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卑鄙的沙袋

      当四周一切都沉寂下来,窗外呼啸冷风吹得院中的桂花树枝叶摇晃,烛火被渗入的冷风吹的明明灭灭,屋内光影晦暗不明,最终陷入了一片黑暗。
      
      躺在床上的宋琇莹徒然睁着眼,直盯着帐顶眨也不眨。哄哄乱乱了许久的脑子终于得以沉寂下来,初初醒来时的惶恐与无助散去,理智与自我意识开始渐渐回笼。
      
      她抬起手在眼前摇晃,屋内黑暗以至于她只能看到一团乌影,就像她看不清就举在眼前的双手一样,在脑海里翻翻找找,她同样寻不到关于自己的任何一丝踪影。
      
      方醒来时脑海中闪回的画面也已经变得模糊了,她努力想抓住那一丝影子,却使得头又痛了起来。
      
      宋琇莹痛苦地蜷起了身体,将被褥拉紧,紧紧地裹住自己,好似寻到了一个保护自己的壳,叫她不安的心有了一丝慰藉。
      
      “我到底是谁?”她喃喃自语,茫然至极。
      
      被褥上带着的男子的气息窜入了她的鼻尖。这是方才那个男人让她今夜在这里休息,想来,应当是他将自己的房间让给了她,自己另去睡了一处。
      
      想到此,她的双颊上瞬时生起了热意,与此同时,安心的感觉亦从心中升起,她抓着被子,又将自己裹了裹,被褥里那股男子的气息仿佛又浓了一些,茫茫然漂浮于空中的自己好似落到了一个实处。
      
      她不知道自己是谁。
      
      来于何处?去于何处?
      
      若前去探寻只怕是孑然一身寻不到落脚之地。
      
      没有记忆她,能去何处?
      
      将手中的被褥又被攥紧了一些,宋琇莹咬住下唇,垂眸思索了许久,而后抬眸,目光怯怯然又带着坚定往门的方向看去。
      
      房门关着,什么也看不见,门外相隔的,是院子斜对的另一处房间。她直直盯着,心中下了一个略显得卑鄙的决定。
      
      她带着愧疚与安心,抓着被褥紧紧裹住自己,阖上了眸子。
      
      翌日到来,天边渐渐吐了鱼肚白,却并未如昨日那般生起朝霞,昨晚刮起了冷风,一夜之间天气冷了许多,整个天都阴了下来。
      
      宋琇莹本以为自己这一夜会睡不着,不想昨夜迷迷糊糊竟睡了过去,而且还睡得十分沉。她于床上坐起,将视线在屋内环绕了好几圈,有些茫然。
      
      天光已经大亮,所以她彻底看清了屋内的摆设。屋里一张大床,没有挂帐幔,抬眼就能看到房梁,木纹布了一圈又一圈,还挂着一个残破的蜘蛛网。
      
      一套桌椅摆在屋正中,说是一套,不过就是一张桌子加条小凳罢了,桌上随意摆着茶壶茶杯,同样仍是一只茶壶配一只茶杯。再有的就是靠墙摆着一方大柜,柜门耷拉着一把打开的锁,从门缝中露出来青灰色的布料。
      
      整个房间看起来简单又冷清,活不像住人的屋子,唯一不同色调的是自己于被褥中露出来的红色裙角。
      
      良久之后她才回想起来从昨日到今天发生的一切。
      
      屋外忽得有了响动,她骤然回神,急急忙起身下了床来,额上又生了痛意,她捂着绑着纱布的额头,忙打开门出了屋子。
      
      一股冷风迎面吹来,登时叫她冷得打了个激灵。
      
      “表姑娘,你醒啦?”
      
      一道妇人的声音响起,宋琇莹惊讶的抬头看去,见院中站着一个年岁约莫五旬的妇人,一身烟色交领襦裙外罩姜黄褙子,衣料朴素却十分整洁,头发梳得齐整,外包着布巾,露出了几缕银丝,面上满是和善热情的笑意,整个人精神奕奕,丝毫不见老态。
      
      “我?”宋琇莹慌忙将四周环视了一圈,发现不见那男人的身影。
      
      刘氏是个热心并且自来熟的人,且今晨听了周秉文跟她讲述的事情,不由心中对眼前这个头上还带着伤的娇弱美人又多了几分怜惜,“可怜的孩子,你额上的伤可还痛?”
      
      说罢人便走上前来,拉住宋琇莹满眼怜惜的瞧她,宋琇莹错错退了半步,对她这份莫名的热情弄得不知所措。
      
      “大娘,你刚刚?是喊我表姑娘?”
      
