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妖[古穿今]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怒为红颜

      去冲了把脸,将刚才的梦抛在脑后,梁小伞才去接班。
      
      结果收银台前的情景让她吃了一惊。五个姑娘正挤在一起,和茶叶精吵得不可开交。
      
      “道长明明提到你们店了,奶茶我们买,要个签名又怎么啦?”
      
      “可是我们店没有什么道长,小姐姐们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怎么可能找错!整个市中心叫‘甜期奶茶店’的只有你们一家啊!”
      
      梁小伞几步走过去,把茶叶精护在身后,困惑地问她:“这是怎么回事啊?”
      
      茶叶精快要哭了:“我也不知道!这几位小姐姐说是来找什么道长的……”
      
      原来是找傅棋的。
      
      梁小伞试探地问:“你们是来找【道长与棋】的?”
      
      五个姑娘不约而同地点点头,其中一个姑娘挤到最前面,举着一本黑底蓝字封面的小说,“我来解释吧,我和这几位都是看到《妖侍卫》的‘有话说’,来找道长要签名的。”
      
      梁小伞倒是没想到,傅棋这样专写剧情流正剧玄幻的作者,还有这么热情的女忠粉。
      
      “道长看起来挺忙的,通常买了奶茶就走。”她想起傅棋还要来接自己和寅舒上下班,思索片刻,“这样,如果几位愿意等,我们下班的时候道长可能会来。如果等不及,可以先把书留在店里,等道长碰巧来了,我会帮你们询问的。”
      
      五位姑娘互相对视一眼,刚才说话的那位姑娘直截了当问梁小伞:“那个,妹子你和道长是不是很熟?我们几个是从外地来的,你们下班那会儿,我们的高铁都要开了。要不然……能不能麻烦你联系他,让他早点过来呢?”
      
      听她这么一说,梁小伞也犯了难。傅棋这时候不在,应该是去出任务了,即便联系上,也不好意思让他为了这点小事赶回来。
      
      但作为一个书粉,她也知道见喜欢的大大很不容易,就这样让千里迢迢赶来的读者失望离开,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灵光一闪,她忽想到了一个办法。
      
      茶叶精一脸懵逼地被梁小伞请回收银台,按梁小伞的话告诉五位焦急等待的姑娘:“刚才那位小姐姐去联系道长了,请你们稍等一下!要来一点本店的糕点还有奶茶吗?”
      
      从盥洗室跳到外面去,梁小伞在落地时化为人形,不过这回她变成了傅棋的模样。
      
      易容术有些消耗妖力,不过维持半个小时还是绰绰有余。
      
      拉了拉自己的制服,妖力没法幻化衣服,她只能在储物吊坠里翻找。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出一件中性的夹克,她匆匆换上,绕到奶茶店门前,轻咳一声推门进去。
      
      她大步走向收银台,模仿着傅棋的语气和声音,站在那五位姑娘身后笑道:“我才离开一小会儿,店里的生意就这样好了。”
      
      刚才说话的那位姑娘扑闪了下长长的睫毛,抱着书凑到梁小伞面前:“请问,您就是道长吗?【道长与棋】?”
      
      梁小伞微笑着点头。
      
      姑娘转头向身后四位嘿嘿一笑:“抱歉啦,让我第一个签名好不好?”而后把书转向梁小伞,小心翼翼地展开,“道长大大,签在这里就好。”
      
      梁小伞正要接书,忽觉一阵杀气扑面袭来。她一惊,下意识往旁边一躲。只见姑娘将书一抖,出现在她手上的赫然是一支笔。她顺势将笔往梁小伞胸口一送,即便梁小伞已躲开,金属打制的笔尖还是划开了她的夹克,在她的胸口留下一道血痕。
      
      侧开身体,梁小伞张开手,一把握住姑娘的手腕。就是在这时,她感受到一股妖气正从面前这位姑娘身上散发出来!
      
