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怎么欺负我了吗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4骚操作

      第四章
      
      黎渺渺愣了会儿,伸手进裤子口袋,掏出回来她在街边小店里照的大头贴。
      
      这时候,继母走过来,凑在爸爸和女儿中间,眯着眼睛看黎渺渺的大头贴,表情越来越凝重。
      
      几分钟后,家庭成员就黎渺渺的大头贴一一发表意见。
      
      “哎呀,渺渺你拍照不能总比剪刀手呀。”继母指其中几张照片,很认真地评论,“还有,你这个拍照角度啊,特别显脸大。”
      
      “最重要的是,这个妆不行。”继母继续补充,最后一句话加重了语气。
      
      黎爸爸拿着照片端详了半天,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他退后两步,将黎渺渺上上下下打量个遍,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紧接着,黎爸爸点点头,语重心长道:“我同意你妈的观点。”
      
      “闺女,咱以后出门,别再这样打扮了,好么?”
      
      黎渺渺嘴角一抽,又听见她爸说:“吓着别人了可怎么办呀?”
      
      黎渺渺:“……”
      您还是我亲爸吗?
      
      黎渺渺的爸爸是一名律师,平时遵纪守法,还特别关心公众安全。每每他看到骇人听闻的社会新闻,便喜欢正儿八经地教育她引以为戒。黎渺渺往往是哭笑不得。
      
      可被自己老爸如此毫不留情面地打击,还是头一遭。
      
      爸爸毕竟钢铁直男,那审美嘛,只能勉强做些参考。
      然而妈妈都那样说了。
      多半是很丑。
      
      于是,化妆白痴黎渺渺虚心求教:“妈,这个妆有什么毛病吗?”
      
      黎渺渺看向她美丽的后妈,眼神里带着点期待。
      细碎的灯光浅浅地映在深褐色的瞳仁里。
      
      被一双漂亮的眼睛深情地注视着,美丽的后妈看痴了一秒。
      她随手把没有吃完的西红柿塞给黎爸爸,拉着黎渺渺往洗手间走。
      她边走边说:“渺渺啊,先把妆卸了。”
      “化妆品残留在脸上对皮肤不太好。”
      
      客厅里孤零零的黎爸爸咬了口西红柿。
      
      对于黎爸爸来说,只要不是凭空出现个臭小子,要拐跑他的宝贝女儿一切都还好商量。
      
      很快,剩下的西红柿被吃完了。
      黎爸爸拿茶几上的纸巾擦了手。
      他打开公文包,拿出一副老花镜。
      
      眼镜上镶着金丝边,黎爸爸戴上之后,整个人少了严肃,多了几分和蔼。
      他拿出手机,一根手指戳了戳屏幕。
      手机浏览器被打开。
      
      一个字一个字用力地敲。
      片刻后,搜索页面出现一排硕大的文字。
      
      ——青春期的女孩子突然往脸上抹黑炭是什么原因?
      
      昏黄的夕阳暖光里,慈祥的老父亲紧锁着眉头,心事重重。
      
      与客厅一墙之隔的洗手间里。
      盥洗台边,黎渺渺的继母拿出干净的一次性洗脸巾,往上边倒了卸妆油。
      她让黎渺渺闭上眼睛,而后干净利落地帮她擦拭脸。
      继母的手法不轻不重,一寸一寸肌肤,很认真地对待着。
      
      闭上眼睛后的黎渺渺开始思考人生。
      她的茫茫思绪飘到白天的回忆里。
      
      许嘉森见到她的时候,为什么没被吓跑呢?
      他还主动问她要不要紧。
      非常贴心啊。
      
      她想起许嘉森那一塑料袋的王后雄教辅资料。
      
      深思过后,她得出结论——
      许嘉森是个尊敬长辈的好孩子啊。
      
      黎渺渺忽然又想起那双递过香草味可爱多的手。
      指甲好好地被修剪过,很干净。
      骨骼清晰,手指修长。
      不知道牵住是什么感觉。
      
      想到这儿,讶异于自己的色胆包天,黎渺渺猛然睁开眼睛。
      
      继母盯着她看,笑靥如花,揶揄道:“在想什么呢,笑容藏都藏不住。”
      
      黎渺渺木讷地摇摇头,抿着唇,没吭声。
      
      继母淡淡笑着,凭空感叹道:“女大不中留。”
      
      “渺渺,这不丢人。”
      
      黎渺渺终于出声辩驳:“妈,真没有。”
      
      “那你告诉妈,你今天干嘛去了?谁给你画的妆?”
      
