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怎么欺负我了吗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3够不要脸

      第三章
      
      许嘉森不忍心告诉她原因。
      虽然那是个正常人用脚趾头就能想出来的答案。
      
      他看着对面的少女从一脸茫然到恍然大悟,静静悄悄别开脸,转而盯着枝繁叶茂榕树。
      风景乏善可陈,他却假装看得起劲。
      
      参天大树里藏了不少生灵,叽叽喳喳。随风轻扬的绿叶,飒飒作响。有的叶子飘落下来,零星铺在地上,任由泥土分解和行人踩踏。
      
      响亮的蝉声一点点传到耳朵里。杂乱无章的几个音,谈不上悦耳,更说不上和谐,十分单调。
      
      许嘉森望着榕树粗壮的枝干,视线缓缓往下坠,最终落在树旁的大理石墩上。那是少女刚刚坐过的地方。
      
      虽说是下过一场雨,但是这里的天气仍然令人感到不适。许嘉森忽然觉得燥得慌,热气腾腾上脸,染得脸颊和耳根绯红。
      
      如若不是有卷毛和颜料挡着,他这会儿肯定被小姑娘取笑了。
      
      许嘉森回神,抬起腿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冷不防地听见少女特天真无邪地笑起来,用似乎发现了新大陆般的语气说道:“原来,你是个小结巴啊!”
      
      许嘉森倏忽一怔。想当年他一个人舌战群儒,在辩论赛场上把对方辩友杀到哑口无言,身边的人无一不说他伶牙俐齿。
      
      这样的他,如今被小姑娘赐了个“小结巴”。
      
      许嘉森心里不是滋味,想要开口辩驳,却不料喉咙那儿像是堵了块石头似的。
      
      “对不起啊。”少女翻脸比翻书快,立刻道了歉。“我不该欺负你。”
      
      许嘉森不动声色地收回踏出去半步的那只脚,垂眸看向少女,说了一个很轻的“哦”。
      
      黎渺渺被许嘉森冷淡的态度打击到,霎时觉得她的不良少女人设崩了,而且垮得连渣都不剩。
      
      她努力维持“不良少女”最后的一丝骄傲,昂起头,说话语气故意冲冲的:“喂,姐姐跟你说话呢!”
      
      “我都诚心诚意地道歉了,你这个反应是几个意思啊!瞧不起人呐!”
      
      她的声线又软又甜,听多了人也不腻的那种。偏偏要掩盖优势去装狠,却恰好显得别有一番味道。
      
      许嘉森:“我、我不是……不是这个意思。”
      
      其实完全没有生气的少女,俏皮地回:“这还差不多。我原谅你啦!”
      
      嘭,会心一击。
      
      许嘉森果断放弃挣扎,他有些绝望地看了眼天,又垂眸看地,地上有少女的影子。
      
      许嘉森:“……”
      
      脑海里盘旋着她刚才说的每一句话。一字不漏,如广播回放。
      守了十八年的一颗少男心,不知不觉躁动,突突地跳。
      
      心头小鹿踢正步的许嘉森,默默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白色塑料袋遮住他的侧脸。
      不听她说话,他就不会产生那种可恶的错觉了吧。许嘉森想。
      
      于是,许嘉森转过身,不再看她。慢慢升起的理智把心头小鹿按在地上摩擦。
      心慢慢安定,有点成效。
      
      被忽视的黎渺渺特意走到许嘉森面前,用力瞪大眼睛,想装出一副狠毒的模样。奈何弄巧成拙,用力过猛,搞得自己眼睛发酸。
      
      就在气氛渐渐变得尴尬的时候,空气里突然响起咔嚓的一声,伴随着一闪而过的光芒。
      
      黎渺渺循着声音回头,看见街边站着一高一矮两个女生。她们穿着九中的校服,正朝大榕树这边走过来。
      
      九中在黎渺渺所在的七中隔壁,位列孟城高中第三名,是个不错的学校。
      
      “我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高个子女生拿着玫瑰色的苹果手机,在掌心一下一下地敲着。她说话时掩不住小得意,长低眉扭动得很有特色。
      
      矮个子女生“啧”了声,双手抱着胳膊,盛气凌人:“黎渺渺你居然真的扮不良少女。还真是恶趣味啊!该不会是程予阳不喜欢你,你就自暴自弃了吧?”
      
