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说朕是傀儡

作者:贺端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第三章
      伏玉觉得所有的血都涌到自己的头上,好像随时都会溢出来,但他依旧保持刚刚的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程忠说的没错,他娘的确是被人害死的,只不过凶手从萧太后变成了陈太后。
      
      但其实这对伏玉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不管是哪一个,他都拿她们没有办法,对于此刻的他来说,保住自己的命恐怕都困难。
      
      陈太后平淡地扫了伏玉一眼,意料之外地发现居然没从这孩子脸上看到一丝的怨恨。或许今日发生的种种已经让这个没什么见识的少年深深地陷入了恐慌,再无心思计较其他。毕竟有个上不得台面的娘亲,又是一个老太监养大的,恐怕一时之间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别的什么。
      
      这样也好,他们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未来的皇帝,无才无德,无依无靠。
      
      她将视线又转回萧太后身上,又用嫌恶的目光看了一眼仍瑟缩在角落的伏昭,转过头朝一旁一直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切的兄长看了一眼。
      
      对方立刻会意了她的示意,轻轻地晃了晃头,随口朝着身后吩咐道:“天都要亮了,抓紧送萧娘娘跟大皇子上路,我跟太后也好回去休息。”他的语气如此的轻松,好像根本没有感知到自己这一句话会让两个人就此丧命。
      
      又或者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角落里的伏昭一直留意着这里的动向,他将这人的话都听在耳里,也看见有侍卫立刻向自己走来,忍不住惊叫出声:“母后!母后!他们要做什么!我不是皇帝吗!他们怎么敢如此的对我?”
      
      伏玉忍不住朝着那个角落望去,他看见那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少年拼命的挣扎,却仍旧无法逃脱那些孔武有力的侍卫的桎梏,就像是一个物件一样被拎起来,扔到陈太后和他兄长的脚下。
      
      同样被侍卫控制住的萧太后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力量,用力地推开自己身边的侍卫,爬过去将伏昭抱在怀里。伏昭整个人蜷成一团,将头埋在萧太后胸前,不住地哭叫:“母后,我好害怕。”
      
      萧太后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儿子,瘫坐在地上仰视陈太后:“明日早朝,朝臣们不会放过你的!”
      
      陈太后向后退了一步,衣摆掀起,整个人背转过身去,淡淡地吩咐道:“动手。”
      
      其兄长歪了一下头,立刻有侍卫拿出一根准备好的缎带,走到那母子二人面前。
      
      伏玉愣愣地看着那母子二人被强制分开,有人将缎带缠到伏昭那细嫩的脖子上。他下意识地扭过头,不想再看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幕。却有一只手按在他的头顶,强制他转过头,直视伏昭。
      
      那人在他耳边发出轻笑:“看仔细了,不听话的孩子只有这一个下场。”伏玉浑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抵触,只能怔怔地看着伏昭脖子上的那条缎带慢慢地束紧,将他的哭叫声全部掐断。而另一边萧太后的哭叫声却越来越大,她被两个侍卫拉住了手臂,眼睁睁地看着伏昭一点一点的没了气息。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比亲眼看着自己的骨肉死在眼前更加残忍的事情了,萧太后发出绝望的哭嚎和对陈太后兄妹的咒骂,对那二人来说却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因为紧接着,那条缎带又缠到了萧太后颈上。
      
      伏玉长到这么大虽然过的有些惨淡,却从来没有如此接近死亡,先后看着两个人在自己面前断了气,而其中一个从血脉上来说应该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兄弟。
      
      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因为他自己的命也掌握在别人的手里,那个人此刻正状似随意的用宽大的手掌按着他的头顶,动作亲昵的好像一个相熟的长辈。但是伏玉知道只要他有一丝一毫不顺这个人的意,那只手会即刻向下,然后毫不犹豫地扭断他的脖子。
      
      这些侍卫的动作很迅速,很快萧太后就也没了气息,软软地倒在伏玉脚下。伏玉低下头刚好对上她那双失去了光泽的眼睛,还残留着惊恐与愤怒。伏玉咬紧了牙关,却依然无法掩盖住自己的惊恐,止不住的颤栗。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那个人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扳着他的肩膀让他转过身来,用一根手指挑起伏玉的下颌,挑起眉眼朝着陈太后道:“这孩子不会吓傻了吧?”
      
      陈太后有些不耐地朝着伏玉看了一眼,回道:“还活着就行,至于活成什么样我并不关心。”话落,她缓缓地走近萧太后的尸体,低下头看了一眼,面上的表情有一刹那的凝滞,然后抬了抬手,吩咐道:“处理一下。”
      
      立刻有侍卫上前来拖萧太后的尸体,陈太后一直安静地看着,在他们离开大殿前突然开口:“不要让他们死在一起。”
      
      侍卫愣了一下才应声道:“是。”
      
      大殿门缓缓地打开而后又合上,陈太后收回视线,淡淡地开口:“天快亮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她兄长勾了一下唇角,朝着满眼慌乱恐慌的伏玉抬了抬下颌:“那这孩子呢,你不管了?”
      
