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章

      偷偷回头看了眼靠在柱上沉睡的赵冉,林小温一边听着自己的猛烈心跳,一边慢慢吞地拉开了门。
      
      只听嚓嘶之声拉起一段长音,森冷的气流扑面而来,紧接着面前的景象便完完整整地映照在了林小温眼中。
      
      他的眼前空无一物,只有一所房屋该有的造型,而没有除此之外的一切东西。
      
      林小温顿时感到毛骨悚然,无可奈何地屈倒于对方脚下的记忆在头脑中突然浮现。
      
      事实上无论赵冉怎么抱怨陈玄,林小温在听的时候内心深处都没有忘记那个男人的恐怖。
      
      好在陈玄确实不在屋内,不然他肯定会在看见对方的瞬间被吓到原地晕眩。
      
      林小温接着环视了那一室一圈,最后还是定睛在他正面的拉门上,此时,他心中还是升起了一道声音叫他继续前进。
      
      他于是就鬼使神差地来到拉门前,伸手拉开第二扇拉门。
      
      嚓嘶的长音停下。
      
      林小温发现眼前依旧是空无一物,黑暗之中只有细微的冷气在他周身环绕。
      
      眼前没有门,这一室的门在右侧,依旧是一扇高大的拉门,但与前一扇拉门不同,这一扇拉门的底部逐渐出现了图案。
      
      说是图案,其实那应该说是画作。
      
      借助窗外的月光,林小温可以看见一片白色上点点散墨,好似一副墨梅图,然而神奇的是,画作的中央点多了一笔朱墨,那一圆形的红色在散散的墨点之上,构图极其玄妙,那红色就有如一道红月高挂于天。
      
      林小温当即吓了一跳,但同时也被那副画给吸引了,回过神来时就已经又拉开了那扇门,并且走了进去。
      
      但他冷静下来没有多久,习惯性地再往右一看,又发现了一扇拉门。
      
      那上面又是一副画作。
      
      墨色不似之前那般有序,运笔里面蕴藏有某种疯狂的意味,而那一红月不再处于中央位置,而是稍微偏到了右侧。
      
      这一构图令林小温想到了一词——妖异。
      
      “这究竟是……”
      
      林小温虽不怎么熟知人世,但依旧直觉这画作必属上乘之品,人一看便勾人心弦,而林小温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鬼迷心窍了,居然还拉开了门,不停地往前走,还不停地拉开门。
      
      浑浑噩噩了很长时间,林小温突然惊醒,伸出正准备拉开门的手立刻停了下来,并恢复了灵智。
      
      眼前一片黑暗,除了知道面前有一扇门外,其他的一概不知。
      
      “我在做什么?”
      
      没有人的一室之内,林小温的声音被不停地回响,最终被暗夜给吞没。
      
      即使是走到了最后一扇门,他依旧没有看见什么东西,陈玄确实不在屋内,这几乎是无比肯定的了。
      
      林小温拍拍自己僵硬的脸颊,强行压抑住内心不断涌上来的恐惧,自我鼓舞道:“没事的,反正这里没什么人。”
      
      声音立刻在宽阔的空间中回旋,林小温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耳朵里打转。
      
      不能再待下去了,林小温立刻扭头就跑,还用最强的灵决加快了自己的逃逸速度。
      
      他是觉得自己在逃逸,林小温不用回过头都能感觉得到自己身后有某种力量在追逐着他,或是那只是他狂奔而起的气流所导致的错觉,反正他是不敢再待在这种鬼地方了。
      
      得快点回到赵冉身边,林小温脑子里就剩下这一个念头,双腿不要命地往自己开过的门冲刺。
      
      这个地方绝对有问题!赵冉绝对不能再待下去了!
      
      ……
      
      视野一片黑暗,赵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支起身,按着自己额头,眨了好几下眼睛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
      
      眼前是一片冷泉。
      
      清晨的微光已经照上了水面。
      
      这里是后院,赵冉总算意识到了这点,但是他的头脑依旧还很沉重,一醒来记忆都有点模糊。
      
      轻轻地拍了拍额头,赵冉沉默地看着天青荷看了片刻,然后缓缓地转过头来,视线从泉面升起到木板之上……
      
      嗯?
      
      赵冉一愣,怀疑了自己眼睛。
      
      面前的人好似注意到了自己的苏醒,不快不慢地转了过头,视线确切无疑地落到了自己身上。
      
      怎么会?赵冉立刻做起身,不自觉地眯了下眼睛,微光在他暗红的眼瞳中不时闪过。
      
      对方的确是在看着自己,那深黑的眼瞳,挺直的腰脊,的确与自己的印象无差,简直就像记忆中的少年终于成年后的样子。
      
      想到这里,赵冉立刻又是一愣。
      
      糟了。
      
      自己刚刚居然跟对方对视了。
      
      赵冉当即收回视线,罕见地有点不知所措,单手按着自己的双眼,他没有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只是单纯地头脑混乱,理不清现状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但是等了良久也没见对方有什么反应。
      
      为什么?赵冉猛然抬起头,顿时发觉了问题的所在。
      
      陈玄这家伙,居然到现在都没认出自己!
      
