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约一刻钟前。
      
      赵冉也可谓无所畏惧,一来就用上了那少年的脸,肆无忌惮地走进了山庄。
      
      结果如他所料,陈玄还是不在山上,不过赵冉毫不在意,还在山上走了一圈,发现这山庄除了白雪就几近空无一物。
      
      别说人,就是一只兽类都没有,只有一堆枯木,或是一些不畏寒冬的花草。
      
      赵冉稍微想象了一下陈玄在这个住所的场景,不由感到了违和,此前他多少以为陈玄身边总是会有什么人。
      
      而今陈玄居然突然出现,赵冉自然觉得有些奇怪,不过想到突然拜访的三人,陈玄必然是为他们出现的。
      
      赵冉跟在那三人身后,也来进堂中,却不上前,就那么背靠着门墙,听着他们的谈话。
      
      既然正主来了,这毋宁是一个了解陈玄想法的好机会。
      
      郭涟跟在郭香芩身后,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自陈玄出现后就一直锁定着陈玄,眼底浮现出了她这个年龄的孩子会有的崇拜和恋慕。
      
      林道乘看了一眼身后的赵冉,便回过头,跟陈玄讲述了自己的来意。
      
      陈玄沉默地听完,良久才回答道:“并无收徒打算。”
      
      林道乘面露难色,说服尊上收徒是宗门的总体决议,宗门派他来当说客,也是看在宗门中,他跟尊上的关系无疑是比较好的。
      
      “可否问一下原因。”林道乘不想放弃,此事毕竟事关自己的功绩,如果他能成功说服尊上收徒,就能获得天枢第十二天的历练机会。
      
      他停留元婴期太久了,无论如何闭关修炼,都无法摸及瓶颈,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容有失的机会。
      
      “教不了。”陈玄几乎是即刻回答。
      
      林道乘一顿,这一原因跟适才那人所说一模一样。
      
      “即使教不了,”林道乘退一步,道:“只要能在尊上身边修炼就够了。”
      
      说完,他还特地看了郭涟一眼。
      
      郭涟一顿,也跟着点头道:“是的。”
      
      陈玄并没有看向郭涟的方向,只是淡淡道:“不行,那很危险。”
      
      何来危险之有?不说林道乘,连郭香芩也有点不解,尊上的身边毋宁说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谁能在尊上眼下害人。
      
      答案只有一个。
      
      结合今天早上程家的传闻,林道乘思考了片刻,道:“即使那位再如何残暴凶戾,也不至于对尊上之徒下手吧。”
      
      “他会。”陈玄的语气一直都很平淡,但说到这里时明显有了一丝波澜。
      
      林道乘看着陈玄,眼露不解,一般而言对方都会很好说话,基本上只要是宗门的要求,对方都会接受,从来没对一件事情有过如此的拒绝。
      
      此来注定是无功而返吗。
      
      郭涟看了看林道乘,主动走出前,眨了眨眼,紧张地对陈玄道:“我、我会保护自己!”
      
      林道乘惊讶于郭涟说的话,不免有些期待于陈玄的回答。
      
      就连一边沉默旁观的郭香芩都有点紧张。
      
      然而陈玄的回答还是不带任何犹豫,还是道:“不行。”
      
      “……”郭涟面色僵硬,很快地低下了头,走到林道乘身边,一手揪着林道乘的衣袖,很明显的在颤抖。
      
      “我、我们走吧。”
      
      青涩的少女声带有哭腔,其中的失落可想而知。
      
      赵冉听着三人走出堂外的声音,片刻才道:“那孩子除了心性差一点,的确是个好苗子。”
      
      堂中只有他们两人,所以他自然是说给陈玄听的。
      
      “是吗。”
      
      不同于上次那个莫名其妙的对话,这回的陈玄好似是能好好正常对话了,赵冉压下心中很想睁眼去看陈玄的冲动,问到正题。
      
      “你可还记得程烈。”
      
      陈玄有所迟疑。
      
      赵冉等了半响,才听见陈玄说道:“说了你就会回去吗。”
      
      又是这个话题。
      
      “那当然。”赵冉信誓旦旦。
      
      说真的,他自己也不想待在陈玄身边,毕竟他控制不住战意,更控制不住杀意。
      
      “记得。”陈玄很快回答。
      
      那很好,赵冉郑重其事道:“程烈今天早上死了。”
      
      “……”
      
      堂内顿时静默了下来。
      
      赵冉认真听着周围一切的动静,可惜陈玄这家伙还是连呼吸跟心跳都没有声响。
      
      等了片刻,赵冉才问道:“程烈是你杀的吗。”
      
      这无疑是一个直截了当的提问,没有任何拐弯抹角,问话人的口气不咸不淡,或许里面夹杂着某种愤怒。
      
      对自己没能救下人的愤怒。
      
      “不是。”陈玄回答。
      
      这一句话里并没有丝毫说谎的成分。
      
      “那就好。”
      
      赵冉放心了,立刻扭头就走。
      
      客楼。
      
      “你说什么!”
      
      李引之差点捏坏手中好不容易得到的灵株,赵冉刚刚都说了什么!
      
      “陈玄说不是他做的。”赵冉言简意赅地总结了一下刚刚说的话,并扫过李引之堆在桌上的材料一眼,心想李引之这家伙又到处收集东西了。
      
      “不是,我说,你,你就这么直接问他了?”
      
