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自拔

作者:西方经济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没有。”许星空下颌微颤,否认了。
      
      身边的男人轻笑出声。
      
      雨夜的天漆黑厚重,男人微垂着眼睑,唇上带着笑。笑声虽隐入雨中,却也能听得出那晚乖剌的味道。
      
      “那看来我没认错。”怀荆说。
      
      大雨声簌簌,冰凉的空气钻在两人之间。许星空呆呆地看着面前雨滴打落在台阶,心乱如麻。
      
      好在这种情况没维持很久,怀荆的手机铃声响了,他拿出手机接了电话。
      
      “怀总,Fynn总监还在等您。”
      
      “嗯,马上到。”怀荆说。
      
      在怀荆打电话时,许星空才敢抬起头,面前男人手指握住黑色的伞,尽管打着电话,倒没有耽搁给她打伞。
      
      他想干什么?
      
      许星空的脑子刚运行到这里,怀荆的电话就打完了。他收了电话后,将手上的伞递了过来,与此同时,还有一张名片。
      
      “我有些事要去处理一下,这是我的私人电话。”
      
      许星空看着上面的那串数字,喉头一抖,摇头说:“不……不用了。”
      
      怀荆眸光一顿,看着低头看脚尖的许星空,眉梢略挑。
      
      “嗯?”
      
      怀荆话音一落,身边女人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背着包小跑着闯进了大雨之中。
      
      许星空被淋了个透,她是看到有计程车过来才跑的。伸手拦住车,许星空心慌意乱地上了车,对司机说:“师傅,麻烦去下禾枫公寓。”
      
      十五分钟后,禾枫公寓到了,许星空下车,跑进了她所在的单元。
      
      拿着钥匙开了门,许星空扶着玄关处的鞋柜,稳定了一下心跳后,换好鞋子将客厅的灯打开了。
      
      一个月前许星空来夏城,陈婉婉带着她租了这个地方。公寓是一室一厅的单身公寓,装潢得温馨淡雅,家具和家电一应俱全。
      
      这套公寓的租金不低,许星空当时不太舍得,可陈婉婉却说她离婚分的钱和房车够她后半辈子过得很滋润了,她又没什么其他压力,赚的钱就专门供给她花就好。
      
      家里有些凉,许星空脱掉湿漉漉的衣服,先去浴室冲了个澡。冲完澡后,做了晚餐,吃完泡杯红茶,拿了本书去了客厅的沙发上。
      
      书是玉石类德语专业书籍,平时就难看得很,许星空今天心思摇摆,更看不进去。
      
      脑海中全是那个男人的影子,许星空很羞耻,也很害怕。
      
      她骨子里保守,但兔子急了也咬人。那天她撞了怀荆的车,怀荆说要人,她竟头脑一热答应了。
      
      那是她从未有过的性、爱经历,男人的身体缠绕着她,将她身体里的欲、望全部勾了出来,她从未像那天那般愉悦过。
      
      做、爱时没有的羞耻感,在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无限放大,许星空仓皇逃跑。她本就保守,而这一次的经历,像一根刺一样扎进了许星空的心里。
      
      这虽不过是一次两个单身男女看对眼后的约、炮,但许星空却笃定地认为自己□□而不检点,羞耻感久久不退。她为了躲避家里人安排的相亲和这件事,从淮城到了夏城,本以为就可以将那件事掩埋,没想到竟然在夏城遇到了他,而且他还是她的大老板。
      
      许星空的心再次混乱起来,她将书盖在脸上,闭上了眼睛。
      
      他为什么将私人号码给她?
      
      许星空想起了男人的眼睛。
      
      那双好看的眼睛,就算是在身体最动情的时候,在情、欲下依然埋着些清冷。
      
      这种人薄情得很,她以后还是要离着他远点。
      
      好在两人职位悬殊大,接下来几天上班,许星空都没有再遇到他,她的心也渐渐安稳了下来。
      
      周五下班比较早,为了节省时间,许星空没回家换衣服,直接去了公寓附近的菜市场。
      
      许星空喜欢烹饪,平日吃饭都是自己做,周末时间充裕,她可以做一些费工夫的菜品,或者研究新菜品。
      
      这算她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
      
      周五晚下班高峰,菜市场也是人声鼎沸的时候。许星空今天上班穿了一身OL套装,是陈婉婉和她一起去买的。她先前上班的衣服,陈婉婉说既老气又保守,带着她买了好几套。而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尽管是新的套装,裙子仍旧长到小腿。
      
      这已经是进步了,本来她是想买裤子的,被陈婉婉给拦住了。
      
      许星空对自己的定位挺准确的,她今年二十八岁,而且前段时间刚离婚,在古代算是弃妇了。她穿衣服现在图得就是舒服自在,穿的再好看,也没什么用。况且,她对自己的外形条件也不是多自信。
      
      她这个想法一说出来,就被陈婉婉骂了一顿。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她一个新新女性竟然这样想自己。
      
