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自拔

作者:西方经济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不准假,自然是怀荆骗她的,可偏偏有笨得人当了真。
      
      许星空将声音压低,认真地同怀荆讲道理。
      
      “我是正常请假,公司不发我工资的,而且我请假这几天,全勤奖也会被扣掉。”
      
      女人声音一压,显得声线更加柔软了。她说得认真,怀荆却听得扬起了唇角。
      
      “那也不行。”
      
      许星空:“……”
      
      他应该是管不到这么细致吧?IO集团像她这种底层小员工的请假条,应该到不了总裁的手里。
      
      许星空心中惶惶,刚要说话,对方却先说了一句。
      
      “除非……”
      
      似乎是有转机的,许星空一听,握紧手机问道:“除非什么?”
      
      男人沉沉一笑,懒懒地说:“除非你做顿饭给我吃。”
      
      原本以为他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听了他的话,许星空的情绪倒是渐渐松了下来。她盯着窗台上用透明器皿养着的绿萝,答应了。
      
      “你想吃什么?”许星空问道。
      
      电话那端是沙沙的响声,像是他在翻阅文件。他并没有马上回答,似乎真的在想。许星空等待了一会儿,男人才给了回复。
      
      “想了半天,最想吃的好像还是你。”
      
      许星空:“……”
      
      耳垂渐渐泛红,许星空眼睛往格子窗外看着渐渐失色的晚霞,心中像是被撩拨了一下,身体也泛了层热。
      
      她被当过“快餐”,也被当过“早餐”,她知道他吃自己是怎么吃的。
      
      “你人还没回来,急什么?回来再联系你。”怀荆调戏完,低沉的声音里夹着笑意,说完后,就和许星空告别,然后挂掉了电话。
      
      许星空将电话挂断,耳边男人的声音却像是在回放,她垂眸看着手机,抿了抿唇。
      
      怀荆挂了电话后,从办公室椅子起身。空旷而精致的偌大办公室内,已经开了灯。灯光透过落地窗的玻璃照射了出去,外面黑暗的天空,将落地窗的玻璃变成了一面天然的镜子。
      
      怀荆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燃起灯火的夏城,车水马龙如流星一般,近了些看,倒也有些星空的模样。
      
      他唇角略微一扬,修长好看的手指勾住脖子上的领结,头略微一歪,伸手一扯,领带打开。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发力,将领带扯下扔到桌子上,怀荆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出了门。
      
      何遇和他约在了夏城郊外的一座中餐厅湘竹轩。
      
      像夏城这种发达城市,真正有钱的地方往往分散在郊区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划一片地,请设计师设计老式建筑,从大门进去,就是小桥流水,亭台楼阁。走过长长的亭台小桥,进入一个包间,里面的摆设也是中国古代的画风。来这消费的大多非富即贵,也正是如此,餐厅的装修极为考究。细看下来,也没有任何违和感,倒真像是一脚踏入了穿越门,进入了古代一般。
      
      怀荆进了一间别厅,换了鞋后上了别厅的高台,穿过走廊后,一转弯,视线一片开阔。
      
      这是餐厅的VIP包厢,立在高山之上,装修雅致经典,十分有古代田园诗歌里写的那种抛却尘世的悠闲。
      
      何遇席地而坐,面前的长桌上已经摆放满了菜肴,怀荆来晚了些。他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何遇回头,冲他一笑。
      
      两人均被评为夏城四少,然而却又大不相同。与怀荆的雅痞慵懒相比,何遇的气质则是温润如玉,优雅内敛。
      
      “怎么才来?”何遇倒了杯茶给怀荆,在他坐下时,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气弥散开来。
      
      金秋十月,桂花飘香的季节,这桂花茶也是十分应景。
      
      何遇和怀荆,都是中餐的爱好者,两人经常一起找中餐厅约饭。
      
      “接了个电话。”怀荆手肘撑在桌上,依然懒懒的,将筷子拿了起来。
      
      两人作为好友,吃饭没那么多讲究,既然都来了,也就一起吃了起来。吃东西的时候,偶尔掺杂两句闲聊。
      
      “姑妈最近怎么样?”何遇问道。
      
      何遇口中的姑妈,正是怀荆的母亲何清如。怀荆父亲怀昌卓去世后,何清如就去了清九山上的卿平寺出了家。
      
      “中秋节刚去看了她,挺好的。”怀荆语气淡淡,说:“众多尼姑中,她是最潮的那一个。”
      
      何清如虽然出家,但对于时尚潮品的喜爱没有消减,平时各大奢侈品牌出了什么新品,怀荆都会给她买一份然后送过去。
      
      算起来,何清如也不算是出家,顶多算是清修。
      
      听到这里,何遇也是笑了笑,抽了纸巾擦了擦嘴,他问道:“你们和TIE集团合作的新系列,代言人确定了么?”
      
