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惧骑马的沙袋

      赵立轩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他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被人围着当做笑话看了一上午,他自然不甘心!
      
      那个娇媚可人的美人他要得到,这个让他丢了面子被人当成笑话的男人,他也要下狠手将他弄死。
      
      周秉文趁着赵立轩还没缓过神来之际,回房写下了两封书信,未多做犹豫,当即便半年多来第一次联系了他离开漕帮后就不再联系的下属,叫人加急送往覃州,一封送到覃州同知,赵立轩的父亲赵彰的案头上,另一封则送到了他的死对头,同为同知,与他一起争夺知府之位的董宣的案头上。
      
      做完一切已是午后,宋琇莹一人在家做好了饭菜,将饭菜在锅中用热水温着,自己则心不在焉的在院中胡乱打扫着院子,等着周秉文回来,院墙外忽的响起了哒哒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大门外,马蹄声阵阵轻响,在原地轻踏。
      
      她面上浮现慌乱,攥紧了手中的大笤帚,而后便听见门外周秉文叫门的声音,她松了口气,连忙跑去开门。
      
      “表哥!”宋琇莹打开门,男人身形挺拔站在阶下,错了两级台阶,她正好与他视线平齐,抬眸看去,便见男人身后站着一匹毛色油亮的枣红马,正勾着头打着喷响。
      
      “这……”她指着马,目有疑惑。
      
      他出门时一个人,怎么回来就带了匹马儿了?
      
      周秉文笑道:“寻人借的。”
      
      他怕走回来会耽搁会儿功夫,一个错脚那赵立轩便找上门来,因而将他属下的爱马给借了来。
      
      “你现在随我走。”
      
      还不等宋琇莹反应,周秉文便双手掐过她的细腰,将她抱上了马,放手时,他双手不可思议的虚空掐了掐,方才在他那手下的腰肢,竟细得他能两手刚好掐住!
      
      宋琇莹从来没有骑过马,骤然骑上来,离地半人之高,身下的马儿突然晃动,她吓得惊叫了一声,整个人便要往下倒。
      
      周秉文下一瞬便已经骑在了后头,拉过缰绳的同时顺手一把圈住了她,阻了她倒下的势头。
      
      腰间环着一条铁臂,她甚至能隔着衣衫,感觉到他肌肉的脉络,宋琇莹面上当即升起了两片酡红,连忙小心坐正,但一直起腰,背后便又贴上了一道厚实温暖的胸膛。
      
      她能感觉到背后胸膛的震动,四周萦绕着男人的气息,他沉稳的声音响在头顶,“别怕,这马不咬人。”
      
      她坐不稳,手只能扶着他的胳膊,声音软软道:“咱们要去哪?”
      
      “去童青家。”男人说完,手拉着缰绳便要驱马走。
      
      宋琇莹连忙道:“扫帚落在外面,厨房里温着饭还没吃呢!”
      
      “还能饿着你不成?放心,扫帚也丢不了。”男人无奈一笑,小腿一夹马肚,便策马而去。
      
      小姑娘嘟囔:“还不是怕饿着你……”
      
      因还是在县城里,周秉文骑马的速度不快,待出了巷,往城郊去时,他策马的速度便快了起来,宋琇莹第一次骑马,只觉得心都快被颠的跳了出来,即便有周秉文在,她也被吓得手脚发软,不住往后倒去,但又因为是男人的胸膛,她羞得又忙直起了身。
      
      如此反复几次,盈盈软软一触即离,弄得男人胸口痒意不止,他直接伸手将她按进了怀里。
      
      “害怕便靠着!你越动便越怕!”他圈着小姑娘,不知是为她还是为他说了个理由。
      
      宋琇莹想反驳她不怕,但枣红马一个颠簸,将她险些又吓得叫出声来,没得法子,只能靠在了男人怀里,她心下劝着自己,只是害怕靠靠而已,没什么的。
      
      骑马的速度很快,不过一刻,二人便来到了城外童家村童青的家中,童青这时已经回了家,腿上绑着绷带动弹不得,听见院外传来动静,忙一蹦一跳走了出来,隔着篱笆一看,发现是周秉文宋琇莹二人来了。
      
      他笑着当即蹦了过来,一遍打开院门一遍笑道:“周大哥,你们来的真快啊!”
      
