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1 妹控猫控

      离开长昕房间的七浮,失魂般穿过园中小径,去另一处院落见父亲。
      
      虽已安排妥当了医师,可他并没有就此舒心。当闻九空急急赶着车将兄妹俩送到七家时,长昕已痛得晕厥过去。他根本不知道长昕和七宗榆谈了什么,对街市上发生的一切,他最后的记忆只有七宗榆看向自己时的眼神——似是一个完全胜利者。
      
      见到小女儿受了重伤,父亲似乎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故迅速安排了一切后,便差人给七浮带话,让他整理心情一番,继而去老地方拜见自己。
      
      凉亭之中,冉冉升起香烟一缕。父亲正端坐石凳上,拨弄罢香炉,拎起一壶香茗,为自己与儿子各斟上一杯。
      
      踏进凉亭,七浮默然行礼,而后坐到了父亲对面。
      
      他本想询问长昕的事,父亲却先开口道:“茶是不久前南进的苦丁,无沉不妨先尝尝。”
      
      七浮不自觉眉头一跳。父亲请人喝苦茶,定是有要事相告,或是有长篇大论要讲。
      
      一杯茶饮罢,父亲开了话匣子:“无沉,可还记得为父当年送你去祁环居的理由吗?”
      
      七浮当即答:“习得除妖术法,强化自身。”
      
      父亲却摇头:“错了。也可能是你当年太过年少,对无兴趣的事听过就忘。当年你师父将你从前的身份告诉为父时,为父是又惊喜又忧虑,毕竟我七家之人生来有血脉里的缺陷,无论如何也无法成为除妖师。”
      
      “……父亲,竟还惊喜过?”七浮颇感惊讶。
      
      “浮君是一位传奇般的人物,若非他将妖界入口封印,竹州早已恶妖成灾。”父亲吁了口气,“‘若无沉是这样一位人物的转世,今生也能修习成那样,或许能有资本与宗家叫板’,为父当年就是这般想着,方才同意了你师父。”
      
      七浮惊愕起身,脑中拼命回忆十余年前父亲的话,喃喃出声:“成为分家的优秀子弟……”
      
      “看样子,无沉的记性还不差。”父亲端茶抿了一口,“故你儿时对鞭法一窍不通,为父也不曾说什么,有这么一个前世的背景在,料是宗家再嚣张,也不至于欺负到我们分家头上来。”
      
      “如此,那长昕今天……”
      
      “说实话,在此之前长昕因你之事,无意冲撞过长公子,与其好言商谈无果后,便有了今日的比试。”父亲的神色甚是平淡,然而目光中却暗含恨意,“长昕和你的成长,无疑给他们造成了威胁。宗家,是想在全方面将分家死死压制。或许野心让他们希望,分家永不存在才是最好的。”
      
      紧了紧拳,七浮垂头道:“儿不孝,未能在祁环居好好修炼符术,十余年都辜负了父亲的期望。”
      
      父亲笑道:“未必。眼下你去了竹州最大的杀手组织,虽只是做一名医馆主人,前路尚有很大期望。”
      
      “……说到这个,儿有一事想与父亲商议。”七浮犹豫片刻,还是取出了药物清单,“於虚医馆少寞堂需要这批药物,不知父亲可否能将之购进?”
      
      与父亲商量完要事,恰有下人禀报长昕已苏醒,七浮转而赶去长昕房中。
      
      长昕那张可人的脸缠着好几圈绷带,只能看到双眼与鼻子嘴巴。七浮赶去的时候长昕正在床上发呆,一见兄长,突然毫无征兆地抽泣起来。
      
      慌得七浮大步走去在床边坐下,搂过她并让她靠在自己肩头。
      
      “冲动什么啊蠢丫头……兄长又不是任长公子摆布的人,你这么替兄长出头,知不知道兄长有多心疼?”光看着绷带,七浮心里就难受得不行,却是想不出一句适合的安慰的话。
      
      纵然伤口已被处理妥当,血仍从绷带渗出,看样子七宗榆那几鞭一点也没有留情。
      
      “兄长……我可能……就要这么留着伤疤过一辈子了,呜……”长昕泣不成声,双手紧紧抓着兄长的胳膊,“医师说……这个伤口……用药敷也会留下疤痕……兄长……兄长……我……”
      
      七浮将下巴贴在她头顶,轻声细语:“乖,莫难过了,兄长马上去给你想办法,想个不留疤痕的办法。”
      
      ……
      
      风家宅邸,风见月房中。
      
      风明赤抱着猫形的雨麦过来,将之交到风见月手上,而后叉腰叹气道:“果然还是免不了。”
      
      风见月不解地摸了摸雨麦,却觉它浑身冰凉,双眼紧闭,着实被吓了一大跳:“老爹!雨麦怎么了?!”
      
