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怎么欺负我了吗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确认过眼神

      第二章
      
      少女的话音随着热风一起落,凝滞的空气里剩迷一样的安静。连大榕树里藏着的蝉,仿佛心照不宣般,默契地停止了声嘶力竭。
      
      说完大话的黎渺渺没等到少年的回应,心虚地低下头。手里撑着的伞,随着身体弯曲弧度变化往下压了压。
      
      她盯着自己的脚尖看,视线飘啊飘,最终定在少年的球鞋上。他的鞋出奇地干净,鞋面一尘不染,跟他那身惨不忍睹的衣服有天壤之别。
      
      视线里的阿迪达斯白球鞋依旧一动不动,骄阳落在鞋的一侧,拖出好长的影子,勾勒出少年失真的轮廓。
      
      小卖部里传出来周旋的歌声,上扬的娃娃音,憋一股气在喉咙,有盛了年代感的婉转。
      
      黎渺渺听了只觉得内心复杂,形容不出来个所以然。
      
      却也十分恰好,像极了她此时那种喘不上来气又放不下心的感觉。
      
      白皙细嫩的手腕上沁了汗,浅棕色的牛皮腕表带贴着皮肤,有点黏。
      
      黎渺渺不经意扫了眼看时间。此刻是下午三点二十一分。
      
      “还能有力气打劫。”忽然,她听见少年轻笑一声,夹杂恨铁不成钢的叹息,声音极富磁性,说道,“看来你没事。”
      
      黎渺渺闻言怔住,握着伞柄的手顺势往上一抬,让樱粉色的伞向后倒。她抬眸,视线随着伞檐的后撤而清明开阔。
      
      阳光明亮耀眼,落在他的肩膀,泛着细碎的金。少年脸上乱七八糟的色彩被掩去气焰,衬出精致的五官。
      
      浓密的长睫毛,水汪汪的眸,高挺但不失柔和的鼻梁,轮廓好看的薄唇,看上去软软的。
      
      平日人模狗样的黎渺渺霎时起了色心。她在想,这人要是洗了脸,得有多倾国倾城啊。
      
      一阵热浪扑过来,黎渺渺微微使力,重新撑好伞,不受控制地往后退了两步。
      
      这下,视线更开阔了。
      
      她看清高高瘦瘦的少年,挺直脊背,白衬衫勾勒出优雅的弧线。衣服脏得一塌糊涂,却在光线里美出了艺术感。
      
      黎渺渺突然遗憾身边没有相机或者绘画工具。不然她就能留住这美妙的一刻。
      
      反正今天过后,他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路上偶然遇见的陌生人而已。调戏一把怕什么?
      
      再说了,今天她就是不良少女。
      
      精神洗脑胜利,喜悦和冲动涌上心头,黎渺渺胆子骤然肥了起来。
      
      她将右手握成空拳,接着松开食指,带着几分戏弄,纤细葱根指向少年,随后轻轻往自己的方向勾了两下,故意笑得有些痞:“喂,冰淇淋给我。”
      
      少年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他垂眸,长睫毛染着阳光的金色尾梢,刷过眼睑。
      
      “我可是很凶的哦。”黎渺渺挑眉,不咸不淡地继续道。
      
      一双清澈好看的眸陷进少女逐渐温柔灵动的目光里。
      
      两秒,三秒,五秒。目光交织。
      
      许嘉森觉得他好像真的遇到劫难了。
      十八年来的第一次。
      他被人盯到……
      脸红,以及手麻。
      超丢脸。
      
      要不是涂着迷彩,手上拎着东西,岂不是被小姑娘笑话?
      
      许嘉森惶然无措地偏开视线,极不自然地抿了抿唇。一想到手麻,他低头看自己手里的那支可爱多。
      
      阳光再烈点,它就会整个融化掉了。
      
      许嘉森将可爱多递过去,连带手里原本的塑料袋也一并做了平移运动。
      
      黎渺渺接过乖巧人生里打劫到的第一支冰淇淋,开心之情全部涌现在脸上。一声“谢谢”到了嘴边,又被理智给扔了回去。
      
      不良少女哪里会讲礼貌?于是“谢谢”说出口就变成了“算你识相”。
      
      目光扫到神秘塑料袋里的东西,黎渺渺的笑容更灿烂了。
      
      “原来是小学弟啊,挺上道的嘛。”黎渺渺剥开可爱多的外包装,不客气地咬了一口。奶油和巧克力脆在舌尖上化开,甜甜的。
      
      那厚塑料袋里装着基本高中参考书,最上面的一本名字特别清楚——高一物理王后雄教材完全解读。
      
      被唤作小学弟的许嘉森还在手好像麻了又好像没事的纠结里挣扎,压根没注意到对面少女眼里突然多出来的崇拜。
      
      高一就长这么高了,真厉害啊。黎渺渺吃着人家的冰淇淋,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天气热,两个人站在路中央只能认命被晒。黎渺渺受不了,一把夺过“小学弟”手里装着资料的塑料袋,而后拎着伞架,把伞柄塞到他的手里。
      