      陈太后垂下眼帘 ,掩去眼底的情绪:“就交给兄长了。我倦了,要回宫休息。”说着朝前伸出手,立刻有内侍上前扶住她的手臂,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大殿。
      
      “哎,我们也该走了。”伏玉感觉那人敲了一下自己的头顶,转过头就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眸,他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就听见那人发出一声轻笑,他转头环视大殿,“怎么?想住在这里?倒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这宫殿原来的主人晚上会不会来找你就不好说了。”
      
      伏玉下意识就想起了刚刚萧太后的那张脸,只觉得寒意更甚,下意识就就朝那人靠近了一步,那人翘了一下唇角,朝着手下吩咐道:“走吧,千万保护好二殿下。”
      
      长乐宫,自南夏建国以来,几乎一直都是皇帝的寝宫。即使是伏玉,也知道这里的意义。他那个不靠谱的父皇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他那个只见了一面的皇兄还没来得及搬到这里,就丧了命,而现在,自己被带来了这里,陈太后兄妹的用意已经不能更加明显——他们想要那个皇位,想要这个天下。
      
      而伏玉是他们得到这一切的一个工具,即使住进这座宫殿,即使将来真的穿上龙袍,坐上龙椅,他也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
      
      天边已经渐渐地亮起来,伏玉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从心底升起一个念头,或许对于以后的他来说,想要随心所欲地看一下朝阳也将成为奢求。
      
      那个伏玉还不知道名字的男人在大殿门口顿住了脚步,转过头朝着伏玉的方向看了一眼,顺着他的视角望去:“天亮了啊,那就送到这儿了,殿下,你也该休息了。”
      
      伏玉慢慢地收回视线,咬着自己的下唇垂下头看着自己的脚面,感觉到那人慢慢地走到自己面前,跟着一根修长的手指挑起他的下颌,他被迫抬起头就看到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那张脸实在太年轻了,以至于伏玉总是无法相信这个人居然是陈太后的兄长。这人眼角微微挑起,轻声道:“殿下,没必要露出这样一张如临大敌的表情嘛,毕竟,从今日开始,我也算是你的舅父了。”
      
      伏玉怔怔地看着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何回应,那人也不介意,继续开口:“突然想起来,还没有跟殿下做一个正式的自我介绍。”这人一甩长袖,将手覆在身后,脸上的笑意慢慢散去,“在下陈原。”他向前走了一步,逼视伏玉的眼睛,“殿下,如果我是你,我会牢牢记住这个名字。因为从今以后,你所承受的一切都因为这个名字。”
      
      话落,他抬手在伏玉头顶轻轻地摸了摸,样子就像是一个和善的长辈,然后朝着伏玉勾了勾唇角,转头看了一眼长乐宫的殿门,挥了挥手:“登基大典见,殿下。”说完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伏玉一直站在原地,看着这个男人越走越远。直到身后一个侍卫突然上前道:“殿下,时候不早了,还是进去吧。”
      
      伏玉这才像惊醒一般回过神来,定定地看了那侍卫一眼,才慢慢地转过身,一声不响地朝前走去。那侍卫也不以为意,一直跟在他身后直到进了殿门。
      
      大概是事先有人收拾过,此时的长乐宫内再也找不到一丝一毫它前任主人的影子,所有属于前任皇帝的东西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包括伺候过元康帝的人。也正因为如此,让这个看似华丽的大殿显得格外的空旷与寂静。
      
      殿内点着暖炉,将所有的寒冷全部隔绝在殿外。伏玉缓缓地走近那暖炉,将自己已经发僵的手凑到那跟前,暖意慢慢地将他包裹,伏玉忍不住又向前挪了两步,好像这样就可以把这一夜他所经历的种种全部驱离。
      
      但是其实一切并没有什么改变,陈原留下的侍卫还站在身后,轻咳了一声:“殿下还请早些休息。”
      
      伏玉没有动,兀自烤着火,正待那侍卫已有不耐的时候,他突然开口:“我饿了,要吃东西。”
      
      那侍卫明显愣了一下:“什么?”
      
      伏玉慢慢地转回头看了他一眼:“毕竟按照你们陈大人的意思,还要留我到登基大典的,你们总不敢提前把我饿死吧?”
      
