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庙会之缘(下)

      “是我妹子。”
      “你那妹子真可怜。谁都知道庙会为吸引游客在签里掺水分,上中下签各占六成,三成,一成。至于下下签,这里是没有的。这都能被她连续抽到两个下一个中,也不容易。”
      雪芝一个下午心情都不好。她走着走着,又听到了原本不属于这里的烦心事。大概是林轩凤这两天替雪芝说过话,几个人偷偷讨论这是否欲盖弥彰,又有人说夏轻眉花心,追奉紫时还不忘记勾搭重雪芝。一听这话,无处发泄的火气冲坏了脑子,雪芝跑过去,把那几个人暴打一顿,弄得他们到最后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有上官透瞧着雪芝,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带着点疑虑。
      而后,天很快黑下来。雪芝跟着上官透走出寺庙,准备去市集里面转转。到桥墩时,上官透忽然想起没买彩灯,说要倒回去买一个。雪芝情绪低落,心不在焉地答应后,便一直站在原地等他。有个小贩从她身后唤道:“这位姑娘,要不要看看彩灯?”
      “不要,我大哥正给我买呢。”
      小贩走了。不过多时,又有人问道:“姑娘,看看彩灯吧。”
      “不要。”
      再过一会儿,再有人从她身后说道:“请问……”
      “不要不要不要!”雪芝转身,不耐烦地看着那人,“要我说几次你们才肯安静一点?”
      她身后的人怔怔道:“果然是重姑娘。”
      雪芝也愣了:“夏……公子?”
      “重姑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夏轻眉微微笑着,单边的酒窝也跟着深深陷进去,显得分外可爱,“坦白说,同是天涯沦落人,重姑娘的个性却比我爽心豁目得多,夏某,当真是有几分欣仰。”
      “我没爹没娘,你生自巨室,怎能算同命相怜。”
      “重姑娘这话又是从何说起?夏某自小丧父,母亲改嫁两次,我们母子俩一直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没有少受委屈。后来家母郁郁而终,我在这世上便再无依无靠。在夏某看来,重姑娘是武林世家千金,才是富贵逼人。”
      雪芝愕然抬头,对他这番话感到意外,却又不敢多问太多:“竟是这样。是我失言,还请夏公子见谅。”
      “不必介怀。你可是一个人来的?”
      晚上的泰伯庙灯火辉煌,桥的另一端,舞狮,卖艺,杂技……一片笙歌聒地,鼓乐喧天。夏轻眉身长貌美,眼睛星斗般晶亮。听过他的辩白,雪芝才知道,原来夏轻眉和上官透一样,都是个性和顺的公子,却比上官透艰难许多,顿时觉得他比以前更易亲近。她一时头晕,后话脱口而出:“没有,我……我跟我姐姐一起。夏公子是一个人吗?”
      “我跟灵剑山庄和雪燕教的人一起。前几天你从灵剑山庄出去,我还以为我们又要隔很久才会见面呢,没想到这么快便遇上。”
      “哈哈,说不定很快又会在少林寺遇上呢。”
      “重姑娘也要参加兵器谱大会?”
      “嗯。到时候还希望和你切磋切磋呢。”
      夏轻眉喜道:“若重姑娘愿意,夏某自当奉陪。也不知道为何,每次跟你聊天过后,总是会觉得心情颇好,应是姑娘踔厉风发,才受了影响。”
      “过奖过奖。”雪芝看看周围,“我姐姐还没来……我看我得先去找他。”
      与夏轻眉匆促道别,雪芝又不由感到后悔。因为紧张而放弃对话,她果然是个笨蛋。径直往前走了半晌,她又发现找不到上官透人,于是跑回寺庙。寺庙中人来人往,便偏偏没看到个穿白色衣服的,她没头苍蝇似的乱跑,直至仲涛叫住她。他把一个凤凰彩灯递给她:“妹子,这是光头买给你的。他说他有点事,让我先陪着你。”
      “他在何处,我去找他。”
      “这……他老毛病犯了,可能不大方便。”
      “老毛病?”雪芝一头雾水,“那红袖姐姐呢?”
