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兵器大会(上)

      一夜过后,雪芝对自己的口无遮拦感到无比后悔。不管是作为上官透的朋友还是妹子,他的私事她都无资格过问或插手。次日清旦,她便下定决心要去向上官透道歉。敲了敲门,经过上官透许可,她便推门进去,只见他倚窗而坐,红梅嶙峋入琐窗,落了满桌花瓣,也不见他伸手拂去。倒是梅香幽幽七分艳,伴着清晨窗外的宫商角徵零碎之音,再瞅瞅这窗前的人,他更真似驾鸿乘紫烟的赤松子般。只是,赤松子气色不好,正散发喝茶,胸前衣襟微敞,唇无血色,有些憔悴。雪芝站在门口不动,满脑子又是前夜发生的事。
      “芝儿?”上官透连忙扣好衣服,挽起头发,有些狼狈,“……你起得可真早。吃过早饭了么。”
      雪芝也是第一次发现,“对不起”三个字,是如此难以启齿,她只摇摇头道:“还没有。”
      上官透站起来,随便披了件外衣:“那我下去给你弄吃的。”
      上官透未及弱冠,骨骼尚未成型,原本便是高挑身形,失了华袍的装点,看去形容甚臞。雪芝愈发自责,情绪低落地跟他下去,一言不发地吃完一顿早饭,又默默退回房间,连练武都直接省去。到晚饭时间,她又跟着上官透到楼下去用膳,但很不幸地,她在二楼看到了春容。春容的性情无端温和起来,对雪芝频频献殷勤。被趾高气扬的美人这样对待,雪芝多少有些受宠若惊,只是一看到春容的脸,她又想起那双颊发红的笑容,顿时胃口全无,随便吃了一点就上楼。
      这一晚春容并未留在仙山英州。天黑后,上官透来房里找雪芝。雪芝再没法和他并排而坐,反倒是站在一边。见她不坐,上官透也不便坐下,俩人跟木桩子似的面对面的站着。上官透道:“我都听红袖说了,春容说话冒犯了你。”
      “没有,还好。”
      “若是这样,以后我再也不和她打交道。”
      一听这话,雪芝火气便上来了:“你这话说得到轻巧。占过人家便宜,你便想甩了人家,当人渣不要拿我当挡箭牌!”
      上官透和雪芝大眼瞪小眼,良久,才迟疑道:“昨天,你都看到了,是么。”
      雪芝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上官公子果真名不虚传。够乱来,够龌龊。”
      说完她便有些后悔。因为听见那“龌龊”二字,他便侧过头去,像是在掩饰眼中的难过。他道:“……我碰过的女子,无一人是女身。春姑娘也不是。芝儿不必担心我玷污了她们。”
      “不要狡辩,一个堂堂男子对人家做了那种事,便应该负责到底,可你负责了吗?”
      “我……”上官透停了一下,苦笑道,“芝儿说得有理,是我的错。所以,你希望我娶春容,对么。”
      争到此处,雪芝已经完全混乱。她原是打算向上官透道歉,谁知怎的便成了这番情景。可她这人最大的毛病便是不会为自己找台阶下,上官透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她所能做最柔软之事,也不过是站着发僵。
      上官透双目空洞:“我知道了。我这便请人去准备红定匣子。”
      见上官透转身出去,雪芝上前一步道:“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和自己所爱女子在一起,哪怕妻妾成群,也比这样风流花丛好啊……”
      “无妨,反正都不是我心仪之人,娶回家也无甚影响。”
      上官透一个纵身,便消失在了门前。雪芝追上去,却早已找不到他的身影。她赶紧下楼去找仲涛和裘红袖,那俩人听她说了事情经过,都大吃一惊。裘红袖道:“一品透最怕的便是成亲,妹子,你真的只跟他说了这些话?今天他是受了什么刺激?”
