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自拔

作者:西方经济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九月.夏城.IO珠宝集团翻译部
      
      “今天怀总会带德国TIE集团的Fynn总监来我们翻译部视察,大家打起精神来。”翻译部部长黄千松拍了拍手,给部门成员打气。
      
      “好!”翻译部三十多名成员集体回应,颇有些气势。
      
      士气鼓舞起来后,黄千松示意大家坐下。许星空拉了椅子,着手整理手边的工作。
      
      七月份的时候,IO珠宝拿下来德国轻奢品牌TIE集团的单子,IO对此十分上心,扩招了翻译人手,许星空就是这次扩招进来的。
      
      她多年不工作,能力有限,而IO珠宝集团待遇福利都不错,竞争激烈。她只进了初试,复试是陈婉婉帮她过的。
      
      正因为如此,许星空工作格外卖力,她不想因为自己工作上的生疏,让大家对陈婉婉指指点点。
      
      “怀总要来啦!啊啊啊,好激动啊。”
      
      大家刚坐下工作,许星空旁边的三个小姑娘就围在了一起,手握拳放在嘴边,小声尖叫。她们是和许星空一起进来的,只在IO工作了一周,都没有见过今天要来视察的怀总。
      
      “这么激动啊?”三人里有个小姑娘是外地的,跟不得上她们的激动频率。
      
      那个激动的握拳的女生似乎有些惊诧,道:“夏城四少没听说过?怀何梅柳里的怀荆怀少爷就是咱们怀总,他可是怀氏集团未来的掌门人啊!出身好也就罢了,偏偏能力还强。几年前帝国理工学院医学硕士毕业后回国进了怀氏集团,将小小的珠宝公司经营成现在的上市集团,就是咱们现在的IO咯。”
      
      另外一个姑娘狂点头,并补充:“最重要的是长得帅!我在财经杂志上看过他的专访,上面有他照片!”
      
      “他真人比照片更帅。”李妙雪拿着文件夹过来,淡笑着插了一句。
      
      李妙雪是翻译部的元老,今年二十八岁,肤白如雪,五官精致出挑,品味时髦,是个十足的大美女。
      
      “真的啊?”女生一脸羡慕地说,“李姐你见过怀总?”
      
      “先前陪黄部长出去和怀总一起吃过饭。”李妙雪是黄千松的助理,在翻译部很多年了,她的话可信度极高。
      
      “哇塞!”女生们又是一阵低声尖叫。
      
      每个女人,都有个灰姑娘的梦。
      
      “许星空,把这个材料翻译一下,下班之前给我。”李妙雪收起笑容,将文件夹递给了许星空。
      
      “好。”许星空接过来,着手开始翻译。
      
      IO珠宝集团虽然挂名珠宝,但线下主攻的是原材料,宝石彩宝、贵金属之类。而和TIE集团对接的是玉石和古董玉器类出口,所需的翻译工作量很大。
      
      许星空打开手上的文件,她是翻译部的小透明,做的是基础翻译,但基础翻译也有不少专业名词,许星空翻译得并不轻松。
      
      “怀总到了。”翻译部正在忙碌的时候,外面有人推开玻璃门通知了一声。
      
      整个翻译部一下热闹起来,黄千松和两个副部长都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提前到了门口迎接。而许星空他们则从座位上站起来,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等待公司最高领导者的入场。
      
      门口传来说话声,用的德语,说话人的声音很好听,语气斯文内敛,德语腔调感很足。在大家以为说话的是Fynn总监时,那个说话的男人走进了翻译部的大门。
      
      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身材颀长高大,厚青条纹的领带扎得十分得体,领口上是修长的脖颈和因说话而微动的喉结。
      
      他发色纯黑,衬得他肤色更白,是那种透明的白。今天天气略阴,翻译部开着灯,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像是他的脸都隐入了这日光灯灯光中一般。一侧的一截灯影打在了他一边的脸上,被男人长长的睫毛切割开,隐入到他浅褐色的眸中。
      
      上挑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薄而饱满的双唇……甚至说话时伸出的双手,修长而骨节分明……
      
      许星空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目光一时间忘了收回,她下颚微抖,后背出了些汗。
      
      正说话的男人似乎察觉到了许星空的目光,上挑的眼微微往这一看,浮着笑意的目光下隐藏着他的清冷,摄人心魄。
      
      许星空一慌,在她收回目光前,男人却提前将目光收回了。似乎刚刚那一眼,不过是浮皮潦草得一掠。
      
      视察结束,男人彬彬有礼地带着德国一行人离开。人群刚刚离开翻译部,翻译部里少女心的尖叫就压制不住了。
      
      “说话的就是怀总吧!啊啊啊啊,他说德语的时候好苏啊!”
      
      “本人真的比杂志上要帅!皮肤好白,五官好精致,造物的恩宠啊!”
      
