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自拔

作者:西方经济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许星空下午两点钟从淮城高铁站出来,弟弟许星远已经在出站口等着了。淮城是个小城,车子没那么规矩,一片乱停的车辆中间,许星远笑着叫了许星空一声。
      
      “姐。”
      
      听到熟悉的声音,许星空先是一笑,抬头望过去,许星远站在一辆白色的大众Polo跟前,冲他挥手。
      
      她今年28岁,许星远比她小了五岁,今年23.他们姐弟俩的长相都不算差,许星远也长得挺白净,中等的个头,站在阳光下像是日系小帅哥。
      
      他笑起来时候,眼睛弯成月牙,左眼明亮清澈,右眼却是暗淡无光。
      
      许星远有残疾,一只眼睛是坏的。
      
      许星空笑着走过去,端详着自己的弟弟。淮城比夏城要靠南,气候也热些。许星远只穿了一件运动衫,身上还有些黑色的油渍。
      
      许星远书读得一般,初中毕业后去上的技校,现在在一家汽车修理厂工作。
      
      见姐姐过来,许星远将她手里的行李箱接了过来。许星空打开车门,看着他将行李放在后备箱,笑着说:“变帅了。”
      
      像姐姐一样,许星远害羞时也极易脸红,他上了驾驶座,只是笑了笑,发动了车子。
      
      将安全带系好,许星空问了一句。
      
      “妈怎么样?”
      
      “挺好的。”许星远开着车,说道:“前些天手腕疼,带她去医院看了看,现在已经好了。”
      
      林美慧开的小店是卖灌汤包和馄饨的早餐铺,她平时不舍得雇人,自己顶一个劳力,早上忙起来,一直包包子和馄饨。
      
      “许家有来吗?”许星空问道。
      
      自从许星空的父亲许世华去世后,许家亲戚与他们家就没什么联系了。后来王舜生的生意做大,他们才渐渐来了联系。许星空上次说了自己离婚后的情况,许家就没停过给她介绍对象,许星空不胜其烦。
      
      “没来。”许星远冷嗤一声,说:“不过这几天给你安排相亲了。”
      
      “嗯。”许星空淡淡地应了一声,并没有放在心上。她侧眸看着自己的弟弟,笑着问道:“那你呢?”
      
      正在开着车的许星远,脸又微微红了红,方向盘打了个转,许星远说。
      
      “姐,我谈恋爱了。”
      
      许星空眸光一动,微微张了张嘴。
      
      车站离着老城区挺远,等到家的时候,林美慧已经在小区门口等着了。他们家的小区很老,里面拥挤不堪,车子根本进不去。许星远将车子停在外面的马路边,拉着行李箱下来,和许星空一起朝着小区走去。
      
      林美慧大老远就看到了自己的一双儿女,她先笑了笑,待看清许星空后,发现女儿有说有笑的,似乎开朗了不少,她的心也渐渐放下了些。
      
      “妈。”许星空走近,笑着叫了一声。
      
      林美慧拉着许星空的手,笑了笑说:“回家吧。”
      
      秋高气爽的午后,小区的人多是凑在楼下打牌聊天。许星空一家人过去,碰到几个熟人打了招呼。待许星空他们走过去后,几个人语气惊讶地问道。
      
      “许家大女儿离婚了不打算找了?就这么单过啊?”
      
      “相了不少,都没被看上。听说她生不下孩子,人家王家才不要的。”
      
      “啧啧,可惜老许了,做了一辈子警察,造的什么孽,儿子眼睛不好,女儿成了下堂妇。”
      
      小区的大妈聊天时大多是不知道自己声音多大的,被这样戳着脊梁骨,许星远有些忍不住。林美慧看了他一眼,许星远这才没发作。
      
      许星空家是简单的两室一厅,很狭窄,但倒住得挺舒服。一进家门,所有的不快似乎都不见了。许星空将行李放进她的卧室,出来后将头发挽起来成了个马尾。
      
      “星远叫了他女朋友来吃饭,哎,你还没见过他女朋友吧。”林美慧系了围裙,着手开始做晚饭。
      
      “我来吧。”许星空接了围裙过来,“你手腕刚好,还是别太累了。我让同事从泰国带了些膏药回来,你疼的时候就贴一贴。”
      
      说完,许星空笑着看了一眼许星远,说:“星远刚跟我说,今晚刚好见见。”
      