      “对呦!”刘氏和善应道,拍了拍她的手,又道:“你唤我刘婆婆就行。”
      
      宋琇莹带着讪讪,喊了她一声刘婆婆。
      
      “我是住在你表哥隔壁前两家的,他一个大男人自己住,所以请婆子我时不时来帮他收拾收拾屋子,今天大清早的,你表哥便去请我来照顾照顾你,可怜的孩子,你受苦了。”
      
      宋琇莹一脸莫名,不等她开口问,刘氏解下了背后的包袱递到她手中,“这是婆子我的衣裳,表姑娘你莫嫌弃,先将就穿穿,今日天冷了,你这一身太单薄了,且先去换上,小心着凉,你可不知道呦,这骤然变冷的天,可邪的很,一个不小心受了凉,那是要病上十天半个月的呀!你这头上还带着伤,更是要小心的啊!”
      
      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宋琇莹根本插不上话,懵懵懂懂的被她推进了屋内。
      
      她无措过后解开手中的包袱,拿出衣裳更换,衣服解到了一半,她顿时停住,抬眸一看屋内的布置,发现正是那个救了她的男人的房间,原本被冷风吹得有些发白的小脸瞬时红了。
      
      外面刘氏在问衣裳是否合身,宋琇莹忙应了一声,顾不上害羞,连忙将身上的脏衣脱了,换上了刘氏带来的衣服。
      
      许是因为刘氏的身量有些矮,宋琇莹换上后,袖口堪堪到腕间,两条胳膊一伸,便露出了细白的腕子。她有些不适应,拢着袖子忙出了门。
      
      “哎呦,表姑娘生得好看,老婶子我的衣裳穿在姑娘身上,竟还好看了几分哩!”刘氏许是江南人氏,说话结尾总带着些语气词。
      
      小姑娘腼腆的垂下眸子,柔柔道了谢。她略有些不自在道:“刘婆婆不必喊我表姑娘,你喊我,喊我……”
      
      说到一半她瞬时顿住,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又怎知道自己的名字呢?见刘婶疑惑地看着她,宋琇莹视线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看见那院墙一侧围着半圈篱笆,忙道:“你喊我阿篱就好!”
      
      刘氏闻言蹙起了眉,心下暗道这名字可不太好听,但面上也并未表现,她笑道:“阿篱姑娘,这衣裙可还合身?”
      
      宋琇莹闻言,又将手往后躲了躲,点头道:“合身,谢谢婆婆的衣服。”
      
      刘婆婆道不算什么,而后笑着熟练地往厨房走去,宋琇莹愣站在院中,朝对面屋子看了看,又探头看向大门外,都不见那男人的身影,她不知自己该做什么,只得随着刘氏走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氏在燃灶烧水,见她进来,边继续忙活手上的事边道:“阿篱姑娘来投奔你表哥,这一路上走的辛苦了吧?可怜还受了伤,等婆子我烧些热水,你洗漱洗漱,再吃些饭。”
      
      宋琇莹站在一旁,踟蹰问道:“他……”
      
      “你是问你表哥吗?小周啊,嘱咐了婆子我后便不知道去哪了,不过你等等,他稍后应该就回来了。”
      
      “表哥?”宋琇莹一愣,脑海里有一道清俊儒雅的身影忽然闪过,她忙捂住了头。
      
      她不知自己是谁,自然也不知那男人是谁,昨夜他说他不是她夫君,今日又出来一个表哥的身份,难道他是她表哥?
      
      热水很快便烧好,刘氏是个爱干净的人,拉着宋琇莹好好洗漱了一番,梳洗罢后她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不见昨日的蔫态。
      
      像是被水洗过后的鲜红果子,小脸红扑扑水润润的,鬓边的发丝沾了水而黏在了脸上,本来头上绑着的碍眼的纱布还因此而增色了几分,愈发衬的她娇弱可怜,惹人怜惜。
      
      周秉文回来时一抬眼便看见她这副模样,不由神色一怔。
      
      小姑娘望见是他,抿唇含笑,黏在脸上的发丝陷进梨涡里,樱唇轻启,声音软软道:“表哥?”
      
      他皱眉,倒是没有反驳。
      
      宋琇莹见状顿时欣喜,面上带着雀跃追问道:“你当真是我表哥?”
      
      周秉文头痛扶额,嗓音有些沙哑,带着一些鼻音,道:“不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