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水灵?”
      
      赵冉略微惊奇。
      
      这类灵物只可能来自天枢。
      
      “不是水灵!”林小温当即抬起头正视赵冉,激愤道:“是水灵——”之王。
      
      话到一半,他的嘴巴突然停止动作,眼神中尽是不可置信,良久才指着赵冉惊恐道:“你、你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说完他就立刻跳到李引之手上,使得李引之一阵手忙脚乱。
      
      赵冉盯着躲在李引之手臂后的林小温,不免问道:“你指什么。”
      
      林小温堪堪露出一只蓝瞳,看着赵冉的眼神根本不像在看人,片刻才道:“你为什么还活着啊!”
      
      “我以前死过吗。”赵冉愈加觉得奇怪。
      
      这问话连李引之都吓了一跳。
      
      “不是不是!”林小温声音微瑟道:“你身上一堆致死诅咒啊,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原来是指这个么,赵冉淡淡道:“这个不是重点。”
      
      “哈?”林小温差点怀疑了自己耳朵。
      
      这人身上的诅咒哪怕泄露出一分半点都能让这一带寸草不生,他居然还说不是重点?
      
      不怕死也不是这么个不怕死法啊!
      
      “重点是,你刚刚说到陈玄了吧。”赵冉接着道。
      
      一提到陈玄,林小温就怒上心来,立刻道:“对!”
      
      “他怎么了吗。”
      
      “何止是怎么了啊!他根本就是把我家给掀了啊,要不是我当时才刚醒来不久,我才不会打不过他!”林小温忘不了当时的场景,以及那道宛如恶鬼的眼神。
      
      那眼神深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死寂与静默。
      
      根本不是一个人该有的眼神,你在他眼里,甚至连尘埃都称不上。
      
      林小温见识过很多人类,其中强者更是多如牛毛,但他从来没见过那种人,好似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放在眼里。
      
      “哦?”赵冉了然地点了点头,“所以说你就是被他打败了而已吧。”
      
      “你说什么!”林小温一时气急,顿时忘记眼前人的恐怖,怒道:“你可知道他有多强!我敢说,他绝对是你们人类中最强的!”
      
      “是吗。”赵冉语气淡然,其中好似还夹杂着一丝满意。
      
      李引之见林小温气势汹汹、还鼓着双颊,莫名觉得这小人有点可爱,不由道:“冷静冷静,我知道你很厉害了,不过既然你这么厉害,又是为什么被弄到了瓶子里。”
      
      林小温一听,视线马上落下地面,那天跟陈玄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男人。
      
      就是因为那个男人,他才会落得这番田地。
      
      “卿文长。”隐约之中,他听到有人是这么称呼那个男人的,林小温再度回忆起了当日的悔恨,若非那个男人,他们成千上万的水灵也不至于流落市集。
      
      “他在陈玄之后出现,将我们都给抓了。”
      
      自听到这个名字,李引之脸色就严肃了几分,若有所思地轻声道:“竟然是卿文长。”
      
      晖元境内最麻烦的人。
      
      修为深不可测,灵决出神入化,单论这两点,他必然会是一远近闻名的大名人。
      
      但是这家伙最为出名的地方还不在于这两点。
      
      擅长各种各样的阴谋诡计,自称七境五域第一阴谋家,七境五域有什么事,基本上都有这家伙参一脚。
      
      说他阴险也不正确,卿文长斯人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会提前告诉你他的所有设计,你想反抗他,但最后却还是一步一步走进了他的设计里面。
      
      与其说是阴谋,还不如说是阳谋。
      
      但是陈玄为什么会跟这种恶名昭彰人物有关系?李引之实在想不透。
      
      此前从来未曾有过这种传闻。
      
      “这家伙好像也在晖元城中吧。”赵冉忽然道。
      
      “欸?”李引之略惊,下意识道:“你不会要去找他吧。”
      
      “是。”赵冉点头,又道:“我直觉卿文长应该会知道很多,那个给程曦出主意的人说不定会是他。”
      
      李引之满脸怀疑地盯着赵冉,心想这家伙怕不是在担心陈玄吧,又不是个担心自家小孩交到坏朋友的家长……
      
      林小温看了李引之一眼,又看了看赵冉,眨了眨眼,从李引之手臂后跳了起来,跳到了李引之头上,对赵冉道:“你要去,我也去!”
      
      赵冉看着林小温,好似在怀疑这小东西能不能派上用场。
      
      “有话好好说,别跳到别人头上。”李引之感受到了来自头顶的重量。
      
      “行。”赵冉一伸手抓住林小温,将其放在自己肩头。
      
      林小温也算机灵,自己缩到了人衣服领口处的位置,小声道:“走吧!”
      
      李引之还是站在原地,直到房间内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气息。
      
      “不对劲。”他喃喃道,可话说回来,那个瓷瓶可不就是张晨故意给他的吗?
      
