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2 试术无果

      祁环居锁鹤阁,乃是专门用以放置前人遗留的法器、符术与典籍之地,由三长老秋晗子掌管。
      
      遗物都被放置在设下重重机关与符术的独立房间中,想拿到遗物,势必要付出相应的努力。而每三年祁环居都会挑选出一批实力拔群的新晋除妖师,进入阁中自寻前人遗物。
      
      抱着雨麦离开风家很久,七浮才骤然想起这一点。
      
      偏偏在他离开祁环居后,长昕才与七宗榆有了一战。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如今已没法追究了。
      
      如此,无法去锁鹤阁,就无法见到浮君的手记。长昕的伤虽没有性命之忧,可是……只要眼前浮现起长昕那张缠满绷带的脸,七浮就没法打消找到浮君手记的念头。
      
      他心中主意已明,当下掀开车帘道:“闻先生,可以带我去一趟祁环居吗?”
      
      沉思一阵,闻九空为难道:“不瞒公子,於虚有日落前必须全员回帮的规矩,只要不是执行杀人任务,任何不守规矩的门下子弟,都要遭到严厉的惩罚。依小的看,眼下公子还是先回於虚为好。”
      
      ……这种破规矩,怎的哪家帮派都有?
      
      见他低头不语,闻九空补充道:“小的明白公子在想什么,那锁鹤阁小的有所耳闻,并非寻常之处。况且公子眼下已不算祁环居的弟子,哪怕赶往祁环居,想必也未必会被迎入居中。”
      
      七浮纳闷道:“非祁环居弟子不得入居中,闻先生何出此言?那倘若我以於虚使者的身份造访呢?”
      
      “也不能。小的方才已提过,公子所要去的地方非同一般。”闻九空继续劝道,“如果是前去寻常弟子居所,兴许可凭借使者身份入居,可锁鹤阁……”
      
      “那我便以使者身份去祁环居的弟子寝居一趟吧。”七浮接话道,“正好给两位老友送些东西过去。”
      
      ……
      
      离日落约莫还有两个时辰,马车全速驶向祁环居。闻九空捏着缰绳,着实在心中为自家主子捏了把汗。
      
      若是才上任便触犯帮规,分明是给吕重青添乱。
      
      端坐车中逗雨麦的七浮可不知自己已被腹诽。他给雨麦喂了条酱面筋,往嘴里塞了一段芝麻酥糖后,边嚼着酥糖边低声问道:“雨麦,祁环居中可有让我恢复前世记忆之处?若是有,我大可不必硬闯锁鹤阁。身为浮君的妖侍卫,你定是最明白锁鹤阁的危险。”
      
      “雨麦不知。”
      
      如此爽快的回答让七浮一愣:“呃……连一点点也不知道吗?”
      
      “主人在封印妖界入口前,曾与我提过‘返灭术’,此术可让除妖师在死后立刻步入轮回,相应的也会将除妖师的记忆封印。”雨麦伸出舌头舔着掉在他衣袖上的酥糖,“假如主人没有恢复记忆,或许是实力不够破开封印。”
      
      七浮懊恼地敲敲额头:“是是……如今我连封印都未曾感受到,或许当真如你所说吧。如此,我还得去一趟锁鹤阁。”
      
      “不过,假如主人仅是想知道治疗的符术,雨麦或许可以帮上忙。”雨麦扒拉着他的衣服,“只是雨麦如今也记忆不全,只记得些基础的术……”
      
      “好!这无妨!”哪知七浮忽兴奋地将它举起,贴在脸上蹭了蹭,“哪怕记得只言片语也好,你主人我自有办法!”
      
      ……
      
      “浮公子你是猪头吗?这种事情应当去麻烦三长老或者师父而不是哥啊!”
      
      边一脸委屈地数落七浮,边将新写上咒的符纸拍在掌间,看着堆了一桌的符纸,庄逍感觉心里苦。
      
      “三长老可不屑于指教我,师父他老人家这个点自是在焚香抚琴,你又不是没试过打扰师父的后果。”七浮没好气地怼回去,拿出利刃往自己掌心狠狠划了一道,将手伸到庄逍眼底,“来,试试。”
      
      “试个头哦!这种基础的符术,怎么可能组成治疗的咒啊!”庄逍嘴上还在絮叨,双掌已将七浮的手托起,白芒自符纸上跃起,悠悠笼罩在伤口上。
      
      分明是一处小伤口,白芒罩上去的一瞬间,七浮便咬牙一字一顿道:“钻心痛。”
      
      “所以我才怀疑啊,这风术明明是用以撕裂万物,拿来治疗简直是往伤口上撒辣椒!”注意到淌下的鲜血越来越多,庄逍无奈道,“你还是找个师父空闲的时间问问他能不能去锁鹤阁吧,这么胡乱凑咒语也不是个办法。”
      
      自二人开始实验时,剑谙便在一旁准备纱布与止血药。见状他递上纱布与药,目光却不离蹲在桌上的雨麦,“小浮,它没死?”
      
