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求收留的沙袋

      院子本就不是很大,进门对面便是正屋,正屋一扇小门隔开了内室与外厅,西侧连着厨房,一间小房间座落于东侧。院子里堆满着杂物,还搭了半圈篱笆,西南角有一口小小的井。
      
      男人回来后便显得院子有些逼仄了。
      
      宋琇莹在他说完不是后呼吸一滞,瞬生无措,不知该如何接话。
      
      “不是什么啊?”
      
      还好这种氛围没有持续太久,刘氏从厨房出来,手往围裙上擦水开口询问,见了周秉文,她笑道:“小周回来了,你吃过饭了吗?我这刚好正要做,你且等等,一会儿便能吃了。”
      
      周秉文忙道:“不劳烦了,我从外面带了些饭菜来,刘婆婆,这些药麻烦您煎一下。”
      
      他说完一手将药包递给了刘氏,一手将放着早饭的食盒递给了宋琇莹,而后忍不住喉间痒意,咳了两声。
      
      “哎呦,这可是受寒了?”刘氏问道,她皱下眉看着他身上的衣衫啧啧摇头:“瞧瞧,这变冷的□□裳还穿这么单薄,你们年轻人啊,就是不注意身体,以为自个儿年轻力壮,需知到时候老了,可就什么毛病都找上门来了。”
      
      一旁的宋琇莹捧着食盒,暗暗咬唇,心生愧疚。他的这身衣裳还是昨日的那身,昨夜他将房间让给了自己睡,自然也不可能天寒了加衣,可不得受寒嘛!
      
      周秉文面色不变,不甚在意道:“不过是小小的风寒,一下便会好的。”
      
      刘氏嗔道:“可不能不在意,我去给你煮些姜汤,去去寒。”
      
      言罢转身又进了厨房,留下周秉文与宋琇莹在院中面面相觑。
      
      回头便见小姑娘满脸的愧疚,周秉文忍下喉间痒意,道:“去用饭吧。”
      
      十分普通的饭菜,两个馒头,一碟香菇肉丝,但比她昨夜吃那清粥好多了,宋琇莹昨夜便没有吃饱,见他现在并未说什么忌吃太多的话,当即敞开了肚子吃。
      
      周秉文只手撑着膝盖坐在对面,另一只手拿着桌上茶杯在手中打转,茶杯与桌面碰撞发出细碎声响,宋琇莹听着,吃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我与你并不相熟,表兄妹的身份,是我寻刘婆婆来照顾你时随意编的。”
      
      原来他清晨去找刘氏时,顺口给她编了一个身份,说她是他母亲那边的一个表妹,家中落败,故而远道来投奔他,不想来的路上被人劫了钱财,还不小心跌了一跤,磕到了额角,人都有些不太清醒了,便请刘氏去照顾一二。
      
      他转动着手中的杯子,又道:“我昨日将你从货船上救下,你被两个贼人打晕绑于沙袋之中,不知是被他们拐来的,还是受了什么迫害。”
      
      “迫害?”宋琇莹喃喃细语。
      
      “我已去官府问了,并未有人报案家中有女眷丢失。昨夜救你时行事匆忙,也并未问那船老大绑你的两个贼人是从何处上船的,现下货船已经开走,少说也要三四个月才会再来一趟。”
      
      还有一点他没说,时间过去久远,他也不确定她这是不是当初对他有恩的那个妇人的女儿,那妇人在马车上让他吃饱了肚子又穿了保暖的衣物后,塞给他些银子小心放着,便将他放下马车离去了,并未留下什么身份信息。
      
      他就是想去找,也无从下手,更何况他手上的人脉也早就没了。
      
      “你现如今失了忆……”
      
      宋琇莹吃的停了下来,腮帮子鼓着忙抬起一双鹿眼看他,莫名的有些可怜巴巴。
      
      周秉文叹了口气,脑海里那个小粉团子睁着眼看自己的记忆又浮现上来,“大夫说你伤势还好,并未太重,仍有恢复记忆的可能,你……”
      
      他话还未说完,宋琇莹提着心忙起身朝他跪了下来。
      
      周秉文转动茶杯的手瞬时顿住,被她这突然的动静弄的有些懵,“你这是做什么?”
      
