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0 是不可忍

      将少寞堂正殿收拾完毕后,七浮回到书房,但见一刻钟前还是女孩模样的雨麦,此时已变回了猫,白绒绒的一团,窝在他书桌上。
      
      比起十几日前的幼猫,雨麦的原身着实肥了一圈,不知是不是被解开妖力封印的缘故。
      
      方才与蜥鼠战斗时耗尽了风见月渡给自己的妖力,故七浮进来时,雨麦已窝在他桌上睡熟了。
      
      见过雨麦的人形,七浮此时不敢解衣睡觉。他熄灭油灯,和衣躺在床铺上,目光却有意无意望向雨麦。毕竟入夜寒,她先前还受了伤,不晓得就这样窝在那里,会不会受冻?
      
      于是他又爬起来,捧着一条毯子慢慢靠近书桌,手脚麻利地将雨麦裹进毯子里。猫毛蹭着他的手,甚是舒服。
      
      做完这些,七浮方才回到床上,来回翻了几翻后还是脱下了外套。他还真没有和衣而睡的习惯,反正小猫也睡熟了,还是脱吧脱吧……
      
      他双手枕在头下,不禁疑惑自己为何会这般相信雨麦,相信她能听自己的话。他忽而又觉得,自己本来就不该怀疑雨麦——放在前世,她本就是他的妖侍卫。
      
      七浮现在终于开始对自己的前世生出些许好奇。很久之前他师父易翊便告诉过他,他乃是上一任祁环居主人的转世,役使修为颇深的两只大妖,受尽其他除妖师的崇拜,故今生也要努力修习符术,再登巅峰。
      
      但七浮并不喜欢浮君那种特立独行的为人处世姿态,加之今生在本行上本就废得不行,故遇上任何事都养成了一个随遇而安、顺其自然的,不晓得是怠惰还是豁达的习惯。眼下既入了於虚,便要趁着新的开始,好生将自己改变一番了。
      
      另外,他认为自己有必要探查一下雨麦对浮君的态度。他七浮没什么本事,枉让雨麦继续称呼自己为主人也不好意思,虽然他自幼就心心念念一个妖侍卫。
      
      他迷迷糊糊想着,但觉头胀得很,或许是方才战斗之时太过紧张,随后便慢慢睡去。
      
      ……
      
      “闻先生,昨夜?”
      
      “浮公子已受过考验,罗大人认为他已合格。”
      
      “喔,那不错。”
      
      “那公子身世不凡,请帮主放心将少寞堂交给他。”闻九空边说边恭敬行礼,为帮主打开少寞堂的大门。
      
      “既然闻先生这么说,我自然放心。”问罢情况,吕重青跨入门中,径直走向七浮所在的书房。
      
      吕重青今日乃是亲自向七浮询问药物清单一事,因少寞堂多年被闲置,他亦不知少寞堂该是怎么个管法,需要些什么。念七浮出身行商的名门望族,他想了想,还是认为把买入药物的任务交到七浮手上更妥。
      
      甫一进书房,吕重青刚想道一句“浮公子昨夜可还习惯”,却被眼前的一幕惊住。
      
      他来得太早,七浮自然还在卧床做梦。然而他床边正坐着一位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女孩,她正将手放在七浮发间,轻轻为他梳理。听见脚步声,女孩转过脸,一双兽瞳清晰地映在吕重青眼中。
      
      “哪儿来的妖物!”吕重青只是微愣,下一秒脱口喝道,右手下意识按在背后的刀柄上。
      
      雨麦此时虽能保持人形,体内妖力却一丝也无。见对方的眼神极其凶狠,她下意识离七浮又近了近,望向吕重青,语气平淡地道:“浮公子的妖侍卫,雨麦。”
      
      吕重青冷哼一声:“净扯犊子!昨天我可没从浮公子那里见过你。来,你给我证明个身份先!”
      
      “不可,主人他还没有醒来,雨麦不能擅自证明身份!”哪知雨麦却坚决地拒绝了。
      
      “那你把他叫醒呗,正好我也有事寻他。”说完,见雨麦仍不动,吕重青不由得起疑,须臾双刀骤然出鞘,他拿刀直指雨麦,故意大声道,“不敢叫?还是说你潜入这儿是抱着目的而来?”
      
      吕重青本就是个大嗓门的豪侠,这么一喊,饶是睡眠质量再好的七浮也终于被吵醒。
      
      七浮扶着额头坐起,见离床仅八步的地方正立着一名提刀的人,瞌睡虫马上被吓得无影无踪。他一伸手就从枕边摸出弯钩,闷声不响甩了过去。
      
      见弯钩毫无征兆袭来,吕重青抬手一刀将之磕飞,继而退到门口,收到大呼:“浮公子你慌什么!鄙人吕重青啊!”
      
      听闻这一名字,七浮忙不迭收回悬在半空的弯钩,不动声色地将之藏回枕旁,清咳一声翻身下床:“睡过头了,不知帮主竟会亲自前来。”
      
      眸光无意瞥见窗外麻麻亮的天,这帮主也是个勤快人,这么早就来寻他,也不知有何贵干。
      
      “不过头不过头,就是眼下有个事儿你先给鄙人解释解释。”吕重青看向雨麦,“这孩子自称是你侍卫,可我昨天压根没见到她。”
      
      七浮笑了笑,拍拍雨麦的脑袋,想也不想脱口道:“她啊,的的确确是我侍卫,昨晚才从花幕街赶来,故帮主白天里不曾见到她。”
      
      沉思片刻,吕重青抄手为难道:“咱们於虚规律重,若是侍卫,定要有个什么证明,并且还要将其加入名册当中,哪怕是妖侍卫也要这般。浮公子你怎么说?”
      