      翻译部本就阴盛阳衰,这一下讨论起男人来,声音都歇不下来。
      
      许星空呆呆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中还留着刚刚男人的那个眼神,陌生、随意、冷漠……
      
      她应该是认错人了吧?
      
      许星空的心,渐渐放了下来。
      
      李妙雪交给许星空的文件,是让许星空在她今天工作之余翻译的。她本就有些跟不上工作节奏,又加上这份附加工作,加班是肯定的了。
      
      今天阴了一天,到下班的时候,天气倒放晴了。
      
      陈婉婉拿着伞过来,看许星空工作的那么卖力,将文件拿起来看了一眼,说:“这份资料要下周才用呢,不用非今天翻译出来。下班了,回家吧。”
      
      “你先回去吧,我很快就翻译完了。”许星空抬头冲着陈婉婉一笑。
      
      陈婉婉知道许星空的脾气,有些死拧,她没坚持,对许星空说:“那我先走了,我婆婆今天不舒服,我老公出差,我得去接我儿子放学。我婆婆说今天有雨,伞留给你吧。”
      
      “不用了。”许星空看着外面的夕阳,说:“我一会儿就走。”
      
      “那我先走了。”陈婉婉伸手揉了揉许星空的头发,许星空头发很软很细,摸着挺舒服。许星空人特别爱干净,头发弄得清爽好闻。
      
      “明天见。”许星空笑着和陈婉婉告别。
      
      陈婉婉走后,许星空看向了李妙雪的位置,空空如也,她已经走了。许星空眨了眨眼,埋头继续工作。
      
      等将这份资料翻译完,翻译部的人都已经走光了。空荡荡的大办公室里,只剩了她自己。许星空抬头看向窗外,一道闪电劈开漆黑的天,轰隆隆的雷声过来,要下雨了。
      
      赶紧收拾了东西,许星空打卡关门,急匆匆上了电梯。
      
      等到了大厅,外面就传来了雨声,许星空折返回来,准备去前台借伞,还未走过去,就听到了一连串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为首的男人仍旧穿着得体的西装,一张脸雕塑般精致,他声音低沉性感,谈吐斯文有礼,但是许星空还是心下一悬。
      
      她匆忙转过身体,朝着公司的偏门走了过去。
      
      偏门只是一扇两人身宽的玻璃门,许星空慌张地将门打开,站在了门外的台阶上。屋檐拦住了大雨,雨滴落在了青石板的台阶上。
      
      IO珠宝集团做珠宝生意,最不缺的就是原石类的原材料,整个IO珠宝集团大楼的设计也是格外有底蕴。
      
      外面雨太大了,伴随着风,将雨水刮了过来。许星空后退了两步,低头看着刚刚被雨水溅湿的丝袜,脚边雨滴密密麻麻。
      
      正在许星空盘算今天该怎么回家时,脚边的雨滴突然停了。她抬头望望天空,却看到了纯黑的伞布和金属的伞骨。
      
      有人举着伞,替她把雨挡了。
      
      那人握着伞柄,冷白的肤色在黑夜中,更为明晰。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地包裹着伞柄,骨节微微泛白,似是颇为用力,包裹得许星空一瞬间透不过气来。
      
      许星空眸光一动,她抬头,对上了一双上挑的桃花眼和那张精致的脸。他右边的唇角上挑,发色虽换回了稳重的黑色,却仍然有着不可一世的张扬和轻佻。
      
      大雨依然簌簌,两人四目相对,男人眸中带笑,女人眼神躲闪。
      
      许星空双唇微颤,她喉头一动,刚要说些什么,男人却先了她一步,将她的话给堵了回去。
      
      “好久不见。”
      
      他的声音低沉磁性,在这样的夜晚,像是绵密的雨中刮过的一丝凉风。
      
      他还记得她。
      
      脑海中闪过一丝画面,男人的牙齿在她的脖颈间流转,身体则在她的身体内进出,男女的欲、望沉淀留存在那个夜晚……
      
      许星空的脸渐渐红了。
      
      怀荆垂眸看着她,看着她粉白的肤色渐渐笼上了红晕,她依然穿得很保守,只露出一截白嫩修长的脖颈。而现在,脖颈也红了。还有两颗小巧的耳垂,也红得诱人。
      
      许星空低着头,她抿抿唇,轻声说:“怀总,您认错人了。”
      
      好看的眉梢略略一挑,怀荆目光中闪过一丝笑,他淡淡得“哦”了一声,尾音上扬。
      
      “你和你前夫,复婚了?”
      
      许星空的心,像是拂风略过草原,霎时间喧嚣了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众人:怀少爷您说话真扎心啊:)
    怀少:我还扎过她的身。
    许星空:……
    会不会有纯洁的妹子不知道“扎”是什么意思:)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