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偏执狂

作者:柿子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中午这顿饭三人吃的还算融洽。
      
      乔子笙回了警局工作,罗君雅也回警局等她男朋友顺便写稿,只有谢瑶坐地铁回了家。
      
      之后的两天罗君雅忙着准备写作资料,天天拉着谢瑶泡图书馆。
      
      这天下午,谢瑶从图书馆刚回到家,微信就收到了罗君雅的消息。
      
      消息是一张照片,照片里男人穿着白色大褂,单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右手上夹着根烟,倚在角落的墙壁上闭目养神。
      
      君雅:你家邻居长得真帅,随手一拍就跟艺术照似的。
      
      后面还带着一个花痴的表情。
      
      谢瑶忍不住轻笑,不可否认,乔子笙长得确实很帅。
      
      谢瑶还记得搬新家后第一次见他。
      
      20岁的乔子笙身着黑蓝拼接夹克外套,深蓝色牛仔裤,带着黑色的帽子以及黑色的口罩,倚在他家门口。
      
      16岁的谢瑶放学回家从电梯里出来,一眼便看到了他,谢瑶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帅但给她很压抑的感觉,不光他的穿着,就连身上散发出的气质都很压抑。
      
      浑身包裹的很严实,只露出了小半张脸。
      
      栗色的刘海从帽子中露出来,遮住了他的额头,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梁被口罩遮住了大半。
      
      他带着耳机,闭着眼睛,倚在墙边。
      
      旁边的门上挂着一个蓝色背包。
      
      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他睁开了眼睛,正好与打量他的谢瑶对视。
      
      他的眸子很黑,犹如一汪深坛里的水,平淡无波,估计看到谢瑶不是他要等的人,便重新闭上了眼睛。
      
      谢瑶偷偷咽了口口水,她心里感叹他的眼睛很漂亮的同时,也觉得这个男孩不好接近,于是她也没开口打招呼,输了电子锁的密码开门进了家。
      
      回到家里,谢瑶感觉自己像是中了邪,脑子里一直回想刚才他那双清幽的眸子。
      
      最后她一咬牙,拿起桌子上的充电宝打开了家门。
      
      男孩依旧保持着谢瑶进家门前的动作,双手插在上衣口袋,倚在墙上闭着眼睛听歌。
      
      谢瑶大着胆子和他打电话:“你好,你怎么不进去?”
      
      男生睁开眼睛,平淡的眸子看她,没有回答。
      
      “你是忘记开锁密码了吗?”谢瑶试探的问道。
      
      男生依旧没有回答,看谢瑶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傻子。
      
      谢瑶想了想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听妈妈说她们对门邻居在这都住好多年了。
      
      他只好又问:“是不是你家的锁没电了?”
      
      之前她家就出现过这种情况,老爸就是用充电宝充了会电才将门打开换了电池。
      
      她将充电宝递过来:“你需要这个吗?”
      
      男生看着她手里的充电宝没有伸手接,谢瑶犹豫了一下,拿着充电宝插进了他家的电子锁上,打开充电宝给它充电。
      
      现在想当时的自己脾气真好,如果换到现在,她打招呼对方不理,她就直接转身回家了,谁愿意拿热脸贴他的冷屁股,长得再帅都不行。
      
      充电期间,谢瑶就站在一边玩手机,男生依旧带着耳机听歌,两人竟然沉默了十分钟。
      
      十分钟后,电子锁的面板亮了起来,男生输了指纹密码,房门打开。
      
      谢瑶笑着将充电线拔下来,对他说了句再见就转身朝自己家走。
      
      当时的谢瑶觉得以男生沉闷冷淡的性格,根本不会回她。
      
      谁知在她输入密码时,身后传来一道沙哑青涩的男声:“谢谢。”
      
      他的声音很冷淡带着长时间没说话的沙哑算不得好听,但当时谢瑶听了却觉得很高兴,回头对他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
      
      “我们是邻居,互相帮忙是应该的。”说完她走了进去关上了房门。
      
      然而谢瑶不知道的是,男生看到她这个笑容,怔在门口了许久。
      
      谢瑶回过神,看向手机上被她放大的照片。
      
      比起八年前,乔子笙变得更加沉稳,可能跟他这个职业的关系,谢瑶总觉得他的性格太过沉稳,完全不像刚刚28岁的人。
      
      性子也比以前冷了许多,不屑于跟周边的人打交道,身边连个交心的朋友都没有。
      
      有什么事情也总喜欢憋在心里自己默默消化,谢瑶都担心他会憋出抑郁症来。
      
      “叮铃——”
      
      罗君雅再次发来消息。
      
      君雅:我跟你说,好像又出事了。
      
      君雅:刚才有几个人哭着过来报案,说家里孩子丢了。
      
      看到这消息,谢瑶的眉头忍不住皱起。
      
      在这个节骨眼,丢孩子这三个字变得非常敏感。
      
      因为前两个受害者的家属去警察局报案都说是孩子丢了。
      
      谢瑶:孩子什么时候丢的?
      
      君雅:好像是中午吃饭时丢的,全家十多口人找了一个小时没找到就立马来报案了。
      
      君雅:小孩还挺可怜的,听说才6岁,好像叫刘佳豪。
      
      看到这个名字,谢瑶心里咯噔了一下。
      
      刘佳豪!
      