      她的话听起来蛮不讲理:“我要看看你的袋子。伞我懒得拿了,你就这样帮我撑着。”
      
      “到那棵树底下再给我。”黎渺渺指了指大榕树,说完提着一袋子王后雄解析和一支快融化的可爱多跑了过去。
      
      她轻轻喘了几口气,一屁股坐到树下的大理石上。大理石旁睡着她无聊时编的狗尾巴草戒指。
      
      黎渺渺也是看他顶着太阳,又被抢了冰淇淋,很可怜,就找个借口。她看着少年撑着伞走过来,心里好受了许多。
      
      一脸懵的许嘉森举着樱粉色的伞,就这么傻乎乎地站在榕树下,像是守卫边疆的士兵。
      
      他发现他的手不麻了。
      可是心好像出了问题。
      有点喘不上气。
      
      黎渺渺吃完可爱多,想到自己拜托小姨化了妆,嘴巴上有口红,不敢舔,乖乖地拿纸巾出来擦嘴。
      
      许嘉森全程像是佛像,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黎渺渺想起什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了口:“喂,你可以走了。”
      
      许嘉森没说话,微微弯腰,把伞递给她。他拿过大理石上的厚塑料袋,迈开长腿径直走了。
      
      毫不拖泥带水。
      
      黎渺渺满意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从宽大的阔腿裤口袋里掏出钱包,拿出一张平整的十块钱。
      
      她把钱对折,迅速放在少年刚刚站过的地方。十分钟的不良少女也就够了。她还是有良心的,怎么可以真的抢人家东西呢?
      
      做完这一切,黎渺渺故意拍了拍手,超级惊讶地喊了声:“呀!”
      
      大约向外走了十几步的许嘉森听到动静停了下来,他转过身,看见少女弯腰拾起地上的钱。
      
      蓝色的毛爷爷。十块钱。
      
      黎渺渺拿着钱,从阴凉地急冲冲跑进阳光里。她在许嘉森面前停下来,单手特豪气地将钱递到他面前。
      
      黎渺渺:“喂,你钱掉了。快拿走。不拿的话小心我私吞。”
      
      “我不叫喂。”少年说,“许嘉森。”
      
      黎渺渺:“哦。”
      
      许嘉森:“这钱我不能拿。”
      
      “为什么?”黎渺渺抬眸。
      
      许嘉森:“它不是我的。”
      
      黎渺渺笑着把钱扔进他手里的塑料袋里:“不是你的,难道是我的不成?你快收下别磨磨唧唧的。姐姐我可不碰不义之财。”
      
      “混混也是有节操的。”黎渺渺一下子演上瘾,继续碎碎念,“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抢人家东西的人。”
      
      许嘉森眉心上挑,平静地道:“哦,那为什么是我?”
      
      黎渺渺不假思索:“劫富济贫呗。”
      
      戴五万块的手表,脚踩阿迪达斯,脖子上挂着索尼,除了衣服脏点,没别的可挑剔了。
      
      妥妥的有钱人。
      
      抢你一支可爱多,最后还你十块钱。
      
      应该不算过分吧?
      
      黎渺渺想着想着,舒展眉头,自顾自笑起来,掩饰自己的害羞和愧疚。
      
      骄阳里,许嘉森越过她,视线落在大榕树下的那把被风刮到仰面的伞。
      
      少女刻意装出的不良感,意外透露出她的单纯和天真。
      
      他想了想,打算说出自己的疑惑,可不知怎么的,话说出来的时候,舌头忽然打结:“你还……还……劫过别人么?”
      
      黎渺渺摇摇头,正儿八经地扯瞎话:“我经常欺负人的。不过,抢劫还是头一次。”
      
      许嘉森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语重心长:“既然这样,那你……”
      
      “那你就不要……”
      
      肾上腺素有点飙。明明只是很平静,很普通地表达一句话而已。
      
      怎么就说不利索了?
      
      “……不要劫别人了。”
      
      听到对方的话,黎渺渺消化了一会儿,后知后觉地说了一个字,语气百转千回。
      
      “啊?”
      
      许嘉森终于说完,很善意地看向脸化得像鬼的少女。
      
      黎渺渺恰好也抬起头。
      
      她清晰地看见,那双漆黑漂亮的眼眸里,有淡淡的笑意。
      
      与此同时。
      
      大榕树里,藏着的蝉,似乎要用尽一夏天的力气,拼命嘶吼着。
      
      ——那你就不要劫别人了。
      
      这是什么意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