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

作者:未晏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哄睡了豆豆,赵鸢回到自己的房间,拧开床头灯,随手拿起一本小说翻阅了起来。
      
      主卧的卫生间里,隔着雕花玻璃看见刘建军坐在马桶上大声地讲电话——他的电话似乎一辈子也讲不完。
      
      在刘总一大串的电话指示和电话训斥之中,赵鸢头昏脑胀也不知道自己看进去了什么小说,女主人公的名字始终在眼前晃,就是记不住她做了什么事,好像突然之间女主人公就悲愤欲绝,在大雨里喊着“报仇”的字眼——像极了婆婆爱看的那种冗长的台湾苦情剧。
      
      赵鸢放下书,重新打开已经关机的手机,开始刷朋友圈。
      
      文艺女青年厉晴一如既往po了一句酸酸的文字:“如果打算爱一个人,你要想清楚,是否愿意为了他,放弃如上帝般自由的心灵,从此心甘情愿有了羁绊。 ”配着一幅岁月静好的图片。
      二逼女青年邓红梨一如既往发了多少条晒生活:晚餐的重庆火锅、下午买的小心机深v连衣裙、手背上四种新的口红试色、他们家小帅哥玩抓娃娃机的失败照片……最后来了一句总结:“妈蛋明天怎么又周一了呢?我对上班过敏。”
      
      赵鸢噗嗤一笑,觉得有这么一个活宝做朋友也挺好。
      
      浴室里的水声响了起来,还有刘建军的走调走到火星上的歌声。又过了一会儿水声停了,歌声也停了,刘建军裹着浴巾打开雕花玻璃门,擦着头发看着赵鸢微笑着盯手机的模样,便凑趣地爬上床,伸头去看:“咦,邓红梨又买新唇膏了。你看上了也去买嘛!”
      
      刘总这两年幕墙生意做得不错,对老婆孩子也很大方,谈到钱,只要他觉得能够接受,一直是手一挥“买买买”的节奏。
      
      赵鸢举起手机,挑了个色差最小的角度,问道:“那你觉得那个颜色最好看?邓红梨用人鱼姬真的很漂亮,不过这种金粉色,我皮肤有点黄,只怕实际上不好看……”她的耳垂被亲吻了一下,湿腻腻的。
      
      赵鸢突然一愣,目光本能地从手机上移到了身旁——她的丈夫刘建军笑得天真、讨好,只是七年前恋爱、结婚时那张尚算清朗的脸,因为中年发福而变成了悬垂的茄子形,脸颊上的肉在一笑之后挤出了肥厚的卧蚕,卧蚕又顺带挤掉了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倒是眼角的皱纹愈加清晰,一条条地放射开来。
      再往下看,是线条浑圆的肩膀和快和B罩杯比肩的胸_乳,更别说那硕大的啤酒肚,颤巍巍垂挂着。
      
      当刘建军再一次吻过来的时候,赵鸢扭过头:“明天你还要上班。”
      
      “来一炮吧。”刘建军死皮赖脸地贴在她身上,手从她的丝绸吊带睡衣上沿伸进去,握住一团就用力搓,酸痛酸痛得很不舒服。他继续挑弄着:“男人要打一炮才精力充沛。为了我明天的那单生意谈得雄风大振,嗯?……”
      
      他大概认为刚刚的搓捏就是完美的前戏,把浴巾一掀,就挺身翻了上来。赵鸢一直深恨自己的软弱性格,只能放下手机,没奈何地提醒:“套套,润滑剂!”
      
      男人被打断了,有点不高兴地在床头柜翻找,不过找完了又兴奋起来,五分钟完事,四仰八叉躺床上睡着了。赵鸢就像被蚊子叮了,刚想伸手挠痒却够不着,心情没来由地郁闷。身上粘腻腻的,只能起床再去洗个澡。洗完上床,灯关了,心却不想睡,侧身拿过手机,在关机键上停留了半天,还是忍不住空虚感,又划开了微信圈。
      
      邓红梨晒的是睡前的一杯红酒,装逼气息十足地在杯口插了一片鲜柠檬,以及御姐范儿的一头乱发加红唇的自拍。——真是闲的,这么晚了还不卸妆。
      厉晴卖萌地放了一只暹罗猫的照片,然后说:“明天上完课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哦。健康最重要。祝我平安。”
      
      “明天依然美好。”看着闺蜜们,赵鸢抛去了一些说不出的忧烦,好好睡了一觉。
      
      赵鸢的工作室做的是珠宝设计,这一行其实已经非常饱和,除了少量知名的大品牌财大气粗之外,小工作室都在温饱线旁挣扎。好在赵鸢不愁生计,所以工作室生意的好坏没那么重要,可以凭自己的爱好来,赚点最好,赚不到就当在玩。
      
      做银饰的雕蜡和锻铸工艺要求都非常的高,赵鸢只是偶尔会设计一些图样交给加工厂去加工,而她自己所常做的还是简单而更需要设计感的半宝石的串珠和绕线。
      
      这天正好采购到一块带着孔雀尾羽般漂亮色泽的拉长石,赵鸢心思大动,在草图上构思了七八种造型,才终于决定用银丝绕线工艺把它做成一条精致的羽毛项链。
      
      戴上口罩,手握钳子,银丝在她的手中灵巧地翻动着,粗的、细的、长的、短的……银丝顺驯之极,渐渐变成充满异域感的银羽形状,包裹着闪动幽蓝光泽的拉长石。
      
      全部完成之后,赵鸢才觉得自己的腰酸胀不已,不过,把拉长石孔雀羽项链戴到脖子上,成就感爆棚,忍不住摘下防尘口罩,来了张自拍,并发给审美能力不错的邓红梨看。
      
      赵鸢:【赞一个?】
      
      稍顷收到回复。
      邓红梨:【工装有点脏。啧啧,近期在cos中性风?或者是被老娘掰弯了?(勾勾手)】
      
      赵鸢一个鄙视的表情过去,又道:【我直的。。。。看项链!】
      邓红梨:【(笑出眼泪)项链很美哦!来点绿松石的流苏珠,正好挂到事业线,更诱惑。。。】
      
      赵鸢:【诱惑谁?你吗?被我掰弯?】
      邓红梨:【滚(ノ`Д)ノ。。。诱惑你家老刘去!】
      赵鸢:【(狂笑)老刘还需要我诱惑?】
      邓红梨:【嘤嘤嘤。。。(羡慕)】
      