      黎渺渺将原委和盘托出,当然隐瞒了小姨帮她化妆,和抢劫许嘉森的事情。
      
      “学校里那些奇怪的人,你不需要理会。”继母扔掉洗脸巾,“开学就高三了,妈妈还是希望你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嗯,我知道。”黎渺渺点头。
      
      “你虽然是在艺术班里,可你的成绩走正常高考其实也不差。”
      
      黎渺渺打开水龙头,弓着身子,双手并拢,掬一捧清水洗脸。
      
      “你以后想走画画的路,爸妈不反对。但是有一条,那就是你得想好了。”继母凑到镜子跟前,拔掉一根白头发,顿了下,说道,“我们都不希望你后悔。”
      
      话题聊到这儿,气氛不知不觉变得沉重。
      
      黎渺渺主动转换方向。
      “对了妈,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在客厅里时,她问过继母,她今天的妆容有什么问题。
      
      穿着浅蓝色连衣裙套装,端庄温婉的继母坐在椅子上,脊背挺得笔直。
      
      樱粉色的唇微张,轻飘飘蹦出一个短句:“不够坏。”
      
      黎渺渺听了惊讶地回头,手里的洗面奶一下子没握住,掉进了盥洗池里。
      
      “哈?”黎渺渺一秒凌乱。
      
      “想当年,你妈我的小弟能组两个足球队互打。”
      
      “你没有掌握不良少女的精髓,妆化得再可怕都没用。”继母一本正经。
      
      “那精髓是什么?”黎渺渺好奇地问,一副要给大佬点烟的架势。
      
      继母沉吟了两秒,将毕生经验融成两个字,传授给她:“眼神。”
      
      ·
      
      冷气充足的房间里,齐曜调试着台灯的亮度。
      
      腿受伤之前,他打算走体育生特招之路来着。如今,这条路很有可能走不通了。
      
      于是,齐曜找来好兄弟许嘉森帮他补习。
      
      他打算去参加艺考,考播音主持或者戏剧表演。如果都考不过的话,就只能走普通高考招生的流程了。
      
      可他目前的成绩,放在全校里,那就是吊车尾中的吊车尾。
      
      齐曜不甘心。他以前吊儿郎当,那是有恃无恐。
      
      在大型田径选拔赛前,他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左腿粉碎性骨折。希望一下子破灭了。
      
      消沉了一个多月,整个人圆了十斤以后,齐曜忽然醒悟,打起了精神。
      
      他打算直面自己的人生。
      
      然而,学习真是太苦了。
      
      齐曜本来以为许嘉森能有什么绝世秘籍传授给他,到头来,也只是简单粗暴地扔了几本冷冰冰的资料过来。
      
      齐曜写着写着就开始咬笔杆,抓头发。他在座位上动来动去,最后终于忍不了,就离开卧室,想看看许嘉森在干嘛,逗他玩玩解闷。
      
      齐曜家住的是独栋小别墅,环境不错。上下楼有电梯,对伤了腿的他来说,简直是福音。
      
      齐曜拄着拐杖,坐电梯到一楼。他远远地看见许嘉森坐在长椅上,逗着一只猫。
      
      许嘉森这人吧,天赋异禀,异于常人。所以他做出什么事情,齐曜自认为他都不会惊讶。
      
      可当他慢慢靠近。
      听到许嘉森在跟一只猫说话的时候,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喵喵,我问你。”
      “听到那个人的声音后,我突然全身发麻,血液沸腾,心跳加速……”
      
      “这是什么病啊?”
      
      “我要不要再去看心理医生呢?”
      
      “喵喵,你也觉得我该去找那个女孩弄清楚?”
      
      齐曜:“……”
      这他妈是发春了吧?
      
      许嘉森也有今天。
      呵呵。
      
      齐曜在许嘉森身后站了足足五分钟。
      全程都没被许嘉森发现。存在感还没一只猫高。
      他超级郁闷,一手撑在长椅边缘,重心前倾。
      
      拐杖敲了敲长椅的木沿。
      
      “诶,这件衬衫你还不换下来吗?”齐曜问许嘉森。
      
      逗猫人士终于注意到旁边的人形电灯泡,悠悠道:“没收了。”
      
      “没收?”齐曜挑眉,“凭什么?”
      
      许嘉森帮猫咪顺毛,表情柔和,语气平淡:“凭我不嫌你笨,帮你补习。”
      
      齐曜:“……”
      拉倒吧,还不如谢谢王后雄。
      
      看许嘉森一副不想商量的样子,齐曜迂回道:“森哥,你就可怜可怜我这病体残躯的。你看,你答应代替我去孤儿院做活动,不就是默认了帮我收集衣服么?”
      
      “等我老头子回来,他要是发现我衣柜里少一套,不得弄死我呀!”
      
      齐曜挨着许嘉森坐下来,拿凳子上的饼干喂猫,絮絮叨叨:“喵喵,你告诉你主人,我说的话很有道理,对不对?”
      
      肥嘟嘟的猫咪朝齐曜吐舌头,圆溜溜的琥珀色眼眸里,映出他那张英俊阳光但略显憔悴的脸。
      
      许嘉森松手,放猫自己去玩儿。他仰躺着,看天上的云,视线迷离。
      
      “衣服可以给你。”许嘉森说。
      
      “谢谢森……”“哥”的音还没发出来,齐曜就被此人接下来的话刷新了三观。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不过,”许嘉森话锋一转,“你得把袖子留给我。”
      
      齐曜:“……”
      别欺负我读书少。
      我他妈不和你搞断袖。
      
      齐曜惊恐地睁大眼睛。
      他拿起拐杖,一瘸一拐地奔离。
      
      许嘉森垂下眼帘,目光定在手腕上那支指针早已不动的机械手表上。
      
      视线再往上,被细致扣着的衬衫袖口。
      袖口处被扯出一点点褶皱。
      
      那是少女碰过的地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