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六章

      阁楼之上。
      
      事情越来越艰难了。
      
      谌忌世在脑子里不停地在整理自己来到晖元境一个月后所观察到的事实。
      
      陈玄无疑是有意放任赵冉在晖元境走动,目的不明,也许是为寻找可乘之机,也许另有目的。
      
      但无论是哪个,陈玄都并非自己原来想象中的那个陈玄。
      
      谌忌世直觉陈玄有一个巨大的谋算,这整一个晖元境都是他的棋盘,只是现在最大的那个变数闯进了这个棋盘之中,才使得他多年的伪装露出了破绽。
      
      但如果真是那样,陈玄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谌忌世顺着这个思路立刻想起了五年前使晖元境近乎重洗的天枢事件,再一思考,他心中立刻跳出一个想法。
      
      莫非那近百宗的强者其实不是死于天枢内斗,而是死于陈玄手下?
      
      即使是当初的赵冉,恐怕也不会这么做吧。
      
      实在令人不寒而栗,饶是谌忌世再怎么见多识广,识人无数,都没见过如此的异端。
      
      自己之前居然还想要设计陈玄,真是后怕。
      
      但赵冉一定还不知道陈玄的另一面。
      
      如果赵冉知道陈玄的真面目,届时会发生什么事?他会很失望?很愤怒?
      
      谌忌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赵冉对陈玄的重视,故也比谁都清楚陈玄有多能影响到赵冉。
      
      “是呢,如果让他知道陈玄的真面目,他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这才一想,谌忌世心中便雀跃不止,他手中有一个绝对的王牌,如果陈玄确实如他所想,陈玄就一定会上勾。
      
      毕竟,那可是天枢三千天之门啊。
      
      ……
      
      赵冉听眼前这个名为黎远的少年转述了一段很长的话,说是陈玄血洗天枢,灭杀了当时被困天枢的近百宗强者。
      
      虽然很是令人难以置信,但这个少年的话语当中没有一丝说谎的迹象,若非对方的父亲说谎,这事估计就这么确切无疑了。
      
      赵冉低眸思考了片刻,尽管他不想承认,但陈玄的确对自己隐瞒了很多的事情。
      
      陈玄当然没有向自己坦白的义务,这是对方的自由,而今早陈玄的态度也根本就是摆明了不想谈。
      
      不管是有人诬陷陈玄,还是陈玄就是做出此事的幕后黑手,赵冉都认为自己不能坐视不理。
      
      他正是为此而来的。
      
      暗自下了决心之后,赵冉再抬眸的时候眼神就已经不一样了,他对黎远道:“既然你给我这么关键的情报,你有什么想要做,我都可以帮你。”
      
      黎远一顿,满脸的不可置信,连忙问道:“真的吗。”
      
      “没什么真不真,这是交易。”
      
      可是……,黎远依旧对赵冉感到畏惧,尤其不敢与对方对视,故他每一说完话都会下意识地低下视线,逃避对方的视线。
      
      他或许对世事了解不多,但也十分清楚现在自己眼前的人是何等的存在,屹立千年不倒的独行者,一个浑身上下都是传奇的男人。
      
      自己别说跟对方说话,就是见对方一面都近乎不可能。
      
      黎远心中一直非常憧憬赵冉,原来还想过如果能见对方一面,就是死也无憾,没想到初见的时候就是对方将自己从鬼门关抓了回来。
      
      现在无疑是一个机会,自己必须得把握这个机会!
      
      “我、我想拜托您一件事。”黎远努力地抬起眼,定睛与赵冉对视。
      
      您?赵冉对这称呼十分不满,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只道:“什么事。”
      
      黎远看出了赵冉的不满,生怕对方会对自己有不好的印象,声音又不自觉放低了一下道:“我、我能不能拜你为师?”
      
      “你说什么。”赵冉听着更为不耐,暗红的眼瞳中煞气微露。
      
      黎远差点吓到跪下,但怎料自己的膝盖僵硬如铁,屈伸不得,只能迅速地低头道:“对、对不起!”
      
      他想要表现得尽可能诚恳,在他的印象中,没有人不喜欢被人敬畏,每当他在斗战场对人卑躬屈膝的时候,那人怎么也会放自己一马。
      
      但显然他错了。
      
      因为赵冉越来越不耐,怒道:“你有什么好对不起。”
      
      黎远完全意想不到对方的反应,内心好似猛揪成了一团,连忙道歉:“啊,不是,我、我太厚颜无耻了!”
      
      这回竟都口齿不清了,赵冉被对方的反应弄的有些懵,刚想要问话。
      
      “像我这种人当然不配当您的徒弟!请您把刚刚的话忘了吧!”
      
      “……”赵冉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黎远,好似在审视黎远的一切。
      
      “真、真的非常抱歉!”黎远都快哭出来了,明明从小在斗战场无论经受什么他都没有哭过,此时此刻面对着自己憧憬的人,竟然会如此没出息的忍不回泪腺的哭意。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明明应该还有更好的办法才对啊,自己为何这么操之过急,这才初见面就想做徒弟,不是厚颜无耻是什么。
      
      黎远真的是后悔透了,如果有时间逆转的机会,他一定想都不用想就要撤回那句话。
      
      但是等了良久,对方说的话却超乎了他的预料之中。
      
      “你是蠢货么。”赵冉直道。
      
      “是!您说的对!”
      
