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老头视线落到那刀上,当即吓了一跳,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冷汗直冒,声音微颤道:“这、这是……”
      
      “一把刀。”赵冉淡淡道。
      
      “这怎么可能只是一把刀!”老头激动地锤了一下桌子,“这可是神品上位的神器啊!”
      
      神品上位的神器一个浩然大宗都不会有几件,你一个突然就拿了出来随手一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什么垃圾废品啊,暴殄天物也要有个限度!老头头脑瞬间闪过一堆想法。
      
      但赵冉认为自己说的也没错,这就是一把刀,或许有名字,但他并不在意,当时只是顺手捡了它而已,没有理由要给它取名。
      
      多说无益。
      
      “据说要见卿文长要交一份见面礼,这就是。”
      
      “什么?”老头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疑道:“你说什么见面礼?”
      
      “卿文长的见面礼。”
      
      “他、他……”老头面色微妙,喉咙堵得紧,都不知道怎么回对方这个话了。
      
      那卿文长就是随口一说,怎么可能会有人主动要见他卿文长,还不惜献上一把神兵?
      
      答案只有一个。
      
      “小伙子,”老头忽然鬼鬼祟祟地又环视一周,视线落到那把刀上,又抬了起来,郑重其事对赵冉小声道:“你是跟卿文长有仇吧,劝你早点放弃的好,那姓卿的不是人,深不可测啊。”
      
      是不是人无关紧要,关键是这家伙跟陈玄有关,赵冉完全不理对方的劝告,转而问:“所以,这把刀可以过了吗。”
      
      “诶,不是吧,我说你……,你不会眼睛看不见连……”老头支支吾吾,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好似在反省自己的语气,盯着桌上的刀想了想,才又道:“这刀是可以过。”
      
      “那就行,卿文长现在有在吧。”
      
      “有是有。”老头叹了口气,眼神万分复杂。
      
      而这时,门口忽然又走进了一个人。
      
      不,与其说人,她还不如说只是一个小孩。
      
      身穿清雅白裙,五官虽没有长开,但可是看出来是个美人胚子。
      
      她一来就走到赵冉身边,对老头说:“是不是只要给你交上一把神器就能见到卿文长。”
      
      老头顿时一惊,竟然一天同时有两个人来找卿文长!但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刚刚的青年就帮他回答了。
      
      “没错。”赵冉当然认出了这童声的小鬼,这小鬼想找陈玄拜师不成,来这里作甚,周围倒是没有跟在她身边的那两人。
      
      想来是偷跑出来的。
      
      郭涟看了一眼身旁的赵冉,有点奇怪为何这人也闭着眼睛,但她没说什么,只是又问老头道:“这个可以吗?”
      
      她一说完就拿出了一个银色的手镯,递给老头。
      
      老头接了过去,瞪眼一看,发现又是一件不俗的神器,虽居神品下位,但效用方面估计能比得上神品中位的神器。
      
      那卿文长怕不是干了杀人放火的勾当了吧这么多人找他!
      
      心情一言难尽,老头看着眼前这个只有身高不过略高于柜台一个头的孩子,不由生了一丝恻隐之心,劝道:“孩子,那卿文长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找他做什么?”
      
      “有人说他知道怎么找到赵冉。”
      
      听到那一恶名,老头脸色大变,慌张道:“你一个小孩,找卿文长或许还不算什么,怎么敢去找赵冉啊。”
      
      这话别说是他,连正要走出去的赵冉都不由感到吃惊。
      
      “我要找到他,让他认同我!”郭涟眼神澄明无比,语气也异常坚定,很难说是一个小孩的语气,“只要他认同我,尊上就一定可以收我为徒!”
      
      “……”老头一时无言,脸色又青又白,想不透这又是搞的哪一出。
      
      “哦?”赵冉转过身,面向郭涟道:“就凭你?”
      
      郭涟一听,心里一个刺痛,立刻转头对赵冉怒道:“你也怀疑我吗!”可恶!姐姐和姐夫怀疑她,现在一个陌生人也要怀疑她,不过是去找个人,她就不信了!
      
      “这倒不是。”赵冉道。
      
      “看吧!你果然也怀疑……诶?”郭涟愣了一愣。
      
      “小鬼,你很有意思。”赵冉若有所思,难得说了一些闲话,“哪怕是你们宗主,也没那个胆子敢去找他。”
      
      不过很可惜,前任的那个宗主据说一两年前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死了,现任的家伙好像是一直躲在前任宗主背后的……
      
      谁呢?
      