      雪芝急道:“真的只说了这些。我是真的不懂他,既然不喜欢成亲,便不要去、去碰这些姑娘啊,他不乱来便浑身不舒服么。”
      仲涛沉吟片刻,道:“其实光头这风流癖,还真是一种执念。虽然说来有些好小,但和他童年阴影有关。”
      裘红袖摆摆手,笑道:“得了吧,上官大人的儿子,还能有什么阴影。”
      “这事和上官大人没什么关系,也是有一次光头喝醉了说的。小时候他跟舅舅去看兵器谱大会,对一个小姑娘一见钟情,但那姑娘出自武林世家,身手好得不得了,拽着他到处跑,但他那会儿一点武功都不会,还被那姑娘嫌弃,说他淡而无味,不解风情。所以从那之后,他便要求习武,入了灵剑山庄。至于后来游戏花丛,也是为了不那么无趣吧。啧啧,只能说啊,一个人儿时的经历忒重要。多大点事,都把光头扭曲成了这样。”
      “我说,你不是该感谢那小姑娘么。若不是因为她,一品透也不可能是我们朋友。”
      雪芝只觉得这桥段听上去很是耳熟,总觉得在哪里经历过。但她并没有时间多想,便看见上官透神速地带了几个人上楼,吩咐他们办事。她赶紧跟上去,把那几个人撵出门去,一摔门将上官透关在房间里:“表面还真看不出来,昭君姐姐你是个牛脾气啊。你是在跟我赌气,还是在跟自己赌气?”
      “那芝儿原谅我了么?”
      “你辜负的人又不是我,为何要我原谅?”
      “这事令你不舒服,便是我的错,自然要你原谅。”
      雪芝瞠目结舌,本想说自己不在乎,可只要一想到他们接吻的画面,她便没法撒这个谎。不知不觉中,她的眉心也微微皱了起来。上官透敏锐地发现了这一事实,缓缓道:“芝儿,或许你现在觉得这事很不舒服,但以后等你成亲,便不会觉得反感。到那时,你还会想主动亲近心爱之人。”
      雪芝又皱了皱鼻子,一脸嫌弃的模样:“我才不会和对方做这种事呢,好恶心啦。”
      “当然不可能立即到这一层关系,都是从最浅的方式开始。”
      雪芝变成了木鸡。如此顺理成章地,她想起扑到上官透身上蹭来蹭去,喊着“透哥哥”撒娇的情景。只是一直以来,矜持的昭君夫人鲜少回抱她,至多只在她背上轻拍两下。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最后禁不住扑到桌子上,把脸埋进双臂——这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上官透有些莫名:“芝儿,你还好吧?”
      “没事。”
      “算了,芝儿还是太小。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上官透轻叹一声,“以后只要跟你在一起,我都不会再和别的女子说话。等你长大些,能接受了再说。你说这样好不好?”
      雪芝不说话。
      “芝儿?”
      雪芝忽然坐起来:“以后也不可以。”
      “什么?”
      “以后也不可以再跟别的女子在一起。”
      上官透微微愕然道:“为何?”
      “……或许等我能接受,可以考虑让你去风流快活,但是,你挑中的女孩一定要给我选,我满意的你才能要。”
      上官透失笑道:“这样说话,不会太任性么。”
      雪芝想了想,撑着下巴道:“若说喜欢那样的事,有一个妻子便可以对不对?”
      “嗯,有点道理。”
      “而且,不是都说过么,芝儿会伺候你的。”
      上官透看着雪芝,彻底说不出话来。雪芝伸手在他面前摇了摇:“透哥哥?”
