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会做饭的沙袋

      宋琇莹拎了鱼回来,本是打算为周秉文做上一道鱼汤,她虽没了之前的记忆,但看到那鱼时,鱼汤的做法便已了然于心了。
      
      回了小院,先是将杂乱的院子收拾了一番,虽然做的有些笨手笨脚,但是慢慢做下来,倒也渐渐得心应手了,唯有麻烦的是洗自己的衣裳,红衣红裙,上面还沾着血,晕出暗黑色的血点,她拿着衣裳看了许久,脑海里突然出现她被人按着撞向桌面的画面,她心神一乱,衣物掉落在了地面上,忙伸手捡起,再起身回想时,脑海里又是一片空白景象。
      
      她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唯有这身衣裙,说明她与别人的不同。这是一套中衣裙,料子柔软丝滑,还带着团花暗纹,就连她逛的成衣店里卖的最贵的那身,料子都未必有这套好。
      
      下手洗衣时,又是一番慌乱,她实在不知如何下手,于是随便揉搓了几下,便将其晾了。
      
      待做完这一切,她才恍然发现天已经快黑了,连忙小跑进了厨房。只是临下手时才傻了眼,脑海里鱼汤的做法可并未包括如何处理一条完整的鱼啊!
      
      她看着鱼,眸子里充满苦恼,鱼看着她,圆睁的眼里没有光彩。
      
      苦恼了许久也不知该如何下手,再回神时发现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宋琇莹“呀”了一声,忙准备烧火煮饭。
      
      奈何看着那冷灶,对于如何生火又发了愁,在揪掉了两根头发后,她决定下手试一试。
      
      ……
      周秉文一进院子,便被那浓烟呛了一口,抬眸一看,便见浓烟正从厨房里飘散出来,他眉头紧紧皱下,忙跑了进去。
      
      “阿篱!”
      
      “咳,咳咳!”厨房里一道纤细的背影正蹲在灶前努力扇风,但是越扇烟越厉害,呛得人无法呼吸无法睁眼。
      
      周秉文咬紧后槽牙,一把拽起地上的小姑娘,将人拉了出去。
      
      “表哥?!”小姑娘看见是他,仿佛看见了救星一般,欣喜地拉住他的袖子,正要开口,抬头见他黑着脸的模样,恍觉自己是做错事了事,讪讪低下了头。
      
      “你在做什么?”男人压低声音问道。
      
      宋琇莹盯着自己棉布裙下露出的足尖,小心翼翼道:“我本来想为表哥做一道鱼汤的,可是我不会剖鱼,我又想着该煮饭了,可是那火又生不起来,好不容易生起了火,结果一下子就变小了,我便加柴想让它大些,结果谁曾想冒出了烟,我本想将烟扇散,可是没想到越扇越多,就,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周秉文看着还在不停冒烟的厨房,无奈扶额,“还好你没将火生起来。”
      
      宋琇莹弱弱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罢罢手,转身进了厨房,隔着浓烟一看,发现那灶膛被柴给塞满了,可不得冒烟吗?
      
      周秉文伸手将柴都拿了出来,又将门窗全部打开,让烟散了出去,而后才将一直站在外头的宋琇莹招了进来。
      
      “火是这样生的。”他耐心道。
      
      用火石将干松针引燃,将较小的柴放了上去,待那柴燃了,这才又放上了大柴,间隔堆放,中间留了很大的空隙。
      
      “要有空隙火才能燃,你将灶膛堆满,火自然燃不起来,你愈扇,则烟愈大。”他说完,转身开始淘米下锅。
      
      宋琇莹觉得神奇极了,不过短短片刻,他便将火生好,还没有什么烟,她顿了顿,伸手捡了柴小心放了进去,发现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将火压塌,而且火燃得更大了些。
      
      “火更大了!”她笑道,忙抬头看向周秉文。
      
      小姑娘的一双鹿眼儿泛着盈盈笑意,眸子中映衬着火光,看着他时满眼都是他。白皙的小脸上擦了许多灰上去,有些碍眼,鬼使神差的,他伸出了手。
      
      不过到了半途他便将手收了回来,面不改色道:“不错。”
      
      被他这一夸赞,小姑娘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些,周秉文收回目光,侧身看向那放在砧板上的鱼道:“你会做菜?”
      
      宋琇莹倒是被他问的不确定了,“应该,会吧。”
      
      “要做鱼汤?”
      
      “嗯。”
      
      男人旋即拿起菜刀,利落的刮鳞破肚,去鳃剁尾,在宋琇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铛”的一声,鱼头便被剁了下来,小姑娘身子跟着也抖了一下。
      
      “切块切片?”
      
