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接下来怎么办。”李引之问道,千易聚会结束之前他们就提前出来了。
      
      天色渐晚,夕阳悠悠地散落在远处的海面上。
      
      赵冉看向远方,思考了半响。
      
      “潜入陈玄府上。”
      
      李引之瞬间倒吸一口冷气,他今天已经见识过太多奇迹了,现在无论赵冉说什么他都不会觉得惊奇。
      
      但以防万一,李引之好似贼一样细声问道:“我也要去?”
      
      赵冉转头,以某种关爱傻子的眼神看向李引之,好像李引之刚刚说的是废话中的废话。
      
      李引之被赵冉看得心里发毛,搞不懂对方什么意思,他现在修为不过刚刚突破元婴期,让他潜入陈玄府上无异于让他自爆。
      
      一想到陈玄跟赵冉厮杀时那副宛如修罗般的眼神,李引之只觉自己神魂深处都凉透了。
      
      除了赵冉,这世上没有人能正视那双眼睛。
      
      赵冉或许不知道,其实刚刚李引之一度怀疑陈玄已经发现了赵冉的存在,因为陈玄的视线至始至终都没有放在赵冉身上。
      
      表面上看这也理所当然,毕竟这千易楼这么多人,陈玄当然不会什么人都看。
      
      但是他们走下楼时,赵冉刚好走进了陈玄的视线范围,当时陈玄几无痕迹地收回了视线,转而看向对楼。
      
      若说是偶然,那也过于偶然了。
      
      李引之有个直觉,赵冉来晖元境绝对不是一个好选择。
      
      “你去干什么,你又藏不住。”赵冉淡淡道。
      
      李引之听到这句话差点气血上涌,顿时把自己刚刚对赵冉的担心抛之脑后,他突然明白了一点赵冉,虽然是在很微妙的意义上明白了。
      
      看着李引之变换的脸色,赵冉忽觉好笑,道:“你不用担心太多,我已经有办法潜入陈玄府上了,你就先在这里等着吧。”
      
      “……”
      
      李引之眉头微蹙,压不下心头那股不详的预感。
      
      ……
      
      如果厮杀也是一种相处方式的话,他也算是跟陈玄也相处了个五十来年。
      
      但这五十年间,陈玄每次都是面无表情,一声不吭,若不是那双眼睛杀意如旧,赵冉都要怀疑陈玄这家伙是不是个木头人了。
      
      而今天只是去千易楼埋伏了一下陈玄,没想到就能知道这家伙那么多消息,毋宁说正是取得了历史性的进展。
      
      果然来晖元境是绝对正确的选择!
      
      大概正是因为这个,今天赵冉才勉强压抑住对陈玄的杀意。
      
      不过,这还不是重点。
      
      今早赵冉还有一个必须要去晖元境的理由没有告诉李引之。
      
      那就是赵轻。
      
      如果他没有料错的话,赵轻派来的人绝对已经潜入了陈玄暂时落脚处令梅山庄。
      
      所以他必须要趁陈玄回来之前,把赵轻的人从陈玄府上揪出来。
      
      “啧。”
      
      赵冉难得换上了一身黑衣,撕开一道瞬身符,来到了令梅山庄前。
      
      但映入眼中的并非那顾名思义的梅花,而是一片白雪。
      
      由于不时吹来的奇异山风,纷飞的白雪就像落花一样绚丽。
      
      初看这景,的确很是引人入胜。
      
      赵冉的感慨只有一瞬间,因为下一刻他就克制不住内心疯狂喷涌而上的怒火。
      
      这蠢货,自己的居所竟然如此的毫无防备!
      
      赵冉不需要展开神识都能感知得到这里灵力纯度之低,陈玄显然连一个阵法都没布下。
      
      这家伙未免也太毫无防备了吧。
      
      强如他们的确不畏任何偷袭,但也不至于真的就可以毫无防备。
      
      这群杂鱼要一个一个来挑战,还不得一个个打回去么。
      
      赵冉现在算是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传闻说陈玄这家伙待人和善了,的确和善,和善过头了!
      
      简直越想越令人火大。
      
      但想归想,赵冉也没停下动作,三两步就来到了疑似于后院的地方。
      
      不过是一个后宅,即使再大,也不至于让人丧失方向感。
      
      禁术的确斩断了陈玄对他的感知,但也同时斩断了他对周围事物的感知,而听力在侦察方面事实上比视力还要管用。
      
      这个地方很静,静到他都可以听见空气的流动声,地面上没有任何活物的声音。
      
      这就是宿敌所生活的地方么,确认没人之后,赵冉走出了阴影处。
      
      赵轻的人居然还没来了么。
      
      赵冉有些疑惑,但此刻毋宁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光是听,还不能把宿敌日常所在的环境记在眼中。
      
