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说朕是傀儡

作者:贺端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第二章
      在伏玉的计划里,如何离开皇城的确是其中最难的一步。萧贵妃,现在是萧太后了,虽然当年一念之差,又因为各种的原因,留下了他这条命,将他控制在这皇城的角落,但未必对他就是完全放心的。尤其是他越长越大,将他控制在眼皮下或许还能稍加安心,若有一日伏玉的计划被发现,那萧太后怕是真的容不下他了。
      
      毕竟一个半大的皇子若是流落在外,若是再遇上一些有心人,那么伏玉的存在将会成为萧太后母子的心腹大患。
      
      所以伏玉必须要抓住这次机会,尽可能不落痕迹。而在这种时候,程忠给他的那个锦囊就帮了他大忙。
      
      第二天一早伏玉就拿着那个锦囊去找了那个管采购的內侍,他并不担心这人会不会出卖他。因为程忠为人素来谨慎,他能把这人介绍给伏玉就说明这人确实是值得信任的。
      
      伏玉与那內侍简单沟通了几句,初步将实施计划的时间定在了初八那日清晨,到时候伪装成一起出宫采购的內侍,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登基大典之上,神不知鬼不觉地逃出都城。
      
      接下来的几日,伏玉一直处于一种欢欣雀跃的状态,即使再早熟稳重,他终究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一直以来的心愿总算要实现,让他几乎无法按捺住自己的心情。他把自己藏了多年的‘宝藏’全都翻了出来,装成了一个并不算大的包袱,乐颠颠地放在自己的枕边,连睡梦中也要抱着。
      
      程忠原本是不想与伏玉一起走的,他年纪大了,难免畏缩不前,加之他在宫里生活了数十年,又担心自己成为伏玉的拖累。但是最终他还是被伏玉说服了。归根到底,伏玉是他一手养大的,至今没有离开过皇城半步,让他独自一人离开皇城重新开始生活,程忠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心。
      
      不管中间耗费了多少的精力与口舌,但伏玉还是将一切都安排妥当,只等着初八一早的到来。
      
      却没想到,在之后的某一日凌晨,他所有的计划所有的设想还有所有对未来生活的期待,都被打破。
      
      大抵是因为白天一直在宫里四处转悠,寻找还能给自己那个小包袱里添置点什么东西,到了夜晚兴奋褪去,疲惫袭来,反而让伏玉睡得格外安稳。大殿的大门被人敲响的时候,他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毕竟他们这个位置,十多年来也没有什么访客,更别提是在凌晨。
      
      程忠总归是年纪大一点,觉要浅的多。敲门声响起的那一刻他就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匆匆忙忙地披了一件衣服跑去开门,几个手持刀剑的侍卫站在门口,盯着程忠看了两眼,似乎在确认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危险,才向后退了一步,将一个一身缟素的女人让了出来。
      
      程忠只看了那女人一眼,便战战兢兢地跪了一下:“老奴见过皇,皇太后。”
      
      元康帝皇后陈氏长着一双狭长的凤眼,她的目光淡淡地从跪倒在地的这个內侍身上掠过,然后环顾了一下简陋的几乎颓败的大殿,眉头微微皱了皱,似乎是没有找到自己想看到的,最终又将视线转移回程忠身上:“二皇子在哪儿?”
      
      陈太后的声音不高,仔细听来甚至还带着那么几分刻意的和缓,却让程忠感到一股没来由的寒意,整个人几乎都瑟缩成了一团。他的大脑在飞速的转着,却也想不清楚陈太后这时候带人来找伏玉是何目的,也因此让他不知道是不是要诚实地回答她这个问题。
      
      程忠的沉默似乎引起了陈太后的不满,她凝着眉正待说话,大殿里突然传来少年带着明显的困倦与疑惑的声音:“忠叔,怎么了?他们是谁?”
      
