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说朕是傀儡

作者:贺端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第一章
      
      南夏元康十五年的冬天似乎格外的难熬,连气候一向算得上温和的都城竟也冷的厉害。凛冽的寒风吹来,把伏玉那张并不大的脸吹的通红。伏玉皱了皱眉,忍不住揉了揉已经快要没知觉的耳根,随手扯了扯身上皱巴巴的棉袍,脚下更加快了步伐。
      
      大抵是因为今年的天气太过寒冷,连御花园似乎都变得萧索起来,伏玉从其中走过,扫了一眼两旁枯黄的枝叶,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状况,不过最近宫里事端多,每个人看起来都忙忙碌碌来去匆匆,原本这热闹的御花园也变得冷清起来,也因此,伏玉今日才敢直接从御花园穿过,少走了一大段路程。
      
      伏玉的住处在皇宫的西北角,那里挨着冷宫,是整个皇城里最偏远最让人忽视的角落。当今圣上想不起这里,其他人也不会刻意提起,由着伏玉这个名不正言不顺但又确确实实存在的皇子在这里自生自灭。对于伏玉来说,这居然也算是一件好事,毕竟也正是因为存在感低,他这条小命才能幸存。
      
      伏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另一只手拎着的小篮子,嘴角忍不住翘了翘。要不是为了这点东西,他才不会如此胆大地穿过御花园,到皇城的另一边去。所幸是现在宫里乱成一团,没有人还有精力顾及到他,要是这种日子能再持续一段时间就好了,伏玉想着,更是高兴了两分,甚至在继续向前走的时候,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绕过光秃秃的树林,有两个内侍并肩迎面走来,边走还在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其中一个先看见了伏玉,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扯了扯身边还在不住地说着什么的人的衣袖,那人下意识地顿住了脚步,顺着朝着伏玉的方向看了过来纠结了一下,才不情不愿地跟着身边人一起向后退了一步,为伏玉让开了前路,似乎这样已经是委屈至极,不肯再多言一句。
      
      伏玉勾了一下唇角,视线从二人脸上扫过,也不在意二人的无礼,面色平静地从这二人身边走过。他在宫里生活了十多年,见过各种各样的人,也面对过各样的态度,早已习以为常,甚至对他来说,这二人这样的态度已经算得上客气。
      
      他早就不是那个小时候被人欺负了跑回去跟忠叔哭诉的小孩子了,毕竟那也改变不了什么,只是让忠叔跟着难过而已。
      
      他向前走了几步,身后那二人的说话声传入耳中:
      
      “也就是你还把他当个皇子,先帝在的时候怕是都不记得自己还有这么个儿子,更别提现在先帝驾崩了,大皇子继位,据我所知,萧太后可是不怎么喜欢这二皇子。”
      
      “新帝继位,萧太后可是没什么时间来收拾这位,不管怎么说这位现在还是个皇子,万一新帝突然关心起这位唯一的兄弟,总要给自己留点退路。”
      
      “嗯……这倒也是。”
      
      伏玉的脚步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那二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唇畔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意。这二人说的没错,他那个父皇都不记得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儿子,更别提他那个没见过几面的皇兄。对他来说,记不起来才好。
      
      趁着宫中现在乱的很,他那个计划已久的打算,也该试着落实一下了。伏玉脑中一边想着,一面快步走出了御花园,继续朝着西北角而去。
      
      路上又陆陆续续地撞见了几个内侍,有的与刚才那两位差不多,还有的仿佛根本就没看见他这个人一般,目不斜视地从他身旁走过。所有人都脚步匆匆,好像这宫中除了伏玉,每个人都有忙不完的事情。
      
      又在冷风之中走了一段,才看见一座略显颓败的寝殿,一个穿着一件洗的发旧的衣袍,看起来也有些年纪的内侍正站在殿门口朝着四周张望,面上是满满的担忧。伏玉翘起唇角,提声叫道:“忠叔,我在这儿呢!”
      
      说着就朝着那内侍跑去,少年人的脸上写满了发自内心的愉悦,几步就到了那人面前,开口道:“这两天冷的很,怎么站在这门口,过会腿又要疼了。”
      
      程忠抓着伏玉的手腕,上上下下地看了一眼,确定这人出去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大碍才松了口气:“这几天宫里乱的很,怎么到处乱跑,这要是惹上什么麻烦可怎么好?”
      
      伏玉任由他抓着,面上仍旧笑眯眯的:“就是因为宫里乱的很,才没有人有空管我。”说着将另一只手里一直提着的竹篮伸到程忠面前,“你看,我这不是带了好东西回来?”
      
