应。原来是二爹爹交代的。雪芝一声叹息:“原来二爹爹居然认识昭君姐姐……得罪二爹爹的人没好下场,昭君姐姐还是冰雪聪明。 ”
      林宇凰回过头:“你也认识上官小透?”
      “在掉河之前,我还跟他一起。”
      “那小子在少林?我去劈了他!”
      “不用不用,二爹爹,他一直把我当妹子待,没做什么。”
      林宇凰迟疑回头:“真的?他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雪芝想了想,答得有些言不由衷:“没有没有。”
      后来上官透被灵剑山庄赶出来,便跟着林宇凰建立了月上谷。林宇凰不想再涉足江湖,让上官透出面招募弟子。未料到一品透的声誉还不是一般的好,诸多武林人士都前来加入。不出一年,月上谷便在中等门派中混得有头有脸,几年下来,已经变成大门派之一,并且多次上兵器谱。只是上官透生性贪玩,周游四海,却不大管理谷中事务,是最近这段时间,才有稳定下来安心当谷主的趋势。
      聊到后来,林宇凰道:“闺女,你先休息,过两天我带你在谷里转转。月上谷不是天下第一大,却绝对是天下第一美。此地处处云生梁栋间,风出窗户里,上官小透还是有点品味……对了,都在讲我的事,你还没说,为何你会在这里?”
      雪芝把来龙去脉交代一遍,之后,林宇凰猛地一击掌,怒道:“真不敢相信那死尼姑居然这样欺负你!还有,到底是什么人害了你!”
      “我没事。那是在擂台上,被打也很正常。就是有些不甘心昭君姐姐把我救走,我还说多坚持一会儿,说不定便可以赢。”
      “老尼姑好歹也是英雄大会第三,哪有这么好对付。倒是芝儿,你真的长大了,这样都不哭,二爹爹以你为荣!”说罢,目光闪亮地拍拍雪芝的肩。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离开重火宫,又加上那一战,我好像……别无所求。”雪芝却有些泄气,“难道我真的要像别的姑娘一样,把嫁个好丈夫,只伺候好他便好了?”
      “哟,现在便想嫁人?”林宇凰笑眯眯道,“那个人是谁?不会是上官小透吧?”
      “不是!”雪芝的脸刷拉红了,“不是的,臭凰儿你别乱说!!”
      林宇凰脚底抹油,拖着殷赐跑了。雪芝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好躺下来休息。其实她心中很烦躁,因为重火宫的秘籍都在自己的背包里,背包又在上官透那里,若他不注意把秘籍都丢了,那岂不是……这些话雪芝都没敢告诉林宇凰。之后,殷赐灌了她一堆奇怪的药,替她做推拿,她身上的伤神速恢复。两日过后,雪芝便能下床走路,四日过后,便有两个女弟子带她出门散心。月上谷人虽不少,但地盘很大,所以乍一看去,视野中只有稀疏几个人走动,剩下的,便是开满全谷的紫荆花和碧绿丛林。此间地理特殊,天星河上,碎岛呈雪花形展开,六个小岛中,对立的两个岛是两极入口,另外四个小岛,加上乱流趋于媚中川,川中立了个孤岛,散布四个小岛主,分别以东方岁星﹑南方荧惑﹑西方太白﹑北方辰星冠以岛名以及岛主称号。两个谷主在中央镇星岛上,其中,主楼在这片最大的土地上。而她所在之地,正是贴着少林山壁的辰星岛。雪芝一直无精打采,只是跟着两个弟子走。弟子介绍说,此地紫荆目前只是好看,将来会变成机关暗道,让她有问题便去问二谷主。她听不进去,更不知道记路。当然这时的她死也猜不到,这事直接影响了她的终生大事。
      因为腿上受伤严重,她走路一直有些跛脚,所以两个弟子带着她乘船过河,去桃李飘香的岁星岛看看。但雪芝前脚刚踏入船头,便有人赶来说大谷主已回谷,正召所有谷内弟子去镇星岛集合。雪芝一听,也禁不住跟去看看。于是三人改变航向,朝着南方驶去。镇星岛的月上楼总共有五层,黄顶子红皮子,光是装潢,便胜过万千桂殿兰宫。月上谷的人聚集一处,竟比雪芝想象的要多出三四倍。顺着人群涌进去,雪芝便看到了正厅尽头的上官透。他来回踱步,待人集中得差不多,道:“全谷听令。”
      众人屈身相应。一个弟子手中持着画像,高高举过头顶。上官透指着画像道:“即日起,所有弟子出谷寻人,找到画像中这个女子,便重金奖赏。多的画像可去谷口找仲涛要,即刻动身。”
      “是!”所有弟子又纷纷往外涌。
      有人出来时,低声议论道:“那姑娘是谁啊,蛮漂亮的。”
      “谷主的新欢吧,很少看他这么急。”
      “以前他从未因为这种事找过我们……不过以前谷主说的‘小赏’都是数十两银子,那到重金,该有多少啊……”
      “你们都瞎了不成?那么好认的一张脸都没看出来?那是重雪芝啊。”
      “重雪芝?!”
