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3 猫妖助手

      及日落,於虚职务堂的人已开始挨个大殿清点人数。
      
      连湘捧着名册,一路走来神色淡然。唯独走到此处——大门紧闭的少寞堂,她敲门无果,撞门亦撞不开,不单大门,连闻九空的房门敲了半天也无果。
      
      啧,新人就是不守规矩,左右都不守规矩!
      
      连堂主火气一上来,翻开名册到末页,提笔对着七浮的名字,手颤了很久,最终还是只在他的名字旁点了点。
      
      “哼,不圈你了,下不为例。”
      
      少寞堂是她巡视的最后一处地儿,念着主仆二人都误了点,连湘思忖回去即便向帮主交差,没准帮主还会命她出去将人找回来,索性坐在长廊里静候。
      
      这天色都快黑了,哪怕新人不懂事,怎么着闻九空把他打晕也能按时带回来吧?
      
      她正疑惑是不是二人在路上出了事,忽有马蹄声一路闯来,偶尔还能听见鞭声。
      
      不等闻九空的马车停稳,七浮便同雨麦一起跳下车。见连湘一脸怨念坐在少寞堂门旁,七浮微愣,随后陪笑道:“原来负责清点人数的是连堂主,今日有事迟来,给连堂主添麻烦了。”
      
      “还知道给老娘添麻烦了啊?”连湘恨不得拿名册往他头上拍,“小子,老娘警告你,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说完才发现有个女孩正乖巧地跟在七浮身边,连湘眉一挑:“小子,没想到你还有这等癖好?带姑娘回来就算了,你竟连女孩子也不放过?”
      
      这番话着实呛到了七浮,他尴尬地咳嗽一声,脸上有如火烧:“连堂主,在你眼中,在下的形象就如此差劲吗?这位是在下的侍……不,在下的助手,在下与她从前在祁环居乃是一起办事……”
      
      “停!老娘明白,不用解释了。”连湘毫不客气地截住话头,她又翻开名册,和善地问雨麦道,“大姐要做个登记,小姑娘怎么称呼?”
      
      雨麦嗓音清冷地答她:“雨麦。秋雨的雨,麦子的麦。”
      
      连湘执笔的手又一顿,她狐疑地扫了雨麦一眼,而后低头将她的名字写在七浮之后。
      
      “小姑娘随大姐去你的住所。”写罢,连湘向雨麦伸出手。
      
      雨麦却摇头,苍色眸子看向七浮,好像在期望他能说些什么。
      
      她这一看让七浮更为尴尬,他抬手揉揉雨麦的头发,露出个勉强的笑脸:“这孩子怕生,还是……留在在下这边为好。”
      
      是不是猫粘人的本性暴露了啊……
      
      连湘不快地“嗯?”了一声,并没有收回手,或许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或许是认定了七浮会对雨麦不怀好意。
      
      闻九空正好停罢马车,见状忙赶来解围:“连大人,依小的看,还是让这位小姑娘留在少寞堂吧。她身子弱,晚上冷风一吹就会受凉,留在少寞堂也好有药可用。”
      
      “行吧,既然闻先生都发话了。”连湘这才收回手,干脆地拂袖而去。
      
      七浮便带雨麦进了少寞堂。他让雨麦在书房中等候,自己去了仓库搬出一卷草席与被褥枕头,铺在少寞堂正殿的一个靠窗的角落。他才理完床铺,就有人送了晚饭过来。
      
      雨麦并不需要进食,七浮用餐时她只在旁边看着。见盘中还盛有一青瓷瓶,附一青瓷杯,七浮正奇怪,雨麦却道:“主……浮公子,这灵酒可否赏给雨麦?”
      
      ……原来这便是酒。祁环居的清规,让他自小不沾滴酒,家族也明白他清修,故他甚至连酒瓶也不曾见得。
      
      “需要什么尽管拿去,不必询问我啊。”七浮将青瓷瓶直接放到她手上,“我们并非主仆,你只是我的一只猫……不,一名伙伴罢了。”
      
      方才雨麦发间的猫耳一动一动,害他差点脱口说错话。
      
      风吹油灯,火焰明灭不定。七浮环顾书房,对正斟酒的雨麦道:“以后你在我书房歇息吧,在於虚尽量维持人形,灵力不够与我说一声就是,莫让他人觉出你是妖。还有……”
      
      他放下筷子,伸手拨弄雨麦的长发,细密发丝将一对猫耳藏匿,“耳朵能收一收吗?不能就这般藏起来。”
      
      “雨麦明白。”
      
      “用完餐后把用具送到……嗯,应该是门外。”盯着她手中的酒瓶,七浮继续道,“酒瓶与杯子最好也一起还回去。你这个酒……怎么个喝法?”
      