      陈太后侧转过头,看清了伏玉的脸。这好像是她记忆里第一次见这个孩子,当年他出生她是知道的,别的女人给自己的夫君生了孩子让她难免会觉得不舒服,但想到诞下皇长子的萧贵妃会更不舒服她反倒释然了,甚至在萧贵妃意图对这个孩子动手的时候救下了他的命。
      
      那个时候她并没有十分明确的目的,只是想着只要这个孩子还活着,萧贵妃的心里就始终有一个地方觉得不那么安宁,萧贵妃太受宠了,以至于她这个皇后都要避其锋芒,能给她找些不自在,她也乐得。却没想到到了今日,将这孩子留下来却派上了大用。
      
      伏玉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他用一种十分警惕的目光打量着这些不速之客。他自然也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哪怕身穿孝衣,但依旧自带威仪的女人是谁。或许这个女人没见过他,但是在各种场合里,他总是远远地见过这个女人。
      
      但是他没有动,装作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打破了大殿之中的沉寂。
      
      程忠见他出现,神色一时之间变得格外的复杂,最终还是小声提醒道:“殿下,还不给太后请安?”
      
      伏玉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恭恭敬敬地朝着陈太后施了个礼,得到回应起身之后,才疑惑地看了一眼仍跪在地上的程忠,又悄悄地看了一眼外面还昏暗的天色,小声问道:“太后您这个时候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陈太后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半大的少年,她忍不住想,要是先帝发现这个几乎被他忽视的儿子像足了他,会作何感受?
      
      伏玉自己或许都不知道,他跟他那个长相普通的娘亲在容貌上根本没有几分相似。他精致的眉眼完全继承于他那个虽然并不怎么靠谱,但是外表出众的父皇。就像现在,他虽然穿着一件破旧的棉袍,因为刚睡醒,头发也乱糟糟的,站在这一片颓唐的大殿之中,竟也让人移不开眼。
      
      陈太后从心底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或许是遗憾又或者是什么,她忍不住想起自己那个没有机会来到这人世的孩子如果能够出生,能够长大,是不是大概也会是这副样子,不,应该远比面前这个少年好的多,作为嫡长子,他应该享受所有的恩宠与呵护,包括那个位置都应该是他的。
      
      可是拜那个女人所赐,她失去了这个孩子,也失去了身为人母的机会。她沉寂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有机会从那个女人手里把这一切夺回来,不过便宜了眼前的这个孩子。
      
      陈太后从唇边溢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回头朝着身后看了一眼,吩咐道:“替二皇子换上孝衣,然后带他离开这里。”
      
      立刻有人上前去拉伏玉的手臂,伏玉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有些求助似的朝着程忠望去,程忠也是一脸的惶恐,他膝行几步到陈太后脚下:“太后,您这是要带我们殿下去哪儿?”
      
      陈太后低下头看了程忠一眼:“你也知道他是殿下,先帝驾崩,他身为人子,自然应该为先帝守孝。再说好歹也是先帝的血脉,难道要让他一直待在这种破地方?”
      
      陈太后身上的气势让程忠忍不住瑟缩,但是他侧过头看见了正在另一边拼命挣扎的伏玉还是壮着胆子开口:“可是,太后……”
      
      “可是什么?”陈太后语气和缓地打断了程忠,“哀家知道这些年你独自一人照看殿下辛苦了,所以也不会亏待你,你可能还不知道,先帝驾崩前留下遗诏,立二皇子伏玉为太子,择日登基,所以哀家今日前来,也是为了带二皇子去完成先帝的遗愿。”
      
      “登,登基?”程忠满脸的不知所措,“这,这怎么可能,大皇子他不是……”
      
      “你觉得哀家说的是假的?”陈太后笑了一下,“还是你觉得哀家篡改遗诏?”
      
      “老奴绝无此意!”程忠慌忙回道。
      
      “那就好。”陈太后朝他挥了挥手,“你也是二皇子身边的老人了,你们殿下登基之后,身边总还要有人伺候的,你也不放心新安排的那些粗手粗脚的人来照顾你们殿下吧?还是说你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想要找个地方安享晚年?”
      