      “这个……”七浮顿时不知该如何回应。他看了雨麦一眼,又看了她颈上悬挂的白璧一眼,讲道理,她如今应当是风见月的妖侍卫,而不是他七浮的。
      
      妖侍卫与主人之间的关系,也就是所谓的“证明”,差不多就是定下血契。也唯有这种以血为媒的方式,才可证明此妖与此人是主仆关系。
      
      踌躇之际,雨麦突然向吕重青行过一礼,“如此,雨麦离开就是。”
      
      话音刚落,她便自顾自跳上窗棂,变回原身一跃而下,丝毫不给二人任何的反应时间。
      
      “这?”雨麦的反应让吕重青一愣,“怎么就跑了?我说话有那么严厉吗?”
      
      七浮无奈地摇头,雨麦怕是不想给他添麻烦吧。不知她所剩无几的妖力,够不够支撑她回到风见月身边。
      
      “算了,有事先说事。”吕重青摆摆手,拿出先前七浮提交上来的清单,“我昨天与议事堂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把它还给你。”
      
      不解其意,七浮皱了皱眉:“帮主的意思是,这批药物不能够弄到吗?”
      
      “能是能,可对於虚来说比较困难。”吕重青摸着下巴,“浮公子需要的药材,价格非常昂贵。而且,浮公子自己也说过,眼下对于医药一窍不通吧?”
      
      “……的确说过。”
      
      “那么恕我直言,没有足够的利用价值,对于於虚,这笔开支就是浪费了。”吕重青以无法回绝的语气道,“不过浮公子家中世代行商,对于这些药材的采购,应该更为得心应手,所以我还是决定把这任务交给你。”
      
      “如此……事不宜迟,我今日就得请假回一趟家族啊。”七浮扶额。
      
      吕重青笑道:“请假不打紧,反正少寞堂也没事,比起坐在这里等到发霉,去外头跑跑也好。”
      
      ……
      
      昨天才从花幕街赶向於虚,今日又要回花幕街,一来一去不到两日,七浮已是换了身份。
      
      他乃是乘着马车回来,闻九空驱车,他只负责坐等马车行至家族就好。
      
      到了闹市街,疾行的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闻九空掀开车帘,摇头道:“前方似乎发生了一些事,公子稍等片刻,小的先下去探一探。”
      
      不用他说,七浮也晓得发生了事。在嘈杂的人声之中,他听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而正是这个声音,让他根本坐不住,车帘一掀走了下去。
      
      原来马车到了街上的擂台附近,被看热闹的人阻了路,平时只有摆铺人的擂台上,眼下正有两人执鞭相斗。
      
      令七浮大感意外的是,台上二人,一边是长昕,一边是长公子七宗榆。而他与闻九空下车之时,二人已斗至尾声。
      
      长昕引以为豪的鞭法,在七宗榆眼前却什么也不是了。七宗榆执鞭而立,身着的玄色长袍不曾被对方的鞭扫到半点。反观长昕已是浑身伤痕,一张可人的脸蛋,竟也被鞭抽了两三道,皮开肉绽。
      
      长昕半跪在地,疼得浑身颤抖,耳畔传来七宗榆冰冷的声音:“如何?小妹若要继续,本座奉陪到底。”
      
      长昕咬着下唇,晃着身体慢慢站起来,软鞭紧握,眼中满是不屈。
      
      “好,这是最后一鞭。”七宗榆连身也不动,九节鞭凌空甩动,发出骇人的呼啸,骤然抽在长昕左肩。长昕疼得惨叫出声,终于捂着左肩向前倒下去。
      
      围观人群议论纷纷,一直有声音在询问为何七家兄妹互相斗了起来。七浮不顾闻九空的阻拦,艰难地穿过人群,终于挤到台下。
      
      见七宗榆收鞭走向台下,七浮抛出弯钩钩住擂台边缘的一根旗杆,飞身上台,冲他的背影厉声:“长公子!舍妹做错了什么,要您在这等公共场所施刑?!”
      
      即将走下擂台的人停住脚步。
      
      “我与小妹一对一公平比武,这算哪路子的施刑?”说话之时,头也不转。
      
      扶起疼得发抖的长昕,七浮心如刀绞,不由得冷声质问:“公平比武?小妹鞭法远不及长公子,莫非长公子喜好以强欺弱吗?”
      
      擂台那边传来七宗榆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趣!真真是有趣!今天这比武,是小妹自个儿向本座提出的,倒不妨说是她自不量力,与本座又有什么关系?本座只负责全力迎战,直到将她打倒为止。”
      
      “可是长公子你——!”七浮还准备给长昕讨公道,长昕却拽了拽他的衣服,“兄长……不要问了……是………是长昕自找……”
      
      “与其在这儿浪费时间,你倒不如先给小妹治治伤吧。”七宗榆缓缓转过脸,竟一脸满足地勾着嘴角,看上去非常开心的样子,“尤其脸上的伤不及时治疗,可是会留下疤痕的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日有些忙,不能日更非常抱歉……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