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

      街头。
      
      “你是不是迷路了……”林小温颤颤地指出了现状的问题。
      
      赵冉挑眉,没有承认,但是停下的脚步已经承认问题的所在。
      
      对,他就是迷路了。
      
      谁知道这地方人会这么多,到处都是人来人往,什么声音都有,光听声音根本不好辨位。
      
      刚刚只是粗略估计了一下,这一大簇人群里,至少有十个的元婴以上境界的修士。
      
      真是令人搞不懂。
      
      赵冉走到一处巷子口,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眼前来来往往的人们来自七境五域,表情各异,各有心思,然眼中都藏有某种期待。
      
      “嗯。”赵冉点了点头,心中断定道,那是对血肉厮杀的期待。
      
      此番繁荣与喧哗,他从未见识过,在此意义上,陈玄想要守护此地的理由,他也能稍微理解一点。
      
      赵冉想得过多,竟有些失神,没有注意到身后向他走来的人。
      
      那人已经刻意走出了脚步声,自以赵冉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更是径直地走了过去。
      
      他的本意只是擦身而过,但始料未及的是赵冉竟然纹丝未动,他一时迟疑,居然不小心撞到了对方身上。
      
      “啊,抱歉。”
      
      这是一个男人惊慌失措的声线。
      
      “……”
      
      赵冉没有说话,只是侧过身,低眼看了一下向自己躬身道歉的男人。
      
      不过是撞了一下,何至于如此低身下气。
      
      而那人没听见赵冉说话,好似更为慌张,连忙道:“万分抱歉——”
      
      话未说完。
      
      “够了,是我失神没注意到你。”赵冉强行打断对方的话。
      
      “啊,但是——”
      
      “没有但是。”
      
      “这……”
      
      “行了,你若真的过意不去,”赵冉心想自己这不是在迷路么,“你可以帮我一个忙。”
      
      帮、帮忙谌忌世内心一怔,脑子一阵混沌,那个赵冉竟然要自己帮忙意识到这点后,他内心猛地狂喜。
      
      “怎么”赵冉挑眉。
      
      “帮!我帮!”谌忌世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了。
      
      这人会不会过于殷勤了,林小温偷偷传念问赵冉。
      
      赵冉并不在意,只道:“行,那你可知斗战场在何处。”
      
      “知道。”
      
      “带我过去,这就够了。”
      
      “是!”谌忌世内心的兴奋甚至吓到了他自己,自听到赵冉开口说话的那一刻起,他就完全控制不住自身疯狂鼓动的心律。
      
      那可是赵冉,赵冉在跟自己说话,还让自己帮忙了,这简直想都不敢想,激动之下,他压根就忘了长达几百年的仇怨。
      
      这一路上,谌忌世也是满脑子都在想着赵冉的事,双脚只是无意识地走向目的地。
      
      “就是这里吗。”赵冉停下脚步,微微抬眼望着对面的高大建筑物。
      
      “对对。”谌忌世连连点头。
      
      斗战场门口极其宽敞,人群进进出出,热闹非凡,在外都能听见里头的人嘶喊的声音。
      
      赵冉扫视了一遍,只觉满眼花里胡哨,心中颇有不耐。
      
      跟陈玄不同,他并不喜出入这类喧闹之地,但如是为了陈玄,这点事自然也不算什么。
      
      “嗯,你可以走了。”赵冉忽然说道。
      
      “啊?”谌忌世顿时如梦初醒,马上定眼一看,近在眼前的人使他当即心神动荡,幸好不是原貌,要是原貌的话,自己岂不是要立刻交代在此了。
      
      “我说,你可以走了。”赵冉转头一看,这人居然还在低着头。
      
      “好好!”说着,谌忌世就立刻混入人群之中,不见人影。
      
      “好奇怪的人啊。”林小温探出头,爬到赵冉的肩上坐着,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赵冉的侧颜。
      
      嗯,侧颜也是平平无奇,林小温心想。
      
      赵冉转过身,只道:“那是以前见过的人。”
      
      “哈?”
      
      林小温的疑问没有得到回应。
      
      赵冉的心思已经放在斗战场上了。
      
      “走了。”
      
      径直地走到了斗战场门口处,赵冉不由停下脚步,看了看情况。
      
      十个男女守在门口,修为从筑基到金丹,从呼吸频率上可以判断他们的修炼皆不算多扎实。
      
      只怕一生也就只能停留在现在的境界。
      
      “老大,他们好像是要什么东西才能进去的样子欸?”林小温提醒道。
      
      废话,那叫灵石。
      
      想来这所谓的斗战场也不是给人免费出入的地方,思及此,赵冉很快走了上前,掏出灵石便是畅行无阻。
      
      “战斗技术有这么重要吗。”这才刚走几步,林小温就发出了他作为非人之物的感慨。
      
      “废话。”
      
      “可是你们人类不是经常用什么灵决功法之类的东西吗?我以为那个才最重要。”
      
