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

      赵冉直接走下了泉中。
      
      他自是记得这灵泉对自己的伤害,但此刻并不是顾忌这些小事的时候。
      
      这个地方不该这么乏味。
      
      陈玄或许是有着种植花草的念头,但肯定不知道怎么做。
      
      天底下能耐严寒的灵物比比皆是,赵冉身上都带着很多它们的种子。
      
      雪星、水禅、流素……
      
      无需其他,只要有一处安身之地,它们就能自力更生。
      
      天青荷的确很好,但只有天青荷到底还不够。
      
      既然如此,赵冉从虚空中掏出一白玉瓷瓶,无需确认里头之物,他便直接倾倒下来。
      
      一两颗银色的珠粒从瓶口落入泉中,一与泉面相碰,那珠粒便破开芽,再一落水,枝芽就生长开来。
      
      几次眨眼的功夫,赵冉便看到雪星在月下的泉中迅速盛开,银光点点,指头大小的星形小花开满了泉面。
      
      说是开满,其实也不尽然,它们只是围在赵冉所在的区域而已。
      
      这花其实很是缠人,人一来,就总是围着人转,人伸手给它们,它们就温顺地跟上去,跑到人手上、身上,明明离开水就会死,但它们大抵习性如此,也便没什么所谓。
      
      下一个。
      
      赵冉接着从虚空中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盒子。
      
      盒子里面装的就是水禅。
      
      若是灵物皆有划分阶层的话,这水禅就是其中的极品。
      
      无论功效还是其他,都当属灵植中数一数二的水平,据说元婴境界以下修士只需炼化此一株,便可修炼至元婴境界。
      
      而赵冉之所以收着她,纯粹是因为它好看。
      
      林小温呆呆地看着赵冉走下泉,又看着赵冉一连串的动作,先知后觉大叫道:“你这是做什么啊!”
      
      “什么做什么。”赵冉回过头看了林小温一眼。
      
      林小温被看得一愣,眨了眨眼道:“可是你的伤……”林小温欲言又止,他感知到了赵冉身上的诅咒在急速恶化,但他理解不了赵冉为什么还能如此平静。
      
      “不用在意。”
      
      “……”
      
      林小温陷入了沉默,他发现无论是他水灵的常识,还是人类的常识,在赵冉身上都套不进去,于是静静地走到了赵冉身边。
      
      直至这个时候,他身上才有所谓水灵的影子,因为他是在水面上走过去的。
      
      而赵冉收回视线,打开了那一盒子。
      
      这时空气中立刻飘扬起清雅的幽香。
      
      如果是在远处的话,你需定睛一看,才能看到一朵水色的小花恬静地躺在黑木盒上。
      
      它一共有七朵花瓣,花茎短而细小,盖是缺水的原因,它此刻还显得有些枯萎,直到接触到外面的空气中的灵力后,她才渐渐恢复了精神。
      
      是的,它竟是想像人一般站起身,那七朵花瓣就如人的四肢一样,歪歪扭扭地摆动,就像刚刚学习走路的孩童。
      
      与此同时,那细小的花茎也缓缓变粗,渐渐支起了全身。
      
      这类微小的生命,也有它们独特的存活技巧。
      
      灵植不似灵兽,一般情况下,无论修炼到几阶几品,都无法离开初生的地方,因此,也比灵兽好对付的。
      
      赵冉看见已经差不多了,也将水禅倒在泉中。
      
      只见一道水色的曲线从上往下划过,没有任何声响,泉水开出一道道大小水晕。
      
      但是等了良久,水下依旧没什么动静。
      
      “怎么回事?”林小温仰头问赵冉。
      
      “没什么,大概是水中的灵力过于充裕,还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行。”
      
      “这样啊。”林小温实在想不到,赵冉看上去那么冷漠,居然不仅随身携带这些灵植的种子,还那么熟悉它们的属性。
      
      “嗯,差不多了。”
      
      “哦哦!”林小温立刻回过神了。
      
      赵冉关闭虚空,转身往回走,然而他起步落脚,身体就开始不稳,忽地就是一个。
      
      该死。
      
      又是拜陈玄所赐,赵冉眼神微沉,脸色又苍白了一些。
      
      “我就说啊!”林小温跑到赵冉面前,嘟嘴道:“这里可是陈玄的地方,你也未免太心大了!”
      
      “无碍。”
      
      赵冉依旧满不在意,走路虽然有些慢,但还是走回了屋侧。
      
      林小温帮赵冉清走了身上的水,赵冉也就顺势坐了刚刚的位置,不过很显然,无论他本人对身上的诅咒如何没有感受,但事实存在的伤痛并不会消失。
      
      猛然涌上脑中的困意正是其证明。
      
      赵冉忽然发现到了晖元境之后,他的犯困就越来越严重了。
      
      “陈玄怎么回事啊,都这个时候了也不来。”林小温嘟囔道。
      
      “……”
      
      “他这是在故意避开你吧?”
      