      随着妖气的散发,另外四位姑娘如蒸发般消失了踪影。握笔的姑娘咧嘴露出一枚虎牙,面容骤变,竟是一位短发青色眼眸的的少年。
      
      梁小伞感到自己的手腕一痛,少年仅凭蛮力就挣开了她的手,反过来要去钳她的脖子。可梁小伞先前好歹也是一只久经战斗的大妖,反应并不比他慢,当下制住了他的动作。
      
      茶叶精站在一旁,吓傻了。二人来回打了十几个回合,她才想到要去报告店主,慌慌张张地小跑去楼上。
      
      店里这时没有顾客,寅舒还在面包房里关着门做吐司,因而梁小伞得以放开手脚与少年缠斗。
      
      梁小伞自然看到茶叶精的离开,她很清楚,现在只要拖住眼前的少年,等楚娥梓下来就万事大吉了。
      
      可惜她的身体素质跟不上经验,少年寻了个时机,一笔点在她左肩一处穴道上,见梁小伞吃痛退却,他收笔一个肘击将她击倒在地,顺势一脚踏在她胸口,俯下身哈哈大笑:“原来玄云宫的长老还真是浪得虚名,弱爆了!真是白白浪费我的笔尖毒!”
      
      他正好踩在梁小伞的伤口上,逐渐趋于麻木的伤口,令梁小伞的视线慢慢模糊起来。
      
      探得他实力的深浅后,梁小伞觉得有些奇怪。他无疑是装读者来杀傅棋的,可又是谁会派这只手法生疏的妖来杀除妖师?
      
      如果不是因为这副身体的幼小无力,如果不是因为淬在笔尖的毒,梁小伞能确信,自己完全可以用半分钟把眼前的嚣张少年打趴下。
      
      她看到少年正调转笔尖,瞄准自己的喉咙,准备一刺而下,赶紧把妖力聚到身前。这么点妖力虽然没法制止对方,但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
      
      可就在这时,少年忽被人一把拎住衣领。他愕然回头,身体一轻,已是被来人提起来狠狠丢到了一旁。
      
      傅棋另一只手还拎着电脑包,他淡淡扫了一眼仰躺在地上的“冒牌货”,将目光移到即将站起来的少年身上。
      
      他不过是出去和同事说了些事,怎么一回来就闹成了这样?
      
      少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刚刚被自己踩在地上的梁小伞,警惕地握紧手中笔,“你是什么人?和地上这人又是什么关系?兄弟吗?”
      
      他好像没听主人说除妖师傅棋还有什么兄弟姐妹,这是怎么回事?
      
      傅棋只是问他:“这是你干的?”
      
      少年不假思索地点点头。
      
      听到傅棋的声音,梁小伞捂着胸口,正要告诉他这个人是杀手,下一秒少年的惨叫声就传入她耳中,又是一秒后,被打飞手中武器的少年,扑通一声被傅棋按倒在她身边。
      
      领略过他的实力,少年终于恍然大悟,他扭过头瞪着傅棋:“金蝉脱壳!原来你才是傅棋——啊!”
      
      傅棋毫不客气地赏了他一记手刀,世界顿时安静了。
      
      楚娥梓匆匆忙忙赶过来时,傅棋正转着手中的笔。这支笔就是少年的真身,笔杆为汉白玉打制,雕刻着蛟龙。
      
      梁小伞还在地上躺着,毒素麻痹了她的四肢与经络。易容术已经解开,楚娥梓走过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她,柳眉轻挑了一下。
      
      傅棋停止转笔,把它塞进电脑包,随后提醒楚娥梓:“麻烦你下次多雇佣几个除妖师看店。”
      
      他俯下身抱起梁小伞,看了看她的脸色,继续刚才的话,“她中了毒,要请假医治。”
      
      楚娥梓挥手吩咐跟在身后的茶叶精继续工作,抄手看向傅棋:“我知道了,你先把她带回去治疗吧,雇佣除妖师的事我会考虑,不过……”
      
      她故意卖了个关子,有意无意看向他怀里的梁小伞,“作为同事,我得提醒你一句,这杀手和昨天一样,可是冲着你来的。既然抓住了他,还望你能趁早处理一下,免得累及无辜。”
      
      ……
      
      返回住处后,傅棋把梁小伞搬到自己的床上,探过她的脉象后,一言不发地转身抽出塞在电脑包里的笔。
      
      “解药。”
      
      少年的声音从笔中传出,“你求我啊!辣鸡作者!”
      
