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偏执狂

作者:柿子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谢瑶帮忙找了一下午,都没有刘佳豪的半个影子。
      
      直到下午八点,她才托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谢妈给她留了饭菜,不过谢瑶没有心情也没有胃口吃,洗了澡便躺在了床上。
      
      身体明明很累,可她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一想到那么乖巧懂事的小孩子被人···
      
      谢瑶感觉心里闷得喘不过气。
      
      这时,旁边的手机响起了微信提示。
      
      谢瑶不用想就知道是罗君雅发来的消息。
      
      罗君雅:瑶瑶,我感觉你家对门邻居快成仙了。
      
      罗君雅:下午在休息室里休息了不到三个小时,就又回解剖室了,到现在快九点了还没出来。
      
      谢瑶恹恹的回复:你一个有男朋友的人,天天关注笙哥做什么?
      
      罗君雅:瞎说什么,是龙龙队里的其他女警察对你邻居有想法,一直在我对面小声议论,我想不听都不行。
      
      罗君雅:现在她们已经讨论到谁去给你家邻居送爱心宵夜。(摊手ing)
      
      谢瑶没心情理会,只是淡淡的回了一个哦字。
      
      像乔子笙这种外貌出众的人,有女生喜欢算不得稀奇事。
      
      她还记得两三年前,就有个长相艳丽的女生追到了她们小区,因为不知道乔子笙家是哪栋楼,直接对着楼上喊乔子笙的名字。
      
      谢瑶真的佩服这女生的勇气,不过乔子笙的性子太冷了,人情味也淡薄,任由那个女生在楼下喊也不理会,直到女生被保安赶出了小区。
      
      估计是忍受不了他冷淡怪异的性格,放弃了吧。
      
      被罗君雅打乱了刚才的胡思乱想,谢瑶终于有了困意,将手机放在床柜上,闭上了眼睛。
      
      深夜,谢瑶被噩梦惊醒,猛的睁开了眼睛。
      
      四周漆黑一片,她慌慌张张的将台灯打开。
      
      灯光将房间照亮,她才没那么恐慌,伸手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起身下床,想要去倒杯水,稳定一下情绪。
      
      然而,就在她接水时,门外传来一道突兀的关门声。
      
      惊得谢瑶浑身打了个哆嗦,差点没拿稳手中的杯子。
      
      他们是一梯两户的房子,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关门声是从对面传过来的。
      
      她将杯子放下,轻手轻脚的走到门边,趴在猫眼上朝外看。
      
      走廊上的灯亮着,电梯门前站着个人,男人弓着背,右手撑着墙,左手捂着肚子,看难受的样子。
      
      这个身影谢瑶有些熟悉,是乔子笙。
      
      他怎么了?
      
      谢瑶将房门打开了个缝,试探着叫了声:“笙哥。”
      
      男人闻声,转过头来。
      
      谢瑶看到他如石灰般苍白的脸,惊的猛抽一口凉气。
      
      现在是二月末,还有一股冬天最后倔强的严寒,可他额角一直有汗冒出。
      
      谢瑶急忙走出来,扶住他的胳膊:“笙哥,你怎么了?”
      
      男人的呼吸声很重,声音也不似往常沉稳,因为努力隐忍,额角有青筋凸起。
      
      “我没事。”
      
      他这状态怎么看都不像没事的样子。
      
      谢瑶低头看他修长的大手捂着的地方:“你胃不舒服是吗?”
      
      乔子笙点了点头:“胃病犯了,我下去买点药吃了就好了,别担心。”明明很痛,他还故作淡定的安慰她。
      
      “我家有备用的胃药,你先坐着,我去给你拿。”
      
      谢瑶将他扶到自己沙发上,转身去电视柜下面找急救箱。
      
      男人歪坐在沙发上,四肢无力,眼睛却一直跟着谢瑶走,看着她蹲在地上,纤细的手指翻腾着找药,认真的看纸盒上的用量,起身清洗杯子用温水冲药,直到端着一杯深棕色的温水端到她面前。
      
      “快喝了,喝了就不难受了,这药是甜的。”
      
      谢瑶是幼师,之前经常哄小孩子喝药,形成了习惯。
      
      因为着急,就下意识的将乔子笙当小孩子哄了。
      
      乔子笙听了她这话,轻笑出声,端起她手中的杯子将药喝了下去。
      
      原本还疼痛难忍的胃也因为她的关心变得不值一提。
      
      谢瑶听到他的笑,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脸颊微红,嗔怒道:“你还笑,好好的胃病怎么会犯,家里也不知道备一些常用药。”
      
      被她骂乔子笙笑的更开心了,右手转动着手中的杯子。
      
      这是个大肚子玻璃杯,上面是一只3d版小猪,谢瑶正好属猪。
      
      她私人的杯子一向不喜欢别人碰,看来刚才她是真的急了。
      
      “我以后注意。”
      
      谢瑶看他嘴上这么说,面上却没有一点悔过之意,生气的将他手中的杯子夺过来,放在茶几上。
      
      “你是不是没好好吃饭?”
      
      乔子笙感觉胃依旧很痛,但面上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浓,还乖乖的点头承认:“嗯。”
      
      “早饭吃了吗?”
      
      乔子笙摇头:“没有。”
      
      谢瑶无语的看他:“中午饭呢?”
      