      程忠满脸疑惑地伸手掀开了那竹篮上的盖布,只扫了一眼,脸色就大变:“殿下您这是去了哪儿?就这么一路带着这个回来了?这要是让人看见可怎么办”
      
      伏玉拉着程忠的手,一边朝着殿里走,一面说道:“忠叔你放心,我打探了好几天呢,先帝刚去世,新皇登基,宫里的人都在忙着准备先帝的葬礼还有新皇的登基仪式,我一路回来都没看见什么人。”
      
      那竹篮里装着的并不是多宝贵的东西,不过是一个袖炉,这在皇城里其实根本算不上什么要紧的东西,但是对于一直相依为命的两个人来说,却珍贵的很。因为被有意无意的忽视,伏玉根本没有办法准时拿到属于他的月银,两个人能够吃饱已属不易,更不会有人记得在这种天气里给这主仆二人如何的取暖。
      
      伏玉倒是没多怕冷,但是忠叔年轻的时候落下点毛病,现在天气稍微冷一点,腿就疼的厉害,伏玉才想尽办法去弄了这袖炉回来,加上点木炭,好歹给忠叔暖暖腿。
      
      这些话他没有直接说出来,但是忠叔一手将他养大,只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就明白他的心思,看着他被冻的发红的脸,最终只是低低地叹了口气。
      
      他看着伏玉出生,将他养大,却没想到在不知不觉间,也快要成为这少年的拖累。
      
      两个人说着话进到殿中,这寝殿本是前朝所建,到了本朝因为挨着冷宫而无人问津,年久失修,已经显得有些残破,阴天下雨的时候能够不漏水对伏玉来说已经万事大吉。
      
      伏玉把袖炉递到程忠手里,鼻子动了动,一边朝着灶房的方向走,一边欢快地说道:“忠叔,你今日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
      
      程忠看着他的表情也跟着笑了起来:“能有什么好吃的?炖了点青菜豆腐。”
      
      伏玉一直上扬的唇角登时垮了下来,转过头可怜兮兮地看了程忠一眼:“今儿不是应该炖肉吃吗?”
      
      程忠无奈地摇了摇头:“先帝刚刚驾崩,整个皇城里都不见荤腥,这个时候炖肉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伏玉垮下一张小脸,还是掀开灶上的锅盖看了一眼,深深地吸了口气,回头朝着程忠道:“那我今日要多吃一碗米饭。”
      
      程忠弯了眼角,笑道:“好,都依着殿下。”
      
      伏玉听见那个称谓撇了撇嘴,他不止一次地跟程忠说过不用这么称呼自己,但都被拒绝,整个皇城大概也只有他一人把自己这个皇子真的当成了一回事。
      
      伏玉身上倒是确确实实地流着皇室的血脉,只不过给他这血脉的元康帝伏倓本人从来没有把这个意外出生的儿子当做一回事而已,而这皇城之中的人素来会揣测圣意,一个生母出身卑微,孤苦伶仃,在圣上面前又没有存在感的皇子,当然不会得到什么关照。
      
      对于现在的伏玉来说,他也不需要这种关照。这偌大的皇城好像一个牢笼,从他出生就将他困在这里面,他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和各种的态度。他不再想小时候那样天真的以为自己应该与他皇长兄一般得到同样的关注与恩宠,那对他皇长兄来说是应得,对他来说,却会要他的命。
      
      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带着忠叔一起离开这里,然后开始一段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殿下,吃饭了。”程忠的声音传了进来,伏玉将自己那个越来越沉的小钱袋重新放好,朝着门外应和了一声,“这就来。”
      
      在某种程度上,伏玉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尽管前一刻他还嚷嚷着想要吃炖肉,现在坐在餐桌前对着一碗白菜炖豆腐,面上依旧一副十分愉悦的样子在桌前坐了下来,探头在菜碗前闻了闻,才伸手拿起了筷子。
      
      程忠将米饭递到伏玉面前,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筷子,出言道:“殿下,今日是不是还没给您娘亲上香?”
      
      伏玉应了一声,将手中的筷子放下,起身走到另一边的香案前,点了香插在香炉里,又朝着上面供奉的牌位恭恭敬敬的鞠了三个躬,才重新回到桌前坐了下来。
      
      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牌位供奉的是他那位几乎可以算得上未曾谋面出身卑微的可怜娘亲,那个可怜的女人十几年前生下了皇次子伏玉,却并没有母凭子贵,甚至程忠一度怀疑,她突然病死也是因为产下了皇子而被人所嫉恨。
      
      伏玉对自己那可怜的娘亲其实并没有什么记忆,所有的一切都是从程忠口中得知。据说他娘亲本是元康帝宠妃萧贵妃宫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宫女,偶然一次入了元康帝的眼,得了圣宠却并没有留住圣心,反而招来了萧贵妃的记恨,但或许因为看得出来这个相貌平平一直沉默安静的小宫女对自己并不会有什么威胁,又念在往日里或多或少的主仆情谊,萧贵妃只将她赶去了浣衣局,让她以后再也不能在圣上面前露面。
      
      却没想到,十月之后,这个宫女居然诞下了龙子。
      
      元康帝子嗣单薄,在此之前膝下也不过只有一个萧贵妃所生的大皇子伏昭而已。按说对于这个小儿子应该十分在意,但元康帝毕竟非常人。首先他对伏玉的生母并没有什么感情,那一日的恩宠也不过是酒后的一次意外而已,事后想起也觉得索然无味。再因为这个小儿子的诞生,让他一举惹恼了宠妃萧氏还有颇有背景的皇后陈氏,不胜烦恼,血脉所残存的那点好感也冲散了不少。
      
