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偏执狂

作者:柿子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谢瑶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疑惑道:“怎么了?”
      
      女警察态度冷淡:“给乔法医送的午饭是吧,给我吧,我帮你拿进去。”
      
      谢瑶看她伸手要夺食盒,迅速将手绕到身后,语气同样冷淡:“不用了,谢谢。”
      
      她一向不是笑着脸迎别人巴掌的性子,不然当初也不会从公司辞职去做幼师。
      
      女警察也没想到谢瑶的态度转变的这么快,愣了一下。
      
      见谢瑶提着食盒还要朝公安局里走,她快步上了两个台阶将谢瑶拦住:“站住。”
      
      谢瑶仰头看着比她高两个台阶的女人:“警官,你还有事吗?”
      
      女警察双手叉腰,脸色难看,以教育的口吻训斥道:“我们现在是上班时间,在公安局里有很多内部资料,你不能乱走动。”说完她又添一句吓唬谢瑶:“特别是乔法医工作的停尸间,这会他很有可能在解剖尸体。”
      
      谢瑶看着她,问道:“我们之前认识吗?”
      
      女警察被她这句话问的一怔。
      
      谢瑶继续道:“如果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哪里得罪了你,需要你这么刁难我。”
      
      女警察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她自然不能说是因为看到谢瑶手里的食盒,自己把这个面容姣好的女生当成了情敌。
      
      这时,身后传来罗君雅询问的声音: “瑶瑶,怎么了?”
      
      谢瑶回头看她,摆手说:“没事。”
      
      罗君雅又不是个傻子,大老远就听到两人的对峙,现在再看台阶上女警官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同样,女警察也在看她,不过周身的气势没有刚才足了。
      
      这几天罗君雅一直在刑警队里呆着,不少人都知道她是目前调查命案的受害者之一,同时她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郝副队长的女朋友。
      
      罗君雅上前一步,刚想开口跟女警理论,被旁边的谢瑶拉住了胳膊:“君雅,算了。”
      
      休息室里:
      
      长方形桌子上摆着一个大食盒,罗君雅双手托着下巴,无聊的等人。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罗君雅抬头就看到乔子笙迈步走了进来。
      
      罗君雅见他面色紧绷,没有半点笑容,心里吐槽还真是个冰冷的石头人。
      
      罗君雅将食盒往他的方向推了推:“喏,阿姨听说你昨晚胃病犯了,今天中午专门给你做的饭菜。”
      
      乔子笙听完她的话,环顾四周。
      
      “别看了,瑶瑶送到公安局门口就走了。”罗君雅一眼看穿他的心思:“瑶瑶说了,让我看着你把饭吃完,等会微信给她汇报。”
      
      说着,她把食盒打开,将里面的饭菜拿出来摆在桌子上:“赶快吃吧。”
      
      乔子笙站在休息室门口没动,开口问:“瑶瑶为什么不自己来监督。”
      
      说到这,罗君雅就来气:“别提了,还不是因为你们警局的人,神经病似的把瑶瑶拦在外面不让进。”
      
      “我本来还想撸起袖子跟那女女警争辩两句,不过被瑶瑶拦下来了,说不想给你添麻烦。”
      
      乔子笙皱眉:“谁拦的?”
      
      罗君雅想了想说道:“局里的人都叫她小朱。”
      
      “昨天队里的几个女警还商量着给你送爱心宵夜呢,她就是其中之一,估计是把瑶瑶当成情敌了。”罗君雅作为旁观者看的比较通透。
      
      男人眸子微眯,语气冰冷:“她不配。”
      
      任何女人都不配和瑶瑶相提并论。
      
      罗君雅没注意到他这句话,不耐烦的招手:“哎呀,你先别说其他的,先过来把饭吃了,我等着给瑶瑶回消息呢。”
      
