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妖[古穿今]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打脸菟丝花

      次日,甜期奶茶店外。
      
      梁小伞拿下嘴里叼着的三明治,冲傅棋远去的车影挥手:“傅先生,一会儿来喝奶茶吃吐司啊!”
      
      寅舒黑着脸掐了她一把,边拉她走进店边困惑地问:“你怎么请假一个下午就和他这么熟了?”
      
      梁小伞嘿嘿嘿笑了笑,继续啃起早餐。没办法,谁让一个下午发生的事那么让人难以忘怀。
      
      二女并排走进店里,这会儿楚娥梓正在更换店内的糕点,见到恢复人形的梁小伞,她不禁眯起眼,啧啧感叹。
      
      “这么快就恢复了?不太像那男人的作风呀!”
      
      听不出是调侃她还是调侃傅棋,不过梁小伞清楚这位女王店主的性格,知道她没有恶意,闻言一笑了之,“可能是我玩游戏抽卡非极必欧,运气碰巧比较好~”
      
      进更衣间换上工作制服,梁小伞帮着寅舒一起整理橱窗。橱窗里精致的新鲜小蛋糕全由店主制作,像她们这样的小妖只能做些保质期较长的吐司面包。妖力可以代替防腐剂和添加剂,而且还对人体无害,这个时代没什么乱七八糟的战事和仪式,妖精们修炼出的妖力,自然就运用在了各自专修的技艺上。
      
      梁小伞算是一个例外。她能以自身少得可怜的妖力,制作出不亚于店主水平的糕点,这是基于穿越前长期熟练运用妖力的前提。只是现在的她在外人面前还是个小不点,为了不引起店里某只妖精的眼红,她果断选择了佛系工作。
      
      傅棋停完车就过来吃早点了。这时没到上班时间,负责收银台的茶叶精还没来,梁小伞收拾好橱窗,见他走进店,忙绕过他,在收银台站好,笑嘻嘻地问他:“傅先生要点什么?”
      
      “燕麦奶茶,加一元的布丁。”傅棋看了眼价目表,正要扫码支付,手却被梁小伞轻轻按住。
      
      “傅先生,昨天谢谢你送我回家,这杯我请你,就当是谢礼,这样可好?”
      
      怕傅棋不接受,她压低声音神神秘秘道:“要是觉得过意不去,不定期加更一两章就好~”
      
      又是加更。傅棋乐了,倒是听话地收了手机,同样压低了声音回应:“那就随你~”
      
      故意卖萌的语调让梁小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轻咳一声,照例喊了句“请您稍等”,转身就去调奶茶。
      
      布丁还没放完,一个十分夸张的女声突然从背后响起:“唉哟!这不是道长大大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
      
      一听这声音,梁小伞本能地转过头,看到一名女子正坐在傅棋面前,托着腮,狗腿子似的露出陶醉的目光时,她不由得皱了皱眉。
      
      “汤萋萋,你怎么来了?”
      
      浑身散发着珠光宝气的女子挑了挑自己的耳坠,朝着门口招招手:“来,进来呀小可爱!”而后才不屑地瞥了梁小伞一眼,“我和茶茶住得近,顺便送她过来,你有什么意见吗?”接着又转向傅棋,“道长大大不吃点蛋糕吗?我们店的蛋糕都是我亲手做哒,要是不喜欢橱窗里的这些,我不介意马上为您赶一个!”
      
      听了她的谎话,梁小伞冷冷一笑,见傅棋没什么反应,她忍住即将脱口的话,迅速调好奶茶,插好吸管端到傅棋面前。
      
      见茶叶精低着头走向更衣间,眼圈儿红红,梁小伞心里更不是滋味。汤萋萋从前还在奶茶店里时,就处处针对她们这些小妖,后来投身网文,大红大紫后更变本加厉,仗着自己在人界的“权威”,被店主赶出去七八次,还死皮赖脸非要回来“坚持工作”。
      
      所谓的工作,也不过是能让她吸引更多粉丝的名号罢了。汤萋萋一举成名后,来店里唯一做的事就是不停地奚落店员。若不是怕甜期奶茶店员工的真实身份被曝光,楚娥梓早就一巴掌把她扇到冰库去了。
      