      赵鸢:【港真,上次你订制的粉晶手串是打算诱惑谁?总不是你们家杜科长吧?】
      邓红梨:【登基科长还要十年吧。。。。】
      邓红梨:【再说,诱惑木头你觉得有意思么?】
      邓红梨:【其实我只是觉得粉色最适合貌美如花、永远十八的我。。。】
      
      赵鸢:【(晕倒)太臭屁了。。。放几个样你挑。。。】
      邓红梨:【不必了,你做的我都喜欢。。。报个成本价是真的。。。实在贵我就把花呗抵押给你了。。。】
      
      赵鸢:【少来!我有讹诈过你吗?果然银行人员套路多!】
      邓红梨:【(发出杠铃般的笑声)饱汉不知饿汉饥,你晓得老杜那种基层公务员穷得吃土?我要养家啊啊啊啊……】
      赵鸢:【(嘘~)别给你们杜科脸上抹黑好嘛?秀恩爱死得快。】
      
      突然,电话声响起,打断了微信。赵鸢看到号码是丈夫刘建军的,本能地厌烦,但是又不得不第一时间接起来。
      “喂。”
      刘建军一如既往地大嗓门:“今晚空的吧?”
      “嗯,暂时没安排。”
      
      刘建军说:“好的,我叫爸妈接豆豆了,你去做个头发,化个妆,穿漂亮点。今天晚上陪我应酬去。很重要!我这单幕墙生意谈成了的话,是四五百万的进项,开个张够全公司吃半年!别忘了,五点半准备出门,一定要准时。”
      电话挂断,甚至都没有征询赵鸢自己的想法,直是老板在命令员工。
      
      然而这也是他们生活中的常态。赵鸢也无法驳斥,默默地放下电话,看着时钟已经指向三点半,也就留给她做头发、化妆、换衣服的时间了。她也无心再看邓红梨的微信,看了看基本完成的拉长石羽毛项链,比划了一下松石流苏的位置,觉得邓红梨还真是挺有想法和品位,可惜今天只能戴这个半成品了。
      
      到底还是遏不住对自己作品的喜欢,赵鸢找了个丝绒盒子,小心地把项链放了进去。
      
      做完头发到家,刘建军已经在客厅里看方案了。赵鸢换好衣服下楼,刘建军抬头一看,皱眉说:“不好看,领子太高!”
      
      保守而简单的小竖领,适合佩戴新做的复杂的饰品;要不就索性是深v或深u的领型——不过,不会太露?
      
      赵鸢忖度了一会儿,在衣橱里翻找出一件买回来没穿过的碳灰色深u连衣裙,针织的面料把她纤秾有致的身材包裹得恰到好处,只是面料贴合得太紧,凸的、凹的,完全掩不住,拉长石项链圈在锁骨上,下头空荡荡,露出沟壑。赵鸢自己都对镜子里那个性感得不像五岁孩子母亲的自己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暗想:“还还真是,要加一串流苏挡一挡才好。”
      
      她下楼时不停地拽着裙摆,带着些羞赧:“建军,这个是不是太贴身了?”
      
      刘建军直了眼盯着从楼梯上款款下来的赵鸢,等她到沙发前了,突然一把往怀里一拉:“小鸢,你还是那么美……”
      
      一股烟臭和蛀牙的口腔异味扑鼻而来,赵鸢实在忍不了,推他脑袋嗔怪道:“去喷口腔清新剂!一嘴的味道!跟谁打招呼谁嫌!”
      
      刘建军不以为忤,笑嘻嘻去漱口洗脸剃须了。等赵鸢画好了妆,刘建军也换好了衣服,大肚子被八千多块钱的夹克一收,倒也看不很出来,两个人郎才女貌地上车去了预定好的饭店。
      
      贵宾厅里摆着大理石面的圆桌,旁边帘子遮了一半的,是一间棋牌室,浓郁的粉百合味道散布其间。服务员穿着丝绒旗袍,客套而单调地喊着“欢迎光临”。
      
      他们是东道主,来得最早,刘建军打量了一会儿贵宾厅,颇感满意,又要来菜单看了一遍,对赵鸢嘟囔道:“就是他妈贵!人均二千的消费,鲍鱼还只是四个头的!”
      
      赵鸢劝他说:“这里的消费就是这样,一道上汤蔬菜就敢要二百多,不过,面子要紧,而且要是真伺候好了,把生意谈下来,这一桌两万轻飘飘就赚回来了。”
      
      刘建军点点头:“是很重要的一单,所以……”他犹豫了片刻:“小鸢,到时候要你喝酒,你就勉为其难喝一点,好不好?就当为我。谈下来这一单,你想要啥,我都给你买。”
      
      一种浓浓的屈辱感袭来……
      赵鸢习惯性地觉得自己又想多了,不就是喝酒么?这是为了刘建军,也是为了她的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