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怼

作者:灼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怼

      一周最美好的两天莫过于周六和周日。
      在繁忙漫长的一周中留出那么两天放松心情,享受生活,想想就觉得美妙。
      
      然而一中的周末是不存在的。
      每周仅有周日下午那短的可怜的几个小时,让学生们好好与周公会一会面。
      
      如果你真这么想的话,还是太天真。
      
      往往这时候,还会有不厚道的老师见缝插针,来场说上就上的辅导课。
      美名其曰自愿上课,实则开着他的小飞机从课本第一章飞向了课本第三章。
      
      少上一小时,懵逼一个月。
      少来一次,后悔一生。
      
      所以,在这么紧迫的高三生活中,月假节假就显得尤为珍贵。
      让学生们在一个月的紧张学习中终于得以放松,感受一下早上八点还在床上的幸福,享受一下没有大逃杀没有食堂阿姨手抖的惬意午餐,好不满足。
      
      校长曰:你想得美。
      
      一中特色,放假回来必有考试,大考小考月考期中考联考模拟考。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老师安排不到。
      
      美名其曰劳逸结合,翻译过来就是一个意思。
      你丫敢在放假的时候忘了学习就等着回来考试吃西瓜回家吃竹鞭吧!
      
      以上,是沈汐对一中特色的完美解析。
      
      坐在座位上,打开书包,与各科教材资料面面相觑良久,最后还是决定,全都带回去。
      
      尽管每次带回去的书又会原封不动地带回来,每次把沉重的书包一背回家就丢在角落,拉链都懒得再拉开,但是在放假之前,她还是会如数家珍地把学习资料一本一本塞进包里,哪本都舍不得落下。
      
      万一我在家看书的时候要用到呢?
      她是这么想的。
      
      尽管这个“万一”的假设从来没发生过。
      
      学生三大错觉:
      老师会忘记布置作业。
      考完这次考试我一定改过自新。
      以及放假回家我一定好好学习。
      
      艰难地把文具袋塞到包里最后一点空间,再艰难地拉上拉链。
      沈汐拍了拍书包,却在背在背上的瞬间差点被压垮跪地。
      
      喵了个咪的,好重!
      咬牙切齿站起来,瞥见旁边薛焱略带笑意的目光。
      沈汐扬起下巴,高贵冷艳地冷哼一声。
      
      “你知道你现在很像什么吗?”
      薛焱突然开口。
      
      沈汐瞥了他一眼:“你不就想说我像乌龟吗?哼,就算是乌龟,早晚有一天,我也能超越你这只自傲的兔子。”
      薛焱哦了一声:“原来你还听过龟兔赛跑的故事,我真是低估你了。”
      沈汐得意哼哼两声,又觉得不对劲,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
      
      她还在体会那句话里的弯弯绕绕,薛焱低低笑了一声:“果然像一只鸵鸟。”
      他撑着下巴,望着她笑:“脑容量也像。”
      
      沈汐:“……”
      每天都想一刀捅了我的后桌但是法律告诉我不能那么做!
      
      *
      
      “真的,我觉得我再和薛贱坐在一起真的会被气成神经病!”
      沈汐窝在沙发上,边吃着火龙果,边和程夏煲电话粥。
      
      程夏家离学校远,这会儿她还在回家的车上。
      许是那边的车厢太吵,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嘈杂。
      
      “我的汐,我觉得你就算不和薛焱坐在一起,就已经离神经病不远了。”
      
      得不到好友的安慰,反而又被怼,沈汐更气了:“你胳膊肘怎么往外拐,重色轻友的叛徒!”
      
      “行了,车要到站了,叛徒回家再和你聊。”
      
      不等沈汐说话,那边就啪叽一下挂掉了电话,一点都不拖拉。
      
      正值下午,太阳毒辣的时候。
      程夏一手举着伞,一手拖着箱子,艰难地往家的方向走。
      
      忽见路边围着一群人,她皱了皱眉,有些犹豫,最终还是走过去看了眼。
      老人躺在路边,却是没一个人敢扶。
      看情况是中暑。
      
      程夏快步走到老人身旁,把箱子和伞撂在一边,驱赶人群。
      
      “大家别围着,保持空气流通,赶紧打120啊!”
      
