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自拔

作者:西方经济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许星空思绪一顿,回答道:“没有。”
      
      “那就好。”怀荆说完,有人过来敬酒,他碰杯后,和许星空说了一句:“先挂了。”
      
      许星空的假期比其他同事晚结束了两天,带了些小特产分给了她座位周围的同事,陈婉婉走过来,拉着她问道:“你请两天假干什么了?不会是被押在家里相亲了吧?”
      
      递了一块糖给陈婉婉,许星空笑了笑,说:“不是,给房子办理过户了,假期管委会不上班。”
      
      将糖放进嘴里,陈婉婉问:“什么房子?”
      
      “就我离婚分的那两套,我把大的那一套给了星远。”许星空说到这里,脸上带了些喜气,“星远谈恋爱了,他对象那边要求他要有套房子。”
      
      陈婉婉和许星空是大学好友,对于许星空家中的情况,她也是知道些的。许星空将房子过户给许星远,她倒是没什么好劝她的。毕竟,她那个弟弟是真的不错。
      
      “他对象靠谱么?别再是为了房子……”陈婉婉向来比许星空多一层心思,她也是为许星空着想才这么问的。
      
      “都见过对方的父母了,挺好的。”许星空说。
      
      听到这里,陈婉婉也开心了,笑嘻嘻地说:“哎呀,小星远都要成家立业了。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许星空刚要说话,有个同事叫了她一声。
      
      “许星空,钟大人找你。”
      
      “现在商量的是春节前,还不确定。”许星空简短地说了两句后,说:“我先过去了。”
      
      陈婉婉拍了拍她的肩膀,也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钟俞军找许星空,是要出一个现场。翻译部的出现场,就是随着公司的高层,去和德国那边公司洽谈项目。这件事情是钟俞军突然决定的,他告诉许星空时,许星空心里格外没底。
      
      简单地收拾收拾东西,许星空跟上了钟俞军,两人要去项目洽谈的酒店,钟俞军开车过去。
      
      钟俞军带了无数新人,看了许星空的神色就知道她心里在担心什么。他从电梯上下来,边朝着自己的车子走边笑着安慰许星空。
      
      “你虽然没有现场翻译的经验,但办事稳重,和那些刚毕业的小姑娘不一样。所谓的现场,你第一次来,不过是做做笔录之类的,不用太担心。”
      
      钟俞军对她的评价极高,这让许星空有些受宠若惊。但上司既然这么说,她也不能太过怯场。许星空感激一笑,说了一声。
      
      “谢谢钟大人。”
      
      “对了。”钟俞军看到自己的车,用车钥匙开了车锁,手放在门把手上,他说:“上次的那盒茶叶不错,谢谢啊。”
      
      许星空握住门把手的手指一僵。
      
      上次的那盒茶叶,钟俞军知道是她买的了。因为那盒茶叶,她和钟俞军“偶遇”在前台,并且问了他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这才结束了李妙雪对她的工作安排。
      
      双唇微微一抿,许星空眼神飘动了两下。钟俞军在职场身经百战,她的那点小心思,他看破得很容易。
      
      许星空微微垂下头,先诚恳地道了歉。
      
      “抱歉,大人,我……”
      
      许星空心中是有些惧惮他的,钟俞军倒不以为意,相对于她利用他,他倒是挺欣赏她这点小聪明。
      
      “你抱什么歉啊?”钟俞军笑了笑,说:“我在跟你道谢呢。”
      
      额间出了层细汗,许星空微微动了动喉头,刚要说话时,对面“噗通”一声,许星空猛一抬头,对面没了人。
      
      心骤然一紧,许星空叫了一声“钟大人”,抓紧跑了过去。看到地上的一幕,许星空牙齿一颤。
      
      钟俞军平躺在地上,脸色煞白,他紧闭着双眼,好像已经没了知觉。
      
      许星空立马蹲下,她手指发抖地推了钟俞军一把,叫了一声:“钟大人?”
      
      钟俞军肥胖的身体一动未动,许星空喉头一紧,她试了一下鼻息,先稳定了心神,然后拨打了120.
      
      在救护车来之前,许星空线将钟俞军的衬衫扣子解开,以免他呼吸不畅。救护车很快过来,许星空打电话给了黄千松,随着救护车一同去了医院。
      
      车上随行的有两个医生,在钟俞军上车的一瞬间就开始抢救。许星空浑身起了一层凉汗,这时候她才知道,钟俞军的情况不容乐观。
      
      在救护车到了医院后,钟俞军当即被推入了抢救室,抢救室门口上方的红灯一亮,许星空心中“啪”得一声,头重脚轻地站在门口看着,像是在做梦。
      
      她通知黄千松后,黄千松就通知了公司的人资部。人资部员工关系组里来了人,许星空和他一同去办理了手续。
      
      员工关系组里来的人是一个中年男人,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边签字边说:“突发性脑溢血,这下可真是……”
      
      钟俞军一直有着很严重的肥胖,但他平日很少生病。而平日不发病,这次一发,很有可能再也爬不起来了。
      
      人资部的那人通知了钟俞军的家属,许星空也被黄千松安排在医院照看。翻译部现在也忙得人仰马翻的,钟俞军病倒,但公司的项目还要继续,只能黄千松和另外一个副部长颜嘉琳先过去了。
      