      上官透轻晃脑袋,半透明的琥珀色瞳仁澄澈明亮。他温柔地摸摸雪芝的头,微笑道:“便听芝儿的。从今以后,透哥哥不会再看别的女子一眼,芝儿也不要再因为这种小事,随便说出讨厌我的话,好么。”
      雪芝最受不了上官透变温柔,他一温柔,她便很想钻到他的怀里蹭蹭。但经过前一晚,她实在没法这么快回到原来的状态,只是快速躲开他的手,清了清嗓子:“其、其实是我昨天听说你把夏公子打了一顿,心情不好,所以才……”
      上官透的脸僵了僵,笑容消失了刹那,再回到脸上。
      之后的日子里,上官透被雪芝“伺候”得非常郁闷。在经过数日雪芝糖衣炮弹的轰炸,若说完全受得了她比以往火爆一百倍的脾气,那绝对是假话。目睹上官透的“真实”后,雪芝常常看了他便来气,他稍微做一点不对,便忍不住要尖酸几句。说多了如果上官透表现出一点不乐意的样子,她的火山会又一次爆炸。她原本不想这么做,却被自己反反反复复的情绪弄得更加毛躁,小日子过得也不大顺畅。转眼间便是四月初,少林寺兵器谱大会即将举办,雪芝渐渐飞到另一个世界的心,也被这兵器谱拉了回来。整个武林的人口大流动,雪芝等人也开始动身,朝着少林赶。
      九莲山少林寺,位居九华山脉,地势险要,是易守难攻之地,也是理想习武之地。寺院十方丛林,基地广阔,看去气派无比,尤其是到了兵器谱大会,更显少林寺历史悠久的大家风范。英雄大会算是武林人士个人出头的大会,兵器谱则是完全替门派争脸的大会。很多人衡量一个门派的好坏,都是通过兵器谱来的。所以出现在兵器谱大会上的人、以及扎堆的人要多很多。此时的重雪芝,正站在华山去年的大红兵器榜前。
      第一名,少林寺,燃木刀,释炎。
      第二名,灵剑山庄,坤元神剑,林轩凤。
      第三名,武当山,太极剑,谭绎。
      第四名,重火宫,混月剑,海棠。
      果然剑是兵器之首。一扫排行,上面最多的武器便是剑,其次是刀,剩下依次是,鞭,双剑,棍,钩,杖等。
      看了良久,发现榜上有月上谷的大名,却没见上官透名字,雪芝回头道:“昭君姐姐,为何你从不参加兵器谱大会呢?”
      “两年前我参加过。”上官透慢慢往下翻,在第八十一名处找到“玉锦杖,上官透”,“这里。”
      “昭君姐姐不会是又只打了一场便跑了吧?”
      仲涛道:“你昭君姐姐当时拿的是四十九名,因为五十名那个男子欺负了他的小情人。”
      雪芝睁大眼:“他的小情人?”
      “是呀,五十名那个是小情人的老公,据说在兵器谱大会前几天动手打了小情人,小情人来给你昭君姐姐告状,你昭君姐姐看不顺眼,上去打了他一顿,直接把那人从擂台上摔下来,差点没了命。你昭君姐姐有峨眉的师太给他撑脸,天不怕地不怕,扁了人便跑。于是释炎老和尚也睁只眼闭只眼,让他上了这个榜。”
      雪芝眯眼看着上官透:“小情人叫什么名字?”
      上官透凝神想了很久:“不记得。”
      “这都可以忘记?”雪芝摇摇食指,“姐姐果然国色天香,风流倜傥。”
      “我记得了,她叫香尘。”
      裘红袖道:“其实叫做秋娘。香尘是他在烧香时候遇上的,大概在一品透脑袋中,这两个女子都跟和尚和烧香有关,所以也差不多罢。”
      上官透朝裘红袖使眼色。仲涛又接道:“其实这两个人差别很大。香尘是个洛阳的歌女,去烧香时求姻缘,刚好当时光头也被老母拽去,于是乎,香尘便认定了光头是她求来的终生姻缘。俩人好了大概三四天,光头一听她有暗示要成亲,甚至还没动过她,便以回月上谷为由奔走。之后听说香尘寻死觅活了大半年,头发都掉了一半。光头造孽。”
      说的时候,上官透拽了几次仲涛的衣袖,但是仲涛愣一口气说到底。
      雪芝道:“那秋娘呢?”
      仲涛刚一开口,上官透便把扇柄塞到他口中。仲涛吐出来呸呸了几声,正要动手,裘红袖又接道:“秋娘是个风姿绰约的少妇,比一品透大十二岁。自从为一品透所救,她便彻底沦陷,还说要放弃他,因为希望他永远记住自己。你不知道当时一品透和她依依惜别时,是如何情深似海,当初我和狼牙都一直觉得,倘若哪天一品透浪子回头,第一个找的一定是她。结果才过了两年,连名字都能记错。”
      雪芝双目发直。上官透看了一眼雪芝,低声道:“红袖,够了。”
      见他如此尴尬,雪芝好心转移话题道: “不过,昭君姐姐武功真的很厉害,不知道和穆远哥比起来谁厉害一些。”
      裘红袖道:“穆远哥是谁?”