      汤萋萋这只菟丝花妖,自从三年前靠融梗和胡搅蛮缠蹭大神热度,排上网站金榜后,拿稿费和影视改编收益买了豪车和别墅,还勾搭上了一心提拔自己的男编辑,从此后看谁都用不屑的目光——除了傅棋。
      
      梁小伞记得不久前微博还推送过汤萋萋的一条动态:“【道长与棋】是不才在下的白月光,道长我宣你啊!”怕是看言情没梗可融,转而向剧情流的玄幻下手了。
      
      她不想见汤萋萋,但对方却逮住机会讥讽起来:“这奶茶是谁调的?颜色太深了,一看就苦得要死。这么苦的奶茶也好加布丁?梁小伞,你的品味可是越来越差了!”
      
      梁小伞没理她,头也不回地走进面包房,暗暗把妖力聚在双耳,听着傅棋那边的动静。
      
      一拳打在棉花上,汤萋萋不满地“切”了一声,凑到傅棋面前,见他正握着奶茶杯,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她以为自己的一席话奏效,绽开笑容:“道长大大,我也是这家店的员工。大早上喝苦茶对胃不好,要不然我给您换一杯?”
      
      傅棋仍点着屏幕,过了两分钟才问:“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大早上喝苦茶对胃不好,我给您换一杯八分甜的吧?”汤萋萋伸手弹了弹梁小伞调的奶茶。
      
      傅棋抬起眼,隔着镜片瞥了她一眼,“不用,我不爱八分甜,腻。”
      
      “那,五分甜?”
      
      “不用。”
      
      “三分甜?”
      
      “不用。”
      
      “无糖呢?”
      
      “不用。”傅棋低下头继续看手机,“抱歉,我现在没空理你,请你安静。”
      
      梁小伞在面包房差点笑出声。从未有人敢这么生硬地跟汤萋萋说话,还是她最爱的“白月光”道长。她已经能想象出汤萋萋难看的脸色。
      
      两度吃瘪,汤萋萋的笑容渐渐扭曲。趁情绪没发作出来前,她起身离座,长发一撩,气冲冲地扬长而去。
      
      呵,男人!出了几本书就以为自己是个神了,好大的架子,真不要脸!
      
      见她钻进敞篷奔驰,掸苍蝇似的冲司机挥挥手,梁小伞握着切面包的餐刀,悄悄探出头看傅棋。
      
      傅棋不停地点着手机,其实只是故作忙碌。他明白汤萋萋是何人,更反感她咄咄逼人的语气。汤萋萋一走,他不紧不慢地拿起梁小伞调的奶茶,喝了一大口。
      
      梁小伞看着开心,冷不防肩膀被人一搭。寅舒劈手夺下她手里的餐刀,把她拖回面包房:“花痴猫!别看了,快过来干活!”
      
      或许是接受委托的缘故,傅棋整整一上午都待在奶茶店里,还专门挑了一处偏僻的座位,打开手提噼里啪啦码着新章节。梁小伞提外卖回来的时候,发现他人不见了,但手提还开着。
      
      给茶叶精递外卖时,经过傅棋的座位,梁小伞瞟了一眼,见打开的是文档,下意识替他合上电脑。
      
      对作者来说,在公共场合不关手提屏幕就离开,好像是个大忌。
      
      她却不知,自己的举动被从外面回来的傅棋看了个正着。
      
      花了一个钟头码完新章节,傅棋看了眼短信,是同事喊他去巡逻一圈,车已经在店外等候。
      
      见梁小伞还在空座位上打盹,傅棋想了想,走过去轻轻叩桌,打算提醒她不要睡太久。
      
      叩桌声让梁小伞晃了两晃,闭着眼困倦地哼哼:“欢迎光临甜期奶茶店……”
      
      傅棋看她睡得迷迷糊糊还想着欢迎词,有些哭笑不得,一手提着电脑包,另一只手按在桌上,凑近她才说,“我先去办点事,会在你们下班前赶过来。”
      
      哪里知道梁小伞摇摇头,突然抱住他的手:“混蛋,不许动!”
      
      傅棋一愣,下意识问,“怎么了?”
      