      “我?”宋琇莹同样是一脸懵的模样,方才她脑子一热,心里一慌,身体便不受控制的动作,这下反应过来,陡然生起了尴尬,一股火烧上脸颊,直烧的耳根子都红了。
      
      她垂下头来,不敢看他,垂在身侧的手攥着衣摆,支支吾吾带着小心道:“我,我知晓这个请求很是过分,但,但我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还请恩人能收留我一阵,我,我会做很多事,干很多活,不会很麻烦恩人的!等我记起了,我便离开,恩人大恩,我,我也一定会好好报答的!”
      
      说出这番话已是她鼓起了莫大的勇气,若让她再说一遍,是再也不能了,她垂着头,从她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男人的两条腿。
      
      男人的腿很长,圈在这桌下显得有些局促,两只大脚分开踩在地面上,布鞋许是有些不合脚,被撑大得有些松松垮垮,粗布的裤腿上沾着泥点子,左边的那只还被刮开了一道口子。
      
      这足以可见男人并不富裕,自己还请求他收留自己,想到这,她的脸又红上了几分。
      
      周秉文垂眸,看见的便是小姑娘勾着的白白细细脖颈,一弯骨头凸起,并着削瘦的肩头,看着瘦弱无比。视线移动,转到了她红了一片的耳根上,就连圆润小巧的耳垂上也是一片嫣红之色,叫人生出想捏一捏的心思,他下意识搓了搓指尖,待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时,顿时冷了神色。
      
      宋琇莹久等不到他的反应,抬起头看时,看见的就是他这一副黑着脸的模样,配上他那脸上的胡须,同昨夜他黑着脸将沙袋盖回她脸上时的样子一模一样,显得有些凶神恶煞。
      
      她瞬时煞白了脸,又忙低下了头,眼眶涌起一股热意,她忙眨着眼,强忍着泪意,打算起身离去。
      
      “我姓周,名秉文。”男人突然开了口,“姑娘若不嫌弃,暂住此处即可。”
      
      大起大落之下,宋琇莹竟有些呆滞,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只呆呆道:“济济多士,秉文之德,好名字。”
      
      “是吗?”周秉文淡淡道,语气里带着点点讽刺。
      
      宋琇莹没有听出来,明白过来他方才说的话,忙不跌起身道谢,脸上又漾起了笑意,一双眸子带着闪耀的星光看他。
      
      “多谢表哥收留!”说完她忙捂住唇,怯生生看他,“我,我可不可以喊你表哥?”
      
      周秉文嗯了一声,示意可以。
      
      小姑娘顿时开心起来,表哥这种类似家人的称呼,让失忆的她多少能生出一些安心来。
      
      见她那对自己莫名其妙来的满脸依赖,周秉文倒是有些奇了,一时生了逗弄之心,开口问道:“你就不怕我像那两个绑你的贼人一样?转头就把你卖了?”
      
      宋琇莹脸上喜意一滞,左颊的梨涡消失,不安渐渐浮了上来。
      
      周秉文见她这般模样,突然有些后悔方才说出那逗弄她的话。
      
      小姑娘睁着一双鹿眼儿凝神看他,看着看着,不安又渐渐褪去,梨涡又漾了起来,她眸中蕴起了笑意,浅笑道:“不会的,周大哥若是这样的人,那你之前便不会救我。”
      
      “你怎么不知我救你是为了卖得更高的价钱?”那一点点后悔又瞬时忘了,周秉文忙接话道。
      
      “这……”宋琇莹反驳道:“若是如此,周大哥又何必既给我请了大夫,又请来刘婆婆照顾我?”
      
      说到这,周秉文突然想起今晨去找那老大夫时他拐弯抹角说的那语重心长的话,什么能成夫妻是来之不易的缘分,若不好好善待当得追悔莫及等等。
      
      他抬眼看她,回想起小姑娘一醒来便拽着他喊的话,开口想问,但又突然止住。她什么也不记得,问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到时候治好了回忆起来,该去哪去哪!
      
      说话间,屋外响起刘氏的喊声:“小周,阿篱姑娘,姜汤跟药都煮好啦,快些喝吧!”
      
      宋琇莹哎了一声,正要出去迎。
      
      身后响起男人疑惑的声音:“阿篱?”
      
      她回头与他悄悄道:“刘婆婆喊我表姑娘,我让她唤我名字,我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瞧见那院中篱笆,便让她喊我阿篱。”
      
      说完,她腼腆笑了一下,略有些羞涩。
      
      周秉文奇怪的看着她,半晌后才“哦”了一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周秉文:你怎么不叫阿巴呢!
    宋琇莹:好的,我哑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