      麻利地从包里掏出矿泉水瓶,淋在老人头上,想帮他降温,可惜水瓶的水只剩下两口,刚倒下就没了。
      程夏正急,四处张望,忽见不远处一男生拿着矿泉水瓶正要喝水。
      
      人命关天,她脑子里只想着救人,跑过去抢了那男生的水,顶着男生懵逼的目光,飞快说了声抱歉,就跑回老人身旁给他淋水降温。
      
      救护车总算赶到,目送着老人被抬上车,程夏终于松了口气。
      见男生还愣在那里看着,她从旁边的便利店买了瓶水,走过去递给他,“刚刚事态紧急,抢了你的水,对不起啊。”
      
      男生呆呆地哦了一声,还是没什么反应。
      
      “吓到了吧?”程夏大咧咧拍了拍他的肩,瞥见他身上穿的一中校服,“哟,还是学弟,学姐请你吃个甜筒,补偿一下。”
      
      而另一边,被自家好友挂了电话,沈汐有苦无处说,气得想摔手机。
      算了,手机太贵,摔不起。
      
      总之,这个月,她再也不要和薛贱说话了,再说就是猪!
      为了表明她的决心,她特意发了一条朋友圈,还不忘提醒程夏来看。
      
      碍于江男神还在好友列表里躺着,她刻意把言辞稍微修饰了一下,配上万能的颜文字。
      这样,既不损坏她萌妹子的形象,又充分体现了她的愤怒,以及不再理薛焱的决心。
      
      不要以为她气傻了,两个人是前后桌,薛焱又是数学课代表,怎么可能真的一直不在说话,所以她才加了个前缀。
      这个月。
      忘了说,离这个月结束还有两天。
      
      朋友圈发出去,没多久就收来了不少“善意”的问候。
      
      比如被她提醒的程夏:坐等大变活猪:)
      再比如徐昊:哈哈哈哈我的妹你变什么猪啊,现在猪肉不值钱
      还比如……江男神:不要想不开
      
      沈汐:“……”
      沈汐:???
      
      *
      
      薛焱把手机放下,无声笑了。
      这傻子,怕是还不知道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还跳坑跳得挺欢乐。
      
      一个小时前——
      薛焱一回到家,就看见客厅沙发上坐了一个女人。
      他愣了一下,随即礼貌地喊了一声:“沈阿姨。”
      
      来人正是沈汐的母亲,沈珍。
      
      沈珍眉开眼笑地应了一声,朝他招手:“快过来这边坐,我和你妈妈刚刚还聊到你呢。”
      
      薛焱一向不喜长辈之间对小辈的议论,无非是攀比成绩及其他各种,但碍于礼节,他不动声色地走过去坐下。
      
      邹静秋从厨房端着水果盘出来,边说:“薛焱,你沈阿姨想拜托你帮她女儿补课,你觉得怎么样?”
      
      “是这样的,”沈珍连忙解释:“我刚刚听你妈妈说,你也是在一中读高三,成绩还很好,我就想请你有空的时候给我们家沈汐补补数学,她什么都好,就是数学惨了点。”
      
      怕薛焱觉得麻烦又不好意思拒绝,沈珍又补充道:“你要觉得费时间,不答应也没关系,不用觉得失了我的面子,回头我再想办法给她找个家教老师。”
      
      邹静秋也知道自家儿子什么性格,沉默寡言,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和男生都不怎么说话,更别说帮女孩子补课。
      但是自家好友都这么拜托了,她有点不忍心拒绝,却又不好干涉薛焱的决定,只觉这事很玄……
      
      “没关系,沈阿姨。”
      薛焱淡淡开口:“沈汐我认识,就坐我前面,不会很麻烦。”
      
      邹静秋惊讶地睁大了眼,这是答应了?
      沈珍欣喜道:“那就这么定了?正好你们这两天放假,我明天就把她赶过来,让她跟你学。”
      
      薛焱点头应了一声:“嗯,我会好好教她的。”
      他站起身打了声招呼:“我先回房了。”
      说完,就提着书包回了房间。
      
      沈珍还在不停道谢:“静秋啊,真是谢谢,你儿子真懂事儿。”
      
      邹静秋机械地应了声,心里却是困惑得不得了。
      这是她儿子嘛?竟然答应得这么干脆?
      难道转个学就转性了?
      