      赵冉一时半会居然想不起来,只记得是个老狐狸,不管什么时候摆的都是一张脸,但眼里又总是藏有精芒。
      
      “不许侮辱我们宗主!”郭涟越听越生气了,一双大眼睛怒瞪着赵冉。
      
      赵冉就算看不见对方的眼神,也知道这小鬼的激动,但事实怎么就成侮辱了,所以才说处世未深的小鬼很难对付,
      
      “随便你吧,不过……”赵冉顿了一顿才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找赵冉,去也是浪费时间。”
      
      郭涟不服气,咬牙道:“为什么?因为我弱,去了就会被杀掉吗。”
      
      “原因无他,你根本就进不去,连人都见不到,你就是送死也送不了。”
      
      “你!”郭涟气急,眼圈也红了起来,狠道:“那我就一直在那里守着!我就不信他能一直不出来!”
      
      “唉……”一旁看着两人对话的老头也叹了口气,面色沉重道:“那就可惜了这天赋咯。”
      
      赵冉听得出老头话语中的关怀,他也不想自家门口整天守着一个小鬼。
      
      当然,最好的办法无疑就是现在杀了这小鬼,免得以后麻烦。
      
      但赵冉的杀念只闪过了一瞬,不知道是不是陈玄的影响,他现如今对任何人都提不起杀意,连根手指都不想动。
      
      老头在赵冉杀念一动的时候下意识往赵冉的方向看了一眼,但很快地就收回视线,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正常而言,谁会无缘无故对小孩动杀念,即使这小孩满口胡言乱语,但那毕竟就是‘小孩’这种生物的自然属性。
      
      眼前这个人模人样的青年至少不像是那么凶残的恶人。
      
      那么……
      
      “小孩,”老头终于做了决定,对郭涟道:“你这手镯还是留给自己拿着吧。”
      
      郭涟盯着老头,咬牙切齿,袖中双拳紧握,怒道:“反正你们就是怕他,他到底有什么好怕!胆小鬼!”
      
      她话一丢,接下手镯就往门外跑。
      
      “……”赵冉微微抬眼看着郭涟的背影,莫名想起了程曦。
      
      说起来,这个小鬼一开始也说了是“有人说”,莫不是跟煽动程曦的是同一个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卿文长……
      
      什么乱七八糟,晖元境一天到晚都是这么莫名其妙吗,也亏陈玄待得下去。
      
      “可惜了这小孩。”老头忽然一道。
      
      听到这声,赵冉才回过神来自己要去卿文长,于是也正要跟着走出去。
      
      “等等。”老头叫停了赵冉。
      
      赵冉脚步一顿,头都不回就道:“何事。”
      
      “卿文长这家伙大抵就是个人渣,我还是要劝你没事别找他,有事也别找他。”
      
      “哦。”
      
      “还有。”
      
      赵冉有点不耐烦,语气微沉道:“还有什么。”
      
      “这个。”说着,老头就给赵冉丢了一块令牌状的东西,“只要拿着这个,你去哪里都没人会阻止你,我已经告诉卿文长那家伙有人会去找他了。”
      
      赵冉接过令牌,抬脚就走,于他而言,等价交换而来的东西无需任何道谢。
      
      但即使有这个令牌,还是不好找到卿文长的所在,赵冉几乎转了一圈才在最高楼找到那扇他们所说的玄铁门。
      
      他就是回头一想,也不明白这楼究竟是什么个构造,好端端的怎么就建成了个迷宫之类的地方。
      
      这卿文长的麻烦可想而知。
      
      林小温这时探出了个头来,担心地看着赵冉,传念道:“他就在里面!”
      
      那还真是再好不过,赵冉眼神一黯,他倒是要看看陈玄身边究竟又混进了什么牛鬼蛇神。
      
      但没等他去推门,那玄铁大门自己就打开了。
      
      沉重的铁声一停,赵冉就知道面前有了一道人的气息,外加很多混杂的灵物或是异兽的气息。
      
      这家伙怕是收集了不少天枢的东西。
      
      赵冉可以察觉到,林小温在卿文长一出现的时候气息一度不稳,显然是愤怒。
      
      “听闽老头说,你是来找我的?”一道清冷的男声从帘后传来,声音中夹有某种戏弄的意味。
      
      这种莫名其妙的口气让赵冉直想一刀劈飞卿文长,但赵冉好歹还是忍下了。
      
      对,这都是陈玄的错,等他一出晖元境,定要跟陈玄杀上一个月舒缓这一口恶气!
      
      “找你没错。”赵冉片刻后才终于开口道。
      
      “哦?”卿文长好似略微惊讶,“那你找我,所为何事呢。”
      
      啧,赵冉尤其不喜欢对方这种吊着说话的口气,单刀直入道:“你跟陈玄是什么关系。”
      
      这时大概只是巧合,外面的风忽然吹了进来,堂内一时皆是风的呼啸声,以及一些器物晃动摇动的声响。
      
      “抱歉,我刚刚听漏了,请问你刚刚问的是‘我与陈玄的关系’吗?”
      
      卿文长的语气明显变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