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

作者:未晏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客人们慢慢地都来了。
      
      刘建军向赵鸢一一介绍着:
      “这是建设局王主任。——王主任几天不见,好像又年轻了嘛!”
      “这是市政规划处张处。——来颗烟来颗烟……”
      “哦哟,这不是二建的刘总工吗?本家啊!今天不醉不归哈!”
      “这是明雨建筑院的毛院长,J大的建筑系顾问啊,咱江洲市一宝呀!”
      ……
      
      大家握手言谈之余,都把目光瞥向身段玲珑、妆容精致的赵鸢。刘建军便适时介绍:“我夫人——赵鸢。”
      
      赵鸢伸出手,矜持地握过去,感觉好几个人不怀好意地抚她的手腕,摸她的手背,紧紧握着她的手不肯放松,色眯眯的眼睛从她的头发打量到脸,最后目光一定是落入她紧身裙子裹出的两峰沟壑,简直要流下口水。
      
      赵鸢相信她脸色微变的那些瞬间,刘建军是一定看见的,甚至她肯定,那些人几乎要流口水的馋样,刘建军也一定是看见的。但是,在公司里挺胸凸肚、声色俱厉的刘建军,此刻弯腰曲背、点头哈腰,一点反应都没有。
      
      好容易应酬告一段落,人没有来全,大家打牌的打牌,坐在餐桌前吹牛的吹牛,赵鸢在浓浓的烟味里倒茶送水果,时不时瞟一瞟窗外的夜幕。
      江洲市中有一条环城的河,而这座沿河建的饭店正有一整面落地玻璃窗对着河面。晚上的亮化工程使得河岸挂满彩灯,水波荡漾时,如同满河金珠,又如一条条彩色缎带浮动在波光里,在豪华而无聊的贵宾厅看看外头静谧的景色,心情似乎稍微不那么悒悒些。
      
      突然,耳畔又喧闹起来,是客客气气的招呼声:“啊呀,咱们石教授终于到了!”
      
      原来等的就是他。
      赵鸢不由抬眼瞧瞧谁这么大谱儿,烟雾缭绕里,隐约瞧见一个瘦高个走进来,宽肩很能架得住身上的驼色经典款风衣,清爽的发型,点头招呼时会麦浪似的跃动。
      
      “不好意思。”他边脱风衣边说,“今天系里两个研究生交建模作业,多花了些时间跟他们交流修改意见。抬头发现时间晚了,打车又正好赶上出租车司机换班,最后只能骑共享单车来了。”
      然后又对甲方那个起哄最厉害的家伙笑道:“李总取笑我哦,一个‘副’字挂着呢,我争取十年内评到正高。”
      
      姓李的那个猥琐的家伙笑道:“谁不知道我们J大的建筑系人才济济,叫声‘石教授’迟早的!不仅是教授呢,系党工办副主任,仕途上也是前程无量,我看,不几年就是石主任,然后不就是石院长了么?”
      
      酒场上互相吹捧都是这样厚颜无耻。这个姓石的大学老师笑着回调侃几句,在饭桌的侧边坐下,自然地一个个人点头打招呼,打到赵鸢时,眉梢略挑,微笑着说:“哦哟,这位女士倒是不认识。”
      
      “幕墙公司刘总的夫人。出名的美人、名媛。”有人代为介绍。
      
      姓石的大学老师礼貌地看着赵鸢的眼睛说了声:“您好,名不虚传。”目光在她脖子上的新项链上停留了片刻,又收回到她的眼睛上,笑得眉目弯弯,然后很快礼貌地撇开目光,不盯着人瞧。
      
      赵鸢坐在他斜对面,这时候大家开始准备倒酒,贵宾厅里的烟雾小了些,她也看清了迟来者的长相,在一群恶浊模样的人中,这位石老师仿佛一股清流,和煦如光照,让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气质而不是五官上。赵鸢不好意思总盯着人家的脸看,倒是随意瞧了瞧他的手:手指修长,指关节略凸,指甲修剪得平平,形成自然的椭圆形,也没有烟熏的痕迹。无名指上一枚磨砂的铂金婚戒,如他烟灰色的衬衫袖子一样低调。
      
      刘建军开始挨着敬酒,从官场上的某主任开始敬起,再敬甲方的来人,再敬乙方设计总工,还拉着赵鸢一起喝酒。
      
      那位也是姓刘的乙方总工说:“本家,你这次不能不敬石教授!这个城市综合体的项目设计,虽然是我们设计院牵头,但因为区委区政府都对这个新区地标性建筑特别重视,所以指定了顾问一定要是J大建筑系的大拿。外墙用不用幕墙,用多少,用什么材质的幕墙,咱们主要听石教授的意见。”
      
      刘建军大概也是第一次与石教授打交道,急忙曲着腰吩咐赵鸢把自己的酒杯加满,然后满脸堆笑地对石教授说:“是呢!本来也就要敬石教授!真是没想到,石教授这么年轻!这么有才华!我老刘是个粗人,能认识石教授,真的是高兴得不行。这样,我先干为敬!”
      “滋溜——”把杯子里的五粮液干掉了。
      
      他已经连续喝了六杯白酒了,这次被酒液呛到了,顿时剧烈咳嗽起来,脸胀得通红。赵鸢手忙脚乱给他拿湿巾、捶背,忍不住就低声埋怨道:“你喝慢点不成么?”
      