      “哎,就普通女孩子,没什么好见的。”许星远被说得脸红,但眼睛里闪着光。小伙子恋爱都写在脸上,看得出他挺喜欢他女朋友的。
      
      许星空心里挺高兴,一般女孩子都不会喜欢许星远,毕竟他一只眼睛残疾。有小姑娘看上他,说明小姑娘心地挺善良的。
      
      五点的时候,许星远开车去接了他女朋友过来了。
      
      小姑娘名叫周童童,是以前许星远在技校的同学,长得胖乎乎的,个头不高,但笑起来两个小酒窝,特别甜。叫星远的时候,后面“远”字拉长,里面有着说不尽的喜欢。
      
      见了许星空,周童童还挺害羞,吃饭的时候,和许星远坐在一起,说着笑着,就渐渐放开了。性格还是挺活泼开朗的,刚好和许星远互补。
      
      小姑娘性格好,也勤快,吃过饭后,许星空收拾餐桌,她端着收拾好的碗筷就去了厨房,准备刷碗。
      
      “我来吧。”许星空过去接过来。
      
      周童童赶紧说:“我帮你。”
      
      许星空笑了笑,看了她一眼。周童童对上她的视线,也笑了笑,她挺喜欢这个姐姐的。
      
      “你技校里学什么专业?”许星空和周童童闲聊。
      
      “会计,我现在在城乐汇服饰广场做会计。”周童童说。
      
      “那挺好。”许星空说道。
      
      她还未继续说话,周童童的手机突然响了。周童童赶紧冲了下手,就势在身上擦了擦,然后去了厨房的角落,接了电话。
      
      “喂爸爸,啊,我和同事在外面吃饭,没有,我没有在许星远家……”
      
      小姑娘尽量压低了声音,眼睛还往许星空这边偷瞄着。许星空视线没变,认认真真地洗着碗,似乎并没有听到她说话。洗完碗以后,许星空擦了擦手,出了厨房。
      
      周童童打完电话就急匆匆的走了,许星远要开车送她,她也没让。许星远叮嘱她路上注意安全,小姑娘笑出两个小酒窝说知道了。待关上门,许星远回了自己的小房间。
      
      林美慧坐在沙发上,揉捏着自己的手腕,夕阳垂洒进这个小屋子里,照亮了她头上的白发。
      
      许星空也起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晚上一起看过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后,许星空吃了点水果回了自己房间。她刚进门不久,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许星空从行李箱旁边抬头,喊了一声进来。
      
      林美慧打开了门,许星空看到她,笑了笑叫了一声:“妈。”
      
      许星空和母亲林美慧的关系算不得十分亲昵,但却是十分亲近的。两人虽不似母女那边有过多的身体上的亲昵接触,但心里都知道对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还没收拾好么?”林美慧将门关上,进门坐下后问了一句。她唇角是带着笑的,因为她感觉得到许星空与离开淮城时变得不一样了。
      
      她现在打扮得时髦了,比以前看着要年轻漂亮,最重要的是笑得开心,眼睛也比以前有神多了。
      
      她经历了一次婚姻,也算是长大成人了。既然是大人,她做长辈的就不管太多。只要许星空开心就好,又何必去管那些背后的指指点点。
      
      “收拾好了。”许星空将衣服放进小木柜,她的卧室很小,只有一张床和一张靠墙的书桌。书桌旁紧挨着一个贴墙的那种小木柜,还是父亲许世华在世的时候给她打的。当时笑着说是给她打的嫁妆,她都离婚过一次了,小木柜也还在她房间。
      
      “星远没早和我说他谈恋爱的事情,我没给童童买礼物。明天有时间的话,去商厦给她买套护肤品吧。”许星空说。
      
      提起周童童,林美慧的笑容消去了些,她问许星空。
      
      “你觉得童童怎么样?”
      
      聊起周童童,许星空认真了些,她点了点头,说:“不错,看得出是真喜欢星远,而且小姑娘性格好,人也老实。”
      
      “嗯。”林美慧点了点头,低头盯着自己外套边上磨开的衣角。看了一会,她把头抬起来,看着许星空。
      
      林美慧年轻时长得挺美的,但现在她看上去比同龄人要老一些。她父亲去世早,她辛辛苦苦将许星空拉扯大,还送她读了大学。操劳了一辈子,想保持年轻也难。
      
      林美慧动了动唇,看着许星空笑了笑,拍了拍大腿后就要起身。
      
      “童童她家看不上星远吗?”许星空低声问了一句。
      
      听了这句话,林美慧的动作一顿。她抬头看着许星空,眼睛里有着很为复杂的情绪,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最终却是认命一样叹了口气。
      
      “不太同意。”林美慧说,“眼睛倒是其次,就是……”
      
      听林美慧这么一说,许星空倒是松了一口气。既然不嫌弃星远的眼睛,其他的事情她都能努力一下。
      
      “他们俩要是真成了的话,我这个当姐姐的也没有什么好给的。”许星空话一顿,说:“当时王舜生给了我两套房子,把那套大点的给星远吧,反正我也住不着。”
      