      “你想要拜我为师,直说就是了。”
      
      “欸?”黎远心中猛然升起一丝希望,立刻抬起了头,猝不及防地与对方的双瞳对视。
      
      他愣住了,脑中刹那间一片空白。
      
      “当然,我还是会拒绝。”
      
      “这……?”黎远呆了,他的大脑丝毫跟不上这个展开。
      
      赵冉有些不耐,勉强解释道:“我反正教不了你什么,找我教你还不如自学。”
      
      “原来是这样啊!”黎远恍然大悟,继而双眼泪下,咬着下唇道:“太好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赵冉看着这一幕,不耐归不耐,但还是勉为其难地继续道:“你没必要这么自惭形愧,你的资质或许一般,但道心比一般人都强,有一定机缘的话,假以时日就是成为一方强者也不足为奇。”
      
      “真、真的吗!”黎远立刻又抬起了头。
      
      “你不信我吗。”
      
      “信,我信!”
      
      真是个笨蛋小鬼,赵冉看着黎远,不自觉地想起了当年的陈玄。
      
      陈玄这家伙倒是也永远不知道认清自己的实力,老是一股劲地冲了过来,赵冉就是到现在都搞不懂,那时的陈玄究竟都是哪来的勇气,怎么就这么不怕死。
      
      不过陈玄身上他搞不懂的事情多的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
      
      赵冉想了一圈之后很快就释然了,转而眯眸盯着黎远,不冷不淡道:“你要去天枢吗。”
      
      “天、天枢?”
      
      “就是你们一要修炼总是拼命想去的地方。”
      
      “我可以去吗。”黎远当然听说过那个地方,此前他从来不觉地自己会有机会去那里。
      
      “你没什么不可以,况且那里正好也有一个小鬼。”赵冉之前就是把那张脸的主人丢进了天枢,那个小鬼现在好像也还没死,正好可以跟这个做个伴。
      
      黎远对赵冉凶残的想法毫不察觉,心中只是一个劲的感谢。
      
      赵冉总算把黎远给扔进天枢了。
      
      这时,李引之就好像掐着时机一样在窗口伸出脑袋,问道:“陈玄又拒绝你了吗。”
      
      “什么叫又。”
      
      “唉唉,放弃吧,这就说明他完全不想跟你说了嘛,何必强人所难,强扭的瓜不甜哦。”
      
      赵冉满不在意道:“他很好,这说明他起码会保密。”
      
      李引之愣道:“哈?我说你这脑回路也太诡异了吧,这都能想到夸他。”
      
      “难道不是吗,这件事不正能说明,陈玄虽然蠢,但是也不会对人有问必答吗。”赵冉说的理直气壮。
      
      “诶?”
      
      这不是很基本吗?哪个人没有没有一两件难以启齿的事情?李引之实在跟不上赵冉的思路,故而作罢,假装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立马道:“啊,我有约!”说完就立刻消失。
      
      连旁边一直一脸沉重的林小温看到李引之欢快的背影都不由目瞪口呆。
      
      这一目瞪口呆的表情刚好在赵冉的视野范围之内,赵冉如是问道:“小东西,你怎么了。”未免太安静了吧。
      
      林小温眨了眨眼,咬咬牙问:“黎远说的话如果是真的,那陈玄一定是你们人类中的恶人吧?就是这样你也会认同他?”
      
      “……”
      
      赵冉罕见地没有立刻回答,眼前好似浮现回了几十年前的光景,“那小鬼……”
      
      刚一说,赵冉又停下了,因为自陈玄成长到能与他并肩而立的那时开始,他便不再用这称呼了。
      
      林小温:“?”
      
      “陈玄没有做。”这回赵冉的回答斩金截铁。
      
      “你相信他?”林小温继续追问。
      
      “没错。”
      
      “……”
      
      林小温心中犹豫要不要把在那府中遇到的事情告诉赵冉,脸色十分难看。
      
      赵冉见状也不再提此事,只道:“问这些也没用,现在暂时没有进一步的线索……”
      
      等等,真的没有吗?
      
      赵冉突然一顿,想了一想,那近乎灭绝的百宗之中不是有一个留下来了吗。
      
      那个不仅留存了下来、还发展得日益兴盛的所谓钦灵宗。
      
      ……
      
      此时的林道乘顿时感到了一阵恶寒,宛如被一条毒蛇锁定了一样,浑身发毛。
      
      “姐夫?”郭涟疑惑地看着林道乘。
      
      林道乘立刻反应了过来,转头看向郭涟,温声道:“不用在意,你都没事吧?”
      
      郭涟顿了顿,脸上闪过一丝悲伤,低头道:“我没事了。”
      
      这如何是没事的样子,林道乘有些欲言又止,伸出的手抬起又放下,最后道:“你还小,不要太执着,道心会不稳。”
      
      “嗯。”
      
      “等姐夫取到那物,马上就会带你回宗。”
      
      “嗯。”
      
      居然变得的如此乖顺,林道乘不由好奇郭涟失去踪迹的这几天都发生了什么,又或是,遇到了什么人。
      
      但他的好奇无法继续。
      
      因为下一刻就有人在敲他们的房门。
      
      “客人,拍卖会的时间到了。”
      
      外头响起了一道轻柔的女声,听似柔和,实则暗藏气韵,不卑不亢,那无疑是属于修士的声线。
      
      这个地方,就是招待的人也必须得是修士。
      
      林道乘了然,回道:“知道了。”
      
      “需要帮忙带路吗。”
      
      “不用,你先走吧。”
      
      “是。”
      
      林道乘看回郭涟,道:“你也一起来吧。”
      
      “不了,”郭涟摇头,眼神坚定道:“我要抓紧时间修炼。”
      
      “……好。”
      
      林道乘不知该以什么表情走出房门,一阵思虑过后才终于排除杂念,走进了拍卖堂。
      
      拍卖堂人满为患,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人都是冲着那所谓天枢一千天之门来的。
      
      不知何人竟把天枢一千天拿出来拍卖,短短几天就在晖元境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就算能够拍卖,到时候还不得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林道乘此刻特别庆幸自己没有带上郭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