      就知道那混蛋不安好心!
      
      而这个时候。
      
      张晨也似是感应到了什么,抬头往场内的一个方向望去。
      
      “怎么了吗。”
      
      黑帘之内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张晨来此,正是为了拜访这道声音的主人。
      
      “壬离境那边,似乎终于开始怀疑了。”
      
      “哦?赵冉不可能无端起疑心,更何况这次的伤估计够他休养一个多月,也就是说……”卿文长顿了一顿,又道:“是赵轻么。”
      
      如是这件事的话,他早就知道了。
      
      赵轻三番五次派人来调查晖元境,一次比一次隐秘,且深入,这次竟是查到了张晨头上。
      
      张晨没有直接回答,只道:“一位来历不明,一位自称是一名丹师梁慎,但其言行举止,皆与失踪十年之久的梁慎十分不符。”
      
      如果是赵轻的人,当然不会出那么大差错。
      
      卿文长想了想,道:“罢了,随便他们吧,反正他们也调查不出什么东西。”
      
      “可是……”张晨欲言又止,视线微压,好似在等卿文长发问。
      
      “可是什么。”
      
      “尊上的事情,须是万无一失。”
      
      “呵。”卿文长冷笑,“只要不是赵冉来晖元境,我们就根本没必要担心什么。”
      
      “……”
      
      张晨视线下移,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
      
      这个时候。
      
      话题的本人正来到了那一楼下。
      
      赵冉抬头望着眼前这一栋高得毫无意义的高楼,哪怕只是一刀,都能把这楼从头到尾纵劈了。
      
      而这,还只不过是炼器圣地的其中一座楼。
      
      这个地方有起码上百座类似的高楼,只是没有这座楼高而已。
      
      “你说他们为什么要建这么高的楼呀。”林小温也伸出了头来,也看着上方,意图看到高楼最高的地方。
      
      “谁知道呢。”赵冉不想思考这个问题。
      
      建这么高楼浪费时间,估计就是为了好看,毕竟这地方是七境五域的炼器圣地,总是要在某些微妙的地方炫一下技。
      
      拜陈玄所赐,之前赵冉尽管也很好奇这所谓的炼器圣地,但却不能如愿来此一遭。
      
      陈玄不知为何就是不让他踏进晖元境,他一出现在晖元境,无须眨眼的时间,陈玄就会立刻出现在他面前。
      
      一场厮杀不可避免。
      
      说到底,他又不会对晖元境做什么,陈玄至于那么防范吗。
      
      赵冉想着想着,心中就有些不满,脸色也有点铁青。
      
      “这里人好多啊。”林小温看了四周一圈,发出了感慨。
      
      “那当然。”赵冉说完,就踏进了楼内。
      
      卿文长就在这楼最高的那一层楼。
      
      这家伙定了个规则,说是要见他得交出一把神器级的东西。
      
      这明显只是个调侃,没有人会想见他,更不会有人会为此奉上一把神器。
      
      做这种事的人俗称傻子。
      
      如果可以动用灵力的话,赵冉还真想直接砍一刀,把那卿文长给砍出来。
      
      但是这时,迎面走来的人将视线锁定到了他身上。
      
      “你怎么在这里?”张晨面露一丝异色。
      
      赵冉也微微抬头,进楼之后,他就立刻闭上了眼睛,说实话,早知道会遇到张晨,他就会换一张脸了。
      
      “总是要弄点护身的兵器。”赵冉面向张晨的方向道。
      
      “是吗。”张晨话中带笑,说道:“其实你想要什么武器,又或是什么器具,我都可以帮你。”
      
      “不用。”
      
      “真的不用?你是第一次来晖元境吧,别看这里表面这样,其实黑的很。”
      
      “不用。”
      
      “有一些好货非常便宜,而且我看也很适合你,你真的不用?”
      
      “不用。”赵冉都快不耐烦了。
      
      这个张晨是什么回事,竟会如此纠缠不清,昨天的时候还看不出这家伙如此麻烦。
      
      张晨叹了口气,即使被对方连连拒绝他也不觉得什么,他的确想从对方口中知道一些李引之的事,但既然对方口风如此之严,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只能祝你好运了。”张晨好似非常无奈,眼底却几不察觉地闪过了一道暗光。
      
      “哦。”
      
      赵冉不想再跟张晨多说一句话,于是快步走过张晨身边,来到了鉴定堂前。
      
      区区神器,他要多少有多少。
      
      鉴定堂内,坐在柜台后的白发老头听到堂前罕见地响起了脚步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哦呀,好像有人来了?”
      
      老头四处张望了一下,目光终于落到了赵冉身上。
      
      赵冉相当干脆利索,直接从虚空中掏出一把通体泛着血光的长刀,并随手放在了老头面前。
      
      “请鉴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存稿忘了定时,很抱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