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怼

作者:灼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怼

      “刺啦——”
      椅子在地面划出刺耳的声音。
      即使是在嘈杂的教室,也异常突兀。
      
      女生的脸色一会红一会儿白,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你、你……”
      顶着全班人诧异的目光,她伸出手指着薛焱,愤怒地瞪着他:“你给我把语文作业交上来!”
      
      沈汐又扭过头,对全班人大声道:“组长在早自习下课前收齐语文作业,放到我这里来,没交的自己交到董老师那里去。”
      说完,她就坐回位置上。
      
      不顾其他人的抱怨,捂着发红的耳朵,大声背课文。
      “噫吁嘻,危乎高哉!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
      
      没背两句,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两下。
      沈汐转过身,没好气开口:“干嘛!”
      
      薛焱把身后传过来的一沓本子放在桌上,不急不缓开口:“交作业。”
      沈汐几乎是夺过本子,立马转过身,却又被身后人戳了戳肩膀。
      
      “你还要干嘛?”
      不耐烦的语气,好像下一秒就要爆发。
      
      然而薛焱仍旧面色平静,他指了指沈汐刚刚抢过去的一沓本子,波澜不惊地开口:“我说的是交数学作业。”
      
      沈汐:“……”
      完了,忘记写数学作业了。
      等等,数学什么时候布置的作业?
      
      沈汐咬了咬唇,飞快地瞟了他一眼,很没底气地小声说:“我一会儿自己交过去。”
      
      见她这心虚模样,薛焱早猜到她心中所想。
      一会儿再交过去。
      等于先抄完再交过去。 
      
      他也不再逗她,拿出书给她指出作业,边说:“抄就别抄了,自己做,不懂来问我。”
      没等她开口拒绝,他又补充一句:“别忘了你的‘世界名著’还在我这。”
      “……知道了。”
      
      每周一的大课间,学校都会照例举行升旗仪式。
      灼灼烈日下,一群穿着白色上衣蓝色校裤的人站在运动场上,仿佛一颗颗被晒焉的大白菜。
      
      按照惯例,各班男女生各列一队。
      国歌奏起,红旗缓慢而坚定地上升,随风飘扬。
      
      随着音乐落下休止符,教导主任又操着那口不标准的普通话在广播里滔滔不绝。
      “童鞋们,新的鞋期又开始了,你们也迎来了高山生涯,在这新的一年里,希望你们能更努力的鞋习,好好花扬我们一中的精神……”
      
      程夏趴在沈汐肩膀上,快笑疯了:“每次听主任讲话,都是一种娱乐。”
      l、n不分,ao、ou不分,h、f不分,平舌卷舌不分,口语中容易读错的就一定读不对,不容易读错的也读不准,可以说是很强势了。
      
      沈汐点头:“每次听主任说话,我就觉得我的数学还能再拯救一下。”
      “得了吧。”程夏嘁了一声:“老丁都对你的数学感到绝望。”
      沈汐撇撇嘴:“你就看着吧,我一定能把数学提上去的。”
      
      为了她的个志,为了不再和薛焱坐前后桌。
      她就是悬梁刺股凿壁偷光卖.身求荣也要把数学提上去。
      等等,卖.身求荣什么鬼?
      
      程夏咂咂嘴:“也是,有数学课代表亲自辅导,你不想进步都不行。”
      她又掐着沈汐的肩,恨恨磨牙:“为什么你就可以让薛焱亲自辅导?”
      沈汐故作深沉地摸了摸下巴:“大概是我貌美如花?”
      “滚。”
      “注意你的措辞,嫉妒使人丑陋。”
      “……”
      
      尽管嘴上和程夏得意,但只有沈汐自己知道,她被薛贱摧残的痛。
      
      瞄了眼站在右前方的薛焱,他已经领到了新校服,崭新的白色短袖在一众穿了两年而显旧的校服中略微显眼。
      他站得笔直,肥大的校服校裤穿在他身上也不显得松松垮垮,反而更衬出修长的身材。
      阳光随意倾泻在他身上,衬得他原就白皙的皮肤更加如白瓷般,微微透亮。
      
      妖孽!
      沈汐心里暗啐了一句。
      
      似是感知到落在身上的目光,薛焱微微侧过头,垂眸看向她。
      嘴角抿起一抹微小的弧度,随即做出一个口型——
      傻子。
      
      沈汐:“……”
      突然想打人。
      
      *
      
      江亦棠明显感觉到,大魔王最近的心情都很不错。
      他直觉与2班的小天使有关。
      小天使是他对沈汐的“爱称”。
      以自己为诱饵,把他从大魔王的爪牙中解救出来,如此舍已为人,不是小天使是什么?
      
      投完最后一个球,江亦棠瘫坐在地上,摆摆手:“不打了,休息会儿。”
      薛焱拿起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口,坐在旁边。
      
      江亦棠用水瓶捅了捅他,笑呵呵问:“最近过得挺滋润?”
      薛焱不冷不热开口:“你指的是什么?”
      
      “当然是……”
      江亦棠忽然想到什么,睁大眼看着他,一脸惊恐:“我靠,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除了精神上滋润,难道还有□□?”
      