      程忠听懂了陈太后话里的深意,而另一边伏玉也听懂了,他的视线从陈太后身上挪开,落到程忠身上,然后又慢慢地收了回来。到了此刻他已经完全地清醒过来,在这个皇城里,从来都由不得他与程忠说不,因为不管他如何的挣扎,结果其实都一样。
      
      他护在身前的手臂慢慢地垂了下来,任由那些人将那件孝衣穿到自己身上,然后再在他们的指引下走到陈太后面前,格外恭顺地跪了下来,他仰起头,那双素来澄澈的眼底装满了莫名难解的情绪还有明显未退的恐慌:“儿臣谨遵太后懿旨。”
      
      陈太后满意地笑了起来,朝着身边的人吩咐道:“还不扶殿下起来,时候也不早了,先陪哀家去个地方解决点事情,也好早些回去休息。登基大典在即,这几日要养足精神才是。”
      
      伏玉微微闭了闭眼,任由别人将自己扶起,站直身体之后才又看了程忠一眼:“太后,那忠叔他……”
      
      陈太后的眉眼微微挑起:“待登基大典过后,殿下就是这一国之主了,到时候想要谁到自己身边伺候自己做主就是。哀家年纪大了,也不会事事都操心。”
      
      伏玉咬了咬嘴唇,眼底写满了不知所措:“是。”
      
      陈太后身上轻轻地在他脸上拍了拍,朝着身后指了一下:“你们二人留下,替你们殿下照看一下。”
      
      伏玉挺直的腰背僵了一下,但终究还是没有回过头再看一眼,跟在陈太后身后出了大殿门。他知道陈太后的意思,这个永远高高在上的女人抓住了他的软肋,如果他不能听从她的安排,那么从此以后,就别想再见到程忠。
      
      夜间的风凉的很,伏玉身上只有一件里衣和刚刚被强制套在外面的孝衣,只走了几步就忍不住开始打起寒颤。他脚步顿了顿,下意识地朝四周望去,那些雄壮的大殿在这昏暗的夜色里显得格外的阴森,那寒意好像穿过夜空进入到伏玉的身体里,他抬手揉了揉自己几乎被冻僵的脸,最终还是抬腿跟上陈太后的脚步。
      
      他不知道陈太后要带他去哪里,对他来说其实去哪里都没有什么分别,因此从陈太后出现就意味着一件事,他那个苦心酝酿的计划就此搁浅了。他不会天真的相信那他个一生骄奢淫逸,狂妄自大的父皇在临终前良心发现终于想起了他这个儿子,想要弥补他曾经缺失的一切。
      
      不管是谁,因为什么原因突然想起了他的存在,对他来说都变成了一件极其不幸的事情,因为那意味着想要逃离这个牢笼将会变得难上加难。
      
      一行人在宫中走了片刻,终于在一座宫殿前顿住了脚步。伏玉抬眼看见殿门口“昭阳殿”三个字才回过神来,自己被带到了萧太后的寝宫。
      
      伏玉微微眯了眯眼,因为知道这里的主人对自己的存在如鲠在喉,所以先前的这些年来,他几乎是故意的避开这里,连路过都不曾有。但其实这里对他来说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的,因为他那个几乎没有什么印象的娘亲当年就是在这里侍奉的时候被先帝所临幸,也才有了他的存在。
      
      他的视线忍不住从四周环过,却发现今日的长乐宫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宫门口站着不少配着刀剑的侍卫,一路进到殿里居然也没见有什么人出来迎接或是阻拦,一行人居然就这样如无无人之境一般径直进了大殿。
      
      大殿内的景象更让人惊讶,伏玉数不清这里到底有多少的侍卫,但是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拿着明晃晃的刀剑,面无表情地列于大殿右侧,而在他们身前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长着与陈太后相似的眉眼,表情却远比她轻松。好像感知不到殿内的剑拔弩张一般,正平静地喝着茶,直到听见殿门打开的声音才抬起头望了一眼,面上露出一点笑意:“怎么用了这么久?”
      
      陈太后的表情也和缓了一些,视线平静地扫过大殿内的某个角落,露出一丁点的笑意:“是兄长办事效率太高了。”
      
      伏玉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才发现那个方向居然还有人在,借着大殿内燃起的明亮的烛火他发现那是一对母子,身上穿着精致的服饰,却满身狼狈。那个少年看起来比伏玉还大上几岁,此刻却一脸惶恐地缩在他娘亲的怀里,瑟瑟发抖。
      
      伏玉只看了一眼立刻就明白了这对母子的身份,他微微垂下眼帘,向后退了一步,试图将自己藏在陈太后身后。
      
      但是那个年轻男人已经注意到他,他慢条斯理地将手中的茶盏放下,而后起身走到伏玉面前,伸手挑起伏玉的下颌,面上带着一点惊讶:“呦,没想到这孩子已经这么大了,这张脸简直跟先帝一个模子刻下来的嘛。”
      
      说完,他笑了一下,将目光重新转到另一侧萧太后母子身上:“说起来,萧娘娘,你不打算来见见这位故人之子吗?”
      