      程予阳的欢送会上,这两个人也在。不过是偷偷摸摸溜进去的。她们俩没有请柬,因为压根没被主办人邀请。
      
      她俩躲在杂物间里,把门开了个小缝,本来打算在程予阳经过的时候,制造一场命运般的不期而遇。她们还特意穿了绣着名字的校服,为了让心心念念的男神记住自己。哪怕一秒也好。
      
      这一等吧,等来一出偶像剧。
      
      自从在竞赛场上遇见过,这两位偏科的小姐姐开始拼命学习,希望能和程予阳考到同一所学校。她俩不追星不追偶像,独独被程予阳打破禁忌。
      
      这样一来,传闻女主角黎渺渺便成了讨厌的对象。在她俩看到黎渺渺推人之后,气得差点跳脚。但偷看程予阳,心里还是觉得刺激到不行。
      
      聚会结束前,她俩离开那个地儿,在街上闲逛。心血来潮想吃御前街的麻辣烫,又马不停蹄赶赴现场。半路居然遇到了黎渺渺。
      
      声音像,背影像。只是化了不符合她的浓妆。
      女生认情敌,那叫一看一个准。
      
      黎渺渺一脸懵。她都不知道这俩人从哪儿冒出来的。她根本不认识。
      
      “程予阳要是看到这张照片,你觉得他会怎么想?”高个子女生朝黎渺渺走过来,不屑地呲了声。
      
      黎渺渺:“我管他怎么想,跟我没关系。”
      
      高个子女生还要往前走,一旁的许嘉森伸手拦住她。
      
      “把手机给我。”许嘉森表情淡漠,语气不善。
      
      女生一愣,顿住,满怀戒备:“你想干什么?”
      
      “事先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偷拍,还想传播出去,试图制造不必要的骚动。”许嘉森说,“同学,你当真一点常识都不懂吗?”
      
      “拍你怎么了?你以为你是谁啊。”矮个子女生跑过来帮腔。
      
      “如果我说我是特种部队的军人呢?”
      “泄露国家机密,你以为闹着好玩?”
      
      高个子:“……”
      矮个子:“……”
      黎渺渺:“……”
      
      两女生呆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自己手机被拿过去,相册被打开。
      
      然后……
      手机蓝牙开了。
      蓝牙连了另一台iphone。
      再然后……
      照片被传了过去。
      自己手机的那张,完美删除。
      
      “证据我留了。你们可以走了。”
      “遵纪守法,争取做个好公民。”
      “祖国会注视你们的。”
      
      神特么注视。
      高个子女生拿着手机,拉起身边的人跑。
      她们自认倒霉,也懒得再扯。
      再不走,麻辣烫就得排队了。
      
      那两人不一会儿就没影了。黎渺渺看着许嘉森,噗嗤笑出声。
      
      “你以为你脸上涂个迷彩就是特种兵了?”
      
      许嘉森:“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黎渺渺:“你不结巴呀。说话挺利索的,忽悠也是一套接一套。”
      
      许嘉森借题发挥:“结巴着急的时候,语速通常都很快。”
      
      黎渺渺:“哦。”
      
      “你把手机给我。”黎渺渺说,“那照片删了吧。”
      
      她照过镜子,知道自己的妆容有多坏。这黑历史,她不想留。
      
      许嘉森“哦”了声,没再做多余的回应。
      
      他摆明了不想给。
      黎渺渺瞪他。
      许嘉森背过身,拿好自己的东西要走。
      他的裤子短一截,走路背影有点搞笑。
      黎渺渺乐了,气势弱下去。
      她笑着笑着被口水呛着,咳个不停。
      
      黎渺渺弓着身子,双手撑在膝盖上,纤细修长的手指抓着牛仔阔腿裤,不知不觉掐出红印来。
      
      因为咳嗽,小脸瞬间涨得通红。尽管有薄薄的一层粉底遮着,但依稀能看几抹异色。
      
      忽然之间。
      一双修长好看的手出现在她的眼前。
      像是英雄电影里,在危难时刻出现的骑士。
      手腕上一只银灰色的手表,指针停了,一动不动。
      腕表下方一寸,露出一截圆圆的瓶盖。
      他拿着一瓶维他命水。
      
      黎渺渺其实对名牌没有多少研究。她之所以知道少年的表值多少钱,是因为她的左手上,戴着那只表的……情侣款。所以,鬼使神差的,她鼓起勇气拦下了许嘉森。
      
      而事实证明,她确实成功了。
      
      黎渺渺接过许嘉森手里的水,道了谢,拧开瓶盖喝了口,气顺了些。
      
      “哦——”许嘉森一个字的音调拖得长,中间顿了两秒才讲后面的话,“你、你好点没?”
      
      他对天发誓,他不是故意要这样说话的。只是当他讲完前面的半句,黎渺渺的手伸过来,抓住他的衬衫袖子,轻轻拍了两下。他一下子紧张得头脑混沌。
      
      黎渺渺点点头,轻声笑:“谢谢你啊,小结巴。”
      
      少女的声音嫩得能掐出水来,好听但又不嗲,特别对他的胃口。许嘉森努力压下去跳到喉咙的心,弯了弯唇角,一字一顿:“哦,不、客、气。”
      
      黎渺渺想起些事,忽然反应过来,用奇怪的眼神看许嘉森。
      
      少年被盯到头皮发麻。
      
      而后看见少女笑弯了腰。
      
      “哈哈哈哈……”
      “你咋这么逗……”
      “小乖乖,你还记仇啊!”
      
