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妖[古穿今]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神秘人护送

      车厢很宽敞,座位则是令人安心的奶白色,铺着软软的坐垫。
      
      隔着窗户还能听见惊雷炸响,梁小伞紧紧地抱住自己,即便如此,也还是无法克制内心的恐惧。
      
      “是被刚才的闪电吓到了吗?”
      
      司机忽然问她。
      
      “是啊,我最讨厌雷雨天了……”
      
      话还没说完,梁小伞忽然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
      
      “嗯,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会把你平安送到目的地的。”司机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在面前的手机屏幕上点了点,“要听音乐吗?”
      
      梁小伞没回答,而是难以置信地转头看向驾驶座。
      
      傅棋正聚精会神地看着路,先前的休闲服换成了一身黑色的风衣。一副暗蓝色的眼睛架在他的鼻梁上,比起先前的随意,现在的他则是添了几分稳重。
      
      确认自己没认错人,梁小伞一个没忍住:“傅先生?!”
      
      “嗯?”
      
      见对方应了,梁小伞下意识低头看了眼手机。与此同时,电子女声传入她耳中:“已接到乘客。”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梁小伞握着手机,一时说不上是喜悦还是尴尬。
      
      “我们……又见面了……”
      
      她看见傅棋侧了侧脸,又见他嘴角一勾:“有点巧,早知道你要打车回去,我直接送你一程就是了。”
      
      “傅先生还接打车的订单?”
      
      “业余兴趣罢了。”傅棋重新点开订单页面,却是直接取消了订单,“住在那么远的地方?”
      
      梁小伞无奈地笑笑:“没办法啊,店主说妖精最好别住市中心,说是这里的灵气太稀薄,不利于我们修行。”
      
      “嗯,见素道观的确是个修行的好地方。”见雨开始下大,傅棋顺手一推雨刮器,挑了条最安静的路行驶,“雨已经下这么大了,你又怕打雷,下午就好好休息吧,你家店主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扣工资的。”
      
      不扣工资就好。梁小伞乖巧地点点头,望向窗外的雨景和惊雷。不知怎的,她不再那样恐惧了。
      
      从前下雨的时候,尤其还是在野外出任务时,有个混蛋会强行命令她变回原身,然后不由分说地把她抱在怀里,一点点把她因恐惧而竖起来的毛一根根抚下去。
      
      她不会忘记那混蛋还美其名曰“爱抚”——尽管她每次都在这种爱抚下恢复了平静。
      
      她还挺怀念和那混蛋拌嘴的时候,毕竟他是和自己并肩作战五六年的挚友,谁料一朝因为误入法阵而穿越,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去,姑且也只剩下怀念了吧……
      
      “明天一早就是雷雨,你打算怎么去上班?”
      
      傅棋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
      
      “虎姐会陪我坐公交车一起去。”
      
      女人和女妖都是群居动物,作为同一寝室的好友,这三四年来,梁小伞和寅舒没有意外都是同进同出,互相照顾,很少有像今天这样落单的情况。
      
      “需要我来带你们吗?”
      
      这个问题问得梁小伞一愣。
      
      “可是见素道观离市中心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啊!”她想到傅棋几乎是半夜更新,要是来接她们上班,肯定得起个大早,不但要饱受起床气的折磨,还可能拖更,这也太麻烦了。
      
      最重要的是,她并不想欠除妖师人情。
      
      所以她直接拒绝了:“没有这个必要啦,虎姐是很可靠的妖精,再说也就是冒着雨等个公交车而已……”
      
      “既然这样,那我坦白说了吧。”哪知傅棋忽然严肃起来,“这几天有他市的妖族溜了进来,虽然没能肃清,但我们现在已经查清了他们来此的目的。你也知道Z市是暗地里允许妖族生活的,他们就是为此而来。”
      
      梁小伞没想明白:“你的意思是,多了一批入住的妖?”
      