      钟俞军的家人很快到了,她母亲在前面小跑着,后面妻子抱着他的小女儿跟着。两个女人脸上都满是焦急,一路狂奔过来,满头大汗。
      
      “现在正在抢救。”许星空过去接了三个人,说了大致的情况,“是突发性脑溢血,阿姨,嫂子你们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吧。”
      
      钟俞军的母亲是个矮瘦的女人,满脸的沧桑,黑发中掺杂了些许的白发,眼眶凹陷。
      
      一瞬间,让许星空想起了林美慧。
      
      她握着许星空的手,手心全是汗,手指冰凉。
      
      “谢谢你啊,谢谢你。”钟母对许星空感谢着。
      
      许星空被她握着手,心也像是被攥住了一样,她有些喘不上气来,只是安慰钟母先不要担心。
      
      但儿子在抢救室生死未卜,母亲不担心是不可能的。钟母最后终究是松开了许星空的手,偷偷抹了抹眼角后,将孙女从儿媳妇手中接了过来。
      
      钟俞军不是夏城人,在夏城的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这里。听说他的家庭情况并不太好,家里是农村的,妻子现在是全职主妇,母亲也被从老家接了过来。一家老小,全靠着他的工资的养活。
      
      相对钟母,钟妻更加冷静些。她发呆地看着抢救室的红灯,杂乱的刘海下,一双眼睛有些无神。
      
      小女儿被钟母抱着,却看着自己的母亲,看出气氛有些不对,只是小声地问:“爸爸怎么了?”
      
      听着小女孩一遍一遍地问着爸爸怎么了,许星空她站直身体,将视线看向窗外。
      
      随着抢救时间的推移,夜晚渐渐笼罩过来,像是蒙了一层细腻的黑纱。以往的温柔也全然不见,在医院的灯光下冰冷僵硬。
      
      许星空站在一边,看着钟母和钟妻,心中对于生离死别的感触愈发的鲜活。
      
      她母亲也不再年轻,星远也要成家立业。她不孕不育,连借精生子都没有可能。未来的她,注定是要一个人的。
      
      夜色中的凉风,像是孤独感,渐渐侵染进了身体,许星空抬头望着窗外还未残缺的月亮,皎洁的月光像是洒在了心上,徒徒地增了一抹悲凉。
      
      抢救室的红灯突然灭了,许星空眸光一抬,和人资部的同事一同围了过去。医生先走了出来,找到病人家属后,对病人家属说了一句。
      
      “人救回来了。”
      
      许星空心一坠,站在她旁边的钟妻一下坐在了地上,她赶紧扶她起来,连声说:“没事儿了嫂子。”
      
      钟妻抱着她的胳膊,小声地哭了起来。
      
      听着女人小小的哭声,许星空的心口像是被撒上了柠檬汁,酸涩让她拧紧了眉头。
      
      虽然手术结束,保住了一条命,但钟俞军还要在观察室观察。但对许星空来说,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人资部的人在这里接洽,剩下就没有她什么事情了。
      
      和钟母钟妻告别后,许星空走出了观察室所在的走廊。这个病区鲜少有人,许星空徒步走着,高跟鞋踩在空旷楼道的地板上,发着声声回响。
      
      她还未走出这条走廊,手机突然震动。许星空停住脚步,将手机拿了出来,看着来电显示的名字,她眸光微动,往走廊的窗边走了走。
      
      走廊里开着灯,亮如白昼,四周空旷寂寥,显得更加冰冷。
      
      许星空将手机接了起来,轻轻的说了一句。
      
      “我在医院。”
      
      电话那端,男人沉默半晌,问了一句。
      
      “没事吧?”
      
      他声音很低,沉声中带着淡淡的磁性,像是唱着情歌的碟片,有种戳人的柔软。
      
      许星空愣了一下,她站了一天的身体,僵硬渐渐从内而外消失,浑身的血液也重新流通了起来。
      
      许星空说:“没事。”
      
      男人长声说了一句,突然一笑,说:“我在你身后。”
      
      许星空眨了眨眼,她顿了半晌,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只是转过身,看了一眼身后。本以为对方是开玩笑,而看到身后的怀荆时,她双唇微微一张。
      
      男人穿着一身休闲装,毛衣休闲裤,外面是一件米色风衣。高大颀长的身体,在地上拉了一条长影。他的肤色很白,在灯光中像是隐了去,只有一双浅褐色的眼睛和红色的双唇,比较鲜明。
      
      怀荆是来找朋友的,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就看到许星空有些落寞的往前走。他以为自己认错,打了电话给她,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她。
      
      右边的唇角微微一扬,怀荆挂了电话,将手机收了起来。
      
      “回家?”怀荆伸手指了指后方的电梯。
      
      这两个字,像是一朵浪花,将许星空刚刚筑建起的孤独一下打碎了。
      
      眸中的光一动,许星空浅浅地舔了舔唇。她与男人平视着,表情也比刚刚生动了些。
      
      “好。”许星空起身朝着他走了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许星空:回谁家?回家干啥?
    怀少:当然是为爱情鼓掌:)
    大家知道“为爱情鼓掌”这个梗吗?所谓“为爱情鼓掌”,用声音表现出来就是——啪啪啪啪
    做司机,我是认真的:)
    最后,啪啪啪欢迎怀少为我们表演啪啪啪
    换了个封面,美图秀秀随便撸的,细看其实和文名挺相符的,文名把我的笔名拔了出来【喂】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