      见雨麦面露不解,七浮轻咳一声,“实不相瞒,我也想尝尝。”
      
      雨麦嘴角微扬:“浮公子不会喝酒,头一回喝灵酒太伤身。假如浮公子想尝尝,可以吩咐……可以拜托雨麦去向风明赤要一些淡酒来。”
      
      酒才滴入青瓷杯,无意嗅到酒中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异香,雨麦神色一变。
      
      七浮只见她无端舍了酒杯,直接握着瓶往口里灌酒液。他惊讶之下,雨麦迅速收拾了餐具,道一声“雨麦去去就来”,自顾自离开了书房。
      
      ……
      
      放好餐具,雨麦掠至少寞堂外,足尖在建筑物上轻点,片刻后出现在少寞堂的房顶上。
      
      弦月清辉,点点洒在月下的玄衣公子身上。雨麦上来的时候,那公子正仰头望月,口中低吟着不知是什么曲调的戏。
      
      “七横,莫忘了你我有过约定。”雨麦在他身后五步的地方站定,“那酒,一旦被主人喝下,你也会毒发身亡。”
      
      “呵呵呵,明知你家主人不饮酒,你又有什么好惊慌的?”七宗榆停止吟唱,侧过身,凤目中闪着一丝狡黠,“告诉本座,‘一寸绯’是什么个滋味儿?”
      
      雨麦丝毫不给他好脸色:“一如既往香腻而恶心。”
      
      七宗榆却笑着鼓掌:“不错不错,往日你给本座制的毒香的评价只有‘恶心’,如今竟添上‘香腻’二字,看来本座的制香手法大有长进。”
      
      “雨麦答应了主人去去就回,有事快些说,莫浪费时间。”
      
      七宗榆放下手,笑问:“你家主人正为如何前去锁鹤阁发愁,是这样么?”
      
      “怎么,又要派人惹是生非?”雨麦冷冷盯着他的眼眸,“上一回,你毁去了雨麦好不容易寻来的容器,这一回,又准备打什么主意?”
      
      “本座只是来托你传话,告诉你家主子锁鹤阁这地儿真真是有趣得紧,仅此仅此。”七宗榆的衣袂随风飘动,广袖末端甚至快要触及雨麦的脸。
      
      爪影一闪,招摇的广袖当即被削了一角下来。雨麦依然站在原地,面对一脸错愕的七浮,报以微笑:“雨麦明白,阁下请回。”
      
      气走七宗榆,雨麦迅速返回少寞堂。穿过正殿时,她忽在一处角落里停下。
      
      七浮正和衣卧在草席上,大约天热,被褥被折得很好,放在一边。雨麦慢慢走过去,一听沉重的呼吸声,就知道他已睡熟。
      
      分分钟睡着的除妖师,除了浮君,也只有七浮了。
      
      雨麦倒不稀罕睡床铺上。与浮君一同生活的时候,她从来都是变回原身缩成一团,任浮君抱着睡觉。
      
      她一直纳闷,为何七浮老爱自己睡。先前还在祁环居时,她就必须蹲在三人的书桌上过夜。
      
      七浮与浮君由于灵力极强,体质都偏寒。而她本身的妖力是火行,浮君唯独抱着她睡觉才踏实。雨麦左右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七浮就不情愿?
      
      她当下决定一试。怕挪七浮入书房会惊扰他,雨麦关好窗扉,变回猫轻轻爬到他怀里去。
      
      ……
      
      七浮刚醒就遇到两件郁闷的事。
      
      昨天连湘竟然没有隐瞒他迟归的事,一大早又是吕重青亲自找上门来。闻九空在外头听完话后,推门进来就把他摇醒,告诉他他将被禁足三日。
      
      七浮还睡意朦胧,听闻被禁足只是胡乱应着,闻九空一松手,他又睡倒下去。
      
      “……公子,小的提醒您一句,令妹的伤、少寞堂的药物都还未解决妥当,这时被禁足实在是误事啊!”见状闻九空只得好言提醒。
      
      七浮晃着坐起来,揉着眼道:“禁足了还能如何?药物自外州运来至少七日,我不曾习得治疗之术,也不会医术,族中医师处理长昕的伤定是比我要靠谱的多,我三天两头往家里跑,长昕还得嫌我不务正业净偷懒……唔?毛茸茸的是什么?”
      
      闻九空感觉正有汗珠自额上沁出:“是您的助手的头发。”
      
      这话让七浮一僵,他难以置信地看向怀中。
      
      自己的双臂……正环着雨麦!
      
      这么环着也罢了,问题是雨麦正睁眼看着他,满脸的期待似乎在希望他道出几句夸奖之言。
      
      七浮彻底石化。
      
      闻九空的声音仍响在耳旁,却并非“公子,小的真是看错您了,您竟然连孩子也不放过”,而是:“早饭已送来了,公子先起来洗漱一番,小的一会儿看看能不能寻个时机送公子回七家。”
      
      七浮忙不迭放开雨麦,故作镇定地摸了摸她发间的猫耳以示夸奖,掀开不知是何时盖到身上的被褥,折着折着忽觉出了一丝不对。
      
      “闻先生为何突然提起七家?我似乎并没有说过今日要回家。莫不成七家要出什么事吗?”
      
      闻九空正要走出正殿,闻声踌躇几秒。
      
      “回公子,小的不敢说。但请公子早早准备,小的与看门的兄弟商量好就回来接公子出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被朋友吐槽没言情……好吧,其实只是之前不方便安排女主出场,这章按计划给糖~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