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自拔

作者:西方经济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七月份的夏季,最为潮热难耐,尤其是淮城这样的南方的小城。就连夜晚也笼罩着层层的水雾,像是被画进了水墨画中,透不得半点的气息。
      
      许星空站在休息室,她耳边放着手机,正在和好友陈婉婉通话。
      
      “出轨了?”陈婉婉惊讶地问。
      
      “嗯,酒吧里兼职的大学生。”许星空倒是语气淡淡。
      
      陈婉婉怒骂:“渣男!老牛吃嫩草啊!不过,大学生在酒吧做什么兼职啊?”
      
      许星空回答道:“舞女。”
      
      “哦……那怪不得。”陈婉婉语气中带着些了然。
      
      许星空一愣。
      
      “嗯?”
      
      “没什么,男人的劣性根,口味重。”陈婉婉说完,问道:“你准备怎么办?”
      
      “已经离婚了。”许星空说。
      
      陈婉婉一听,诧异了一下,没想到许星空这么软糯的性格,这次竟然这么潇洒,倒省下她苦口婆心地劝了。
      
      “王舜生有今天,可是多亏了你。财产分割上千万别心软,你们虽然没有孩子,但也要多要点钱。”
      
      压抑了这么多天,终于有个人支持自己离婚,许星空也放松了些,她应了一声。
      
      “好。”
      
      陈婉婉问:“你离婚后有什么打算?”
      
      “没有。”许星空说。
      
      离婚离得焦头烂额的,也没有时间想以后的事情。
      
      “来夏城吧。”陈婉婉发出了邀请,她说:“我们公司最近和德国一家公司签了新单,翻译部扩张,需求挺大的,待遇也好。”
      
      夏城在南方,是一个沿海城市,海风和煦,阳光柔软,想着那座城,许星空就想起了她在那儿读大学时无忧无虑的时光。
      
      她和陈婉婉也是在夏城认识的,两人是同班同学,学的德语。四年同舍,感情甚笃。毕业后,她回到家乡淮城嫁给了同城学长王舜生,王舜生研究生毕业就开始做生意。他一开始的创业基金,都是许星空没日没夜地去辅导机构上课赚的。
      
      这两年公司做大,王舜生出轨了。
      
      而陈婉婉毕业后,待在夏城打拼数年,工作稳定后,结婚生子。
      
      两人选择不同,数年后一对比,高下立现。
      
      许星空和陈婉婉结束通话后,回到了包厢。今天是她奶奶的八十岁大寿,许家人在淮城的五星级餐厅一海阁给老太太庆生。
      
      许星空推开了包厢的门,站在玄关处,还未往前走,就听到了一个女生的声音。这个声音许星空熟悉,是她二叔家小女儿许明怡。
      
      “她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保守古板,整天穿得严严实实,街上跳广场舞的老太太都比她开放。平时也不收拾打扮,像个黄脸婆一样,也难为王舜生忍到现在才离婚。”
      
      这话说的是她,许星空心下一窒,她侧眸看了一眼旁边,玄关处安着一面镜子。她站正了身体,端详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
      
      她穿了一件红色长裙,从领口包裹到脚踝,妆也只画了眉毛涂了唇膏,一张脸素净寡淡,没什么味道。
      
      联想到刚才陈婉婉说的“怪不得”,许星空没法否认她的保守。离婚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她也有一些就连陈婉婉也认为她需要改变的地方。
      
      许星空走进包厢,看到她,在座的人面色皆是一变,许明怡坐在老太太的下首,闭上嘴的同时,翻了个白眼。
      
      “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许老太太问了一句。
      
      “同学电话,问近况,所以耽搁了些时间。”许星空回答道。
      
      之所以问近况耽搁时间,是因为许星空的“近况”着实复杂。大家又是一阵静默,末了,几个人给老太太一个眼神,老太太又开了口。
      
      “你和舜生的事情真的考虑清楚了么?男人在外面不过是逢场作戏,玩够了回来就好。古话说得好,二婚的男人是块宝,二婚的女人是根草。你不想想你离婚后,剩下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许家的亲戚,有不少在王舜生的舜星运输有限公司上班的,若是她和王舜生离婚,他们几个在舜星公司肯定快活不起来了。
      
      让她和王舜生不离婚,是整个许家的意愿。
      
      “她已经是根草了。”许明怡被老太太逗乐,笑嘻嘻地添了一嘴。
      
      许星空抬眼看了看许老太太,又看了一眼许明怡,说:“我离婚分了两套房子两辆车,还有两百万的离婚费,剩下的日子我能过得挺好。”
      
      这些事情,许星空先前从没提过,桌上的人都惊了一跳。
      
      许明怡先是惊讶,后是生气,皱眉不服气地说:“真能吹牛。”
      
      旁边许老太太拽了她一把,骂道:“怎么和你姐姐说话的?”
      
      一向偏向她的奶奶现在竟替许星空说话,许明怡一下气得脸都白了,刚要说话,许星空问道:“我妈和星远呢?”
      