      周围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上官透扯过椅背上的披风,朝肩上一搭,便大步流星往外跨。从雪芝身边走过去时,雪芝拽了拽他的衣角。上官透回头,显得有些不耐烦,但与雪芝四目相对,立即呆愣。和他见面,多少还是有些尴尬。雪芝笑得很是僵硬:“还没有人告诉你我来这里,对吧。”
      “芝儿!”上官透有些粗鲁地拽住她的胳膊,把她往自己身前一拉,怕看见幻觉般上下打量,“……你离开为何不说一声?”
      “我……”想到如果告诉他缘由,他一定会追问到底,她只好敷衍道,“对不起,那时我有点头晕,去后山呼吸新鲜空气,便掉到了河里。”
      上官透答得毫不含糊:“当时你连说话都说不清楚,怎么走得过去?”
      雪芝垂头,抓抓脑袋:“对不起。”
      上官透跟身后的人说了几句话,让他去通知弟子们撤回,又回到雪芝身边。他朝她伸了伸手,似乎是想抱她,但手又硬生生地收回来:“以后不论如何生我的气,都不要做这样危险的事。我还以为你被人害了,这几天一直没睡觉。”
      “对不起。”
      雪芝一直不敢抬头,却发现他的衣角在淌水,伸手捏捏他的衣袖,湿的;再往上捏,还是湿的;一直捏到他的衣领,竟仍是湿的。她愕然道:“怎么回事?”
      “不要问这么多,我先回去休息。”上官透扯了扯披肩,打算离开。
      雪芝连忙跑到他面前,摸摸他的额头,道:“这样下去不行,会发烧,我去找二爹爹和行川仙人。”上官透抓住她的手腕,将之拉开,有些焦躁:“不必。”
      雪芝第一次听到上官透这样说话。忽然又想起兵器谱大会上发生的事,气闷得不行,咬牙切齿地一跺脚,转身跑掉。上官透看见她离去的背影,站了一会儿,便在旁边的罗茵上坐下,按住额头,叹一口气。之后便一直没有动静。
      晚上,上官透果然发烧了。殷赐来探了他的体温,说这风寒中得不轻,不过没有大碍,按时服药便好。又让林宇凰和雪芝吃点药防传染。林宇凰到上官透房间里看看,坐在门外等候。雪芝跛着脚去打水熬药,忙得焦头烂额,林宇凰看着女儿跑来跑去,倒是一脸诡异的微笑:“芝丫头,你这身上伤还没好,就变成活菩萨了?”
      “他是因为我才发烧的。”雪芝摇头,端水回到上官透身边,替他擦脸。擦完以后,她蹲在地上,以蒲扇鼓风熬药,再亲手喂上官透。上官透睡得昏昏沉沉,半眯着眼睛,含糊说了几句话,又睡过去。雪芝见二爹爹没往里面看,便坐在床头,捧着上官透的后脑勺喂他。后来实在抱不动,直接让他躺在自己腿上。喂完后把药放在一边,正准备把他脑袋重新搬到床头,上官透缓缓睁开发红的眼睛。他脑袋里嗡嗡作响,连声音都是滚烫的:“芝儿,那天是我对不起你。”
      “别说话。”雪芝拍拍他的脸,“睡一会吧。”
      上官透握住她的手:“不要走。”
      “好好,不走。”
      门外,林宇凰提起斧头,低吼道:“上官小透你混出来了!要不是看你生病,我——”说罢劈烂一块木头。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雪芝便迫不及待,想去看看上官透,但上官透不在房里,丫鬟说他在太白岛温华泉附近,不过让雪芝先不要去找他。雪芝才不管那么多,直接乘船去了太白岛。问了路,摸索半天,才看到一个凉亭,牌匾上写着温华泉。雪芝穿过凉亭,前方是一排栅栏,栅栏后有一段石子路。顺着石子路走,空气渐热,烟雾缭绕,草坪上还一堆乱扔的衣服。原来,前方是个温泉。雪芝心中一凛,意识到自己不该来,却听见林宇凰和仲涛的声音从水边传来:
      “吾乃江湖第一怪侠林二爷,前方妖孽,报上名来!”
      “汝等方是妖孽,纳命来!”
      “汝分明是只狼精,还在吾面前大话!看吾混月剑!哈!”
      “汝有混月剑,吾有神雀落日掌!喝!”
      “哈!哈!哈!”
      “喝!喝!喝!”
      两个裸男在温泉中比武,泼水。另一个靠在岩石旁边,背着雪芝,忽然道:“狼精,汝踩吾足也!”