      “灵决功法固然重要,但也不过只是重要而已,在这个地方,‘好看’才最重要。”
      
      当然,厮杀本身无论好看于否,毕竟都是血肉之争,但实际上,厮杀对人而言独具一种非同寻常的吸引力。
      
      刀剑乱舞,血肉横飞。
      
      但凡是生物,目睹那番景象都会不由激起血脉中最原始的癫狂。
      
      不过赵冉并不感兴趣看人厮杀,只喜欢亲自下场。
      
      “那个陈玄真的在这种地方待过吗。”林小温不由怀疑。
      
      这个怀疑确有道理。
      
      说实话,赵冉也从没有在陈玄身上感受到过类似这里的气息。
      
      陈玄一直都很冷静,每场厮杀下来,他都至始至终直视自己面前的敌人,无论你怎么□□,他都完全没有情感波动。
      
      那家伙压根不在意输赢,又或是自身的性命,他就只为杀你而来,纯粹至此,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如不是那般决心,赵冉当初也不会为之侧目。
      
      说到底,赵冉现在就是自作自受,当年如不是随手一丢把破魔枪给丢了,现在也不会沦到被破魔枪的诅咒折磨至此。
      
      真是一想就糟心,赵冉立刻将刚才的念想抛之脑后,脚步忽快,很快就走到了斗战场的中央地。
      
      此地的喧哗自不用说,成千上万的人都齐聚在圆形场的边侧,一同定睛看着场中央的武斗。
      
      那里正进行着一场厮杀。
      
      这才一大清早,还真是不分昼夜。
      
      “哇!好厉害啊。”
      
      林小温东张西望,毕竟完全没见过世面,而一看到场中螺旋喷涌上天的雷火决,他就吓到紧紧地抓住赵冉的外衣,好似就怕被那雷火殃及到。
      
      “这是犯规了。”赵冉道。
      
      何止用了灵力,连灵决都用上了。
      
      那比武场左侧的华衣青年显然是狗急跳墙,不惜违规都想打败对面的布衣少年。
      
      而那布衣少年对这场突变始料未及,没能立即作出反应,呆愣在原地,只见那汹涌的雷火径直向自己袭来。
      
      少年脑中立刻跳出了死亡二字,他于是心想,用不着吸口气的功夫,自己这卑微的人生就终于可以划上句号了。
      
      但,除了对死亡的恐惧外,少年心中同时还涌上了另一股力量。
      
      他不甘心。
      
      不甘心就这么死在这个徒有其表的人手下。
      
      刹那间,强大的信念顿时唤醒了少年的大脑,浑身都仿佛被注入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筋肉暴起。
      
      就在那雷火决即将吞没其身体的瞬间,少年瞪大眼睛,怒扎马步,侧身一跃,纤细的身体有如炮弹般炸出场外,而且径直地撞向场外的一人。
      
      那场外的人,不巧就是赵冉。
      
      赵冉睁眼一看,立即侧身,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布衣少年的衣服后领,后脚侧迈一步,身体微移,手臂张起,顿时卸过大半冲力。
      
      而布衣少年身体因惯性飞扬而起,有如破布一般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白影,冲力被卸后,那双腿先是以一种相当怪异的姿势折起,再顺着重力下落,最后像钟摆一样左右摆动。
      
      赵冉宛若无事地提着布衣少年的后领,侧目一看,发现这小鬼双目发白,面色铁青,手脚不停哆嗦,就差要口吐白沫了。
      
      从布衣少年跳出场外到被人提在手上,也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
      
      在那一眨眼的时间里,全场人屏住呼吸,直到看见少年的双腿在空中前后摇摆后,他们才终于回过神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裁判员立刻冒了出来,一边指挥着人好生带离那位华衣青年,一边朝赵冉的方向走来。
      
      “哎哟,抱歉了啊这位客人,没想到这小鬼会突然冲出去呢。”
      
      赵冉眉头微挑,心中闪过一丝不悦,是这个问题么,那个情况之下,立刻冲出去才是最正确的做法,而这人的态度,就好像这小鬼就应该死在那雷火决之下,不应逃出来。
      
      “还请这位客人把您手中的人交与我们。”裁判员扯着笑脸说道。
      
      “是么。”赵冉冷道,对方口口声声说是人,这眼神却完全没把这小鬼当人看。
      
      “还请客人见谅。”
      
      “哦。”话是这么说,赵冉根本没有放手,右手一直保持着提起少年后领的姿势不变。
      
      裁判员细长的眼睛稍一张大,看着赵冉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冷意。
      
      “你们这里是个什么规则,上台打架不让逃的吗。”
      
      “瞧您说的,逃是当然可以逃,人嘛,毕竟命重要啊。”而说到后面一句的时候,任谁都听得出裁判员的语气加重了很多。
      
      那毋宁就是在警告赵冉不要多管闲事。
      
      赵冉好似对那恶意浑然不觉,继续问道:“所以是为什么呢。”
      
      “当然是因为,”裁判员侧眼看着布衣少年,冷道:“这是我们的商品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