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五章

      罢了。
      
      赵冉难得心生退意。
      
      不过他很快就换了一个想法,既然他一时半会改变不了陈玄的想法,那么……
      
      赵冉盯着身下的陈玄,依然毫不客气地问道:“先问你一个事,你去过那什么斗战场吗。”
      
      陈玄依旧是慢了一拍才回道:“去过。”
      
      “去那里做了什么。”
      
      “不好说。”
      
      “什么?”赵冉不由皱眉,“你怎么就不好说了。”
      
      “事实是这样。”陈玄依旧面色不变。
      
      赵冉不满道:“什么事不事实,你在隐瞒什么吗。”
      
      “……”
      
      竟然沉默了,赵冉一顿,所以陈玄这家伙是真的在隐瞒什么事情吗?
      
      这时候,陈玄突然就道:“你还是回去吧。”
      
      如果说这也算转移话题的话,那简直是在小看转移话题这一强可出神入化的话术。
      
      “为什么。”赵冉直问。
      
      陈玄好似终于对自己的现状有了领悟,眼神略有动摇,视线所偏的方向指向屋内。
      
      赵冉也朝着看了过去,发现昨晚还关得好好的拉门现在被稍拉了一下,刚好有拳头大小。
      
      嗯?赵冉心念一想,马上想到了林小温,这小家伙没理由到处乱跑,但无论是陈玄还是自己都没有拉开这门的理由,所以拉开门的必然就是林小温。
      
      刚好就在赵冉想到这里的时候,微弱的脚步声从屋内传来,声音虽然小,但频率很快,那必然是在跑,而且还是拼命跑,就像在逃离什么东西一样。
      
      怎么回事,赵冉想的入神,没有注意到陈玄此刻的表情。
      
      陈玄一直在盯着赵冉,直到这个时候他的眼神才不至于是一片淡然。
      
      现在是清晨,这里的光线总是比较微弱,无论哪里都差不多色调晦暗,但是今日的清晨也有些的不一样。
      
      泉面不停飘来一些清雅的暗香,是对方身上常有的味道,而对方无比贴近自己,那香只增不减,还无比真实,更加诱人。
      
      这样不是很好,因为比较危险,尤其在那个男人面前不能这样,但是……
      
      所以呢?
      
      应该怎么做。
      
      陈玄难得在思考,然而思路总是不好汇集在一起,或者说,一旦汇集在一起的话,他们之间根本不可能保持得了这般和谐。
      
      也罢。
      
      陈玄总算有了动作,他直接挣脱自己右手,并迅速抓住对方的左臂,用力往下一按。
      
      什么?赵冉被陈玄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自己后背着地的重声,接着就看到了自己上方的陈玄。
      
      干什么!
      
      赵冉差点就问出声,不过他转念一想就不再在意自己刚刚被陈玄偷袭。
      
      看来你陈玄到底也不想轻易居人之下!
      
      而此刻,林小温也的确是在拼命跑过来,他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感受,只知道自己跑了很久,四肢都开始疲软,好似差不多就可以断了一样。
      
      所以当他看见前方出现一条光线的时候,他绞尽全身的力气都想钻进那道光线里头。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倒霉,事情总是超乎自己预料?
      
      无论是在天枢也好,出来也罢,一旦他觉得自己可以就这么安稳下去的时候,就总是会有意外发生。
      
      天杀的意外!
      
      林小温驱使自己形似人类的身体,拼命地往前冲刺。
      
      一步、两步,他要把步伐迈得最大,筋骨动得最快。
      
      林小温从来没有这么追求速度的时候,他此刻就想立刻冲出去把赵冉叫醒,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但当他总算踩到那道微弱光线的时候,他当即为眼前所见的景象给惊呆了。
      
      陈、陈玄!?
      
      “完了……”
      
      林小温心头绝望翻滚,后背冷气盘旋,差点就要原地晕死过去。
      
      “完什么完。”
      
      赵冉一听到林小温的声音就偏过头,看见玄色的木板上瘫坐着一个小小的人形。
      
      “你,你没事?”林小温顿时一怔,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赵冉。
      
      “我当然没事。”赵冉听着有些不耐,又不习惯这样躺着,随手就想推开上方的陈玄。
      
      但陈玄没等赵冉推开就离开了,起身速度之快甚至可以令人回想起他每次厮杀下手时的干脆利索。
      
      林小温看得目瞪口呆,一时半会无法理解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算什么相处方式?
      
      赵冉坐起了身,见林小温一脸呆滞,转而看向了陈玄,话说回来他们刚刚是说到哪里了,赵冉想了一想,才记起自己跟陈玄说到那什么斗战场的事情,于是他就立刻对陈玄道:“言归正传,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还是回去吧。”陈玄打断了赵冉的话。
      
      又是这句话,赵冉都快听腻了,“怎么每次都这么说,还光说不做,你以为只要不冷不淡地说一句,别人就会乖乖地走吗。”
      
      “……”
      
      “语气、态度、再不行就动手,你又不欠别人什么!”
      