      让我们再把镜头拉回这边——
      
      沈珍乐呵呵离开了薛家,想着自家女儿好不容易才放两天假,得好好给她补补才是,于是又乐呵呵地去了超市。
      买了两大袋东西回家,一进门就看见沈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嘴里还跟着电视里哼哼唧唧。
      
      沈珍走过去一掌拍在她头上。
      “一回来就看电视,不要考试啦?”
      
      沈汐捂着头不满道:“我才刚开电视,还没看几分钟呢,您就回来了。”
      
      沈珍呵呵笑了一声,走到电视机旁边一摸,“电视这都烫手了,你还才看没多久?最少也看一个小时了吧?”
      
      见势不妙,沈汐赶紧拍马屁:“太后果然英明,随便一猜就准,小的马上去看书。”
      说完,就起身要往房里走,只是这手里还暗搓搓藏着手机。
      
      “行了行了,”沈珍叫住她,“今天刚回来,放松放松也好,明天给我打起精神好好复习。”
      沈珍什么人,怎么不知道沈汐肚子里打什么坏主意,当她不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
      
      沈汐自然不知道自家母亲想什么,屁颠屁颠回到沙发上,换了个台正准备继续看,却听她家太后大人幽幽开口。
      “我给你找了个小老师,明天去他家看书去,有什么不懂的赶紧抓紧时间问,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沈汐啊了一声,不满开口:“您怎么又搞这些啊?”
      
      为什么要用又?
      她曾经可是因为沈女士给自己找家教小老师吃了不少苦。
      
      长辈们都喜欢拿自家孩子比来比去,有时候难免会为了面子吹吹牛,装装逼。
      有一次,一个远亲长辈,硬是把自家孩子从四百四十名吹到四十名,那家伙,怎一个牛字了得。
      
      沈女士这人就比较虚心,沈汐的数学又这么烂,一心想着给她找个学霸辅导辅导,腆着脸上门请教。
      而那个“学霸”也是个比较爱面子的人,顺着自家长辈的话就接受了夸奖,答应给沈汐辅导。
      
      结果可想而知,数学90分的“学霸”给数学88分的沈汐辅导了一个寒假,成功地让沈汐的数学跌破最低记录,回学校被老丁骂了个狗血淋头。(数学满分150及格90)
      从此,沈汐对这种“家教小老师”产生了谜一般的恐惧。
      
      可沈珍怎么会善罢甘休,逼着她去:“这次不一样,这次是真家伙,你必须去。”
      沈汐要哭了:“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上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嘿,你这孩子,今天可好不容易让薛焱那娃娃答应的,你怎么这么犟呢!”
      沈汐一愣:“您说谁答应?”
      “薛焱啊,就你邹阿姨的儿子。”沈珍笑眯眯道:“你们上次不还见过吗?”
      “……”
      
      沈汐哭得撕心裂肺。
      “妈!我——不——要——变——猪——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睡过头了,所以没在两点更新_(:_」∠)_
    ——
    伪更一下,明明这么清水,不懂为什么要锁我的orz



    就等你下课了
    作天作地自恋小戏精vs外表温和切开黑的大学教授



    再凶我就亲你啦
    看似撩汉无数实则只会纸上谈兵的恋爱小白vs娃娃脸小狼狗 ,欢喜冤家小甜饼



    隔壁那个蹭饭的
    对男人有阴影的软萌小怂包vs各种撩的臭不要脸帅痞子



    每天上课都被怼
    偏科小话痨vs毒舌闷骚学霸,校园小甜饼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