      “妖力枯竭,哪怕有你渡给她也无济于事。按这个状态下去,不出三日雨麦大人的灵魂将陷入沉眠,那样就糟了。”风明赤捏出一张符纸,挥手令之飘到雨麦身上,继而念动咒语,符纸化为白芒,渐渐隐入它的身体。
      
      风明赤唉了一声,拉出书桌底下的椅子,坐上去道:“那天本想用那个仪式,将雨麦大人的本体从你体内祭出,不料半途竟被那流浪除妖师师徒打扰了。”
      
      风见月闻言沉思一番,抱着雨麦冲老爹晃了晃:“哎,要不,我去把浮公子找来,再画一次阵法?”
      
      “光找来顶个什么用。”风明赤把头狠狠摇动,“雀翎岛是非去不可的,周围没有足够的妖气,妖的本体就无法离开人身。”
      
      “那让麦子回到主人身边呢?”
      
      风明赤若有所思一番:“这倒是可行,纵使主人转世,烙印在灵魂里的契约还是在的。在回到本体前,只要有主人的灵力滋养魂魄,理论上来说可以避免妖力枯竭。”
      
      风见月点着头沮丧地揉了揉雨麦脑袋,便是在手指触及雨麦的同时,她突然嗅到了一股正在逐渐靠近的气息。
      
      见女儿忽起身向外走,风明赤一愣:“上哪儿去?”
      
      “说浮公子,浮公子到。”不等老爹追问,风见月已抱猫噔噔噔小跑出去。
      
      合欢在枝头散开扇一般绒绒的粉花,浅粉色的花绒随风而起,飘落在房瓦上,也飘落在风家大门旁年轻的公子身上。
      
      七浮正为难地看向闻九空。今日他本只是想回家一趟,故并不曾携带祁环居的信物。方才他亮出於虚信物给看门人,但看门人一听是於虚,竟然二话没说就回绝了他的来访。
      
      “风家不大欢迎杀手。”面对七浮的目光,闻九空也只是笑笑,“风家大小姐出世那年,家主夫人便被杀手害死,小的那年听闻过这事。不过,似乎有人将此事嫁祸于我们於虚。”
      
      “原来如此。”七浮看着紧闭的大门叹了口气,只好转身走向马车。
      
      “来都来了,走个啥?”风见月的声音突然自他身后传来,“要走也先进来喝杯茶吃些糕点咯。”
      
      ……
      
      七浮特意造访风家,自是为长昕而来。
      
      听罢他的叙述,风见月啃了口核桃酥,认真地看向老爹:“符术还有这种用法啊?我也想学了。”
      
      风明赤双手撑着额头,回忆了自己毕生所学一番,肯定地否定了他的话:“实不相瞒浮公子,符术素来只用于除妖与占卜凶吉,至于用于治疗的符术屈指可数。五长老我乃一介武夫,成天捣腾出来的,也只是些用以战斗的符术。”
      
      七浮失望道:“就是说,连精通各种符术的五长老也……”
      
      风明赤不以为然地摊了摊手:“什么乱七八糟的精通啊,你从一些小辈那里听信了这些谣言是吧?这种符术,你师父和三长老,这二位心细的除妖师,或许会有兴趣钻研,五长老我的的确确没有接触过。”
      
      风见月亦失望地吐槽道:“怪不得老爹出去做任务从来都伤痕累累地回来呢……”
      
      “主人的手记……”雨麦忽从风见月怀中挣扎出来,定定地看向七浮,“手记里……雨麦记得……有的……”
      
      七浮被她断断续续的声音着实吓了一跳,碍着风明赤在,他又不敢过去直接将雨麦从风见月怀里抱过来,只得故作冷静道:“你指的是浮君的手记?眼下它在何处呢?”
      
      “锁……锁鹤阁中……”
      
      雨麦正费力地说着,风见月终于看不下去,将核桃酥推进口中,抱着雨麦大步走向七浮,随后郑重地将它往七浮怀里一塞,“说起来,浮公子来得正巧,从今往后麦子的性命安危就交给你了。”
      
      知道七浮定会发懵,她又忙不迭解释道:“麦子没了肉身,妖力枯竭很快,枯竭完了就得仙逝。正好浮公子灵力强,每日渡给她一些灵力就好给她续命。”
      
      七浮半信半疑看向雨麦,怀中白团一样、体温凉凉的猫,则慢慢投给他一个有气无力的目光。
      
      风明赤自然知道这是谎话,看在眼里,他不禁暗自摇头,心道:“这一人一猫的资深演技真的无话可说。”
      
      “……只渡元气便可?”七浮下意识拨弄雨麦的身体,好让它在自己怀里趴得舒服些,随后他抬头惊喜道,“那……喂食可以么?”
      
      “还用问?自然麦子喜欢什么就喂什么呗,主人大人!”风见月背着手朝他嘻嘻笑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从这章开始后,画风应该会萌一点吧【flag??】,嗯…应该……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