      “……”
      
      陈玄也不知是在思考赵冉的话还是什么,一直低眸侧开视线,没有回答任何一句话。
      
      他好似就默认了对方说的话。
      
      赵冉盯着一直沉默的陈玄,心想这家伙一定还都无动于衷。
      
      陈玄想要隐瞒什么是陈玄的事,赵冉自知没理由过问太多,他生气的理由也当然不在那上面,问题是陈玄既然不想说,就该坚决拒绝,没必要这么温吞。
      
      凡事都有一个过程,反正自己也不急于一时。
      
      也许陈玄只是因为不知道可以这么做才那么温顺,赵冉想过几个想法,顺手将一直呆愣的林小温抓了过来,站起身便道:“我虽然不知道你在隐瞒什么,不过……”他故意留下了的一道悬念。
      
      赵冉说完就带林小温走了,一路走出山庄的范围外都没听见身后有什么动静,赵冉又觉不耐,立刻撕开一个瞬身符回到客房中,一脸的沉重。
      
      一旁闭目修炼的李引之也立刻被赵冉吓得跳起来。
      
      “我就不信了。”赵冉走到李引之榻旁,眼神异常冷厉。
      
      李引之无奈地感受到了刀子割在脸上的冷意,接话问:“不信什么?”
      
      “不信搞不定他陈玄。”
      
      幸亏赵冉说完话还记得身上带着个惊魂未定的林小温,顺手还把林小温放了下来。
      
      “那是那是。”李引之点了点头,“我有一个情报要告诉你。”
      
      “什么。”
      
      “那个你在斗战场救下的小鬼,知道一些陈玄的事情。”
      
      这么巧么,赵冉心中闪过一丝疑惑,问道:“什么事。”
      
      “你记得五年前天枢的那个事件吧。”
      
      林小温在听到五年前这个词的时候浑身一怔,一直呆滞的眼神终于有了点色彩。
      
      “百宗覆灭那个吗。”赵冉当然记得,不过他当时并不在现场,只是之后听赵轻说的。
      
      李引之揉了揉闭了一夜的眼睛,正色道:“那个小鬼啊,他说那都是陈玄做的。”
      
      什么?
      
      赵冉一愣,刚想说不可能,但看着李引之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估计的确是在复述那个小鬼的话。
      
      “那小鬼现在哪里。”
      
      ……
      
      黎远一睁眼睛就跳了起身,光着脚板踩在地面。
      
      地面光滑一片,质地相当之好。
      
      他下意识地对周围的环境产生了敌意,并迅速摆好了架势,眼观四周,耳听八方,没有放过任何一丝的异动。
      
      但他很快就发现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昨天有人将他带出了斗战场,把他安置在了这一客房内。
      
      按理说,这个客房应该是安全的。
      
      毕竟这个客房的一夜无疑相当于自己在斗战场拼上一年的命。
      
      这么想的黎远不用什么详细计算就清楚了自己的卑微,不过他够清楚自己算什么东西,所以从来没有自惭形秽过。
      
      今天只是因为睡得太好了,脑子有点不正常所以擅自感慨了一下,黎远在心中自我说服道。
      
      而这时。
      
      “你就是黎远么。”
      
      正身后响起了一道陌生男人的声音!黎远立刻转过身跟对方拉开距离,但由于太猝不及防,早上精神还没恢复,黎远的身体不受控制,右脚跟左脚扭在了一起,一摔就是摔的个狗吃屎。
      
      “……”
      
      赵冉看着黎远在眼前摔下,又看着黎远在眼前挣扎地爬起来,丝毫没有扶上一把的想法。
      
      “是,是我。”黎远认出了赵冉,恭恭敬敬地跟赵冉保持了距离。
      
      赵冉毫不在意,估计是睡了一夜,他觉得自己此刻的精神前所未有的好,“你昨天说的天枢事件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黎远支支吾吾,但不是那种说不出话来的支支吾吾,而是组织语言,压抑不住情感的支支吾吾。
      
      后者只可能是出于真情实感。
      
      赵冉想起刚刚陈玄闭口不谈的态度,好似一切都联系上了。
      
      不过这时,黎远终于开口说话了。
      
      “我的父亲是那一天的幸存者,父亲临死前跟我说过那天的真相。”
      
      “真相……”赵冉若有所思,暗红的眼瞳放低了视线。
      
      黎远咽了口水,紧张地对赵冉道:“那个李引之跟我说,只要有你在,我就不用怕他。”
      
      “他是这么说的么。”赵冉不觉挑眉。
      
      这句话就跟肯定没差。
      
      黎远立刻欣喜若狂,激动道:“我知道你,你是赵冉,对不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