      乔子笙抿着唇,眼神幽深冰寒,一眼就能看出此时他的心情非常不好。
      
      不过还是乖乖的走过来,桌子上摆着两菜一汤一大碗米饭,其中食盒最角落里孤零零的躺着一个巴掌大的小玻璃杯,里面的水是棕褐色。
      
      “瑶瑶说食盒里面有胃药,让你吃饭前先把药喝了。”旁边的罗君雅玩着手机,提醒道。
      
      乔子笙闷嗯了一声,将那个小玻璃杯拿在手中,掌心还能感觉到瓶子的温热。
      
      原本被他压制在心底最深处的黑暗欲望再次不断冒出来。
      
      真的很想很想很想把瑶瑶偷偷藏起来。
      
      刑警队里:
      
      朱艺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翻看技术队里乔法医他们提供的资料,上面详细的写着对人骨的检查报告以及对凶手外貌、职业、心理的一些猜测和侧写。
      
      她直接将目光移到了右下角,那里签着乔子笙的名字。
      
      相比上面潦草一般的字体,乔子笙的签名显得特别突出。
      
      字体行云流水,遒劲有力,字如其人。
      
      其实乔子笙来之前,她早就听过这个名字。
      
      他保送于全国法医学最著名的常州大学,还没毕业就因为侧写描写以及一些细节将公安局头疼已久的连环杀人破解,凶手抓住后,竟然与他猜想的外貌、职业,心理完全符合。
      
      他也因为这件案子,在整个刑警圈里轰动一时。
      
      之后他一毕业,省公安局局长就破例将他提为正式法医。
      
      这两年被他接手的案子逐一破获,他的照片也随之流出,冷酷清隽的外表瞬间收获了不少女生的芳心。
      
      朱艺格自认为长相出众,局里不少警察对她都藏有心思,这也让她择偶的标准不断提高。
      
      可当她见到乔子笙真人第一面的时候,她所有的标准都消失殆尽。
      
      不,应该说乔子笙远超她的标准。
      
      外貌出众,事业成功,才华横溢······
      
      就连他冷僻怪异,不近人情的性子在她眼里都是优点,让她很有征服这座冰山的欲望。
      
      “啪”就在她盯着乔子笙签名时,一本资料扔在了她面前,让她下意识的往后躲。
      
      她怒气冲冲的抬起头,直接朝扔文件的人发火:“你有…”病吧。
      
      后面两个字还没说出口,朱艺格就看到乔子笙冷着脸站在办公桌旁边,瞬间换了脸色,面上挂着浅笑,语调也柔了几分,问道:“乔法医,您有事吗?”
      
      于此同时,其他在场的几个人因为那一道声响都看了过来。
      
      乔子笙没说话,不过朱艺格被他阴冷的眸子看的浑身发怵,脸上的笑也僵住了。
      
      “乔法医,您···您别这么看着我,我害怕。”朱艺格语气里都带着颤音:“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吗?”
      
      乔子笙语气冰寒:“真不知道谁给你的自信,长得这么丑还痴心妄想。”
      
      一句话说的朱艺格脸色瞬间苍白:“乔法医,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那人周身都散发着不可遏制的怒气:“听不懂?呵,昨天你不经同意进入法医室,损坏我的资料档案,我看在你不小心的份上不与你计较,没想到今天你变本加利,直接将我的人拦在公安局门外,你真以为心底那点小心思别人不知道,痴人说梦。”
      
      朱艺格被骂的脸色苍白,眼圈泛红,咬着下唇,放佛下一秒眼泪就要从眼眶里掉下来。
      
      不过这泪眼婆娑的娇气模样并没有引起乔子笙的可怜,男人脸上反而露出厌弃的神色。
      
      “收起你那分文不值的眼泪,你趾高气扬的指责别人时,也没见你有半分柔弱。”
      
      “我只不过帮朋友讨回公道,你倒是瞬间露出可怜虫的模样。”
      
      女人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我没有。”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乔子笙懒得再跟她废话。
      
      乔子笙走向前一步,凑近她语气低沉阴狠的警告:“她是我的底线,你——最好别碰。”
      
      听到他最后一个重音,朱艺格浑身一颤。
      
      男人脸色阴沉的转身,满脸怒气的迈步朝外走去。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乔法医发火,真是恐怖如斯,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冰冷气息覆盖了整个办公室的每个角落,其他人只敢坐在旁边偷偷听,连吓得大气不敢出,生怕这把怒火烧到自己身上。
      