      她班里的学生有个叫刘佳豪,正好也是6岁·····
      
      谢瑶“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双手都开始打颤,拨打了罗君雅的电话。
      
      手机铃声刚响起,那边就接起了电话。
      
      “喂,瑶瑶怎么了?”罗君雅疑惑道。
      
      谢瑶的声音都打颤了:“你说的丢失的这个孩子之前在哪上幼儿园?”
      
      “我不知道啊。”罗君雅被谢瑶突如其来的情绪弄得莫名其妙。
      
      之前听两个受害人也没见她这么激动。
      
      “你快去问一下。”
      
      罗君雅被她着急的语气所感染,忙关上电脑站起身朝外走:“你等我一下。”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
      
      谢瑶就站在沙发前,仅仅的盯着手机。
      
      不到一分钟,罗君雅就打来了电话。
      
      “喂,瑶瑶,她奶奶说是在欢宝双语幼儿园。”说完罗君雅还惊奇的咦了一声:“欢宝双语不是你上班的幼儿园吗?”
      
      谢瑶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空白了。
      
      她挂掉电话,直接玄关处换鞋。
      
      不管是不是她的学生,她都要去公安局看一眼。
      
      按理说正常人听到这个消息,只会唏嘘几声,之后就会离远点,生怕惹到自己身上。
      
      可谢瑶做不到。
      
      刘佳豪是她为数不多带过两年的学生。
      
      她从大学毕业后去了公司实习,后来因受不了里面女生之间明里暗里挤兑,便辞职了。
      
      拿到毕业证后就进了欢宝双语,刚进去时她教小班,因表现良好不到三个月后升入中班,刘佳豪也就是这时候转进了她的班级。
      
      这个小男孩很腼腆,总喜欢偷偷的黏着她,谢瑶问他原因,他还扭扭捏捏的说:谢老师长得好看。”
      
      一句话将刚毕业不久的谢瑶夸的心里甜丝丝的,对他也多了几分喜欢。
      
      后来相处时间长了,他的性格也放开了,总是会说一些好听的话夸她,小嘴就跟抹了蜜似的。
      
      后来他升大班,谢瑶正好也被升了上去,两人再次成为了师生。
      
      谢瑶打了个出租车,很快到了公安局。
      
      大厅里刘佳豪的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全在,每个人都是红肿着眼睛,见到谢瑶很是惊讶。
      
      谢瑶努力平复心情走过去,刘佳豪的妈妈一见她,原本止住的眼泪再次决堤。
      
      谢瑶被她的情绪传染,也红了眼圈。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轻轻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谢瑶抽了下鼻子,抬起了头,对上了男人那双清幽的眸子。
      
      他大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拉了起来,他清冷的语气变得温和,低声问她:“怎么了?”
      
      谢瑶本想开口说她的学生丢了,但怕刘佳豪的家人听到会更加难过。
      
      便拉着他的手腕朝公安局的大厅外走去,乔子笙也任由她拉着自己朝外走,一直走到外面没人的地方,谢瑶才告诉了他原因。
      
      比起谢瑶红彤彤的眼睛,乔子笙听到这个消息,连眼睛都没多眨一下。
      
      他从白色工作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她。
      
      “在事情没查明之前,不能乱下定论。”
      
      谢瑶吸了吸鼻子,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泪,抬起头看他,有些呆萌的问他:“你是怪我哭早了吗?”
      
      原本很正常的问题,从谢瑶嘴里问出莫名的有喜感。
      
      不过两人谁都没有笑,谢瑶认真严肃的问他:“之前杀害两个孩子的凶手你们查出结果了吗?”
      
      乔子笙摇头:“目前没有。”
      
      “那也就是说刘佳豪很大的可能也被这个凶手抓走了,甚至会遇害。”谢瑶的语气变得很急。
      
      乔子笙双手握住她瘦弱的肩膀,轻声道:“我还是那句话,在事情没有查明之前,不能乱下定论。”
      
      “我·····”
      
      “我知道你很着急,我会尽快查明真相抓住凶手。”他的声音缓慢而肯定。
      
      谢瑶听着慌张的心情竟然缓缓安定了下来。
      
      她抬着头看他,他的皮肤很白,但不是正常的肤色,而是病态的苍白。
      
      他眼下乌青,双眼布满了红血丝,眉眼间满是疲惫。
      
      “你这是通宵加班了吗?”
      
      乔子笙直起身子,后退一步,揉了下因为熬夜隐隐作痛的额头:“查到了一些线索,就没注意时间。”
      
      他确实通宵了,原本打算去休息室里睡一觉,路过大厅正好看到了蹲在女人面前的她。
      
      他原本的疲惫和困意瞬间消失殆尽。
      
      “那你赶快去休息吧,别因为一时着急把自己的身子累垮了,养足精神才能好好查案。”谢瑶轻轻推了推他的胳膊。
      
      乔子笙站着没动,深邃的眸子看着她,问道:“那你呢?”
      
      因为办案,他已经连续两晚没回家了,也已经有三天没见她了。
      
      “我去安慰一下刘佳豪的父母,顺便陪着他们再找一下刘佳豪。”
      
      “我···”我也想让你陪着。
      
      这句话乔子笙没敢说出口:“我回去休息了,你自己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
      
      谢瑶心里一直担心着刘佳豪的事情,根本没注意到他细微的表情。
      
      “好。”说完她已经转身,快步朝大厅里走去。
      
      乔子笙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失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