      这时,黎渺渺直起腰杆,一本正经地对许嘉森说:“你好,我叫黎渺渺,渺是烟波浩渺的渺。很高兴认识你。”
      
      黎渺渺本来的打算是人在江湖飘,做坏事不用留名。
      可当她遇到这个有趣的小结巴,忽然藏在心底十七年的保护欲,燃了起来。
      
      她改变主意了。
      
      “诶,小结巴。”黎渺渺的眸子渐渐变亮,嘴角笑容漾出来,加深了酒窝。
      “当我的跟班吧。”她继续说,目光灼灼,语气甚是坚定。
      
      许嘉森张了张嘴,终究没说什么。
      
      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撑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在过马路。
      
      许嘉森决定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走之前,许嘉森深吸一口气。
      不忘叮嘱黎渺渺:“可别劫别人。”
      “我怕你被打断腿。”
      说完,他指了指过马路的瘸子。
      “有缘再见。”
      
      黎渺渺:“……”
      过马路的瘸子:“……”
      
      少年如风一般,
      奔向那个过马路的瘸子。
      
      穿着运动套装的小瘸子靠着电线杆,拎起手中的拐杖敲了下少年的腿。
      
      黎渺渺:“……”
      
      那少年叫什么名字来着。
      哦,许嘉森。
      
      黎渺渺抬手遮住阳光,跑进树荫里。她拿起伞,往巷子里走去。
      她打算回小姨的美容店。
      卸个妆,然后美美地等晚餐。
      
      另一边,渴到不行的齐曜看着一袋子的王后雄,两眼一黑。
      
      “我的饮料呢?”
      “香草味可爱多呢?”
      
      许嘉森沉默。
      
      齐曜拿着拐杖,咬牙。
      牙槽咯得直响。
      
      “你穿我的衣服,拿我的饮料和冰淇淋,去撩漂亮小妹妹?”
      
      许嘉森扫了他一眼。
      “腿折了,想象力倒是蛮丰富的。”
      
      “那你干嘛去了?这么久不回来。”
      许嘉森:“遇到了抢劫的。”
      齐曜:“如果是漂亮小妹妹,我愿意。”
      许嘉森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现在回家。”
      “不做完十页资料不许吃冰淇淋。”
      
      齐曜冷静了下,问:“饮料呢?”
      许嘉森冷冷淡淡:“也没有。”
      
      齐曜:“……”
      妈的,好气哦。
      
      .
      
      黎渺渺回到家。
      卸妆卸一半,手上油油的。
      眼睛周围一圈黑色。
      
      门铃响了。
      她胡乱了抹干净脸,趿着鞋跑去开门。
      
      黎爸爸推门进来,看见她这副样子,吓了一跳。
      
      “渺渺,你在干什么?”
      
      爸爸身后的继母拿着菜篮子走进来,扫了眼黎渺渺,神色平静地从客厅进厨房。
      
      反倒是黎爸爸紧张到不行,说话音调情不自禁地拔高了好几个度:“渺渺,谁欺负你了?”
      
      继母在厨房里洗了个西红柿出来,见怪不怪地笑了两声,调侃道:“青春期少女嘛,春心萌动很正常。”
      
      黎爸爸没吱声,表情仍旧凝重,一副着急上火的模样。
      
      “欢迎回家。”黎渺渺掀起眼帘,漫不经心地看了眼如临大敌的爸爸,解释道,“爸,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心血来潮化妆玩。”
      
      黎爸爸的脸色由阴转晴,又渐渐覆盖乌云,挺难看的。反正黎渺渺是一点也看不出他吹嘘的当年的风流倜傥。
      
      黎渺渺实在看不下去,她强忍着笑意,唇角浅浅一弯,漾出甜美的酒窝。
      
      尴尬紧张的气氛被打破,黎爸爸忽而叹了口气,放下公文包,拖着疲惫的身子进屋,神情恹恹。
      
      黎渺渺将目光转向沙发那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罪魁祸首正好端端地坐着,休闲地剥着西红柿的皮。
      
      像是有什么默契般,继母手里的动作一顿,也朝她看过来。
      
      温婉知性的漂亮女人空出一只手,朝着黎渺渺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
      
      黎渺渺松了一口气,回头,微不可闻轻叹一声。她无奈地朝自己老爸招了招手,示意他弯腰。
      
      高大壮实的黎爸爸老老实实折腰,耳朵凑到女儿跟前,准备听她细说理由。
      
      “妈在逗你玩儿呢。”黎渺渺语气轻轻柔柔的,听着像是在撒娇,“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性子么?爸爸,你怎么老是上当呀?”
      
      在家里,黎渺渺和继母的关系,更像是朋友,相互揶揄调侃的事情,常常会发生。久而久之,两人甚至培养出了一定的默契。然而每一次,黎爸爸都会掉进圈套里,把玩笑当真。
      
      黎爸爸听了女儿的话,下意识看向客厅沙发。没过多久,他又转过脸来,一本正经地审问黎渺渺:“你别转移话题。跟爸说实话,你是不是谈朋友了?”
      
      “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你化妆。”黎爸爸冷静分析,“你肯定有问题。不,是绝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