      更重要的是,那时他便已经开始沉迷于炼丹修仙,妄图长生不死,一个自以为会长生不死的人又怎么会在意子嗣血脉?所以伏玉出生之后,他只是派人送了点东西过去,随随便便的给封了个采女,自己却是连瞧都没有去瞧上一眼。
      
      只可怜伏玉的娘亲,一个人在浣衣局产下伏玉,因为萧贵妃的刻意安排,身边连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只有程忠因为曾经受过恩惠,偷偷留下来照顾她和刚刚出生不久的伏玉。但没过多久,不知道是因为产后身体虚弱还是真的如程忠所以为的是有人动了手脚,伏玉的娘亲便因病去世,程忠感念旧情,主动申请来照料伏玉,一照顾就是十余年。
      
      至于伏玉那个一心长生不老的父皇,在有人刻意的掩藏下,可能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儿子,生活在这冷漠的皇城的某一个角落。他从来没有来见过伏玉,甚至都没给这个儿子取上一个名字,是伏玉那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娘亲,捏着那日春宵之后元康帝赐下的玉佩给瘦弱的儿子取下了伏玉这个名字。
      
      那块玉佩大概是元康帝给他们母子唯一一样东西。
      
      伏玉回头看了一眼香案上的牌位,抬手在自己颈间摸了一下,那块玉佩现在正挂在这里,他娘亲去世前亲手将它挂在还是婴儿的伏玉颈上,一直戴到今日。
      
      “殿下?”程忠开口将伏玉从思绪之中唤醒,他将筷子重新递到伏玉手中,“吃饭吧。”
      
      伏玉接过筷子,点了点头,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米饭,含糊不清地问道:“对了,忠叔,新帝的登基大典选在了哪日?”
      
      程忠一面给伏玉夹菜,一面思索着回道:“好像是十日之后,初八吧?”
      
      伏玉用指尖在桌上轻轻地敲了几下,随即露出个灿烂的笑容,将程忠夹来的菜塞进嘴里:“忠叔今日的豆腐炖的可真好吃。”
      
      程忠举着筷子,视线停在伏玉脸上,犹豫着问道:“殿下,您又在做什么打算?新帝马上登基,您可别在这时候闯下祸端,到时候惹怒了新帝与太后,怕是……”
      
      伏玉伸手拍了拍程忠举着筷子的手,安抚道:“忠叔,我能闯下什么祸端?我躲着他们那些人还不及,难道你还怕我想不开凑到他们眼前吗?”
      
      程忠的眉头依旧拧着,他的目光依旧锁在伏玉脸上,良久,轻轻地摇了摇头:“殿下,您是我一手带大的,您有什么主意根本瞒不了我。”说到这,他垂下眼帘,“我知道您一直想要离开皇宫,也知道您偷偷地攒了些银两,但是这样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先帝在世的时候,即使……即使再不念着您,但有他在,那些人多少有些顾忌,现在先帝驾崩,新帝继位,萧贵妃成为太后更是肆无忌惮,您的意图若是被他们察觉,岂不是直接给了他们对你下手的理由?”
      
      伏玉抬眼看向程忠,眼底居然还带着那么一点笑意,程忠对上他那双澄澈的眼睛,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还要说点什么。明明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却承受了太多他这个年纪这个身份不该遇见的苦楚。
      
      伏玉弯了一下眼角,开口道:“正是因为先帝去世了,新帝与太后容不下我,我才要带你加紧离开这里。趁着他们忙着先帝的葬礼,新帝的登基大典,无暇分神我们才有机会,如若不然,等一切尘埃落定,他们回过神来想起我的存在,我们才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
      
      程忠慢慢地放下筷子,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伏玉:“老奴老了,不能一直陪着殿下了。但是殿下毕竟还年轻,想要什么就去做吧。”他抬起手,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并不大的锦囊递到伏玉面前,“御膳房有个管采购的內侍与老奴有些交情,殿下拿着这个去找他,他或许能帮到您。”
      
      伏玉抬手收了那锦囊,只扫了一眼就收进了怀里,他朝着程忠笑了一下:“忠叔,我知道你怕什么,但是既然我动了打算,总会想到万全的对策。时间还来得及,我再做计划就是了。至于现在,我们还是继续吃饭吧。”
      
      程忠抬起头只看见伏玉埋头吃饭而露出的发旋,他慢慢地收回视线,从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可以收藏一下我的新坑,在专栏里《他们都说朕是暴君》
    文案:南魏隆和帝蔺策杀伐决断甚至暴戾恣雎
    没人敢违背这位帝王的任何要求
    最近却遇见了一件不小的心事
    他总觉得自己的心上人想要甩了自己
    南魏上将军游彦能征善战、功高盖主
    朝臣都觉得他离那个皇位只有一步之遥
    但他本人最近却只想甩掉那个麻烦皇帝回乡种种菜、钓钓鱼
    所以,本文又名《暴君的七年之痒》【并不】



    妖孽给爷笑一个
    一只妖孽的故事



    最后
    某幽的第一篇民国耽美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