      半睡半醒的猫妖抱着他的手,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喃喃:“不要又把我扔在妖谷里……我要和你去除妖……”
      
      傅棋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还没说话,一声毫无前兆的大喊撞击着他的耳膜。
      
      “我要跟你一起去!”
      
      有顾客听到这声大喊,诧异地看向这里。傅棋皱了下眉,知道她在梦呓,侧身把她挡在自己身下,轻轻晃了晃她的肩膀,试图叫醒她:“小伞?小伞?”
      
      “我不小!我比你大得多……嗯……大得多……”
      
      “……”
      
      这奶猫绝对睡迷糊了。
      
      他沉默,梁小伞却抱得更紧,几乎是恳求,“带我去好吗?我不会拖你后腿,我也会布置结界了,我……”
      
      见梁小伞张口还要说话,傅棋眉一挑,马上腾出另一只手,抱起她就往面包房走。
      
      梁小伞靠在他胸口,仍在絮絮叨叨,“你答应我的……等我能过你们妖谷的试炼,就带我去人界……不准……不准你食言……哼……”
      
      等进了面包房,傅棋念了声咒,下一秒,抱着的少女就变为了奶猫,窝在他怀里呜噜呜噜含混不清地叫唤。
      
      寅舒刚解手回来,见傅棋站在面包房里,一手提着手提,一手圈着变回原形的梁小伞,她愣了一下,还没问是怎么回事,对方就向她走来,把怀里的奶猫递到她手上。
      
      “她……?”
      
      “她睡觉说胡话,影响恐怕不好。”傅棋一脸严肃地随口编了个理由。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几句“胡话”,他总算能确定心中的大部分猜测了,但仍有一些猜测还不能确认。
      
      比如,她现在变成这种无异于傻白甜的猫妖,究竟是忘尽旧事,还是纯粹在演戏?
      
      同事还等在外面,把梁小伞交到寅舒手里后,傅棋就匆匆离开了奶茶店。
      
      他走后不到五分钟,梁小伞霍然惊醒,下意识环顾四周。
      
      “虎姐,我怎么到这里来了?我怎么……又变回去了?!”
      
      她记得自己是趴在空座位上睡下的,怎么一觉醒来就到了面包房?还变回了原形?!
      
      细思恐极,要是有顾客目睹了她的变化……
      
      “是傅先生把你抱过来的。”寅舒边给烤箱设定时边问她,“他说你刚才睡觉说了些影响不好的胡话。”
      
      梁小伞心里一个咯噔。她连被人抱起来都没醒,应该是被梦魇住了。
      
      想起自己遭梦魇的时候会无意识地说梦话,梁小伞结结巴巴问:“啊……那傅先生他……他还有说别的吗?”
      
      “没了。”擦干净双手,寅舒走过来揉了揉她的脑袋,“赶紧变回去,马上轮到你接班了。”
      
      梁小伞扭身躲开她的抚摸,“好的立刻马上!”
      
      刚才的梦,她记得很清楚。分别五六年,她居然……梦到那个混蛋了。
      
      梦境里,幽蓝色灵花开遍的妖谷内,她一路追到花海中央,一把抱住乘兴吹笛的青年。
      
      “混蛋,不许动!”
      
      青年放下竹笛,点点头:“嗯。”
      
      她自然不信,贴着他的背大喊:“我要跟你一起去!去除妖!”
      
      回应她的,却只有青年含笑的声音:“不许,你还小。”
      
      她气坏了。爹娘和师父都嫌她小,无法独当一面,可她明明早已过了妖谷内的试炼,他那时还在一旁看着呢,怎么也跟着调侃起她来了?
      
      “我不小!听好了,我比你大得多!”她扳过他的肩,来回摇晃,“比你大——得——多!带我去好吗?我不会拖你后腿,我也会布置结界了,我……”
      
      腋下忽一痒,她惊叫着退开。除妖师握着竹笛转身,笑吟吟地凝视她。
      
      “那就带一次,下不为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文中事件略有嘲讽现实,诸位不必深究,当个笑话看就是了。
    感谢萌爽少女、千心、晴初霜旦和弹琴的艺术家的雷~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连载中】龙妖徒弟以下犯上,白狼师父日常被吃干抹净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双喵互宠的快穿之旅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互相暗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