      许星空父亲早年去世,她一直和母亲林美慧还有弟弟许星远一起生活。进门就没见着他们俩,应该已经走了。
      
      林美慧性格比她还软,许星远却是个冲性子,两人走了,估计也是被人说话气走的。
      
      房间里的人尴尬了一下,许星空起身,从钱包里抽了一千块钱出来,起身说:“这是我们三个人今晚吃饭的钱,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后面有人叫她也没理,出了包厢后直接去了停车场,准备驱车回家。
      
      许星空家住在老城区,建筑低矮破旧,路也狭窄。她虽然有驾照,但平时出行都是司机,倒没怎么开过车,车技十分一般。
      
      一海阁在新城区,按照导航的测算,距离她家有11公里的路程。这11公里,许星空开得小心翼翼。最后,好歹到了离家不远的一个小路口。许星空停了车,安安静静地等红灯。
      
      老城区生活气息很浓,路边都是大树,还有各种灌木丛。夏季虫鸣喧嚣,昏黄的路灯下,这么晚了,连个人影都没有。
      
      天上不见星影,报道说这两天有雨,现下应该是阴了起来,所以才会这么闷热。
      
      这个红灯时间挺长,许星空盯着红灯,脑海里想起了今天听到的话。
      
      陈婉婉说男人都口味重,许明怡说她太保守,甚至在得知王舜生出轨时,王舜生也说她在床上还像两人结婚那一夜时那么拘谨不开放……
      
      怎么样才不保守?学王舜生的小三找个男人一夜情吗?
      
      老太太还说她二婚女人是根草,就算找一夜情,也不会有男人要。
      
      许星空凉凉得一笑。
      
      这时,红灯变绿灯,许星空踩下油门往前开。这个小路口有些坡度,车是手动挡,她现在还把握抬离合的时间,在上坡路启动时有时候车会憋死。
      
      在踩油门时,许星空看了一眼身后,有一辆车开着灯。她稳住心神,踩下油门,车子一个趔趄憋死,她没来得及踩刹车,车子一个趔趄,车尾撞在了后面那辆车上。
      
      “该死。”许星空慌张地说了一句,她刹车后赶紧开门下车,看到后面波尔多红的玛莎拉蒂,心里更加慌乱了。
      
      车子很贵,她是全责,要赔钱。
      
      许星空脑中轰鸣一片,玛莎拉蒂车主没有下车的意思,她走到后方,敲了敲驾驶座前的车窗玻璃。中指扣到玻璃上,发出的声音,比这空气都要沉闷。
      
      “您好。”许星空提着心,声音不太稳,等待的时候,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她并未等太久,玛莎拉蒂车窗下落,露出了一个男人的侧脸。
      
      车上的男人并未回头,他神态慵懒地靠着座位,眉头微皱,浅褐色的眸子只侧看了过来。细碎的树影打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青黑的树影和冷白的皮肤在他轮廓精致的脸上切割开了一条分界线。
      
      “我……我撞了您的车,您下来看看,需要我怎么赔偿一下?我不知道撞成这样,需要多少修理费……”
      
      许星空第一次处理这种事情,心里完全没底。
      
      她话音一落,车上男人的眉梢一挑,将头回了过来。
      
      许星空的瞳孔微微放大了。
      
      她知道自己见识浅薄,但长得好看的男人,她在电视上也看了许多。而那许多个明星,竟没有一个比得上她面前这个来的惊艳。
      
      在车内的时候,她没有看清,男人回过头时,许星空才看清楚男人的发色,是当今流行的奶奶灰。冷白的发色,在灯光下,衬得男人的五官愈发精致。
      
      他的肤色是透明的那种白,一双桃花眼眼梢上挑,高挺的鼻梁在一侧打了一半的剪影,双唇微微抿起,没被树影覆盖的下唇,薄而饱满。他浅褐色的双眸上下一动,似在打量许星空。
      
      车下的女人肤色粉白,气质淡雅娴静,身着一袭红裙,密不透风地包裹着她的身体,只露出了一张柔和俏丽的脸蛋,头发简单地扎在脑后,鬓角的碎发被汗水粘在了脸颊边,倒给她添了些风情。
      
      她微垂着头,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白色的高跟鞋鞋尖小巧秀气,微微动了动,似乎有些怕。
      
      男人没说话,他将手搭在方向盘上,食指微曲,指腹对着方向盘轻轻一敲。
      
      许星空睫毛一颤,抬头看他,而这一看,却看到了他唇角的笑。他周身都散发着一种清冷的压迫感,但他这样笑着,又让他笼上一层雅痞的感觉,更让许星空心里没底。
      
      “我不要钱。”怀荆眸色淡淡地说。
      
      许星空眼神动了动,她有些不明白,问道:“那要什么?”
      
      男人一笑,他身体前倾,高大身材带着压迫感让许星空身体略微后撤。他将手臂搭在了车窗上,食指指腹轻敲了一下车门。细微的声音,让许星空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手指上。
      
      真是只好看的手,手指骨节分明,手背筋络凸起,修长白皙。
      
      “要人。”
      
      他的手离了车门,轻笑着捏住了许星空的下巴。许星空僵在原地,下巴上的指尖冰凉,男人笑得张扬轻佻。
      
      怀荆说:“要你。”
      
      语闭,怀荆松了手,兀自笑了起来。他不过是看她老实,想调戏一下,正待说话,面前的女人突然抬起了头。
      
      女人一双琥珀色的猫眼生得格外漂亮,她眼神中带着强撑得镇定,说话时声音都在发抖。
      
      “好。”许星空说。
      
      这下,怀荆的双眸渐渐睁大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又名一炮定情:)
    怀少:我不缺钱,所以不要钱。
    许星空:那你要人是因为缺人吗?
    怀少:以前缺,现在有了你,就不缺了。
    这篇文是良家女X不良男(????)讲的就是怀大少如何将保守女许星空从床上带的渐渐不保守的故事……
    剧透的话就是:一个想变得开放一些,一个想找个固定的人解决生理需求,俩人一拍即合互相包养。狗血俗套小言情,先炕后爱,但不会虐,因为没到虐的时候,俩人就互相喜欢对方了……
    最后撒泼打滚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戳一下收藏小按钮!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