      傅棋摇头:“不,是多了一批杀人犯。”
      
      “妖……妖杀妖?!”
      
      梁小伞不由得想起之前待的那个时代,好像也出现过这种“妖杀妖”的情况。而且据那个混蛋所说,这种事有两个情况,一是妖族内部的执掌者下令击杀异己者,二是除妖师的“同族肃清”命令。
      
      不管是那种情况,对像他们安分生活的妖而言,都将是灭顶之灾。
      
      梁小伞早就过厌了充斥杀戮的生活,却没想到换个世界还是存在这种情况。
      
      “请问傅先生,《妖侍卫》断更的昨晚……”她试探着问,“你是不是去解决那些妖族了?”
      
      这么一想倒是能将一些事情串在一起了。除妖师为诛杀恶妖而存在,一旦所在地发生了诸如这类的扰民事件,必定有当地的除妖师出面处理,而且刻不容缓。
      
      傅棋答得很干脆:“是,以后你们的安全也会由我负责。不过,接送方面我只负责你和那位虎妖姑娘,其余几位姑娘和店主的住处相近,想来她会负责那几位的出行。”
      
      梁小伞倒是不怕杀手,只是眼下这副身体着实道行太浅,妖力也少得可怜,身边有人保护,算是让她松了一口气。
      
      “傅先生是接了委托来的吗?”
      
      “一半是因为委托,一般是为了找人。”
      
      梁小伞轻咦一声,“是之前提到的那位故人?”
      
      “嗯。”
      
      “如果是道观的人,我可以帮忙……”
      
      “多谢,但是不用了。”
      
      说完,傅棋有意无意看了她一眼。
      
      “我知道她住在哪,等到了时候,我自己会去找她。”
      
      见素道观位于城郊的山坡上,傅棋的车在大暴雨中平稳前行,一进山区,沿着道路拐了几个弯,在道观前的空地上停下了。
      
      雨如倾盆。傅棋抽出车里的折叠伞,递到梁小伞手里。
      
      “快些进屋,雨太大,待久了会受凉。”
      
      梁小伞抱着折叠伞,望了一眼天,转过去扯了扯他的袖子:“现在雨太大,路况不好,请傅先生也进屋躲雨!”怕他拒绝,又补充了一句,“这是阵雨,说不定躲一会儿就停了。”
      
      傅棋犹豫了两秒,“把伞给我,你变回去。”
      
      变回去?
      
      不解其意,但梁小伞还是照做了。变回原形的下一秒,她就被傅棋一把捞进怀里。
      
      将她护好,傅棋打开车门,撑伞掠向道观。梁小伞被他紧紧圈在怀里,看着雨丝飘飞在他的风衣上,顺着褶皱缓缓滑落。
      
      看守大门的道人看到傅棋一路冲过来,愣了一下,紧接着打开了手中的电棍,边挥舞边追过去喊:“喂!什么人!清修之地,闲人免入啊!”
      
      见傅棋没理他,道人急了:“大门那边有结界,没我带领会触电——”
      
      话还没说完,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傅棋嗖的一下穿过了结界,毫发无损地站到自己面前。
      
      “你……”
      
      傅棋赶时间,不等他问就先报上了名号:“玄云宫,法然堂长老傅棋。”
      
      “证……”
      
      道人正要确认他的身份,傅棋低头瞥见梁小伞的毛被雨水沾湿了一片,毫不迟疑地从脖子上摘下自己的储物吊坠,放到道人手里。
      
      “抱歉,我赶时间,这个就放在这里做抵押,劳烦您放我进去!”
      
