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

      好一个把人当商品,这家伙是怎么想到的这想法,赵冉感到微妙,松开手,放下了布衣少年。
      
      少年被赵冉突然的松手直接摔在了地上,因为他的身体还未从刚刚的负荷中恢复过来,从脚裸到膝盖、再到腰部,身体的每一节点都松软至极,他这一摔简直就跟泥水扑地没有两样。
      
      裁判员、孙成见赵冉服软,立刻眼神示意身后的两人把那少年押回去。
      
      然而没等那两人碰到少年,赵冉就走在少年前头,不冷不淡道:“既然是商品,那就有价格吧。”
      
      “客人这是想买他?”
      
      孙成看赵冉的眼神刷的一变,毋宁说,这才算是看待客人的眼神。
      
      而在他的眼里,赵冉除了是一个面貌平平无奇的弱气青年,就没了其他特征,或许刚刚那一招擒拿令人惊奇,但那事也就发生在一瞬间,谁都说不准是不是情急之举。
      
      在孙成说完那句话后,布衣少年猛地回过神来,脑袋猛地转向赵冉,眼里满是希冀。
      
      但是。
      
      “不。”赵冉直接否定了。
      
      “是么。”孙成的脸色立刻又变回了那般阴沉。
      
      布衣少年则是目瞪口呆,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眼里蔓延的绝望。
      
      而赵冉对此仍旧不予一道视线,转而道:“我想问的不是这小鬼的价格。”
      
      “哦?”孙成转回头,细长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我问的是,这个地方,所有‘小鬼’的价格。”
      
      孙成的动作顿时僵硬了。
      
      “怎么。”赵冉问道。
      
      孙成脸色又青又白,盯着赵冉不知道想什么,过了片刻才道:“客人,请进来说话。”
      
      “行,”赵冉点头,径直走向对方所示意的那个方向,走的时候也不忘提醒一句:“带上他。”
      
      这个他,指的当然是那个布衣少年。
      
      一室。
      
      孙成随后而至。
      
      这回他身后并没有带上任何一人,开门一见赵冉就马上恭迎了上来。
      
      “客人慷慨,但您知道,我们这个地方也是做生意的,您这一下买断货源,对我们的生意势必有很大影响。”
      
      赵冉看着孙成来到身前,“是么。”
      
      孙成以为赵冉不了解,便解释道:“这斗战场底下一共有几百名这类的商品,平常就是供租借,上来充个场子,厉害一点的,便可以表演一番。”
      
      “表演。”
      
      “您知道,这种地方总是要有一些装饰的。”孙成解释道,在他的构想中,已经把赵冉归为那类纨绔子弟,拿着家族的钱来败家的。
      
      赵冉还是第一次听说世上有这种装饰方法,直道:“但我反正是要买下。”
      
      “这个嘛……”孙成开始眼神闪烁。
      
      “多少钱。”
      
      “三千万极品灵石。”
      
      真会要价,即使赵冉再怎么不懂行价,他也知道对方这完全是在狮子大开口。
      
      一来,可以让他知难而退,二来,如果真能坑,那一定可以坑到一笔大的。
      
      但孙成的心思还不只这些,他的这一句要价,事实上还是在试探赵冉,试图从赵冉的表情中读出情报。
      
      可赵冉面无表情,即便在听到孙成喊完这一要价之后,他也顶多是露出了一丝不悦的表情。
      
      这要么是傻子,要么是疯子,孙成暗自判断。
      
      “可以。”赵冉直道。
      
      “可以?”
      
      怎么可能?孙成说真的被这一句话吓了一跳,在他的预料中,对方肯定得犹豫一阵子才答应,但现状完全超乎了他的意料。
      
      而赵冉接着就道:“可以是可以,但谁身上会带那么多灵石。”
      
      “这……”所以这人是真的有?
      
      对方太自信了,表情完全没有破绽,饶是孙成阅人无数,也一时判断不出对方是虚张声势还是其他。
      
      “小鬼。”赵冉看了眼一直缩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布衣少年,冷道:“出去找个人,让那家伙来给钱。”
      
      “啊!欸?”少年被吓得跳起,急忙地接住赵冉给他丢来的玉简。
      
      “去就快去!”
      
      赵冉这一句暴怒别说是布衣少年,连孙成也吓了一跳,一时间他竟眼睁睁地看着那少年像逃跑一样冲出门去。
      
      他已经开始搞不清楚状况了。
      
      “那么我们接下来说正事吧。”
      
      孙成嘴角一抽,堪堪收回视线,心道,刚刚那个不是正事么。
      
      赵冉走到窗边,很干脆地不再遮遮掩掩,抬眼直视对面的说话人。
      
      这家伙体格偏胖,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惯了。
      
      “五十多年前,陈玄来过这个地方吗。”
      
      孙成听到这话差点后退了一步,瞪大眼睛,脸色瞬间难看至极,好似根本没有预料到赵冉会突然问出这话。
      
      这个反应是真的,赵冉看在眼里,便确信了陈玄来过这个地方的事实。
      
      “您说的‘陈玄’是指哪位。”孙成良久才问道。
      
      啧,赵冉心中咂舌,“就是你们晖元境人称为‘尊上’的那位。”
      
      “那、那当然是没来过,尊上怎么可能会来这种地方。”
      
      “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孙成已经开始有点急了。
      
      “可你的反应明显不像没见过陈玄的样子。”赵冉直道,他看得出来,孙成的这个反应跟程家那老头简直如出一辙。
      
      “客人说笑了。”
      
