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被送鱼的沙袋

      药与姜汤摆上来,宋琇莹与周秉文二人是皆没有动作,刘氏站在一旁,看二人这般干瞪眼的样子,催促道:“快喝呀!再不喝这药就凉了,那药效也就不好啦!”
      
      “你若想恢复记忆,这药是需得喝的。”周秉文跟着补了一句。
      
      宋琇莹讪讪一笑,看着黑乎乎的药很是踟蹰的伸出了手。
      
      视死如归一口作气喝完药,眼角被苦得激出了泪来,她正难受着,便听见刘氏拉住周秉文道:“小周,你这姜汤还没喝呢!”
      
      宋琇莹闻言,又想起他因着自己受凉的事,忍下苦意带着愧疚与认真道:“姜汤要喝的,不然得了风寒怎么办?”
      
      周秉文面无表情默了一瞬,而后快速端着姜汤喝了下去。
      
      “我去上工了。”喝完,抛下一句话便走了。
      
      宋琇莹连着见了他几次黑脸,竟也已有些习以为常,忙快步追着他送他出门。
      
      周秉文走到门口,突然间停住转过了身来,小姑娘刹不住脚,直直撞在了他的胸膛上。
      
      男人阳刚的气息扑面而来,她慌忙往后退了两步,忙抬头看他,而后又垂下头来。
      
      他垂眸将她上下打量,见她勾着头,露出颈后的一点白皙肌肤,两只手不安地攥在一起,由于袖子有些短,细白的一小节胳膊便露了出来,今日天气冷了许多,她的手被冷风吹的有些发红。
      
      宋琇莹还在羞赧着方才的情况,怀里便被丢进来一个钱袋,她来不及思考,手忙脚乱接住。
      
      “拿去置办两身衣裳,还有其他琐碎的东西吧。”
      
      她诧异地抬头,却只看见男人离去的挺直的背影。
      
      刘氏在一旁笑道:“小周对你这表妹还真好。”
      
      却说另一头,男人出了门,转身拐过巷角,面无表情的脸便再也绷不住,变成了菜色。
      
      “这什么姜味!”他暗自咬牙。
      
      要说周秉文最讨厌的一样菜,那便是生姜了,偏偏老人家的好意不好推辞,那小姑娘还一口将苦药灌了下去,他一个大男人,如何好再做姿态。
      
      他苦着一张脸,揉着胸膛大步离去。
      
      *
      要说宋琇莹接了男人给的钱袋后,内心便愈发的难安了,只想着现在就报答他的恩情才好。
      
      刘氏听见男人离去前说的话,于是十分热心的领了她上街,知她初来乍到,便一路都是领着她走的直路,并一路介绍过来。
      
      宋琇莹虽失忆了,却没傻,除了一开始醒来脑海一片空白的慌张外,这段时间足够她缓过劲来了,借着自己伤了脑子不清醒的由头,一路同刘氏说话,也得了些许信息。
      
      原来此处是为画眉县,位于东阳府辖内,因为坐落在沛江畔,故而比一般的县城要更为热闹些,而她的那个“表哥”周秉文,年岁二十又一,说到他年纪的时候,宋琇莹明显楞了一下。
      
      男人周身气质沉稳,面容冷硬,人站在那,就有一股无形威压的气场,再加上他脸上的胡须,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弱冠不久的男子。
      
      而他也是半年前才来这儿的,住进了那处小院子,人也一直在码头做搬运工,平日里是沉默寡言,相熟的不过是在码头做工的几个工人,刘氏是因为他一个大男人孤身住着,难免有些邋遢,所以花钱请了婆子去打扫打扫,因她做人热心又实诚,所以一来二去的也就渐渐熟了。
      
      宋琇莹一路听一路记,在刘氏的带领下去了成衣铺子,买了换洗的衣衫,又去其他铺子,买了些女儿家用的东西。
      
      转着转着,时间渐渐临近了午后,原本就是阴天,现在似乎又暗了几分,刘氏家中有事,与她逛完了便要回去。
      
      二人一道走出街巷,迎面便是一条蜿蜒穿县而过的清水小河,河上架着一座青石板桥,湿润青苔生于其上,走过了桥,便听得桥边的柳树下,有垂钓的老叟正闭眼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鱼儿游东,鱼儿游西,鱼儿摇翅,鱼儿曳尾,碎了斜阳波光,乱了渔人肚肠,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好就一碗鱼汤。”
      