      “是现在重火宫里最厉害的人。不过他也不爱抛头露面。”雪芝突然看到远处的武笈黄榜,“对了对了,那个榜我去年才看的,第一名还是重火宫《莲神九式》……穆远哥?”
      其他三个人都一脸莫名地看着雪芝。
      雪芝连忙往某人堆处跑过去:“穆远哥!穆远哥!”
      那群人中带头的男子回过头来。他里面穿着紧身的白衣,外面披着中袖黑衣,长发梳挽在脑后,以深红发带系上,干净利落,只有一缕刘海垂在脸侧,更显得他脸型臞然分明。他的眉毛笔直而上扬,显得有几分不近人情,但脖子上挂着一串黑色的圆珠,又为他平添几分平和之气。裘红袖道:“第一次看妹子这么激动。那小子便是穆远?蛮俊的么,看着年纪和一品头差不多啊。”
      雪芝道:“穆远哥比我大一岁。”
      裘红袖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一品透,年轻有为如你,也棋逢对手了哟。”
      “少宫主!”此刻,穆远已身形一闪,出现在他们面前,“少宫主果然来了,这几个月你都去了何处?”
      他身后站着四大护法,还有大群重火宫弟子。
      “我跟上官公子一起。”雪芝指指身后的上官透,又和他身后的四大护法打了招呼,“我早不是少宫主,你也别这么叫,听了多尴尬。”
      “那……怎么叫?”
      “雪芝。”
      “不,不妥,还是叫少宫主比较妥当。”
      “……”
      红袖悄声道:“跟一品透学学,叫芝儿也可以呀。”
      上官透看了一眼红袖,不说话。
      其实,上官透对穆远的了解不止一点点。雪芝只要一和他聊天,便会提起重火宫的穆远哥。上官透不知道真正的穆远如何,但从雪芝口中听来,他寡言少语,昂昂然若野鹤之在鸡群,是个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事实上,穆远最大的特点,便是没有特点。他景昃而食,夜分而寝,每天除了用膳睡觉出恭,余晷也只习武、研究秘籍,及处理重火宫的内务。也就是说,他完全不需要娱乐时间,从不在任何无用的事上浪费时间。另外,他是个左撇子,无嗜好,无野心。排除武功等因素,一个没有欲望的人,便是没有弱点的人。要击败这样的人,唯一的方法便是杀了他。但很多时候,杀死一个人并非等于击败他。
      穆远道:“我已和长老们商量过让你回来的事,他们态度兀自强硬。少宫主可否有回来的打算?”
      雪芝道:“其实琉璃说得没错,在外面闯闯也好。过几年等我变强,他们一定会重新接纳我。”
      “你是真这么想还是回不来说的大话?”琉璃瞥一眼雪芝身后,低声道,“亦或是有别的原因?”
      “当然有。”雪芝笑道,“我现在过得不知有多快活,哥哥姐姐一大堆。”
      “哼,有所耳闻。”
      海棠和朱砂对望一眼,朱砂道:“唉,少宫主果然还小。不知江湖人心险恶……咦?她人呢?”
      雪芝早已回到上官透那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Q:雪芝那反應,大約就是原來自己心中美好的ㄧ品透形象被捅破
    真正意識到流言中那個眾人口中風流透頂的才是真實的他
    那樣大反差的一時心理抗拒吧
    A:完全正确。
    Q:纸大你不要找借口!其实我只是在说客气话而已!你完全可以更快一些啦!╭(°A°`)╮ps:由于进度太慢我已经去听有声书了……不知何时才能拿到出版书一次看个够呢〒_〒
    A:不出意外两周内就有预售,这次是全集,不会分开出,所以也不用等啦,摸摸……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