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一阵心烦意乱。
      
      就在这时,李引之姗姗来迟,终于打开了房门。
      
      “卧槽!”
      
      一声惨叫。
      
      李引之瞪大眼睛,正欲关上房门,身体猝不及防被一股引力往前拉,导致他踉跄了几步被拉到房间内。
      
      身后还立刻响起了闭门声。
      
      李引之面色尴尬地看向赵冉,语气微妙道:“我从来不知道你有这爱好。”
      
      赵冉直想一巴掌拍醒这家伙。
      
      但李引之毕竟熟知世故,看着跪在地面的秀美少年,很快就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
      
      “你什么阁的。”
      
      不同于面对赵冉时的无奈,李引之看向少年的眼神不带丝毫情绪,他面无表情,好似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位人见犹怜的秀美少年,而是一块平平无奇的石头。
      
      赵冉见状,压下心里的冲动,沉默地听着李引之和少年的对话。
      
      那少年一听,浑身颤抖,双眼泛起了泪光,哭道:“小汀、小汀不知道。”
      
      “小汀。”李引之重复了一下少年的自称,嘴角微勾,淡淡道:“你不可能不知道吧?你在那里活了这么久,即便他们没告诉你他们是什么,你也应该知道一些事吧?”
      
      那毋宁是一种冷漠至极的语气,任谁听都听不出这里面有哪怕一丝的仁慈。
      
      少年更是吓得浑身哆嗦,连忙道:“大人,小汀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哦?”李引之眉尾轻挑,走到少年面前,俯下身,托起少年的下颌,强行让对方直视自己眼睛,缓缓道:“你真的这么确定?”
      
      “是、是。”
      
      李引之了然地点了点头,将少年的脸扼向赵冉的方向。
      
      “看到这个人没有,这个人有起码一千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你也不想一辈子都活在火炉里吧?不想亲眼看着自己的血肉一直烧的不停吧?”
      
      少年脸色惨白,连嘴唇都哆嗦不已,看向赵冉的眼神比起见鬼还可怕。
      
      然而李引之的话还没有结束,“事实上,你还可以闻得到自己血肉燃烧的味道,听到……”
      
      “不、不要,大人,小汀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少年几近崩溃,连声音都变调了。
      
      “……”
      
      李引之松开手,慢慢地站起身,转头对赵冉道:“怜香阁。”
      
      这就问出来了么,赵冉虽然跟李引之怎么也有十年交情了,但有时候还是不大搞得懂李引之的手段。
      
      正在这时,少年突然悲鸣出声,双手捂着心口,面目因痛苦而扭曲。
      
      显然是身上什么东西发作了。
      
      李引之坐视不理。
      
      而赵冉走了过去,单手轻轻一拍少年的后背。
      
      也不见用了什么灵力,少年惨叫一声,立刻吐出一条如拇指大小的白虫。
      
      白虫冒着寒气,所到之处皆是冰渣。
      
      李引之看着白虫,点了点头,肯定道:“果然是怜香阁。”
      
      此时,怜香阁。
      
      “怎么样?玄哥有说什么吗?”程曦迫不及待地问向眼前的黑袍男人。
      
      张晨转过身,睁开他较一般人细长几分的桃花眼,目光缓慢地定在程曦身上,道:“看起来,尊上并不喜欢那孩子。”
      
      “哈啊?”程曦非常失望,她可是花了不少灵石才买到了那个据说可以很好疗愈伤势的炉鼎。
      
      单系水灵根的阴炉,用来疗养离火所造成的伤再好不过。
      
      在她的预想中,陈玄理应不会拒绝那个作为炉鼎的少年,肯定会心软帮那个少年解除身上的冷毒。
      
      但事实是,她在怜香阁等了一整晚,眼前这只窝在小柜子里的冰虫完全没有衰亡的倾向。
      
      好不容易对方才来一次主城,她决不能就这么无果而终。
      
      无论是为了家族,还是为了她自己。
      
      程曦想了一通之后抬起头,转而问道:“那玄哥现在哪里?”
      
      张晨视线微妙地落到了程曦身上。
      
      晖元境名门,程家的下任继承人,二十五岁堪堪达到筑基期,家族背景一流,天赋才能却不过二流。
      
      若非其爷爷曾经救过尊上,岂有她胆敢称兄的道理,而今居然还奢想拉拢尊上。
      
      如果被邻境的赵冉得知此事,她所谓的程家估计也就到她为止了。
      
      不过。
      
      张晨眼里闪过一道暗光,对程曦说道:“尊上很快就会来这里。”
      
      “真的吗,太好了!”程曦惊喜,事到如今,她也不再想拐弯抹角,打算直接跟陈玄说明自己的难处。
      
      陈玄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程曦有这个自信。
      
      张晨看着程曦自顾自的欣喜,说道:“我有个建议。”
      
      “你说。”程曦立刻抬头道。
      
      “你是水木双灵根吧?”
      
      “什么?”程曦表情不解,“那又如何?”
      
      张晨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像观赏物品一样打量着程曦,勾嘴道:“我想,如果是救命恩人孙女的你生命垂危,尊上一定不会见死不救吧?”
      
      最好是,用你这双眼睛看清楚,那究竟是怎样一个存在。
      
      ……
      
      怜香阁是绝对的风俗之地。
      
      若是平时,赵冉绝不踏入这种地方半步。
      
      但是今日为了陈玄,他不得不来到了这所谓的怜香楼前。
      
      那个蠢货一定是被人算计了还浑然不知!
      