      乔子笙继续摇头:“没有。”
      
      谢瑶语气变得非常不好:“晚饭呢?”
      
      看着她生气,乔子笙笑的越发开心:“没有。”
      
      谢瑶蹙眉瞪他:“你打算破不了案就饿死自己去给受害者家属谢罪吗?”
      
      “还是说想通宵熬夜、不吃饭,以死去威胁凶手。”
      
      听到这话,乔子笙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
      
      这时,主卧的房门被人打开,谢爸眯着眼睛探出头来。
      
      在客厅的两人瞬间闭了嘴,同时看向谢爸。
      
      “爸,把你吵醒了?”
      
      “是子笙啊,这么晚你们怎么还不睡?”
      
      谢瑶开口解释:“笙哥的胃病犯了,我冲杯胃药给他喝。”
      
      谢爸一听,忙走出来关切道:“胃病犯了,怎么回事?现在好点了吗?需要去医院吗?”
      
      乔子笙摆了摆手:“叔叔不用了,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你这孩子还跟我客气。”
      
      谢瑶打断谢爸的话:“爸,你快去睡吧,明早还要上班。”
      
      谢爸点了点头:“你好好看着子笙,实在不行叫醒我,我送他去医院。”
      
      谢瑶点头,看着谢爸走回卧室,关上了房门。
      
      被谢爸这么一打断,谢瑶也不知道生气了,转过身问他:“你好些了吗?”
      
      乔子笙点了点头:“好多了。”
      
      谢瑶看他脸色确实没刚才那么吓人,才稍稍放心。
      
      “你先休息一会。”说完她就去了厨房。
      
      谢瑶打算给他煮一碗面汤,简单、暖胃又好消化。
      
      在她忙着开火时,乔子笙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倚在厨房的门框处,双手环胸从背后看她。
      
      看着谢瑶忙碌的背影,乔子笙心里不由感叹一句:原来生病可以这么幸福。
      
      幸福到胃抽搐的痛,他也可以忽视掉。
      
      很快,一碗面汤就好了,谢瑶还专门在里面窝了两个鸡蛋。
      
      她伸手想将碗端到饭桌上去,不过身后的人比她更早一步将碗端了起来。
      
      “小心烫到你。”乔子笙的低沉有利的声音在谢瑶耳后响起。
      
      饭桌上,谢瑶还放了勺糖在汤里。
      
      其实乔子笙这会胃里还很难受,根本不想吃东西。
      
      但这汤是谢瑶给他做的,不管多难受他都不会拒绝。
      
      谢瑶坐在他对面的位子,看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捏着勺子,慢慢搅动,热气从碗里冒出,将他英俊的面容变的朦胧。
      
      房间里谢瑶的父母在熟睡,两人尽量将说话的声音放低。
      
      谢瑶一直嘱咐他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吃饭,特别是早饭,巴拉巴拉的说了很多。
      
      乔子笙耐心的听着,时不时点点头。
      
      最后谢瑶觉得他差不多听进去了,才将话题转移。
      
      “你们查到凶手了吗?刘佳豪是不是被他劫走了?”
      
      乔子笙喝了口汤,缓缓说道:“有几个目标嫌疑人,高晨他们在盯。”
      
      高晨是常州省省公安厅派下来的刑警之一,谢瑶听罗君雅提起过。
      
      “我听君雅说这两天又有两个人收到了包裹,青阳市因为这事都上微博热搜了。”
      
      乔子笙喝汤的手一顿,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纠结了一秒,又将话憋了回去。
      
      “有关案件细节,我不能说,不过目前的线索告诉我,抓刘佳豪的人和之前杀人的凶手不是同一个。”
      
      听到这个消息,谢瑶惊呼出声:“不是同一个人!”
      
      “那刘佳豪是被谁抓走了?”
      
      乔子笙没有回答她。
      
      谢瑶知道在案件没破之前,他不能说太多细节,不好再追问。
      
      不过两人之间除了案子,也没了其他话题。
      
      谢瑶心里担心着刘佳豪,没心思聊别的事。
      
      乔子笙原本就不是个爱说话的。
      
      不一会,乔子笙将那碗面汤喝完,感觉胃里暖烘烘的,疼痛感也随之消失。
      
      次日中午十一点:
      
      谢妈知道乔子笙犯了胃病,中午放学专门回家做了顿午饭,让谢瑶给乔子笙送去。
      
      谢妈是个嘴上唠叨心底特软的人,平时总说乔子笙这孩子可怜。
      
      早早没了妈,老爸又是刑警,整日加班到深夜。
      
      弄得她母爱泛滥,恨不得将乔子笙当成自己的孩子对待。
      
      乔瑶提着食盒到了公安局门口,给乔子笙打了电话,他那边似乎在忙,一直没人接听。
      
      这时正好遇到一个女警察从公安局里走出来,谢瑶走上前拦住她:“你好,请问乔子笙在忙吗?”
      
      女警察听到乔法医的名字,又见谢瑶手里提着食盒,将她上下打量一遍。
      
      不知为何,谢瑶从她眼里看到了不友善的目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乔子笙:媳妇来给我送饭,开心。
    昨天不好意思,出去了一天,晚上写出来的东西很差,就没发出来,今天还有一章,不过要到凌晨,你们别等,早点睡,么么
    依旧是收藏、评论,留言前一百发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