      道人一摸就能辨别出储物吊坠里透出的灵力强弱。他对傅棋点点头,赶紧奔回门卫室,拨了个号码向观中的负责人报告。
      
      抱着梁小伞,傅棋很快走到了道观内的寝室楼。说是“楼”,也不过是一栋两层楼高的平房。
      
      到了室内,梁小伞自然要从傅棋怀里跳出来。她本想落到地上化为人形,结果因为尾巴受伤,加之外头突然炸响的惊雷,她一个没把握好平衡,爪子一歪,直接躺在地上化为了人形。
      
      傅棋看着她的姿势哭笑不得,边伸手将她拉起,边安慰她:“又被雷吓坏了?别怕,这里已经是你的宿舍了。”
      
      一不小心变成咸鱼瘫的梁小伞,听了这话也是哭笑不得。她觉得自己真的没脆弱到被雷声吓瘫的地步,还不是因为尾巴伤没好全啊……
      
      回到寝室,梁小伞泡了两杯热可可,一杯给傅棋,一杯给自己,既能作饮料,又能暖暖身子。
      
      寝室是她和寅舒一起布置的,墙纸和地贴纸都选了暖色调的图案,天花板上还吊着千纸鹤风铃。和寅舒堆满西餐食谱的书桌不同,梁小伞的桌上整齐地码着各式各样的小说,靠近阳光的地方则摆了一排大小不一的多肉。
      
      傅棋端着可可,在室内慢慢走动了一圈。看到梁小伞小说堆上的第一本就是自己处女作的实体书,他在书桌边停了片刻,若有所思。
      
      也许以后要考虑日更万字了,不过在此之前,先需要好好安排一下组织那边的任务时间。
      
      他正寻思着,腰间手机忽然振动起来。
      
      梁小伞喝完可可就去换衣服,上衣才脱一半,手机就响了起来。她边翻找衣服边按下接听键,寅舒焦急的声音传入耳中:“小伞?你回道观了吗?”
      
      “回啦回啦,刚刚到寝室。”
      
      “那就好,那就好!”寅舒仿佛如释重负一样松了口气,“没事我就挂电话了啊!”
      
      梁小伞只觉得奇怪,以前和寅舒分开回道观,也不见得她打电话会用这么焦急的语气。加之路上听傅棋提到妖族杀手的事,她不放心地问道:“怎么了虎姐?”
      
      “没事啦,你就好好休息吧。妖力的事解决了吗?听阿茶说,那位除妖师脾气可是古怪得很!”寅舒直接岔开了话题。
      
      她不愿意提,想必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梁小伞清楚她的性格,也不勉强,顺着她的话接了下去,顺便对天气好一顿抱怨:“今天太倒霉了!居然会下大暴雨,我连伞都没有带,还好有神秘人护送我回去!”
      
      寅舒在那头扑哧笑出声:“神秘人是什么鬼啦?你该不会把除妖师小哥也带去寝室了吧?”
      
      知道她对除妖师没什么好感,梁小伞只好撒了个谎:“别逗了,我可请不动那位大神!总之我已经平安到家了,虎姐可以安安心心工作了哦?”
      
      和寅舒又嘻嘻哈哈扯了几句,梁小伞刚挂电话,背后就传来一阵敲门声,随之传来的是傅棋的声音:“组织有事,我得先告辞了,谢谢你的可可。”
      
      “啊?哎!等一下!”
      
      梁小伞还没反应过来,她赶紧脱了剩下的衣服,抱好傅棋的运动服,披着外套追出去,“你的衣服……!”
      
      寝室门在眼前紧闭,傅棋匆匆离去,桌上只留下空杯。梁小伞抱着衣服,心里涌起一阵说不清的情绪。
      
      不但没还成衣服,连一句谢谢都没跟他说,倒是被反过来感谢了。
      
      她捏了捏衣服,有些遗憾地转回房间。但转念一想,傅棋突然告辞,肯定是出了急事。反正以后每天都会和他见面,等天好了把衣服洗洗晒晒,再还他也不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狂风暴雨天真吓人_(:з」∠)_
    奶自己一口,今天的补考要是过了,就加更两万字~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连载中】龙妖徒弟以下犯上,白狼师父日常被吃干抹净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双喵互宠的快穿之旅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互相暗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