      那侍卫的眉头皱了起来,瞪了伏玉半晌,最终挑了挑眉,意义不明地勾了一下唇角,但还是转身去帮伏玉准备吃食去了。
      
      伏玉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慢慢地走远,只觉得腿一软,在暖炉面前坐了下来。他将自己瑟缩成一团,将脸埋在膝盖上。他又困又累,却不敢闭上眼。因为他怕看见萧太后母子死之前的惨状,怕在睡梦中看见那条缎带缠到自己脖子上,而自己除了等死,没有一丁点的办法。
      
      他在这宫里长了十多年,没有一日不想离开这里,眼看就要实现了,却在最后一刻前功尽弃。他不敢想象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甚至无法去想象,自己还能活多久。刚刚那个陈原……明明他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却让伏玉心生畏惧,说不定某一日他就会像萧太后母子一样,被那个男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处死。
      
      “吱嘎。”殿门被推开,刚刚那个侍卫快步走了进来,将一个食盒放在伏玉身边,语气不善地开口,“殿下还请用膳,之后早些休息。”
      
      伏玉抬起头也不看那侍卫,伸手将食盒拖到自己面前,打开看了一眼。大抵是知道陈原那种人不会在膳食上苛待伏玉,因此这侍卫找来的吃食也不算敷衍。伏玉见都不曾见过的甜香的糕点,精致的小菜,甚至在这个时辰还能找到一碗热汤。
      
      伏玉坐在地上守着暖炉,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也不管那侍卫是不是站在身旁看着自己。吃着吃着,眼泪突然就从眼眶里涌了出来,他抬手胡乱地在脸上抹了一把,将一块糕点塞进嘴里,将所有的呜咽全部堵住,让自己不至于就这么痛哭出声。
      
      那侍卫原本只是惊奇,但见到他的吃相又听见他勉强忍住的哭声还是忍不住勾了一下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他在陈原身边也跟了有些年头,见过各种各样的达官显贵,这样的皇子还是第一次见——胆怯,懦弱,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能拿的上台面。
      
      伏玉无法知道这侍卫此刻对自己的鄙夷,又或者,即使知道,对于他来说也不会在乎。从小至大,他经历过太多太多别人的嘲笑,嫌弃甚至算得上是侮辱,早已经习以为常。对他来说,能活着就已经不易。
      
      殿门再次被推开,又一个侍卫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蜷在暖炉前的伏玉,挑了挑眉,朝着正负手站在不远处的一直看着伏玉的侍卫说道:“哎,荀成,这人不是送到了嘛,门外那么多人守着,你还怕他跑了吗?”说着打了个呵欠,“折腾了一整宿了,走吧,回去休息。”
      
      荀成朝着伏玉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他手里已经逐渐空下来的食盒,眼底稍有一丝犹豫,被同伴看在眼底,又道:“陈大人只要我们把人送进来,守住宫门别让他跑了就行。这长乐宫有吃有喝的,你还怕他死了不成?更何况,他死了不要紧,那边冷宫不是还有个老家伙嘛。”
      
      荀成回过头跟同伴对视了一眼,嘴角突然就露出一个笑容:“也对,有些人若是真想做些什么,总要考虑一下那个老家伙身子骨经不经得起折腾。”
      
      伏玉吃东西的动作顿了一下,缓缓地回过头朝着这两个侍卫看了一眼,大概是因为刚刚哭过,少年原本清脆的声音也变得沙哑:“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忠叔?”
      
      荀成挑了挑眉:“那还是等登基大典之后,殿下自己去问陈大人吧。”说完他顺手拉过刚刚那个侍卫,将手臂搭在他的肩上,“走吧。”
      
      殿门打开又合上,有冷风吹进来打在伏玉身上,让他身上的暖意散去了一点。他仿佛突然清醒一般放下手中的糕点,回过头来环视整个殿室。殿外大概还有不少守卫,但是殿内确实是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大概是有忠叔当把柄,又或者那个自负的陈原觉得伏玉已经吓破了胆,竟然把他一个人留在这空旷的宫中。
      
      伏玉用手撑了一下地,才站起身来。毕竟曾经是帝王的寝宫,哪怕被搬空了也远远好过伏玉与程忠住的那间破旧的殿室。
      
      红烛将室内照的通亮,融化的烛泪从烛身滑过,落在烛台之上,然后慢慢地凝固。
      
      伏玉怔怔,终于忍不住伸出手,在那滴烛泪上轻轻地点了一下,却没有预料中的温热感。伏玉轻轻地捻了一下自己的指尖,发出了一声低叹。
      
      如果在之前,他有机会睡在这样的宫里,只怕是做梦都会笑醒。可是现在,他只觉得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忠叔现在是不是安好,也不知道第二天一早醒来会发生什么,会不会还有别的什么人死在他面前,又或者,会不会干脆就是他自己。
      
      他曾经的希冀,曾经所有的设想,在这一日之内都分崩离析。他现在只想活下去,只求可以保住自己跟忠叔的命。
      
      伏玉轻轻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探过头将面前的烛火吹灭。大殿内的光线逐渐暗了下来,这漫长的一夜终于结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下基友的悬疑文,《偷命》by一枚铜钱,喜欢bg又喜欢悬疑的小可爱可以搜来看看呀!
    《偷命》by一枚铜钱文案:
    盛满贪欲的饕餮酒盏,焚烧背叛的鱼纹香炉,半夜游走的人形灯笼,君王亲赐的断喉剑
    它们都是被阎王遗忘的活物
    有命,还可以偷
    会偷这种命的人,叫偷命师
    南星就是偷命师,专为死去的人偷盗古董的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