      傅棋没回应,双手各执一边,握紧笔杆就要发力。
      
      少年以为他只是吓唬自己,没睬他,几秒后他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从腰部传来的撕裂感直达脑髓,痛得他忍不住惨叫。
      
      “嗷!混蛋!你玩儿真的啊?!”
      
      笔杆被傅棋的力道生生掰弯,少年感觉自己的脊椎都要断了,口不择言地狂骂几声后,很没有骨气地转成了哀求。
      
      “大大!大大有话好说!好说!!呜!大大不要……你这样会失去一个读者的……”
      
      傅棋停止发力,声音冷极:“看我书还要我命的读者,失去也罢。一步步来,你的名字?”
      
      “白蛟,白色的白,蛟龙的蛟……”少年的声音仿佛痛到脱力一般。
      
      这名字让傅棋有些意外。很熟悉,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是何人,但他可以肯定从未在这个世界听过。
      
      莫非六年前发生的穿越事件中,还有其他人也进入了那个法阵么?
      
      “是哪里的妖族?”
      
      “不知道,主人在哪我就在哪……”
      
      “你主人是谁?”
      
      “妖盟的人。”
      
      “具体姓名?”
      
      “……”少年在心里骂了句“你查户口啊”,但感受着傅棋的力道,逼不得已,只好把主人的身份供了出来,“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妖盟里一呼百应的大佬。”
      
      傅棋勉强满意地点了下头,“好,把笔尖毒的解药给我。”
      
      少年不吭声了。
      
      “不想给?”
      
      “不是……让我想想我把解药放哪去了……”
      
      “给你十分钟。”傅棋随手将他扔进准备好的灵力囚笼里,转而去照看梁小伞。
      
      笔尖毒不会威胁到她的生命,但拖久了不解,可能就会损伤储存妖力的经脉。
      
      要是梁小伞没有易容成他的样子,或许也不会替他挨下这一笔。可她无缘无故为什么要易容?又为什么要易容成他?
      
      傅棋素来有困惑必问。向梁小伞问清楚了事件的前因后果,他看着囚笼里的白蛟笔,顿时哭笑不得。
      
      他见过数不清的杀手,却从没见过用这种方式进行暗杀的。
      
      梁小伞保持僵直的状态,有气无力地叫了傅棋一声,道出了昨天就想说的话。
      
      “傅先生,我觉得我和你可能是命里犯冲……”
      
      “……”
      
      傅棋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继续把脉。
      
      十分钟后,他走过去问白蛟:“想出来了吗?”
      
      白蛟点了点笔头。
      
      “主人让我一进Z市就把解药毁掉,我好像是把它烧了。”
      
      这话一出口,和傅棋离了几米的梁小伞也感到房间里的温度骤降。
      
      这股寒意自然传到了囚笼内。白蛟浑身一抖,连声音也跟着发了颤,“不过……不过要解毒又不一定非得吃解药……打……打通经脉就好了……这种辅助用毒没什么好怕的,真的,真的!大大,你说是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傅棋:任你皮,掰弯不谢。
    感谢白起的爱人投雷和浇灌营养液~
    ps.这里是一只菜鸡奶花作者,正在养成中_(:з)∠)_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连载中】龙妖徒弟以下犯上,白狼师父日常被吃干抹净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双喵互宠的快穿之旅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互相暗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