      “赵哥。”一旁的李引之压低声线,“您当真?”
      
      怜香阁背后不仅有元婴大能日常坐镇,据说还有化神强者撑腰,来犯者必有来无回,没有人能从他们口中问出商品买家的信息。
      
      赵冉冷道:“听说陈玄偶尔出入这里。”
      
      李引之嘴角微抽。
      
      显然,他根本没有说服这尊大神的可能。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一个方法。
      
      出于某些微妙的理由,怜香阁有一个规定,每一个月举办一次拼酒大会,赢者可以向怜香阁提一个请求。
      
      只要是不损害怜香阁根本利益的请求,基本上都可以实现。
      
      不过是一个买家的信息,很有可能也在他们可以实现的范围之内。
      
      而刚好这个拼酒大会正是今天。
      
      不同于一旁愁眉苦脸的李引之,赵冉觉得自己的胜算还是蛮大的。
      
      虽然他从来没有喝过酒。
      
      随便想了一想,赵冉径直往怜香阁走去。
      
      李引之无奈跟在赵冉背后从眼前花枝招展的姑娘们的围困中突破出来,来到一片金银色的大堂之中。
      
      而他们刚一走,不久就有一个体格健硕的人出现在他们刚刚所在的位置上。
      
      脸色黑沉,眼睛冒着杀气,嘴里恶狠狠道:“在怜香阁附近埋伏他。”
      
      不愧是七境五域的风俗地方之中,人称最为华贵的怜香阁。
      
      光是空中纷飞的金粉银粉就比一般楼阁多了不少排场,更不要说那些精致无比的雕栏玉柱,含笑掩面的美艳人儿。
      
      凭心而论,这里的每一个女人都是勾心夺魄级别的人间尤物。
      
      见多识广如李引之都不由看呆了。
      
      而赵冉只是冷冷地扫过厅堂一眼,径直走向了那摆放着无数酒瓶酒桶的大堂中央。
      
      “我要挑战。”
      
      开门见山,赵冉简明扼要地向其中一位气场最像是主办人的青衣男人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入夜,本来以为今日已经不会有人来挑战的张晨睁开了眼睛,看见了眼前这位穿着朴素,身材修长,而长相一般的男人。
      
      眼瞳黯淡无光,应是因为什么原因失去了视力。
      
      身上虽有灵力波动,修为恐怕还不过练气期。
      
      第一眼,张晨以为这不过是哪里出来的土包子,不自量力来送死。
      
      第二眼,他发觉这人身上有种微妙的违和感,想必是用了什么掩饰修为的灵器。
      
      诸多思绪在张晨识海中闪过,而现实中不过是过了一眨眼的时间。
      
      “挑战可以,但也要看你有没有资格。”
      
      “什么资格。”
      
      张晨抬手示意,他身后一位身材瘦小的男人立刻上前,端上来一杯酒。
      
      闻之无香,赵冉一看,还以为那是水。
      
      “喝下这杯酒,如果你还能站着,便有资格挑战。”张晨说话有些一顿一顿,眼睛直盯着赵冉。
      
      微涟,十大烈酒之一,其名完全跟其效果相反,十大烈酒中唯一一个非灵酒的酒种,普通人也能喝,只是有点要命。
      
      怜香阁十年以来,总共有八百七十一人喝完即死,其中还包括金丹期的修士。
      
      而赵冉想都没想,抬手就拿起那酒杯,正欲一口灌下。
      
      “等等!”李引之冲出重围,指着赵冉手中的酒杯道:“我来喝。”
      
      赵冉奇怪道:“你也想喝?”
      
      什么想不想,李引之一愣,但他立刻点头,道:“没错!”
      
      谁知道赵冉会不会喝酒,这要万一喝醉了,别说晖元境主城,整个晖元境都可能化为战场。
      
      其次,李引之对自己的酒量还是比较自信的,他从来就没有在喝酒上败过给谁。
      
      赵冉见李引之语气真诚,就把酒杯给了他,道:“交给你吧。”
      
      李引之立刻接过酒杯,也不多想,直接一口灌下。
      
      赵冉听着李引之放下酒杯,正想问下情况如何,料知李引之头晕目眩,差点倒在了他身上。
      
      “……”
      
      一阵沉默。
      
      李引之没说话,就呆站着,视线定在地面,没什么动静,也没什么声息,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家伙醉了,而且醉的彻彻底底。
      
      赵冉又跟张晨要了一杯。
      
      张晨也不过问,直接示意下人送酒。
      
      赵冉拿到新的一杯酒后看了一眼呆愣的李引之。
      
      毋庸置疑,李引之身体力行让他见识了一番醉酒的可怕性。
      
      但一想到陈玄,赵冉立刻手起杯落,随即感受到了体内一阵火热。
      
      苦、辣、甜。
      
      味道还好,后劲也还行。
      
      倒是李引之这家伙不就喝了一杯这玩意,怎么就愣成了根柱子。
      
      “哦?”张晨眼神微变,“看来你已经有资格挑战了。”
      
      他只是一时兴起来顶替的,原来在这里主管的人并不是他,但他的酒量比那人还要好上几个层次。
      
      这也是一整天都没什么人来挑战的原因。
      
      所以这人碰上他,运气可谓是非常不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