      “没错。”
      
      李引之顿时哑口无言。
      
      哪有人会直觉往最可能揭穿自己的人面前送啊!
      
      而且陈玄居然一点察觉都没有,赵冉那口气那态度,陈玄究竟有多粗神经才没发现啊!
      
      李引之拍了拍自己的脸,装作冷静,分析道:“这太奇怪了,他就没有什么违和的举动吗?”
      
      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会那么正经地回答赵冉一个不速之客的问题,更何况上次他们遇见的还是那种情况。
      
      “没有。”赵冉视线落在桌上一个瓷瓶上,适才看的时候没觉得什么,再一看又好像有哪里不对。
      
      如果可以用神识的话,就可以查探下瓶内的东西了。
      
      “你跟他是敌人吧。”李引之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那当然。”赵冉走了过去,拿起瓷瓶观察。
      
      银色的瓶身,鎏金的莲花状纹理,看上去不过是随处可见的牌子,但却有种耐人寻味的美感。
      
      “那你干嘛这么关心他?”李引之则已经进入了转牛角尖的地方。
      
      他想不透,这天底下哪个仇敌会偷偷摸摸跑到对方身边,不是伺机杀人,而是……
      
      而是什么?李引之顿了一顿,他开始觉得这事说不大准。
      
      一种变相的保护?
      
      有人开玩笑说修行越高的人心性越超乎常人。
      
      这玩笑要是真的,那这两人无疑是七境五域最异常的存在,与此同理,两人心思更绝非他们常人所能揣摩的。
      
      不过那不过是玩笑,即使是偏离人境再远的存在,也始终在于人的延长线上。
      
      按理说,应该不至于揣摩不了。
      
      “你又在想什么。”赵冉见李引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以为李引之是想到了什么。
      
      “没没没,”李引之叹了口气,看着赵冉,道:“我帮你收集了一些陈玄的情报。”
      
      说完就递给赵冉一块玉简。
      
      赵冉放下瓷瓶,接到玉简,神念一动,里头的信息全部了然。
      
      “原来都有这些事吗。”赵冉点了点头,俨然一副才知道的表情。
      
      “哈?”李引之眨了眨眼,疑道“你都不知道?”
      
      “不知道。”赵冉十分坦然。
      
      李引之一脸见鬼了一样瞪大眼睛,敢情赵冉什么都不知道就来了晖元境?李引之脸色愈加微妙,勉强问道:“那你之前关于陈玄的事都是怎么了解的。”
      
      赵冉理所当然道:“偶尔入耳,便旁听了一些传闻。”
      
      “传闻不可信啊!”李引之义正言辞地抬高了声音。
      
      赵冉瞥了李引之一眼。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玉简上所说的事情,如果是真的,那陈玄的仇人可还真不少。”
      
      诚然,李引之说实话多少也觉得惊奇。
      
      陈玄看似比较亲和,事实上论狠,他肯定比起赵冉犹有过之而不及。
      
      那可是仅用五十多年就修炼到了世界最强一角的人,只是单纯的修炼,也许还说不过去。
      
      “话说回来,你这瓷瓶是什么。”赵冉眼神示意了一下他身前的瓷瓶。
      
      “这个啊,”李引之面色尴尬,刚刚张晨拿陈玄的情报忽悠他出去,去完买了一堆东西,其中就有这么一个小瓷瓶。
      
      这怕是张晨故意放进来的东西。
      
      究竟里面有什么,李引之自己也不知道。
      
      赵冉看出李引之也不知道,于是就直接拿起瓷瓶,想要打开一看。
      
      一道黑光闪过,瓷瓶立即碎裂。
      
      里面的东西就随重力掉到了卓面。
      
      “……”赵冉看向李引之。
      
      “……”李引之看向赵冉。
      
      “你们好!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一道声音满是欢喜。
      
      “……”
      
      “……”
      
      “你们好?听不见我的话吗?”
      
      那道声音还在。
      
      “这是什么。”赵冉问。
      
      “这……”李引之也在想,口气微妙道:“是人吧。”
      
      “是人啊!我是人没错!”
      
      那人在桌上拼命挥手,神情焦急而紧张,好似就怕面前的两人看不到自己。
      
      “人会这么小吗。”赵冉又问李引之。
      
      李引之心想你这么见多识广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但还是回答道:“不知道,也许会有吧。”
      
      说到底这里,桌上那人突然意识到他们可以看见自己,不由微怒道:“你们很失礼诶,我这么跟你们打招呼,你们居然都不理我。”
      
      李引之眼角微抽,蹲下身,跟那小人同一视线,问道:“你哪位?”
      
      小人撇眼嘟嘴,但还是回答道:“林小温。”
      
      “好,这个林小温,你为什么在瓷瓶里面。”赵冉看着也好奇,还伸手去摸了一下林小温的脸颊。
      
      林小温并不介意有人摸他的脸,但他一听赵冉的话,脸色瞬间黑沉,怒道:“还不是拜陈玄所赐!我好好一个水灵中的水灵,水灵之王,活了几千年啊,差点就被他给灭了。”
      
      简直恶鬼!
      
      不,陈玄简直恶鬼不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薛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薛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