      刘建军丢了面子似的瞪了赵鸢一眼,咳得厉害还非要说话:“你……你看石教授……还不喝,所以……你也拿点诚意……出来嘛!”
      
      那个石教授先是用手指转着杯子,此刻抬头微笑:“我不大会喝,真的,王主任知道。”
      
      刘建军拉拉赵鸢的裙摆。赵鸢挤出笑来,看了看杯子里红艳艳的酒液,赧然地对石教授举杯:“石教授,今天大家高兴,给我个面子好不好?”嘴拙,只是以行动证明,举杯一仰头,红酒尽数进了喉咙,一时也还好,她听见下头一片叫好声,又是催促石教授的声音。
      
      斜对面那位踌躇了一会儿,终于捧起杯子说:“刘夫人,真的别叫我石教授。学校里大家也不过叫我声老师——这里也不合适。都叫名字吧,更舒服些对吧?”
      “石清源,”他说,声音琅琅的,“我叫石清源。”
      
      赵鸢顺着他清琅的声音咀嚼着他的名字,想想总不至于直呼其名,赔笑说:“那么这杯酒——石老师?”好像这样子自然一点,就像在叫豆豆的老师。
      
      石清源抬手,透明酒盏里五粮液晶亮亮地挂在杯壁。他一仰头,又向大家示意,杯子已然空了。
      
      大家轰然叫妙,又起哄说还是赵鸢有面子,竟能叫从不喝酒的石教授这么喝法子。
      
      赵鸢瞥见身边刘建军欣慰的笑,又看见石清源绅士地对她点点手,示意她别老是站着,不由多看了他一眼,突然莫名其妙地说:“我叫赵鸢。”
      
      中国式的酒桌文化,总是那样恶心得要命。
      酒过三巡时,大家还能正常地互相说说话,互相拍拍马屁,还有空闲吃点菜——两万一桌,菜品味道还算不错。
      
      但是吃到多半,又一轮敬酒开始了,这次有食物打底,众人喝起来更猛,白酒、红酒、啤酒轮番上台,几乎个个都开始大着舌头说瞎话了。
      其中,被打趣最多的自然是刘建军和赵鸢这对夫妻档,黄段子一条接一条地换上了他们俩的名字从一张张嘴皮子里喷薄出来,连劝个酒,都有无数种说辞,比如“刘总干了这一杯,晚上龙马精神,美丽的赵夫人明日大概不请假不行了——腿迈不开呀!”……
      
      赵鸢狠狠地忍着,开始刘建军还抱歉地看看她,后来自己也喝高了,借着酒劲开始吹嘘床上功夫,用自污的方式逗大家开心。赵鸢假作头晕听不分明,用酒杯抵着额头,挡着眼睛中的雾气,即便这样,还是能够感觉到无数猥琐的目光和猥琐的笑声正把她碳灰色的紧身裙扒开,使她赤_裸裸地横陈在众人面前。
      
      在快要控制不住泪水的时候,赵鸢借口上洗手间,飞奔到贵宾厅外头。
      
      怕洗脸弄花了妆容,她只能小心地用纸巾沾掉眼角的泪水,对着镜子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情绪。
      
      楼层洗手间的水池是共用的那种,她从镜子里看见石清源从男厕的门转出来,洗手时恰好看见了她,说:“刘夫人,咦,好巧!”
      
      赵鸢已擦好了眼泪,所以回了个礼貌的微笑:“叫我赵鸢,石老师。”
      
      石清源笑道:“名字特别好听,鸢尾花的鸢吧?”
      等赵鸢点头后,他又其词若憾:“先听你说要去洗手间,总以为是去贵宾厅里自带的那间,所以我就到这儿了,没想到也遇上了。”眸子亮晶晶地瞥过来。
      
      “那儿烟味大。”赵鸢这时候可以打量石清源的脸。他是她想象中文化人的模样,疏朗大气的五官,不用戴眼镜也散发着优雅的气质,偏偏肩膀很宽,隔着深灰色的立领衬衫,仍能看出健身的痕迹,小腹平坦紧致,与屋子里其他大腹便便的家伙完全不一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没错,这才是男主范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soul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123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龄、清河、云山、123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文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