      现在四处无人,就是睁开眼睛也一定不会有人发现。
      
      这无疑是一个诱惑。
      
      赵冉想了想,退步走到一处隐蔽物后,悄然睁开了眼睛。
      
      但他一睁开眼睛,就陷入了震惊。
      
      眼前居然是一处泉地,林木环绕,水汽弥漫。
      
      刚才他只集中精力听地上的东西,反而对地下的没什么注意。
      
      这里怎么看都是用来沐浴的地方。
      
      赵冉顿时有点目瞪口呆,然而好死不死,他身后正好就响起了脚步声,他最熟悉那个脚步声。
      
      若不是他身后隔着好几块巨石,想必早就被身后的人直视无阻。
      
      正在此时,仿佛是听到了走来的脚步声,突然间泉面涌上一个人头。
      
      一双眼睛一只嘴,上身□□,下身估计也什么都没穿。
      
      在正常人类的审美中,一定会说那是一个轮廓优美,眉目俊秀的美男子。
      
      而此刻他正惊异地看着赵冉,面露疑惑,眉眼间媚态百生,随之而来的还有空气中的那股甜味。
      
      这味道。
      
      赵冉浑身一顿,当即就明白了情况。
      
      敢情赵轻用的不是美人计而是美男计啊!
      
      简直恶毒。
      
      想必是赵轻派来的炉鼎,目标自不用说,肯定是为了接近陈玄。
      
      说是攻心,还真是攻心。
      
      然而现状容不得赵冉多想,因为身后熟悉的脚步声还在直直逼近。
      
      当机立断。
      
      赵冉立即冲下泉,一个手刀搞定了那羸弱青年,顺手就把人丢进虚空。
      
      要命。
      
      直到他做完一切的动作,才发现这泉水不是一般的冷,而是透骨慑魂的那种冷。
      
      猝不及防之下,连他都要忍不住发颤。
      
      好你陈玄,这就是你的日常修行吗!
      
      然这冷泉还不只是冷,这泉水分明就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将灵力液化而成的东西。
      
      一想到前几天自己砍了陈玄的几刀,赵冉就瞬间明白了这泉是什么回事,估计是陈玄用来调解离火的。
      
      然而他的领悟有些晚了,身上的诅咒因为感知到了它们主人的灵力而雀跃,血肉的吞噬速度直直翻了几倍。
      
      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无疑是对神识的摧残。
      
      但好死不死,在赵冉乱七八糟瞎想的时候,那脚步声就蓦然停下了。
      
      遭了。
      
      赵冉立刻回过神,然而身体顿时僵硬到动弹不得,好似只要他走一步,就会控制不住体内翻涌的气血。
      
      陈玄就在自己身后!
      
      以往这么近的距离,他们肯定已经缠斗在了一起,哪还有此刻这般和谐。
      
      赵冉顾不及对自身禁术的成功再度确认,身后就响起了今日他在千易楼初听到的声线。
      
      “你……为何在此?”
      
      直到身后的人突然说话,赵冉才终于意识到此时场面的微妙。
      
      原先这里有一位身无寸缕且人见犹怜的美人,现今他一个衣服穿得好好的人,主人来了也没迎上去,就差没有大声说出来自己很可疑了。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
      
      赵冉当即换上刚才那人的脸,转身面对身后的人。
      
      说是面对,他的视线一直紧盯着水面,因为他生怕一看到陈玄就克制不住自己。
      
      但他还没转到正面,就被对方扼住下巴,强行被抬起了头。
      
      而低下的视线刚好看到对方此刻的样态。
      
      竟是单膝跪地。
      
      赵冉泉下双拳紧握,压下身体本能的反击反应。
      
      “回去。”
      
      只听面前的人温声说道。
      
      赵冉当即一愣。
      
      陈玄从来没有对他那么温和过。
      
      刚刚那个软弱家伙就值得你这么对待?还是说你陈玄对谁都能如此温声细语?
      
      赵冉心里无端升起怒火,刚才的紧张顿时荡然无存。
      
      “不回。”他说得咬牙切齿,浑身杀气腾腾,全然不像他如今那张脸面的原主人。
      
      然接下的事情再次超乎了他的预料。
      
      唇部忽然一片凉意。
      
      赵冉瞪大眼睛,猝不及防之下,他没有拦得下异物的入侵。
      
      什,么……
      
      你竟、竟敢……
      
      对方离得太近,以至于他身上诅咒雀跃非常,血肉同时被吞噬和重塑。
      
      死去活来莫过于此。
      
      冷泉的寒水更是催化了诅咒的运作。
      
      一段时间之后。
      
      “听话,回去你来的地方。”
      
      耳边又传来了宿敌温和的声音。
      
      赵冉头脑一片空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陈玄做了什么?
      
      自己又被做了什么?
      
      陈玄跟自己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赵冉的神识从来没有如此混乱过,再加上诅咒发作,凭他的毅力居然都快强撑不住。
      
      好死不死还是在陈玄面前!
      
      赵冉忍住心中的耻辱,单手抓住对方的手臂。
      
      “滚……”
      
      话没说完,意识就不得已中断,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陈玄眼神微眯,看了一下对方即使在昏迷中也紧握着的手臂。
      
      片刻后才将泉里的人拉上地面,而且顺理成章地把人揽腰抱起,全然不顾对方全身湿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