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怼

作者:灼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怼

      沈汐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指着他,满脸惊恐:“你你你……”
      “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什么,上课铃倒是响了。
      
      沈汐只得暂时放弃,转过身去上课。
      这大概是她人生中最漫长的一节课。
      四十五分钟,二千七百秒,每一分都是煎熬,每一秒都坐如针毡。
      
      这是第四节课,一下课,食堂大军轰然出动。
      而沈汐却是一把拉着薛焱的手,往相反的方向跑。
      
      正要和沈汐一起去吃饭的程夏:“……”
      她这是漏了一章没看?
      
      沈汐拉着薛焱,一路冲到运动场。
      午餐时间,运动场几乎没人。
      
      沈汐气愤地指着薛焱,朝他叫嚷:“你乱翻我的书!”
      薛焱淡淡开口:“它正面朝上翻开,我要捡起来,总不能闭着眼睛吧?”
      
      “你!”
      沈汐快哭了,气得牙都在打颤:“你你你说你还看到了什么,看了多少!”
      
      苍天!她凭借高超的演技藏过了整整两年,连程夏都不知道这件事。
      在程夏那里,她还自称是只看青春校园文的小清新。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被薛贱发现!
      天要亡她!
      
      薛焱懒懒地靠在树上,抱着双臂,睨着她:“你难道还要我复述一遍书里的内容?”
      就算她有这个脸皮来听,他可没这么奔放来说。
      
      沈汐咬牙看着他:“你要多少?”
      “什么?”
      “封口费,你要多少!”
      沈汐深吸了一口气,忍着肉痛的心情,说:“最多两百。”
      
      她把大半的零花钱都用来买个志了,余下的都是想存着买下一本个志的,现在只能忍痛割爱了。
      
      薛焱嗤笑一声:“谈钱多庸俗。”
      沈汐抱胸:“你想利用这个来潜规则我?没门!”
      她顿了一下,又朝他伸出手,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说:“仅限于牵个小手。”
      薛焱:“……”
      
      薛焱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不要用你的智商来揣摩我的想法,更不要用你污秽的思想来污染我纯洁的心灵。”
      沈汐怒瞪着他,却敢怒不敢言。
      
      薛焱再次开口:“让我不说,可以,我们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
      “把你的那种书全部上交给我,什么时候数学提到一百二,什么时候还给你。”
      薛焱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看我人多好,无时不刻不想着你的学习。”
      
      沈汐眼皮子暴跳,激动到破音:“一百二!?才一个学期,让我进步三十分,你是要让我升天啊!”
      “是31-35分,”薛焱不急不缓纠正她:“你数学还没及格过。”
      沈汐:“……”
      为了名声,为了个志,为了下本个志,她豁出去了!
      
      沈汐平复些情绪,认真望着他,沉声道:“成交,今晚十一点,来我家楼下大厅来搬书。”
      她又恶狠狠道:“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
      薛焱挑眉:“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呸!就你还君子,你个得志小人!
      沈汐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她转身就要走,却被身后人喊住:“沈汐。”
      沈汐顿住步子,转过身,没好气地问:“又怎么了?”
      
      瞧着她气鼓鼓的模样,活像只炸毛的小猫,薛焱低低地笑出声。
      少年人的声音清朗而又不失朝气,仿若夏天穿堂而过的微风,沁人心脾。
      
      他缓缓道:“你刚刚不是说我想潜规则你吗?潜规则就算了……巴黎圣母院缺个敲钟的,你可以去试试。”
      
      *
      
      沈汐愣是没听懂,薛焱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她不会说,是因为当时看他站在树下笑得很好看,一时迷住了她的眼,让她的脑子当机了几秒,没反应过来。
      而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在家洗完澡,准备上床睡觉了。
      
      沈汐一个激灵从床上蹦起来,开了灯,气得磨牙。
      他丫的,薛贱果然贱,拐着弯骂她丑!
      
      气呼呼从床上爬起,没了小黄文排解郁闷,沈汐心里更加发堵。
      她怎么摊上了这么个黑心眼的后桌!
      你看看人家江亦棠,那么优秀那么帅还那么温柔……
      
      一想到江亦棠,沈汐下意识去瞄了眼书桌上正在充电的手机。
      她犹豫再三,爬下床去拿手机,又爬回床,倚在床头,给江亦棠发了一条微信。
      
      彼时薛焱正在把床底下装杂物的箱子空出来,把那满满一大书包的“世界名著”整理进去。
      看着怎么挤怎么按都多出来的一本,薛焱啧了一声,环顾房间,最终扔进了书桌的抽屉里。
      
      终于坐下,瞥见手机呼吸灯不停闪着绿光,略烦躁地拿过来看。
      
      【今天被人欺负了,好想哭QAQ】
      
      蹙起的眉舒展开来,唇角不经意勾起一抹弧度。
      薛焱抬头看向窗户,对面果然还亮着灯,今天倒没有把纱帘放下来。
      看来是忘了。
      
      思忖两秒,回复过去。
      【怎么了?】
      
      对方没隔几秒就回了消息,似乎一早就在等着被问这句话,早就编辑好了。
      【被我们班一个男生欺负了,就是上次害你被可乐喷的那个。】
      
      发完这条消息,沈汐奸笑了两声。
      她就是故意提到可乐那件事。
      先败坏薛焱在江亦棠面前的好感度,她接下来才能更生动形象地向江亦棠诉苦。
      
      哪料对方不按套路出牌,回了一句:
      【薛焱?薛焱人挺好的,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解?】
      