      众人都低着头躲还来不及,自然没有人敢出来劝解,替朱艺格解围。
      
      哭着的朱艺格将目光瞪向其中一个男警察,无声的责怪他不护自己,可男警察并没有与她对视,而是将头埋了下去,选择了无视她的怒视。
      
      下午,谢瑶闲的无聊,便坐在榻榻米上晒着太阳刷新闻。
      
      其中关注最多的还是匿名包裹的案子,热搜下面有关这个案子已经刷了几万条,谢瑶一个个的翻看,想要从众多网友的评论中找出一些思路。
      
      她右手拿着笔,在白纸上写写涂涂。
      
      第一个受害者死于半个月以前,人骨冰冻超过二十天,而他的骨头只出现了七节,还有大量的骨头都没有再出现。
      
      还有一点,最近凶手不断的抛出人骨包裹,说明杀人抛尸这件事让他很亢奋。
      
      乔子笙说过,正常人在抛弃东西时都会选择离自己熟悉的地方。
      
      凶手抛出包裹时肯定也会这么想,不过抛尸地点也不会选择离自己很近,避免警察很快查到他头上,所以这个范围只在他可以的掌控范围之内。
      
      还有一点,凶手在抛出包裹时总能准确的找出哪里没有摄像头。
      
      那是不是说明凶手的职业可能跟摄像头有关?
      
      乔子笙说凶手可能是因为现实中压力过大、屡受打击,情绪过于压抑,想在杀人中寻找快感。
      
      那么,什么职业会压力特别大呢?
      
      谢瑶蹙眉沉思,过了一会,她猛的坐直了身子,在电脑上快速敲打查起了资料,随后给乔子笙拨过去了电话。
      
      很快,电话被人接起:“喂。”
      
      “笙哥,我是瑶瑶。”
      
      对方声音舒缓:“我知道。”
      
      谢瑶也不废话,直入主题的问道:“你觉得凶手有没有可能是销售行业。”
      
      乔子笙沉默两秒,点头回答:“有可能。”
      
      得到了乔子笙的肯定,谢瑶有些惊喜,继续说道:“因为销售行业本身压力就大,而且是一个特别容易被否定的角色。”
      
      乔子笙听着她软绵甜美,娓娓动听:“嗯,然后呢?”
      
      “我刚才查了一下,受害者住处十公里以内,有不少店卖摄像头安装,其中都有专门的贩卖的业务员,我觉得你可以查一下那些业务员有没有人和受害者住同一个小区。”
      
      “在此之前,青阳市并没有发生过有关命案,假如我们把那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认为是第一受害人,那么凶手和受害者住同一个小区的可能性很大。”
      
      “因为受害者被他父亲打,然后他离家出走这属于偶然事件,而且是很小的概率,这样的话可以排除凶手早有预谋,我猜测肯定是小男孩离家出走后,凶手正好刚遭受打击心情很差,在这个时间撞见了小男孩,才有了杀人的念头。”
      
      谢瑶说的很认真,对方听得也很有耐心。
      
      等她说完,对方沉默了两秒,语气里带着浅笑:“你说对了。”
      
      谢瑶听到听到他的话,语气激动起来:“真的吗?那你们现在要不要派刑警往这方面查?”
      
      “不用了。”
      
      “啊,为什么?”谢瑶疑惑。
      
      乔子笙语气淡淡道:“因为凶手已经抓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乔子笙:我媳妇就是聪慧可爱。
    我先说明,昨天第二更不是我食言,而是我抱着电脑在床上码字,结果太困了敲着敲着睡着了,半夜醒过来,我的灯还亮着呢,电脑也黑了屏幕在旁边,然后我就坐起来想继续码字,可脑子太混沌了,什么都想不起来,手不听话的就把电脑合上了,哈哈哈哈哈,那状态我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
    今天吃过早饭就开始码字了,一直到现在,(鞠躬ing)小可爱们久等了~
    犯了错就要有惩罚,怎么办呢,只能发红包呀,所以你们收藏、评论吧!我的红包在等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