      赵冉没有回答,但他确实也感到了疑惑。
      
      但是为何。
      
      陈玄究竟有什么理由要避开自己。
      
      但是这个疑问只在赵冉心中存在了一刹那,下一刹那,他就抵不住困意,很干脆地合眼睡下,因为正好可以倚靠在屋侧的木柱上,所以才不至于摔下泉中。
      
      林小温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人在死敌的地方睡下,正要张开说话。
      
      …………
      
      赵冉在深眠中回忆了以前的一些事。
      
      五十多年前,天枢中。
      
      赵冉打跑了一座山的灵兽,一时心血来潮,就想随便找一冷泉歇息一会。
      
      所幸山上的确有一处泉。
      
      赵冉脱去外衣,直视奔流不息的瀑布,一步一步走进泉中。
      
      稍一仰头,抬眼所见之处,云雾缭绕,再侧目一看,天边夕阳似火,残日半掩。
      
      只要没有不解风情的狂暴之徒,这天枢就总是这般宁静。
      
      赵冉任凭冷泉冲刷己身,灼然的双瞳此刻略为暗淡,宛若将熄之火。
      
      已经没有对手了。
      
      已经没有人胆敢挑战自己了。
      
      如果再过几百年、再过几千年,或许就会有能够匹敌自己的人。
      
      那么,还不如就在此处等个几百年再出去,届时人间一变,必然会出现够多的对手。
      
      “也对,没有什么事情值得烦恼。”
      
      只要等,等就够了,赵冉心想,然而神识一动,突然注意到了一个山上原来没有的异物。
      
      说是异物,那其实是人。
      
      只是因为太过于弱小,自己便一直忽视了他。
      
      而那人、那少年人现在正径直地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实在奇怪,赵冉心道,这里可是天枢一百天,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一个顶多也就筑基期的少年。
      
      简直匪夷所思。
      
      而他想的过多,失神的功夫,那少年就快走到了泉边。
      
      直到少年走到泉边,赵冉才慢慢地转过身,侧眼看向那少年走来的方向。
      
      那少年是背光走了过来,腰脊挺直,气质凛然,脸部轮廓不大清晰,其右手提着一把与其年龄不符的银色长剑。
      
      赵冉头部微倾,再定睛一看,竟发现了一双近似燃烧的双瞳,以及微光之下,那张堪称可勾魂夺魄的面容。
      
      纵使赵冉识人无数,也没见过这般美的脸。
      
      一时间,他竟有些失神。
      
      但这时,少年双瞳厉光一闪,身形突然暴动,步法奇快地冲向前,那左手轻而易举将重剑控在左身侧,右手紧按剑柄。
      
      由于他踏过无数朵水花,从上往下看,水面就好像一张突然遭遇了泼墨的画作。
      
      这一眨眼的功夫内,赵冉本有千万个击退少年的方法,但他强行压下了那些念头,只是定睛地看着向自己冲来的少年,莫说回避,他根本就是纹丝不动。
      
      那一剑,正如预料般地砍在了赵冉身上。
      
      但是,从左侧脖颈一直到右侧锁骨前,那长剑有如被定住了一样停在那里,纹丝不动,剑身所带的剑风划起了一道水痕,泉水随即溅开,好似为风吹散的花瓣。
      
      赵冉也感受到了自己的长发为剑风所扬起,然他就是一动不动,双瞳一直锁定在那少年身上。
      
      少年双眉紧皱,立刻打算收回长剑。
      
      赵冉当即单手抓住长剑,再度侧过身,居高临下地盯着身前只有自己腰高的少年,另一只手也抬起,轻勾起了少年的下颌,强迫少年直视自己的眼睛。
      
      “小鬼,你找我有事么。”
      
      但就在他说完话后的瞬间,少年眼里又燃起了烈焰般的杀意,接着放开了握在右手中的长剑,左手往后一放,转瞬又拿出了一把长剑。
      
      这次的攻击更为凌然,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都比上一次高了不只一倍。
      
      然而,赵冉照样轻而易举地接住了第二把长剑,紧接着用周身暴起的灵力将少年弹飞。
      
      捏碎了两把长剑后,赵冉抬起眼,又看见那少年提剑朝自己走来,明明刚才那道冲击已经足够要了他一命才是。
      
      但是即使遍体鳞伤,这少年别说有丝毫的畏惧,甚至是越挫越勇。
      
      赵冉直视那双眼睛,心中莫名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觉。
      
      那毋宁是一种冲动。
      
      他直觉,自己如果不把这少年就此灭杀,有一天就会被这少年啃骨食肉,甚至吞噬殆尽。
      
      对。
      
      赵冉肯定了心中的直觉,立刻从虚空中掏出一把深黑□□。
      
      接着,那枪尖一滑过水面,所及之处的泉水就如生物般枯死消亡,不留任何痕迹。
      
      他只是随手把玩了一下那□□,枪身带起的气势就压制住了全场,毋宁说,这整座上的生灵皆为之威慑,俯首称臣。
      
      空气中的诸种灵力也全都为之吞噬。
      
      赵冉杀人从来不带任何仁慈,即使那只不过一介少年也亦然。
      
      既然有胆来找自己麻烦,那就应该预想到自己该有的结局。
      
      故此,就在少年蹬脚冲来的瞬间,赵冉侧身转头,并没有直视少年,等少年离他咫尺之遥的时候,他如预料般地低下身,掷出了手中的□□。
      
      破空声呼啸而过。
      
      水面煞时激起一道直线的裂痕,白色的水花猛地左右飞溅。
      
      结果自不用看,那少年在此攻击之下绝不可能有任何存活的可能。
      
      而经过此事之后,赵冉也就丧失了清洗身上煞气的兴致,缓缓地走回泉边,披回外衣,赤脚踏上地面。
      
      真是可惜了。
      
      赵冉难得后悔了自己所做的事。
      
      ……
      
      后院中。
      
      该怎么办。
      
      林小温想了好久这个问题。
      
      应该通知李引之把赵冉带回去?
      
      但是赵冉来这里是为了找陈玄,没有找到陈玄回去,赵冉一定不会罢休。
      
      但话虽如此,也不能就这么让赵冉在这里睡过去啊!
      
      林小温左思右想,在赵冉身旁走来走去,视线忽然落到了昨天那扇门上。
      
      这时,突然间有个念头窜上他的脑子里。
      
      开门。
      
      林小温咽了口水,发现自己抵不过那个念头的引诱。
      
      陈玄不在这里,只是开下门,想来也不会怎么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