      “没呢。”怀荆挑着鱼刺,渐渐吃得有些兴味索然,这鱼是十分名贵的海鱼,然而却始终差了那么一些味道。
      
      “不过,怀阳平推荐了个女明星。”
      
      手上的动作一顿,何遇抬眼看他,问道:“你用?”
      
      怀荆轻哼一声,笑起来,说:“用啊,干嘛不用。”
      
      何遇不知道怀荆在想什么。
      
      两人虽然同为商人,但怀荆更具有开拓精神,所以他才能在十年的时间内将IO这个小公司发展壮大成上市公司,并且在怀氏集团占据一片席地。
      
      既然他有想法,何遇也没再多过问,安心吃着他的东西。
      
      他吃得安静不慌忙,而对面的怀荆却吃得越来越急躁,眉头蹙得越来越紧,最后索性将筷子放下了。
      
      “怎么?”何遇看着他问道。
      
      怀荆伸手抽了纸巾,灯光下,手指都被照得透明。
      
      “这些菜都挺好看的,但尝着总是缺了些味道,尤其这鱼,换个人烹饪味道会更好。”
      
      何遇看了一眼鱼,起了兴趣,他问:“你吃过更好吃的?”
      
      “嗯。”怀荆将纸巾放在一边,闲闲地应了一声,“一个女人做的。”
      
      何遇眼梢微挑,笑道:“你的?”
      
      右边唇角一扬,怀荆抬眼看向何遇,眼神笃定。
      
      “我的。”
      
      何遇也吃了个七七八八,他将筷子放下,笑着说道:“这就有点羡慕了。”
      
      “你们家秋子不会做饭?”怀荆被说得浮了层虚荣心。
      
      何遇拿了茶壶给自己倒茶,听了怀荆的话,他似是想起了什么,眼神中的柔软氤氲进了灯光之中。
      
      “我不太敢让她进厨房。”
      
      “怎么?”怀荆笑起来,“怕她把厨房给你烧了啊?”
      
      “不。”何遇摇了摇头,抬眼笑看着好友,语气平平道:“怕她做饭的时候伤着自己。”
      
      办完过户手续后,许星空回了夏城。从车站打车回家,她简单的将东西收拾了一下。从狭窄的家中回到精致的公寓,地点的转换让她心里有些空。
      
      将行李放好后,许星空倒了杯茶给自己,坐在了沙发上。
      
      她是下午的高铁,到家收拾好后已经五点多,该吃晚饭了。
      
      夕阳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在地上投了几个五彩斑斓的方块光芒,许星空拿着手机,犹豫着该不该给怀荆打电话。而他却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将电话给她打了过来。
      
      再次听到他的声音,依然有种恍然,像是隔了一层薄膜,能看得见,却听得不太真切。
      
      “回来了?”男人问了一句,他那边声音有点杂,还有碰杯的声音。
      
      “嗯。”许星空应了一声,她沉了沉气,问道:“你想吃……”
      
      “吃”字后面的话戛然而止,许星空想起了上次他的话。耳根泛了红,许星空轻声问道:“想让我做什么吃?”
      
      怀荆似乎是听出了她突然转换问法的深层意思,电话那端传来了他沉沉的低笑声。男人的声线真好,低沉磁性,慵懒勾人。
      
      “我现在在外地,明天才回去。等到了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听了他的话,许星空脑海中的菜谱不见了。她坐在沙发上,咪咪还在宠物寄养中心,小小的公寓内因为一个周的空荡显得更为冷清寂静。
      
      眼睛微微一眨,许星空应了一声:“好,要是没什么事儿,先挂了。”
      
      她要去接咪咪回来陪她。
      
      “等会。”怀荆叫住了她。
      
      许星空将手机重新放在耳边,问道:“什么事?”
      
      怀荆似乎是想了一会儿,并没有马上说话。待许星空再问一遍时,他才问了一句。
      
      “你做饭时受过伤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许星空:受伤了就不让我做了?
    怀少:嗯,怕你疼。
    许星空:有时候……在床上……你也把我弄疼了,那……
    怀少:那我就多做几次,适应适应就不会疼了。
    许星空:???
    这是系列文,何遇和苏秋子是另外一篇文《瓶中萤火》中的CP,可以过去收藏一下哟。
    温润如玉钱超多男总裁X精明爱钱小可爱女主播
    我文案写的不太好,你们先将就看看,这篇是先婚后爱。
    苏秋子觉得自己像是萤火虫,被何遇养在了玻璃瓶里。
    从外面看着,光鲜亮丽,其实连最起码的自由都没有。
    可等有一天,她尝试着飞出来时,却发现……
    从一开始,玻璃瓶就没有封口。
    苏秋子:被养着是挺好的,就是你对我要求太高了。
    何遇:什么要求?
    苏秋子:床……床上的
    电脑请戳:
    手机请戳:
    APP用户直接戳进作者专栏,点进《瓶中萤火》就可以收藏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