      悠扬婉转的曲音从老人口中哼出,断断续续凑不成调,却像是一盏刚刚泡好散发着香气的春茗,回味绵长。
      
      宋琇莹不由得停下了步子。
      
      只不过下一刻便听见老人“哎呦”一声,拿着鱼竿呜呼道:“鱼游了,鱼游了,就不了一碗鱼汤了呀!”
      
      她闻言忍俊不禁,开口道:“老人家,你唱着歌,自然将鱼都吓跑啦!”
      
      老叟抚着胡子回头,满是沧桑褶皱的脸上漾着满满笑意,他摇摇头,连说话似乎都带着一股曲腔:“小姑娘,能被老夫的歌吸引来的鱼,才是好鱼,才是好鱼汤呦!”
      
      她倒不知,竟还有这种说法,一旁的刘氏嗤笑道:“听得这老杨头瞎掰,要是被歌声吸引来的鱼才是好鱼汤,那县里酒楼大厨们做的,难不成都是沟坑里的臭水?”
      
      老叟闻言哈哈笑了起来,点头道:“他刘家弟妹,你说对喽!”
      
      刘氏摇头,白了他一眼,偏头与宋琇莹道:“阿篱姑娘,这是与咱们同住一条巷子的老杨头,年纪大了有事没事就总是跑来这儿钓鱼,总爱说些神神叨叨的话,你别理他。”
      
      正说着,街巷前方远远的跑来一个八.九岁的男童,一边跑一边喊:“祖母!祖母!”
      
      刘氏回头一看,拍腿道:“跑什么?我人就在这能跑了不成?当心摔着!”
      
      说完,那男童不防脚下石板有处凸起,一脚绊了下去,人直直就脸朝地面甩去。
      
      刘氏哎呦一声,连忙跑上前去扶起男童,捧着他的脸焦急道:“福哥儿,摔着没啊?磕着哪儿了?痛不痛啊?”
      
      福哥儿抹了把脸,也不哭也不喊痛,傻兮兮笑道:“祖母,祖父找你呢!”
      
      刘氏哭笑不得,拍了他屁股一下,“怎的,祖母半天不见都不行啊!”
      
      福哥儿捂着屁股退了两步,抬头见宋琇莹看他,尴尬又羞涩的笑了笑。
      
      但之后他却大胆地朝她跑了过来,扬起小脸,满脸诚挚:“姐姐姐姐你叫什么呀?你生的真好看!”
      
      小男孩颊上还带着婴儿肥,生的清秀可爱,说话又带着十足的诚恳,宋琇莹被夸得红了脸,轻声道:“我叫阿篱。”
      
      “阿篱姐姐!你生的真好看!你给我做媳妇儿好不好啊?”
      
      真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在场的几人都傻了眼,刘氏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拉住福哥儿斥道:“没大没小,瞎说什么!”
      
      而后与宋琇莹尴尬笑道:“这个,阿篱姑娘,前面不远就到家了,婆子我就先回了!阿篱姑娘若还有什么难处,尽可去我家找我,福哥儿一个小孩子,说些胡话,你可别介意啊!”
      
      宋琇莹罢罢手,笑道:“无事的,今日多谢刘婆婆了!”
      
      祖孙俩牵着手着一同离去,福哥儿小小一个,虽顺从的跟着刘氏回来,但仍不忘回头与宋琇莹挥手打招呼,“阿篱姐姐!再见!”
      
      宋琇莹挥手与他告别。
      
      身后则响起了老人哈哈哈不停的笑声,而后又听见他哎呦哎呦叫唤:“我的鱼!我的鱼!”
      