      仲涛翻了个白眼:“你红袖姐姐已经犯了一个晚上老毛病。唉,你想去哪,我陪着你。”
      “我想再去求签看看。”
      雪芝很沮丧,雪芝很绝望。为避免再次被衰神附身,她先去别的签筒抽了签,拿了一堆上和上上,才回到月老签筒。但令她再一次陷入绝望的是,月老签筒还是下。她实在气不过,提前回了仙山英州,早早上床入睡。迷迷糊糊中,她听到裘红袖高亢的音量久久回荡在客栈:“一品透你小子带种的!居然把苏州第一冰山都放倒了!姑奶奶我佩服你!那冰山是连老娘的面都不给的!叫老娘乳牛!你有本事便弄死她,老娘以后叫你大哥……”
      雪芝一向睡得很沉,但都受不了这个音量的轰炸,自梦中惊醒。她下床推门出去,迎面撞上刚准备款门的上官透。她惊讶道:“透哥哥?”
      上官透递给她一个小纸包:“你肚子饿了么,这是夜宵。”
      “谢谢。”雪芝接过纸包,又往外面看了看,“红袖姐姐怎么了?”
      “她喝多了点。你不要过去,小心被误伤。”
      “红袖姐姐的酒品真是……”说道这里,雪芝的眼睛忽然弯了起来,用手肘子捅捅上官透,“不过,我都听到了哦。苏州第一冰山都放倒,好厉害。”
      见上官透怔住,她又推了他一把:“害羞什么呢,我一直知道昭君姐姐武功高强,这一回一定把这冰山打得落花流水吧。我真是脸上有光啊。”
      上官透眼神闪烁了片刻,忽然扣着食指关节,敲敲雪芝的脑袋:“你还敢说脸上有光,方才在庙会上恨不得我不在。”
      雪芝捂着头,脸变得通红:“我、我……”
      上官透只拍拍她的肩,眼神有些落寞:“傻丫头,早点休息吧,要是有事便来敲我门,我睡得晚。”
      “好。”
      见上官透转身出去,雪芝忽然跨过门槛,缠住上官透的胳膊:“昭君姐姐!”
      上官透回头,错愕地看着她。雪芝脸颊在他的胳膊上蹭来蹭去,笑容灌了蜜般:“除了我爹爹,从来都没有人像昭君姐姐这样好,芝儿真的很感动。以后等芝儿从红袖姐姐那里学来厨艺后,一定会天天为姐姐做饭,让姐姐不会后悔对我这么好。”
      上官透淡淡笑着,不明所以,并不是很开心:“等芝儿嫁人了以后呢?”
      “嫁人了以后,便让丈夫也一起下厨为姐姐做饭。我这么凶,他不会不听我的。”
      “好。”
      他这样百依百顺,让雪芝忽然觉得,自己又变成了被人疼爱的小公主。她身子侧了侧,把脑袋靠上了上官透的胸口,甜滋滋地蹭来蹭去:“透哥哥……”
      “嗯?”