      萧太后的视线慢慢地落到伏玉身上,眼底浮现出一丝惊诧,跟着是毫不掩饰的愤怒,她甚至来不及顾及还在怀里的儿子,倏然起身,几步就走到伏玉面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把这个贱人的儿子找来是何用意?你自己生不出来,就找了这么一个小杂种自欺欺人?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把皇位夺走了吗?你们做梦!”
      
      陈太后发出一声轻笑,眼底却升起了寒意:“我自己生不出来不还是拜你所赐?如果不是你当年害我小产,这么多年来又怎么轮得到你如此的耀武扬威?”说完她顿了一下,“这么多年来,你仰仗圣宠,不把我这个后宫之主看在眼里,明里暗里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现在先帝不在了,你以为还有谁能够护着你吗?”
      
      萧太后惊愣之间下意识回道:“先帝驾崩前留下口谕,立昭儿为新帝,而哀家母以子贵,就是皇太后,而陈氏你,撺掇外臣闯入长乐宫,囚禁哀家与新帝,是要违抗先帝遗诏,逼宫谋反不成?”
      
      陈太后用近乎嘲讽的表情看了她一眼,而她那位兄长却在此刻直接大笑:“萧娘娘,谁说我们是逼宫谋反?你说先帝留下了口谕,可是先帝临终前只有你自己一人,谁又能证明你是不是矫诏让自己儿子登基?”
      
      萧太后反驳道:“就算没有先帝口谕,昭儿是先帝长子,这皇位还轮得着别人?”
      
      “自古以来,立嫡不立长,你怕是忘了?”陈太后瞥了她一眼,“哀家才是一宫之主,轮得着你的儿子继位?皇次子伏玉生母早逝,先帝怜其孤苦,将他送到哀家宫中,就连宗谱上,也是这么写着的,哀家的儿子才是真真正正的嫡长子,才是这天下未来的主人。而你,为了让自己的儿子继位,不惜谋害先帝,矫作圣旨,罪无可恕。”
      
      萧太后恶狠狠地盯着陈太后,眼中的怨毒让伏玉一度觉得她马上就会冲过去将陈太后掐死。但她在最后一刻居然找回了自己的理智,甚至挺直了脊背,让自己看起来好像仍旧是那个宠冠后宫的贵妃,她挑起眉眼看了伏玉一眼,又看向陈太后:“你当日救下他的命就是为了这一日?为了保住自己的荣华权势,不惜认下这么一个儿子?”说到这她从唇角溢出一抹轻笑,“你不怕这是个养不熟的狼崽子,将来回头咬你一口,更何况,当年毕竟是你派人去毒杀了他那个低贱的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每次开新坑其实压力都很大,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好好写哒!
    感谢:
    破破破破破折号君扔了1个火箭炮
    风情万种大花花扔了1个地雷
    风情万种大花花扔了1个地雷
    风情万种大花花扔了1个手榴弹
    麦麦扔了1个地雷
    麦麦扔了1个地雷
    麦麦扔了1个地雷
    麦麦扔了1个地雷
    麦麦扔了1个地雷
    麦麦扔了1个地雷
    麦麦扔了1个地雷
    麦麦扔了1个地雷
    人生何处不躺枪扔了1个地雷
    人生何处不躺枪扔了1个地雷
    人生何处不躺枪扔了1个手榴弹
    没病扔了1个地雷
    没病扔了1个地雷
    和尚扔了1个地雷
    和尚扔了1个地雷
    是淑女不是腐女呢!扔了1个地雷
    茄子酱扔了1个深水鱼雷
    小小小线人扔了1个地雷
    小小小线人扔了1个地雷
    小小小线人扔了1个地雷
    小小小线人扔了1个地雷
    小小小线人扔了1个地雷
    小小小线人扔了1个地雷
    小小小线人扔了1个地雷
    小小小线人扔了1个地雷
    小小小线人扔了1个地雷
    小小小线人扔了1个地雷
    不要笑得太厉害扔了1个地雷
    顾家念荣扔了1个地雷
    26500514扔了1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