      呸!人好个屁!
      误解?误解大了去了!
      她一直以貌取人,直到遇见了他,她才知道,有时候,人的长相和刻薄程度也成正比。
      一直以为他的心和他的脸一样干净,就是她对薛焱最大的误解。
      
      沈汐在心里疯狂吐槽。
      然而手下打出的话却又是另一个世界。
      【我对他没什么误解呀,我只是觉得,他好像一直看不惯我QAQ】
      【我觉得,我遇见了他,就跟水遇上了火,沈汐要变成冘夕,只剩半条命了╥﹏╥...】
      
      哟,还挺生动形象。
      看到后一句话,薛焱没忍住笑出声。
      确实,他们俩就是八字不合,水火不容。
      
      【那他今天怎么欺负你了?】
      
      沈汐被这个问题难住了。
      她总不能说自己偷看小黄文被薛焱发现,然后没收她所有的小黄文,拿数学成绩交换吧?
      沈汐咬着唇,皱眉苦思,忽然灵光一闪。
      有了!
      
      【他偷看了我的心事,伤害了一个少女的梦想。】
      消息发过去,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立马回复。
      
      沈汐有些方,难道江男神觉得她这么晚还找他诉苦,太烦了,不想理她了吗?
      这可不得了。
      那今天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而沈汐此时担心的“江男神”正在找纸巾擦干手机屏幕上的水。
      因为看到那条“少女的梦想”而喷出的水。
      
      薛焱咳了几下,再喝了一口水,才终于把卡在喉咙上这口气顺下去。
      看了楼对面的房间,他忍不住呵呵两声。
      少女,你的梦想,口味偏重。
      
      【换个角度思考,他也许是为了你好,你不妨试试站在他的角度看问题。】
      
      好不容易等来的消息,结果还是变相为薛焱说话。
      奈何怕一次性聊太久,江男神真的对自己不耐烦,沈汐不服也得憋着。
      
      【嗯嗯,我会的。打扰江同学了,晚安ovo】
      
      沈汐本来也早就困了,没打算等对方的回信,就要放下手机,准备睡觉,却看到对方发来的一条消息。
      
      【晚上睡觉记得关好门窗,晚安。】
      
      下意识去看了眼窗户,发现纱帘竟然没放下来。
      像这种住宅,两栋楼之间可以互相看见对面的房间,对隐私的保护很不稳妥。
      
      沈汐连忙爬下床去放下纱帘,这才重新爬回床睡觉。
      
      江男神就是好啊,体贴到了这种地步,真是越来越喜欢了(≧v≦)。 
      沈汐睡前美美地想。 
      
      *
      
      沈汐想了想,既然男神都开口了,她再怎么不乐意,也应该去试试。
      她要尝试与薛贱,哦不,是与薛焱好好相处。
      
      一早走进教室,已经有许多人自觉开始早读了。
      声音还贼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吃了早饭。
      
      沈汐转过身,从包里拿出一罐可乐,放到薛焱桌上,得到对方不解的目光。
      她不自在地咳了咳:“我们和好吧。”
      她顿了一下,补充道:“这罐可乐没问题,我以人格担保。”
      
      薛焱看着她,反问:“我们吵过架吗?”
      沈汐没耐心和他扯这么多,语速飞快地说道:“总之,我的确想耍过你,而你也欺负了我好几次,我们俩差不多也扯平了。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开我的法拉利,咱们互不相干。”
      
      薛焱拖着长长的尾音哦了一声。
      看见沈汐突然来求和,他本来挺惊喜的,也挺欣慰。
      但是现在,看见她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和自己撇开,他突然又改主意了。
      就像是一直玩闹的宠物,突然跟他说,“喂,我有其他喜欢的小主人了,我不想和你玩了。”
      自己都还没玩够,怎么甘心让给别人?
      
      薛焱将手臂搭在桌上,身体微微向前倾,与沈汐对视。
      
      沈汐因为男生突然的靠近而微微发愣,下意识看向男生黑亮深邃的眼睛。
      
      下一秒,就听见他用刻意压低的声音,缓缓开口:“可是我都被你看光了,这能扯得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沈汐:其实还有个地方没看到:)
    ps:“巴黎圣母院缺个敲钟的”来源于网络。《巴黎圣母院》中的主人公就是敲钟的,相貌丑陋,所以薛焱在拐着弯骂沈汐丑_(:_」∠)_ 。



    就等你下课了
    作天作地自恋小戏精vs外表温和切开黑的大学教授



    再凶我就亲你啦
    看似撩汉无数实则只会纸上谈兵的恋爱小白vs娃娃脸小狼狗 ,欢喜冤家小甜饼



    隔壁那个蹭饭的
    对男人有阴影的软萌小怂包vs各种撩的臭不要脸帅痞子



    每天上课都被怼
    偏科小话痨vs毒舌闷骚学霸,校园小甜饼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