      她用力摇摇头,继续哼哼唧唧又黏黏地唤道:“透哥哥,透哥哥。”
      知道她不过在撒娇,一时小女儿情态,上官透也不再回应,只是轻抚她的脑袋。从很久以前,他就把她当做妹子看待,又知道她从小到大脾气火爆,却未料到她居然有这样的一面。他垂首看看她,她那堆积在眼角的娇憨甜笑,和寻常姑娘并无不同……不,确切说,是令人更是忍不住心生怜爱。其实方才在庙会,他听见她对夏轻眉撒谎,心里是有几分不是滋味,可再多不悦,也被这几声软软的“透哥哥”化为绕指柔。不知不觉中,他也浅浅笑了。直到她小雀般脱离他的怀抱,乖乖回房间去。
      对上官透的依赖像是与生俱来的,若不是因为男女有别,雪芝还真想让他跟个姐姐一样,守在床边陪自己入眠。她觉得自己很幸运,一出江湖便遇到这样亲人般的兄长,希望往后也能与他长久相伴。关于那冰山的事,她有些好奇,但很快便忘了,直到第二天真的看见本尊。
      深雪方融,苏州城内透出些冬末春初的气息。庙会依然在进行,城内人群攘来熙往,一名女子站在仙山英州外的码头上,两鬓发丝挽起,露出雪白微长的脖子,瞳孔极黑,泛着深潭里的波光。这人便是春容,苏州第一冰山美人,也是一名富商之女。但她并不娇生惯养,性格还特别刚毅。据说从未有男子看过她的笑容,她若对谁笑,将来肯定会嫁给谁。雪芝原不相信世上有这种人存在,但看到春容的瞬间,她信了。她只是觉得有点讶异,这姑娘看上去柔弱如柳,居然会和上官透交手。
      春容和裘红袖对上,便是冰对上了火。裘红袖拉开门,砰的一声撞了门板,冷笑道:“春小姐不是说,永远不会踏进我这酒楼半步么,何故今日如此没骨气,自个儿送上门了?”
      “裘大姐,若不是上官公子‘请’我来,我确实没闲心在这种场合逛。大姐要是不待见我,我这便走,之后的事,大姐自个儿跟上官公子交代。”
      “那你走吧,不送。”
      裘红袖准备关门放狗,仲涛抢先道:“唉,春容姑娘,你先等等,光头说他马上来。”
      “告诉他,我没那个心思等他,以后也不会再见他。”
      眼见要错过高手过招,雪芝也赶紧跟上去当和事老:“春姑娘,不要这样,他很快便来。”
      “哟,这是哪家的小姑娘?”春容瞥一眼雪芝,“早就听闻上官公子风流倜傥,不会连小女孩也不放过吧?”
      “大姐你别瞎说好吗!”
      “乱说怎么了?是上官透喜欢我,小丫头你看不过去也没办法,有本事叫他不要缠着我。”
      “你不是不想见他么,怎么还不滚蛋?”裘红袖拉长了脸,把门轰然关上,“真受不了一品透,每次找来的姑娘都是绣花枕头。”
      雪芝却呆住。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春容为何说上官透喜欢她,他们不是比武切磋么,难不成切磋都能捣腾出感情?与此同时,上官透神采飞扬地出来。他微笑着扶扶领子,弹弹衣袖,跟一美貌的白孔雀似的:“狼牙,祝我好运吧,这一个比较难……”说到此处,他看见了雪芝,立即噤声。
      仲涛不敢大声说话,只是可怜巴巴地走过去,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上官透又看了一眼雪芝和红袖,无声无息地出了门。他再次回来,已是黄昏时分。雪芝在后院中练剑一日,顿感一日相当漫长。不过待上官透回来,也无甚新奇,四人还是一起吃饭、聊天,各自忙各自的。晚上,雪芝还是会到上官透那里去和他聊天,撒娇赖皮打滚够了以后,再回房睡觉。不知为何,上官透对她的靠近显得有些无措,她只要挽一下他的胳膊,他都会浑身僵硬。第二日同样如此。不过,他们近距离讲话时,她在他身上闻到了不一样的味道,再靠近嗅嗅,四处嗅嗅,嗅到上官透直接开躲,才疑惑道:“昭君姐姐还真变成姐姐,居然用牡丹香。”第三日上官透没有回来。雪芝的一日变得更加漫长。第四日,上官透回来,还带着面部神经坏死的春容。但雪芝上次被她那样一说,连和她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一顿饭吃下来,只有仲涛在调节气氛,俩姑娘都一直沉默。不过裘红袖是拉着臭脸,雪芝是没有表情。晚饭过后,春容和上官透回了房,便再没出来。和上官透独处时光被人占去,雪芝就像被人抢了尿尿地盘的小狗般不悦,和裘红袖在一楼喝酒聊天。
      聊到一半,有几个灵剑山庄的人进了酒楼,在她们身后一桌坐下聊天:
      “九师兄还不能走路么?”九师兄?不是夏轻眉么。雪芝耳朵竖起来。
      “不能,听说被踹了很多脚,还伤了腿骨,这几天都回了金陵疗伤,也不知道下个月少林寺还能去得成否。”
      “以前便听说上官透下手狠毒,但看他斯斯文文的样子,还以为那是谣言呢。”
      “也不知道他为何莫明其妙去打了师兄……莫非,是因为当年那事?”