      一时愤然,赵冉马上就又回过头,这回他就敢视线肆无忌惮地盯着陈玄,怒道:“你可总算肯出来了。”
      
      不同于赵冉随意地坐在缘侧,陈玄虽然也是坐在那上面,但那是相对正经的稽坐,而他听着赵冉的话,不知是不是没反应过来,一直只是看着赵冉,没有说话。
      
      赵冉趁这个机会看清楚了平常的陈玄是什么样子,接着道:“昨天去哪了。”
      
      陈玄总算接话道:“回宗。”
      
      这么巧,赵冉皱眉,直道:“你是不是在躲我。”
      
      陈玄沉默,但并没有逃避赵冉的视线。
      
      赵冉发现陈玄这家伙老是不肯好好回话,但是这还不是重点,赵冉随即又发现对方身上有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怎么回事?
      
      赵冉没有多想,立刻提起沉重的身体靠近陈玄,但他才起身,视线掠过泉面,意外地看到了此刻自己的脸,于是意识到了自己现在这张脸的主人原本所背负的任务。
      
      对啊,说白了那少年就是为了引诱对方来的这里。
      
      那么自己现在的表现会不会过于强硬?赵冉突然意识到了问题,但又发现自己完全对比不出来,因为他缺乏这方面的常识。
      
      不过他至少察觉到了一个关键,那就是无论凭着现在这张脸无论自己怎么接近对方,这都应还在正常情况之内!
      
      虽然从来没主动接近过什么人,但是现在赵冉不知为何就是起了这心思。
      
      难得有这个机会。
      
      赵冉心中默默地肯定自己的想法,抬起眼就是径直地锁定住对方,同时抬起右手二话不说就想抓住对方衣襟。
      
      这世上没有人能伤到陈玄,但凡事都有万一。
      
      而赵冉转瞬一愣,因为陈玄意外地单手制住了他的右手,力气很大,大致在捏碎到捏断人的手骨之间。
      
      算不上温柔,但也算不上暴力,而比起他们之间日常的厮杀,这跟轻轻一碰没什么区别。
      
      赵冉不解陈玄此举的意味,自己这不就是看一下对方有没有受伤而已么。
      
      但是更奇怪的是,低下眼眸的陈玄接下来还问道:“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赵冉眉头微提,没回答陈玄这个问题,转而道:“你身上的血腥味是什么回事。”
      
      “别人的。”陈玄简而回答。
      
      这一句“别人的”联系上之前那一句“回宗”可以联想得出来相当之多的可能性。
      
      但赵冉只是有些怀疑,他不觉得陈玄去杀除他之外的人时会导致身上沾上血腥味,但他转念一想,推测那估计是因为陈玄疏于防御。
      
      对,尤其是现在,明明天底下最想要自己命的人就在眼前,仅是咫尺之遥,这家伙都完全意识不到,还天真地几乎有问必答,那些宵小又算什么。
      
      简直可恶!
      
      赵冉压不下内心的愤然,盯着陈玄的视线愈加炙热,暗红的双瞳此时就像被烈火点燃了一样。
      
      说时迟来时快,他甚至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意识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出手将陈玄按倒在地,双手各自压住对方的手。
      
      实现了前日所想象过的那一局面。
      
      赵冉居高临下地直视陈玄,先是不明白对方为何没有预判到,后是愤怒对方还是这么个天真,竟被人如此轻易地按倒在地。
      
      “蠢货!”赵冉总算忍不住说出对陈玄控诉,“你是哪门子的笨蛋,这都能掉以轻心的吗!”
      
      “……”陈玄的眼神依旧淡然,好似现状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一态度进一步激怒了赵冉,但没等赵冉接着说话,陈玄终于开口,说道:“你下来。”
      
      什么下来不下来,完全不着边际,赵冉又被气到下意识咬住下唇,“你若不想这样,大可以动手,光说你以为会有用吗。”
      
      “希望有用。”
      
      “哈?”赵冉一愣,不觉怒火平息了一些,并猛然发觉了一件事,自己所认同的宿敌正是这样一个高傲的男人。
      
      无论你对他做什么,他都丝毫不放在心上,原因很简单,因为没那个必要,没必要的事情不需要做,没必要的情感不需要有。
      
      异常之至,绝非正常环境下会有的认知,赵冉仿佛理解了一点为什么晖元境有些家伙会一提起对方就脸色大变。
      
      不过那又如何。
      
      包括这点这内,赵冉对自己宿敌的认可只增不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