      “啊?”宋琇莹迷茫看着他,见男人拿在手里的菜刀,她反应过来,忙道:“切片,去鱼骨,鱼肉切片!”
      
      很快这条鱼便被男人处理好了,他将去掉的鱼鳃内脏等物收拾了,还未动作,窗台上便突然跳出来一只瘦小的小黄猫来,蹲在窗台上,猫眼儿直勾勾看着他,“喵呜”了一声。
      
      “你这鼻子倒是灵。”男人闷闷笑了一下,将鱼鳃内脏等物并几块鱼肉放入碗内,递至了小黄猫前。
      
      宋琇莹卷起袖子,在一旁开始动手做鱼汤,食材除了鱼,还有她在厨房发现的一小坛酸菜,葱姜蒜花椒辣椒等辅料皆有,恰好可以做一道酸菜鱼。
      
      正当她辅料不过切到一半,男人突然在身后道:“姜可切大些。”
      
      宋琇莹不明所以,却也依他所做。
      
      将鱼肉洗净,倒入碗中,加入盐、蛋清、淀粉等腌制,趁此间隙,将酸菜从坛中取出切丝,打开锅盖,早已上好的水已经被烧热,腾腾热气便趁机涌出,在空中凝成白雾,在昏黄的烛光衬托下,小姑娘身影被笼在白雾中,愈发显得朦胧梦幻,男人偏头看着,不觉恍了神。
      
      酸菜下水焯熟捞出放至一旁,宋琇莹将锅中水倒了,舀了一勺油放入,将早已切好的葱姜蒜入锅炒香,之后将鱼头鱼尾鱼骨等物一同放入,翻炒片刻后放入酸菜,再翻炒几下后,倒入了足量热水,她将锅盖盖了上去。
      
      趁此时间她回头看向窗边,窗台上蹲着的小黄猫埋头猛吃,毛茸茸的尾巴左摇右晃,男人微微弯腰端着碗,时不时将碗抽离逗得猫吃不到发急,一人一猫两相对比,身形差距极大,却莫名和谐的很。
      
      待大火烧开,鱼汤已经熬煮变白,她将汤中料捞出铺在碗底,将被片的齐整的鱼肉放了进去,煮至七成熟捞了出来,放在了碗上,将鱼汤一点点倒了进去。
      
      “好了?”周秉文嗅着空中散发的香气询问,他头一次发现,原来做菜,是这么的吸引人,小黄猫吃饱喝足,蹲在窗台上喵了一声。
      
      宋琇莹笑道:“还差一步。”
      
      言罢她又舀了一勺油,将花椒与切碎的辣椒放入锅中,随着油温升热,香味喷发,油冒青烟,她利落地将热油铲出,淋在了鱼片上。
      
      “吱啦”一声,可谓人间最好听的声音。
      
      一道酸菜鱼完成,周秉文早已看傻了眼。
      
      “想不到你当真会做菜。”他盯着那菜说话,面容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但眉眼间透些隐隐喜意。
      
      宋琇莹也想不到自己会做,居然自然而然便将整道菜做了出来,难不成她失忆前是个厨子?
      
      “表哥试试?”
      
      他依言夹了尝了一口,在宋琇莹忐忑不安的注视中点头道:“不错。”
      
      宋琇莹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件自己会的事情,又见他满意,觉得报答之事可以先提上议程,忙道:“那我以后,都为表哥做饭如何?”
      
      她解释道:“表哥收留了我,我既也要做些什么才好。”
      
      周秉文本就是个喜美食之人,从前倒还好,尽可去吃芸味楼的大厨做的菜,现在则只能将就将就吃自己做的,到底吃的难受,现在有人做的比自己的好吃,他自然答应。
      
      二人一同用了饭,周秉文去洗了碗筷,宋琇莹本想抢着自己做,奈何笨手笨脚摔了一只碗,只得默默缩在了一旁,看着男人动作。
      
      待到了歇息之时,男人本想又让她睡在自己房间内,他睡东侧了小屋,宋琇莹说什么也不肯。今日她收拾屋子时便已看得明白,东侧的小屋内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空架子床,昨日男人便那样什么也没有躺了一宿,没有受寒那当真是身体好了,她怎么再好意思占着人家本来的屋子。
      
      周秉文明了,也不再说什么,好在还有被褥,拿了来给她铺好,而后离去。
      
      “表哥!”
      
      小姑娘喊住他,扶着门框站在屋内,屋内烛火摇晃愈发柔和了她的面容,她莞尔一笑,温温柔柔道:“寝安。”
      
      这一夜有人睡得安心,有人辗转半宿,夜半时才迷迷糊糊睡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想吃酸菜鱼了【口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