      “我没说笑,你就是见过陈玄了不是么。”
      
      “没,真没!”孙成连连摇头,完全没有刚刚那个精明商人的样子。
      
      赵冉越来越觉得莫名其妙,转而道:“其他人呢,那这里其他人有见过陈玄的吗。”
      
      “肯定没!”孙成脱口而出。
      
      什么鬼,赵冉朝孙成走近了一步,疑道:“你又不是他们,他们见没见过,你怎么知道。”
      
      孙成顿时哑口无言,面如死灰。
      
      赵冉盯着孙成,一直盯了半响,想到程家那老人的事,有可能这家伙身上也被下了什么咒术,一说就会死的那种,自己再继续强人所难,估计也是这房间内多了一具尸体而已。
      
      “罢了,既然没有陈玄的情报,我走了。”
      
      “……客人好走。”
      
      一直过了很久。
      
      等等!
      
      瘫坐在一椅上的孙成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说到底刚刚都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人突然间出现救下了一个小鬼,自己过去要回那小鬼,结果对方就说要把所有人都买了。
      
      而自己算出价钱,对方应许,还说派人就来送钱,那小鬼一走,对方就突然说出尊上的事情。
      
      这未免太过于巧合了吧。
      
      有谁担保会有人来送钱?
      
      对方已经走了啊!连同那个小鬼也一起走了啊!
      
      孙成马上意识到自己这是被人算计了,立刻从袖中掏出一件玉简,联系自家老板。
      
      “那买卖的事——”
      
      “卖了。”玉简传来的声音说道。
      
      “大人的意思是?”孙成顿了一顿。
      
      “都卖了。”
      
      那声音冷漠至极,令人不寒而栗。
      
      孙成只觉自己把一切都搞砸了。
      
      “他们把斗战场都买了。”
      
      远处,张晨低眼看着楼下刚刚走出门外的人,如此说道。
      
      ……
      
      街头。
      
      “老大,这可怎么办。”林小温坐在赵冉肩上,沉思着刚才的事情。
      
      “什么怎么办。”
      
      “这些人都不肯说啊!”
      
      “查来查去也是白搭,直接去找陈玄。”
      
      “不要吧,他很可怕啊。”
      
      “反正到处问也没用不是么,还是说你有什么更好的方法。”
      
      “这……没有。”
      
      赵冉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林小温,心念一动,道:“放心,回来我就给你找个灵器。”
      
      “真的!”林小温大惊。
      
      “真的。”
      
      赵冉觉得林小温没必要这么惊讶,既然是他答应过的事,就没有不做的道理。
      
      不过他也不提,走着走着就直接从袖中抓出一张瞬身符,一撕开,眼前的光景立刻就变换了。
      
      宅前风雪依旧,除了风雪声,便再无其他声音。
      
      对于总要换张脸见陈玄这件事,赵冉多少感到不耐,但总的来说,他也不怎么抗拒。
      
      而走进了门,赵冉没有发现任何人,走到之前那小鬼所在的后院,也没有发现任何人。
      
      一片死寂。
      
      赵冉本质上很喜欢这种寂静。
      
      不过他今天是为找人而来,地方安不安静都是其次,没什么好在意的。
      
      但是等了很久,依旧没有人出现。
      
      赵冉站在泉边等不到人,便沿着冷泉走到了房屋旁边。
      
      这类木屋会因为各种需要,在搭建的时候多建出一片地方,也那一空间也称为缘侧,以供歇坐等需要。
      
      他在壬离境的宅邸也是类似的设计,那宅中诸多河流,水池交错,庭院也随着地形任意搭建。
      
      考虑到一些问题,赵冉干脆赤脚踏上了木板。
      
      反正主人也不在,他又对陈玄毫不客气,进屋而已,没他什么不敢做的。
      
      但走到那扇拉门前,赵冉又停下了脚步,面对着门,抬起手,放下手,终究没有拉开。
      
      他多少有点恼,于是就直接地坐在了木板上,背对着门,睁眼又闭眼,面前是一片冷泉。
      
      “为啥不进去?”林小温跳了下来,走在木板上。
      
      空气中飘荡着清雅的荷香。
      
      “我估计他也不在那里面。”赵冉道。
      
      林小温猛地感到庆幸,“那我们回去吧!”
      
      “回什么回,不等到陈玄,回也没用。”
      
      “呃,说的也是哦。”林小温点了点头,也干脆坐在赵冉旁边,撑着脑袋看花。
      
      赵冉抬头望了望远山,心道,这一光景,无疑是陈玄日常所见的光景。
      
      何其无趣,又何其深远,简直跟其本人一模一样。
      
      整天看着这般景色的话,倒也不奇怪陈玄会那般异常。  
      
      “老大啊,你为啥要这么在意陈玄啊?”林小温看向赵冉,一双大眼睛上满是疑惑。
      
      水灵还真是水灵,赵冉忽然心念一闪,至于林小温所问的问题,赵冉想都不用想就道:“他是我所认同的人。”
      
      “可是李引之也说了,陈玄他很有问题啊!好几个人一说到陈玄就会变得很奇怪……”
      
      “这个没关系。”毋宁问,这又能有什么关系。
      
      “我搞不懂……”林小温很沮丧地低下了头。
      
      事实上也不用搞懂,但赵冉并没有说话,因为他看着那一冷泉,心中忽然浮起了一道想法。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