      “什么事?”
      “他被逐出灵剑山庄之前……你靠过来一点。”
      后面他们说得很小声,雪芝无法偷听,便放下酒壶,以出恭为借口上了三楼。她跑得大汗淋淋,原本想破门而入问上官透为何要随便伤人,却听到房内传来奇怪的声音。明知这样不光彩,她还是没忍住,在纸窗上戳了个洞。不戳还好,这一戳,便把她少女的幻梦全部戳得烟消云散。
      窗边原本放有烛台的红木桌上,她和上官透天天坐着聊天的地方,有两条旖旎纠缠的身影。春容仰着纤细的脖子,发出断断续续的啼哭声。上官透虽衣冠楚楚,却捧着她的下颚,在脖颈间一次次亲吻。他的表情除了比平时入迷些,也并无不同。但雪芝第一次看到冰山美人笑。只不过,笑得那么浪荡,尽数浮现在泛着潮红的双颊上。
      “上官公子……”春容用力抱住上官透的肩,迷离惝恍道,“若倾此一生,都如此刻这般……那我……”
      说罢,她主动凑上去,热情地狂吻上官透。看见四唇交接的刹那,雪芝的眼睛陡然睁大。上官透并不惊喜,却并未排斥,只是技巧娴熟地与她接吻。即便是这种时刻,上官透还是身外客,他长发如云,侧脸如画,衣袂更是一片红烛夜中最美的烟。一时间,雪芝心里一阵绞痛,呕吐感从心中汹涌而出。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轻轻抚平那个小孔。只是,已经被戳破的地方,再无法恢复原状。
      她默默退回自己的房间,坐在桌旁发愣。时间过得很慢,又似流水刹那间从指间滑过。后来,她在门上看到上官透送春容离去的影子。然后,他回到她的房门前,轻轻敲了两下。雪芝打开门,见上官透若无其事地对她微笑,温柔如同她最亲的兄长。只是,即便他衣冠楚楚,面如美玉,她依然无法不回忆起方才那一幕。
      “怎么,心情不好么?”见她神色复杂,上官透伸手想摸她的头,但她相当敏感地退开。她的手心在冒汗,即便紧紧握着,也无法控制不发抖。
      “芝儿?”
      雪芝双眼泛红,嗓音沙哑:“我讨厌你。”
      上官透惊诧地看着她,半晌,才轻声道:“你说什么?”
      她不是不能看见他美丽眉眼间略微受伤的情绪,若换做以前,当上官透还和她想的一样,是个温润如玉的大哥哥,她肯定道歉比谁都快。但是,他不是这样的人。他白净的面容,秀美的手指,写满月色的眼眸,每一处曾经如悬云端的锦绣之色,都完全变了味。她实在太失望了。
      “你出去。”雪芝连声音都在发颤,“我讨厌你。”
      “砰”的摔门声后,上官透被重雪芝光荣地列入了最讨厌人的名单中,位居第三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Q:能更快一点吗
    A:现在更新速度是一周两更:)
    Q:最近更新好快好开心~\\(≧▽≦)/~ ps:雪芝就是有轻微恋父癖呀╮(╯▽╰)╭
    A:看着第一句,再看上一问,我开始思考人生……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