      薛焱瞥了他一眼:“去污粉都洗不干净你的脑子,或许你该试试威猛先生。”
      江亦棠:“……”
      真他妈扎心。
      
      江亦棠表示,魔王段位太高,他需要再缓缓。
      需要等小天使把魔王装满毒液的心好好净化一下。
      也只有软萌温柔的小天使能感化大魔王了。
      
      而这时,篮球场另一块场地传来一声怒吼。
      “徐日天——”
      这声喊,堪比周星驰电影中那个满头卷发卷,叼着烟的房东,大喊交房租时般洪亮。
      
      沈汐哼哧哼哧跑到徐昊面前,将手里的黑色书包甩在他身上。
      “丫的!你倒是想得好啊,一放学就跑这来打球,让姐姐我帮你收拾东西。”
      
      她一脚踹在徐昊小腿上,疼得他嗷呜叫。
      徐昊弯腰捂着小腿跳脚:“不就是收个书吗?下手这么重,谋杀亲夫啊。”
      
      闻言,沈汐又一脚踹在他另一条小腿上。
      “亲夫你妹!你有种跟我妈说去,看她不送你去德国骨科。”
      
      徐昊油嘴滑舌和她犟:“诶嘿你可不就是我妹嘛,妹,叫声徐哥。”
      “滚犊子吧你。”
      
      旁边一起打球的男生凑过来,笑:“哟,耗子,女朋友管得挺严哪。”
      沈汐呸了一声:“他是我表哥!”
      
      徐昊这时候得意了,扬起下巴从鼻孔里哼哼两声:“这不就喊了吗?我的妹。”
      沈汐冷笑一声,狠狠踩了他一脚,在他的哀嚎呼痛声中,凶神恶煞开口:“你就可劲得意吧。”
      说完,一个人背着书包走了。
      
      徐昊连忙捡起书包,和同伴打了声招呼,就一瘸一拐追上去,边欠揍地冲前面走路带风的沈汐嚷嚷:“哎等等你哥我啊,我的妹!”
      
      远远看完全程的江亦棠目瞪口呆。
      这个狂暴的彪悍妹子是谁?
      他的小天使,不是温柔的萌妹子吗?
      
      突然觉得身边的气压有些低,江亦棠下意识看向薛焱。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拧开瓶盖把剩下半瓶水一口气喝光,随即从地上站起来,丢下一句“回家了”,就提着书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江亦棠坐在原地,暗道不妙。
      虽然没听到那两人中途说了什么,但是看沈汐和那男生的互动,二人感情绝对不纯粹啊。
      
      这可不得了。
      他好不容易找来的小天使,不会要变成蝴蝶飞向别的男人吧?
      
      *
      
      沈汐莫名觉得心里发怵。
      把窗户打开又合上,把纱帘绑上又放下,却还是总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过这股不对劲又很快让另一件事盖过去。
      
      沈汐爬上床,抬起双腿,紧紧贴着墙壁,一边做瘦腿动作一边给江男神编辑了一条消息。
      【江同学,我听你的话好好和薛焱相处了哦ovo】 
      
      好个屁。
      沈汐边按下发送,边翻了个白眼。
      她要是能和薛贱好好相处,猪都能上树。
      
      彼时薛焱已经洗完了澡,正躺在床上,听歌看书。
      听到微信提示音,他瞄了一眼,看到消息,却没再理会。
      
      这可就苦了沈汐了。
      半天也没等到男神的答复,她又开始陷入了死循环脑补之中。
      
      为什么男神不回消息了?
      他是不是不想理我了?
      可是上次不还聊得好好的吗?
      难道他又有了新的妹子?
      什么竟然还有其他妹子要到了男神的微信号吗!
      男神你不能这么渣啊!
      
      这边,沈汐已经从“男神有了新妹子”脑补到“怎么样去把那个情敌小妖精揪出来”。
      而另一边,薛焱的目光已经在书本的第56页第一段第一行停留了二十分钟。
      
      耳机里缓和的钢琴曲此刻也变得躁耳烦人,他扯下一边的耳机,低头看了眼手机。
      手指在音乐播放器的页面停顿了许久,最终还是点开了菜单栏里的消息提示。
      
      看见那条消息的内容,他嗤了一声。
      原来这就是她上次突然送可乐求和的原因。
      
      【真的有好好相处吗?真乖:)】
      
      看到前面那句话,沈汐的心生生地颤了两下,因为心虚。
      但是看到后面两个字,方才产生的心虚和等了很久没回复的怨念统统烟消云散。
      
      这宠溺的语气,这和蔼的笑容,还有谁!还有谁能让男神这么对待!
      
      沈汐抱着手机在床上打滚,咯咯咯地笑出声。
      怕被沈女士听到,她又连忙捂着嘴,压低声音,偷偷地笑。
      
      她趁机卖萌。
      【今天被一个傻子欺负了,好气 ̄へ ̄】
      在按下发送之前,沈汐想了想,又把“傻子”改成了“二货表哥”。
      在男神面前,她要温柔,温柔,再温柔。
      
      对方这次倒是回复很快。
      【他怎么欺负你了?】
      【他让我帮他收拾书包,自己却去打篮球qaq】
      【不哭,摸摸。】
      
      看到这条,沈汐已经忍不住躲进被子里偷笑了。
      男神好温柔!她要沦陷了!
      不,她已经沦陷了。
      
      而对面的某个房间——
      躺在床上的薛焱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极其微小的弧度,但依旧让整个房间的灯光都黯然失色。
      
      他重新打开音乐播放器,在刚刚那首歌的页面,点下右上角的分享键,分享到朋友圈。
      
      【令人心情愉悦的曲子,晚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晋江服务器太坑了,不仅抽没了我发的红包,还抽没了我的回复,连评论都干脆给抽没了!潜水的大佬上来冒个泡吧,没评论就心塞塞。绝望.jpg



    就等你下课了
    作天作地自恋小戏精vs外表温和切开黑的大学教授



    再凶我就亲你啦
    看似撩汉无数实则只会纸上谈兵的恋爱小白vs娃娃脸小狼狗 ,欢喜冤家小甜饼



    隔壁那个蹭饭的
    对男人有阴影的软萌小怂包vs各种撩的臭不要脸帅痞子



    每天上课都被怼
    偏科小话痨vs毒舌闷骚学霸,校园小甜饼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