      仲涛道:“汝此琵琶精,莫以为变成昭君,吾便真把汝当美人,吾可是不为美女折腰的硬汉!看吾洪水神功!”
      眼见“洪水”就要泼过去,林宇凰却一个飞扑挡过去:“唉唉,说了上官小透病未痊愈,不欺负他,等他好了我们再逼他现原型。”
      仲涛却直直地看着岸边。他们的衣服全部挂上了树梢,雪芝单手叉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上官透猛然站起来,温泉水四溅。他把披散的长发拧成一条,缠着脖子一甩,转了几圈,然后抱着双臂道:“敢小觑吾?上官公子乃是血气方壮,龙马精神!”
      仲涛往下缩了缩,又仰望上官透,再缩了缩。
      “怕了么,呵。”上官透长长伸了个懒腰,潜入水中,一边倒退游到岸边,一边道,“这温泉真是太热,我上去休息休息。”
      仲涛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雪芝,连忙道:“别,别。”
      “不碍事,我身子骨强着呢。”上官透背对着岸边,双手一撑,跳坐在石头上,“昨天我发烧严重,都不记得说了什么。林叔叔你别打我,总觉得芝儿好像在照顾我。”
      林宇凰自己洗着胳膊,还拍了两下:“我掌上明珠会去照顾你?做梦。”
      “真的假的?可是我有闻到她身上的味道。”上官透吸了吸鼻子,笑道,“还是说,我太想芝儿,才会梦到她。”
      “你想要亲近芝丫头,没问题。不过要等她成亲以后。现在放你身边,太危险。”
      “等等,林叔叔,芝儿现在还小,不能谈成亲的问题啊。我怕她嫁错了人,受人欺负。”
      “就她那脾气?”林宇凰嘁了一声,“她欺负人吧!倒是上官小透,你都快二十了,还没打算成亲?”
      “成亲无趣,还是秘籍和酒来得有味。我这几日瞅中了少林寺的《大文殊杖法》,听说是菩提院专研的,若真能练成,肯定很带劲儿。”上官透比了个舞杖的姿势,“我打算去找姨妈讨一本来玩玩。”
      “还打少林的主意?怎么不直接找释炎要一本《达摩八法神禅杖法》算了?”
      “林叔叔你又拿我逗乐子。我先上去。”
      上官透一边笑着,一边站起来,拨了拨头发,转身走两步。
      雪芝原本是一脸麻木,但没料到上官透会正面□□转过来,还离她这么近,再上前一步,便要贴到她身上。立刻捂住嘴巴,惊叫一声。上官透反应非常及时,二话不说,跳入温泉潜水。林宇凰一抬头,也傻眼。唯有仲涛,一直缩在小小的角落,双手捂脸,指缝却拉得很开,露出眼睛。不多时,林宇凰把上官透拽出来,把他脸上的水一擦,往前一扔,便跟着仲涛躲到大石后面去。上官透小心翼翼游过去,却被他们踹出来,只好在后面压低声音道:“不是说我病没好不欺负我么……”
      林宇凰偷偷伸出一只眼,阴森森地扔出一句话:“上官公子你出面解决吧,我们都相信你血气方壮,龙马精神。”
      “凰儿!”雪芝双颊微红,拽着林宇凰的一件衣服便扔下来,“你多大了?”
      “三……三十五。”
      “凰儿你上来!”
      林宇凰理了理眼罩,整了整头发,一声不吭地游到岸边,捂着关键部位上了岸,背过去默默把衣服穿好,又默默走到雪芝身边,低头:“芝丫头,我错了。”
      林宇凰被雪芝带走。上官透和仲涛俩人面面相觑,简直像做了一场噩梦。
      当晚裘红袖来访,并下厨做饭。但菜都全部做好,上官透还是没有出现。待大家都吃得差不多,才有一个小厮过来说,谷主说身体不适,想在房间里用膳。遂端了饭菜离开。裘红袖喃喃道:“今天早上还说自己血气方刚,怎么现在又不行了?”
      
      ——————————————————————————————————————————
      
      注释(1):俞秦,指俞跗、秦缓。俞跗,上古名医,是黄帝的臣子。《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记载:“上古之时,医有俞跗,治病不以汤液、醴酒、馋石、挢引、按扤、毒熨,一拨见病之气。”秦缓,尊称扁鹊,是战国时著名医学家,居中国古代五大医学家之首。《左传·成公十年》:“公疾病,求医於秦 。 秦伯使医缓为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Q:小黃鳥你終於出現了~歡呼~撒花
    想到穆遠會黑化又覺得傷心,
    話說隱藏版的蓮花大美人何時才要出現?
    真的太想念大美人了,決定把花容十里再拿出來溫習ㄧ遍
    A:莲花的剧情比较靠后^_^
    Q:我觉得小透看见雪芝这么有个性又顽强,一定更喜欢+佩服她了
    A:其实是两个外貌协会撞在一起,天雷勾地火……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