      宋琇莹捂唇忍住笑意,抬眸看着四周之景,却是怅然地叹了一口气。
      
      初冬的冷风萧瑟,却还不至于冻得人受不住,河岸的垂柳早已尽数落了绿叶,只遗细细枝条随风摇晃,远处祖孙俩的谈话声渐行渐远,远处商贩的吆喝声依旧不止,桥下河水流淌声潺潺,乌篷船吱呀吱呀划过,一只鸟雀落在了屋檐上,细细的爪儿跳了几下,又飞向天空不见了踪影。
      
      即便在一片寒风之中,也阻不住这一番生机活泼的热闹景象,
      
      她却恍然觉得自己是初见,久久的压抑下,乍见生机,便心生欢喜,再不想离去。
      
      “姑娘。”
      
      钓鱼的老叟突然唤她,宋琇莹应声回头,却见老叟抬手提着一尾鱼。
      
      “姑娘可喜欢老朽方才唱的歌啊?”老叟满脸笑眯眯道。
      
      那歌不成曲调,这独有韵味,叫人听了不由舒畅安心,她含笑点了点头,“喜欢。”
      
      “喏,姑娘,这是因你喜欢老朽的歌,给你的谢礼!”说着将鱼递给了他。
      
      宋琇莹手忙脚乱接过,疑惑道:“谢礼?”
      
      “对呦!”老叟呵呵笑着,又回身坐好,继续钓鱼。
      
      “这……我不能收!”
      
      “嘘,”老叟压低声音道:“我要唱歌引鱼啦,你可别惊了我的鱼啊!”
      
      宋琇莹踟蹰了会儿,最终将鱼收下,与他道了声谢,又偷偷在他鱼篓中放了些许铜板,而后离去。
      
      身后,老人悠扬不成曲调的歌声再次响起,这次唱的却不是鱼,而是鸟儿。
      
      “画眉鸟儿,肩头轻轻跳,画眉鸟儿,枝头啾啾叫,和尚一言灵气现,将军听罢慰念生,画眉鸟儿,肩头轻轻跳,画眉鸟儿,枝头啾啾叫,缘随一人,缘散一人……”
      
      此曲听着却不似之前的那首自然悠扬,声音随风散去,带着令人无尽的怅然。
      
      宋琇莹并未多思,她看着手中提着的突然多出来的一尾鱼,想着那男人对自己的恩情,便觉得自己也该做些什么当以回报,一道奶白鱼汤突然从脑海中浮现,她当即脚步轻快地往小院走去。
      
      今日周秉文下了工,天色如往常一般已经黑了,几个码头搬货工人勾肩搭背的相约喝酒去了,有人喊上他,若是以往,他便也跟着一起去了。
      
      只是现在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与那人道了声他今日不去,转身便往小院的方向走去。
      
      几个工人见状嘟囔道:“奇怪,平常老周都是跟咱们一起去喝酒的啊!昨天回得那么早,今天怎么也回得那么早?”
      
      说完向其中一人问道:“童青,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人群中的小伙子摇头道:“不知道啊!”
      
      有人哄笑道:“你们懂什么!说不定是家中有美娇娘等着回去呢!”
      
      有人啐道:“呸!大家都是大老粗!哪里来的美娇娘,我看你是想女人想疯了!今晚去花楼好好清醒清醒吧!”
      
      说完,又是一番哄笑。
      
      这番对话周秉文自是没有听到,离得小院越近,他的脚步倒是愈发慢了下来。
      
      收留这个女人,不过是看在幼时那妇人对自己的恩情上,倒是不必处处上心,但他又为何今日要早些回来呢?
      
      但到底是小小的思绪,他转眼便抛之了脑后,渐渐的离院子近了。往常回来总是黑漆漆的院子,此时却亮着昏黄烛光,院内似有响动,让这院子不似于往常的清冷。
      
      莫名的,心下生起了暖意。
      
      但这暖意在他突然嗅到一股浓烟味时被突然阻断。
      
      周秉文面色一凛,快步走了进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松花酿酒,春水煎茶——《人月圆·山中书事》
    ——————
    打滚卖萌求评论鸭~隔壁的预售文《户主》可去顺手收藏一下鸭~作者的专栏也可以顺手收藏一下鸭~哎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