      “是,而且这治疗的符术亦是它方才告诉我的。”
      
      “是妖么,它?”剑谙追问。
      
      “是。”
      
      剑谙纳罕道:“猫妖本就懂治疗之术,为何要问它符术?”
      
      七浮闻言怔了怔,不由得向雨麦投去狐疑的目光,而雨麦则平静地与他四目相对。
      
      “雨麦跟随主人十三年,只想脱离妖身,好好做一名人类。至于族中术法,早已忘尽。”
      
      庄逍叹气道:“还有这种路子,你是有多沉迷于主人无法自拔?”
      
      七浮有些心累:“哪怕如此,治疗之术也不该忘却,关键时候没准能救你主人一命。”
      
      苍色眸中光芒一黯,雨麦沉默片刻,低低地道了声“对不起”。
      
      这声“对不起”说得七浮有些尴尬:“咳……不必道歉。忘了便忘了,下次我学治疗之术的时候你也一并来学就好。”
      
      他顺手捞了雨麦入怀,捏了捏猫耳,对二位室友抱歉道:“今天麻烦你们了,改日我……”
      
      “改日你再来。”剑谙忽道,“兴许锁鹤阁我能去,是时帮你寻一下那本手记。”
      
      突如其来的邀请让七浮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还是谢过师兄,并答应改日再来。以他的身份无法进入锁鹤阁,但剑谙定是有资格进去的。
      
      “说起来,好端端的,浮公子做什么非学治疗之术不可?”庄逍拍着他笑问,“莫非是想尝试一下高阶符术,失败后好自己修补经脉?”
      
      他这一句玩笑刚开出口,便觉察到周围气氛变了。背对他的七浮没有当即回答,似乎踌躇了数秒。
      
      “不关你事。”数秒后,道出这么四字。
      
      “……哎哎,浮公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见他伸手去开门,庄逍只觉蹊跷得很,当下想将他拉回来问个清楚,却被剑谙拦下。
      
      庄逍只觉出蹊跷,而剑谙已觉察到七浮的反常。极少在友人面前失态的七浮,一旦失态,必定是才被什么事刺激到。
      
      等七浮完全随闻九空离开后,剑谙拉过庄逍沉声:“明日去七家转转,我怀疑是他妹妹出事了。”
      
      ……
      
      回於虚的路上,七浮依风见月的话,给雨麦渡了些灵力,而后默不作声地缩在车厢角落,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雨麦靠过去,在他的脚边绕来绕去,仰头之时看见他那只被划开的手正紧握成拳。
      
      “主人,伤口会裂开。”雨麦将前爪放在七浮膝盖上,下意识提醒道。
      
      见他还是出神,雨麦忍不住化为人形,拉过他的手罩上一片白芒。
      
      伤口被撕裂的剧痛,让七浮低哼一声回过神。
      
      “我知道伤口会裂开,你不必如此提醒我。”他闷声道,“往后……不要称我为主人了,我不是浮君,我不配。”
      
      “……浮公子,有件事雨麦不知可以询问吗?”猜到他仍在自责,雨麦便问。
      
      “……问吧。”
      
      “浮公子急着学习治疗之术,可是因为令妹受了伤?”
      
      一问就戳到了痛处,七浮埋头于膝间,疑惑道:“你今天才跟了我走,怎么知道我妹妹受伤的事?”
      
      “是风见月告诉我的。”雨麦道,“本来今日我与她想去阻止七横,可被拦下了,风明赤不许风见月管闲事。再者,我与她一同去也拦不住七横。陌生人也好,亲近的人也罢,那位长公子一视同仁,绝不手软。”
      
      “所以你们知道长昕与七宗榆打赌之事?”
      
      “略有耳闻。”雨麦看了他一眼,“与主……与浮公子有关系。”
      
      “这我晓得。”七浮并未继续追问,“我只是好奇,为何风见月姑娘会知道此事。在计划达成前,七宗榆素来行事低调。我问过长昕,她与七宗榆乃是私下里交谈,且二人的赌约与家族无关。难不成风姑娘的情报乃是偷听而来?”
      
      却不曾听到雨麦的回答,七浮奇道:“怎的?莫非真相难以启齿?”
      
      雨麦摇头:“人类之事,雨麦不懂,也无法评价。”
      
      雨麦含糊其辞,七浮一时也无法从她口中套出话来,只得作罢,心中别提有多郁闷。小猫咪心里还认他为主么?若认,为何又对他有所隐瞒?
      
      转念一想,毕竟他也不是浮君,雨麦与他不熟,有所隐瞒也可原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在忙志愿,静不下心更文简直扎心了……
    2017.6.30打卡,修改了一处迷之被河蟹的词。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