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一早起来,赵冉就知道事情糟糕了。
      
      眼前一片黑,是黑帘。
      
      诅咒平息,身体正常,头脑清明。
      
      记忆里出现的最后一个人是宿敌陈玄。
      
      对!
      
      陈玄在哪!
      
      赵冉当即跳起,确认了一番自己所在房间的所有状况。
      
      自己身上的衣装不变,并无哪处异常。
      
      眼前是一间正常的房间,装饰朴素,一床一桌一椅,只有一扇窗,微弱的阳光照了进来,而窗外细雪纷飞,俨然还是那个令梅山庄。
      
      但是陈玄不在。
      
      赵冉认真听了几遍山上山下的动静,却依旧听不到任何可能跟陈玄有关的声响。
      
      也就是说,这家伙把昏迷后的自己搬来这里后,一大早就不知消失去了哪里么!
      
      经过一阵心烦意乱,赵冉当即撕开一道瞬身符,回到了跟李引之暂住的客房内。
      
      李引之这时刚好从一整晚的打坐修炼中苏醒过来,一睁眼看到赵冉,无疑相当于见鬼,吓得他差点爆体而亡。
      
      “下次来能不能打个招呼啊!”李引之捂住心口道。
      
      “这个不重要。”赵冉神色极为严肃,在李引之发声说话之后就立刻盯向李引之。
      
      李引之从来没见过赵冉如此凝重的表情,以为是七境五域发生了什么连他都无法摆平的大动乱,立刻紧张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赵冉眉头紧锁,严肃道:“陈玄这家伙居然……”
      
      “居然什么?”李引之追问。
      
      “……”
      
      赵冉沉默了。
      
      他意识到自己无权干预别人的爱好,如果说陈玄喜欢那张脸,他也无权过问太多。
      
      “那家伙是我毕生的宿敌,不该被那些别有目的之辈觊觎。”良久,赵冉才道。
      
      李引之一愣,满脸不解。
      
      所以陈玄究竟做了什么?
      
      ……
      
      钦丹楼。
      
      孟文浩与丹师古籁在高层交谈。
      
      “尊上的情况如何了。”
      
      孟文浩放下手中的茶杯,缓缓道:“看上去没什么事。”
      
      两人是故交,同属一个宗门出来的师兄弟,孟文浩是法门出身,而古籁是丹门出身,所以在宗门的时候还不算多有交情,真正开始熟识是他们一起搭伙闯荡秘境之后。
      
      古籁微笑,道:“也对,凭我们的眼力,当然看不到那个境界。”
      
      孟文浩眼睛微眯,看向古籁。
      
      他这个朋友仅仅百岁之龄就已经是享誉天下的七级丹师,论成就,他是远远不及。
      
      再加上外貌超凡脱俗,七境五域倾心于其的女修数不胜数。
      
      想着想着,孟文浩就收回念想,转而道:“不过话说回来,壬离境那位的情况怎么样了。”
      
      那两位至高强者的对战一直都为七境五域重点关注,因为毫不夸张地讲,他们孰输孰赢直接影响到七境五域的势力布局。
      
      “不知,据说当时那位受了不只一处致命伤,现在恐怕还在修养吧。”古籁淡淡道。
      
      毋宁说,那位还活着就是个奇迹,因为别说合体期、就是一般大乘者正面被破魔□□穿肉体,都是必死无疑。
      
      那神器就是有如此威力。
      
      孟文浩叹了口气,视线落到了楼下的地面,幽幽道:“希望这次那位能够修养久一点啊。”
      
      这时正好走在钦丹楼的赵冉因为察觉到了来自上方的视线,反射性地抬起了头,不过想想现在封印了视觉也没什么好看的,于是就又低下了头,直直走向钦丹楼的台前。
      
      他现在的身份是炼丹师,炼丹师的任务就是要炼丹。
      
      如果在壬离境的话,他大可不必特地来这么一个叫做钦丹楼的地方,但谁让晖元境有个死规定说炼丹师入境后一定要在三天内来钦丹楼注册。
      
      虽然觉得麻烦,但是既然选了这个身份就没办法,只好去钦丹楼一趟。
      
      “你好,梁慎丹师。”
      
      女修接到赵冉提交的一个代表身份的灵石,从中看到了里头的名字,所以唤的自然是假名。
      
      而所谓梁慎,确有其人。
      
      赵冉一次路过某个秘境时偶然将其从异兽口中救下,但其被救下不久,便因暗伤死了。
      
      那三天之内,赵冉便了解了梁慎这么一个人,同时也是因为获得了梁慎的同意才用上了他的身份。
      
      基本上,在世俗的视角看来,梁慎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窝囊废。
      
      从山野出来,靠运气被一门丹师收徒,而后丹师突然暴毙,留他一人独享那名丹师的遗物。
      
      那当然是会遭到师门其他人的眼红。
      
      他一个才受师不久的初生牛犊,修为都不过练气,没理由能在其中的勾心斗角中存活。
      
      思考了一夜,梁慎第二天就跑到了掌门门前,将丹师所有遗留之物全数上交。
      
      他以为这就能避免争端,结果几天后还是在一次秘境的历练中遭人暗算,反复审问无果才被人遗弃其中,留与异兽口食。
      
      如果当时自己早一点去那秘境的话,这个人也不至于以那种方式死了,赵冉听到女修唤梁慎之名的时候,不由回忆起了一些往事。
      
      接过女修还过来的灵石,赵冉扭头就走,不想在这地方多待一刻钟。
      
      “等等。”
      