      陈婉婉嘴上虽骂,但更多的是对许星空温柔地引导。两人大学四年同舍,对彼此脾性都清楚得很。许星空的思想确实是保守封建的,但这并不是她的本性。她之所以这样,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淮城那边的习俗和教育方式。
      
      这两天都有下雨,今天早上刚晴,地上都是水洼,许星空小心翼翼地避开后,走进了菜市场。
      
      这个菜市场很大,它负责供给周围三个小区居民的日常所需。许星空在这住了一个月,对这里已经轻车熟路。她越过蔬菜区先到了水产区,周末的时候她想做红烧鲤鱼。
      
      所有的肉类里,许星空最喜欢吃鱼,卖鲤鱼的是个光着膀子的大哥,现在正拿着刀飞速地处理着手上的黑鱼。黑鱼去头,去骨后切片,回去可以直接做酸菜鱼。
      
      “下班了。”大哥看到许星空,热情地与她打招呼。
      
      而许星空只是笑笑,眼睛别到一边的水池,不去看他光着的上身,说:“我想买条鲤鱼。”
      
      “好嘞。”卖鱼大哥手伸进鱼池,捞了一条大鲤鱼出来,问道:“这条怎么样,挺肥的,红烧清蒸都好。”
      
      “好。”许星空点头,笑着说了声谢谢。
      
      卖鱼大哥干净利落地将鱼处理好后,递给了许星空,许星空将钱递给大哥,大哥找钱给她。
      
      在她接过零钱时,后面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小心”,许星空回神,后面一辆小推车推着码得整整齐齐的塑料筐,筐里全是螃蟹。因为码得太多,推车的人有些控制不住力道,横冲直撞地就往许星空这边过来了。
      
      许星空脚一动,身体朝着鱼池边倾斜了一下,她身体动得太快,脚腕咯嘣一声响,疼痛从脚腕传来,小推车过去后,许星空蹲下了身体。
      
      菜市场人多,没人注意到她,而卖鱼大哥似乎看到了,有些关切地看着脸色煞白的许星空,说:“你没事吧?”
      
      说完,他就要喊刚才推小车的那人,许星空赶紧摆手,说:“我没事。”
      
      话虽这么说,许星空右脚一动,钻心的疼痛让她暗暗咬住了下唇,每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疼。
      
      脚崴到了,许星空皱眉,这该怎么回家?
      
      突然,手上拎着的鱼被拿走,许星空身体一个腾空,一股好闻的与菜市场格格不入的香水味道钻入鼻腔。
      
      许星空心下一紧,她抬起头,看到了男人精致的下颌线和浅褐色的双眸。
      
      怀荆公主抱着许星空,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视线,许星空僵在当场。
      
      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她慌乱地挣扎了起来,边挣扎边压低声音,急声说:“放我下来。”
      
      头顶上,怀荆眼梢又是一挑,唇角勾起个笑,随着许星空的挣扎,他倒是将她抱得更紧了些。男人仍然穿着西装,不过没打领带,白衬衫领口开了两个扣子,露出了一截好看的锁骨。
      
      “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不是么?”怀荆说。
      
      许星空下颌一紧,像是过电一般想起了那一夜两人肌肤贴合的景象,她脸红到滴血,被怀荆抱出菜市场,上了他的车。
      
      许星空觉得怀荆像是噩梦一样,在她快要遗忘的时候,他又来了。
      
      坐在副驾驶上,许星空的脚舒服了不少,她拘谨地道了声谢,低头问了一句:“怀总怎么在这儿?”
      
      “我跟踪你。”怀荆身体后靠在座位上,神态慵懒,语气淡淡。
      
      女人眼睛一抬,目光中带着震惊,似乎没想到他不要脸也不要脸得这么理直气壮。
      
      女人一双猫眼中的不可思议让怀荆心情大好,他手指指腹在方向盘上一敲,看着许星空肿起来的脚腕,说:“去医院。”
      
      “不用,不用……”许星空连忙摆手,在对上怀荆的目光后,她心下一怵,将目光别开,小声说:“扭到了而已,热敷一下就好了。”
      
      副驾驶上的女人,穿着一套仍然保守的职业套装,浑身上下只露出白皙光洁的小腿和没被高跟鞋完全覆盖的脚面。
      
      她微微低着头,白皙修长的脖颈上,下颌线温柔沉静,一侧的脸颊粉白透红,长而卷的睫毛上下颤动,出卖了女人心中的不安。
      
      “怕我?”怀荆唇角夹了一丝笑,视线垂下,道:“那晚被我咬怕了?”
      
      许星空身体一僵。
      
      怀荆看着脸红到脖颈的许星空,又笑了起来,她这经不住调戏的模样倒是十足的有趣。
      
      耳边是男人的笑声,许星空沉默半晌,最终问了出来。
      
      “您到底想做什么?”
      
      怀荆看着许星空,回答得很直接。
      
      “我想包养你。”
      
      许星空原本乱糟糟的脑子,一瞬间变成了空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许星空:你能不能委婉点?
    怀少:好,我想睡你。
    许星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