      许星空话说得挺随意的,而林美慧却听得有些激动。她从床上站起来,眼神抖动了一下,叫了一声。
      
      “星空啊……”
      
      许星空知道自己的母亲想要说什么,她视线平视着她,笑了起来。
      
      “我现在最亲的就是你和星远了,只要你们好,我就好。”
      
      和林美慧商议好后,许星空把这件事告诉了许星远。许星远听了,当即就不同意了。
      
      “那是你的房子,干嘛给我。我有手有脚,能赚得来,我不要!”许星远坐在沙发上,将帽子摘掉扔到了桌子上。
      
      他知道王舜生给了他姐姐两套房子,可那两套房子是用什么换来的,对许星空意味着什么,他也心知肚明。许星空现在要把房子给他,就等于他在喝她的血。
      
      “算我卖给你的。”许星空对许星远说,“只是不收首付,也不用贷款利息,你每个月给我打一部分钱,行吧?”
      
      两人多年姐弟,许星空算是最懂得许星远的脾气的。知道他不会要,所以一开始就想好了法子。
      
      许星远还要说什么,许星空将脸色一摆,问道:“我的话你也不听了?”
      
      看着许星空,许星远眼眶一红,坐在沙发上没再说话。
      
      房子的事情商量好后,许星远和周童童说了。周家一开始不同意,许星远的眼疾倒是其次,主要是寻思着他们家穷,连套房子都没有。而且他家就两室一厅,还有个二婚嫁不出去的姐姐,到时候他们小两口住哪里?
      
      既然房子的事情定好,两家人也就见了面吃了顿饭。周家有两个孩子,周童童有个大哥,已经成家立业了。周童童是小女儿,平时保护得挺好的。
      
      许星空对周家印象挺不错的,虽然要房子才同意自己女儿和许星远交往,也是为了他们的女儿着想,这是无可厚非的。
      
      两家吃饭的时候,许星空说手续等国庆假期后就办。周家人也没有催,他们也认得许星空,知道她是王舜生的前妻,房子的事情肯定没有唬他们。
      
      吃过饭,许星空一家人准备回家。星远不喝酒,回去仍旧他开车。许星空坐在副驾驶上,和坐在后面的林美慧聊周家人。
      
      “挺朴实的,看童童也能看得出她家人不错……”许星空正说着,她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和林美慧说着话,许星空将手机拿了出来。在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人名时,许星空闲闲的眼神突然一紧。
      
      心跳骤快,许星空将电话掐断,重新放进了包里。
      
      “谁啊?”许星远开着车往许星空的方向瞟了瞟。
      
      将车窗渐渐放下,凉风吹进来,许星空脸上的温度降下去了些。
      
      “同事。”许星空淡淡地回了一句,转头看向窗外时,只留了耳后一片红晕。
      
      回到家后,许星空就回了自己房间。她将门关好,拿了手机出来,点开了刚才的电话。
      
      今天十月六号,八号上班,原定七号是返程的日子,男人才打了电话过来。
      
      许星空咬了咬唇,走到了书桌边坐下,外面天色将黑,室内不算明亮也不算黑。
      
      她听着外面许星远和母亲的说话声,好像在讨论事情。许星空将手机屏幕打开,拨了刚才她拒接的那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声音。
      
      “喂。”
      
      放假这几天,两人都没有通过电话。再听男人的声音,许星空有种恍如隔世感,像是耳朵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她甚至微微红了脸。
      
      “喂。”许星空没了话。
      
      电话那端有了些声音,似乎是他从椅子上起来,男人听了许星空的声音后,沉沉的笑了笑,随后问道。
      
      “几点回来?我去车站接你。”
      
      直接去车站接,说明了男人的迫不及待。许星空的回忆,也渐渐得打开了些,想起了两人在一起时,男人的迫切而频繁的需求。
      
      他是迫不及待了。
      
      “我……我有事情要办,要请假,明天不回去。”许星空声音发颤,轻而柔。
      
      “哦?”熟悉的尾音上扬。
      
      许星空心下一紧。
      
      “我不太想准假。”男人情绪平平的说。
      
      许星空被他说得心里有些没底,犹豫一下后,轻轻问了一句。
      
      “为什么呀?”
      
      南方的女人,平日说话都自带了些娇嗲,而声音一放轻,这种感觉则会放大无数倍。
      
      让人心痒难耐。
      
      电话那边男人似乎笑了笑。
      
      “为什么……你不知道么?”怀荆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许星空:我不知道。
    怀少:因为我想……
    今天这么肥,叉腰,不求波收藏和冒泡我自己都不依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