      有人正对着赵冉说道。
      
      这个人还在自己面前左右张开了双手,俨然一副留住自己的态势。
      
      赵冉从对方的声息中听出了对方是一名身体健壮且高大的男人,修为大概也就筑基期左右。
      
      灵力混浊充满杂质,不用说就是一个没有好好修炼的取巧之徒。
      
      “你谁。”赵冉勉为其难地开口问。
      
      来人立刻用鼻子哼了一声,收起双臂叉在腰上,没有回答赵冉的问题,反而口气极尽嘲讽道:“梁慎,你可是消失了好久啊,莫不是嫌弃我们师门弱小,投靠去了其他大宗大派?”
      
      钦丹楼的左阁来往的人并不多,不过是丹师停脚地以及交流处,不像右阁承接委托等事有那么多丹师之外的人来来往往。
      
      所以这个人所说的话理所当然引起了在场一些人士的注意。
      
      原来是梁慎的熟人,赵冉心中暗道,表面上依旧波澜不惊,他之所以封闭视觉佯装瞎子,就是为了避免这个局面。
      
      不过事实证明,该来的还是会来。
      
      赵冉无感于对方的满口嘲讽,冷道:“没事别挡路。”
      
      他这句话当然引起了郭伟的怒火。
      
      郭伟指着赵冉怒骂:“好你个瞎啊啊啊——”
      
      话未说完,郭伟就从上一刻的盛气凌人到现在的惨叫不停。
      
      “瞎什么瞎,你瞎么。”赵冉直接把郭伟伸到他面前来的手指给扭成了个麻花。
      
      没见过这么送死的,要是陈玄敢这么干的话,早就够那蠢货死一千次了。
      
      郭伟怒目圆瞪,没有受伤的右手立刻拔出了长剑,剑身灵力缠绕,眼看就要砍向赵冉。
      
      但是他砍出的长剑下一瞬就被一道白光钉在地面,只听咔嚓一声,那长剑就跟石头一样碎为粉末。
      
      同时郭伟也被一道灵力墙给推飞几步,本来还堪堪站稳,却不慎遭遇一道强风,导致他一屁股跌倒在地。
      
      随即便响起了一道女声。
      
      “这位丹师,钦丹楼并非处理你们私仇私怨之地,有事,请出去再谈吧。”
      
      说完,女修还多看了赵冉的方向几眼。
      
      她刚刚是同时对两人发出了攻击,筑基期的那人如其所是般跌了个狗吃屎。
      
      而那个几近没有修为的人身形微侧,以最小的动作避开了她一个金丹修士的偷袭。
      
      这世上没有这种偶然,但世上有的是深藏不露的人,思及此,女修对赵冉态度明显亲善了不少。
      
      “请。”女修露出笑容,再度对赵冉说道。
      
      那还真是再好不过,赵冉面色微沉,继续自己刚刚被打断的前走。
      
      郭伟一看赵冉要走,马上就怒吼道:“给老子等着!出了这钦丹楼,你丫必死无疑!”
      
      赵冉看都不看,直直走出了钦丹楼,一回到客房就撕开了一个隔离符,把之前忘在虚空的人扔了出来。
      
      “是赵轻让你来的吗。”赵冉看见跌坐在地上的少年好似身无丝缕,立刻就又扔了一块白布。
      
      少年一看见赵冉便惊慌失措,面色苍白,连连退到了床槛处,宛如一只受惊了的兔子。
      
      这一看,便是没听进人话。
      
      赵冉脸色黑沉,冷道:“我再问一次,是赵轻让你来的么。”
      
      少年好似终于听懂了赵冉的话,使劲摇头。
      
      居然不是?
      
      赵冉一愣,但这个少年身上没有一丝说谎的可能反应,虽然也可能是装出来的。
      
      本来审问这种事最好是交给李引之来做,那家伙比他更善于看透人心。
      
      但一想到陈玄昨晚对这张脸所做的事情,赵冉就压抑不住怒火。
      
      “那你是谁的人。”
      
      少年一听,马上就跪倒在赵冉面前,苦诉道:“大人,小汀是大人的人。”
      
      这语气口吻,其出身可想而知。
      
      这个少年怕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人丢进了令梅山庄。
      
      原因或是在陈玄身边安插棋子,或是取悦陈玄,不论哪个都很该死。
      
      少年被赵冉周身的煞气吓得发颤,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惹得大人不高兴,立刻接着道:“小汀也不知为何,睁开眼睛之后就发现自己就在那泉附近,以为是……,这才……”
      
      说的支支吾吾。
      
      但赵冉起码听出了什么意思。
      
      好一个攻心,是不是赵轻另说,那幕后的人分明是看准了陈玄不会坐视不管,这才导演出此番戏码……
      
      等等。
      
      赵冉突然想到了一个矛盾。
      
      如果这少年说的没错,他与陈玄都不过初次见面,那么陈玄为什么见面的第一句就是问他为什么会在那里?
      
      一般人的反应不应该是问对方是谁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