      周秉文应了一声,翻身下马,而后抬头看着马上的小姑娘,将手递给她,示意她扶着自己下来,但她却久久没有动作。
      
      宋琇莹骑在马上,哆哆嗦嗦,带着讨好的笑道:“表哥,我,我腿软了。”
      
      周秉文失笑,掐着她的腰将她抱了下来。
      
      落了地,男人放开她,宋琇莹站不住脚下一软,差点便摔了个狗爬,幸好周秉文眼疾手快,忙扶住了她。
      
      宋琇莹都有些想唾弃自己,颤巍巍站稳后,忙向男人道谢。
      
      她又与童青打了声招呼,才向周秉文疑惑问道:“表哥,我们来童青家是做什么?”
      
      这是从屋内也走出一个妇人来,妇人看着年纪不到四十,模样清秀,但因为身形太瘦而显得精神有些不济,她穿着一身洗的有些发白的交领裙,缓步走来。
      
      童母本是在后院地里干活,听到声音出来,见了宋琇莹,宛然笑道:“是阿篱姑娘吗?”
      
      小姑娘点了点头。
      
      童母闻言,又笑了笑,语气温婉,“阿篱姑娘,这几日你便安心住在我家,无需忧虑,我与童青会好好照顾你的。”
      
      “住在这儿?”宋琇莹睁大眼,连忙看向周秉文。
      
      男人想伸手柔柔她的头,但行到一半,转向朝她的肩拍了拍,“赵立轩不会善罢甘休,他之后会对付我,你再留在家中会不安全,你住在这儿,他找不来。”
      
      “那表哥你呢?他要对付你,你怎么办?”她焦急追问,心下直懊恼,是她害得周秉文被牵扯了进来。
      
      “放心,我有法子对付他!我不会有事的。”男人低声劝慰,沉稳的声嗓有着令人安心的力量。
      
      周秉文看看日头,与三人道了声别,便翻身上马,打算离去。
      
      宋琇莹忙拉住了他的衣摆,眼中满是忧虑,“他,他是衙内,你如何能应付他?”
      
      男人见她眼中满是自己,满含担忧,终于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发,坚定且认真道:“我说有法子,便有法子,你安心住在这里,不要胡乱走动,等过几日我便来接你。”
      
      她见男人这般肯定,踟蹰着松开了手,抿紧唇答道:“那好,我等表哥来接我。”
      
      男人笑笑,抬手向童青母子抱拳,“阿篱就劳烦你们照顾了!”
      
      童青拍着他那瘦小的身板道:“周大哥放心!你对我有大恩,阿篱姑娘又性子好,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周秉文点头,又看了宋琇莹一眼,而后挥鞭,策马离去。
      
      宋琇莹下意识追了两步,又停了下来,他在帮自己解决麻烦,那她便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
      
      童母在一旁见宋琇莹依依不舍的模样,偏头看了儿子一眼,收回视线,上前去拉住她的手,安慰道:“阿篱姑娘你便安心住在我们这儿,你表哥他定能将事情解决好的。”
      
      说完,脚下踢了踢一旁愣着的童青,童青挠了挠头,不知如何开口,干巴巴道:“阿篱你放心,周大哥那么有本事,他肯定随随便便就将事情解决了!”
      
      说着说着,他又挠头疑惑,“周大哥居然还会骑马,他可真厉害!他怎么什么都会呢!”
      
      童母白了他一眼,不理会这傻乎乎的儿子,忙牵着宋琇莹向屋内走去,“来来,阿篱姑娘还没用饭吧,饭还热着呢,快来吃!”
      
      宋琇莹随着她走进屋内,最后往周秉文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收回目光来,低头羞涩笑道:“劳烦大娘了。”
      
      童青又一瘸一拐蹦了进来,她看着,询问道:“你的脚怎么受伤了?”
      
      说到这里,他扬起头,颇为自豪的模样,“这是昨天在山里抓野猪的时候伤的!嘿嘿!我虽然受了伤,可是却抓住了一头大野猪呢!”
      
      童母拆台道:“那是你四叔与秉文兄弟联手抓的,你就是个捣乱的。”
      
      童青瞪眼,忙对宋琇莹道:“别听我娘瞎说,这就是我抓野猪时候伤的!嘿嘿,你听我跟你说前两天我们打猎的事!”
      
      宋琇莹被提起了兴致,也忘了忧愁了,一边吃饭,一边听着童青绘声绘色的说着他们进山打猎的经历。
      
      这厢周秉文慢悠悠的回了小院,一到门口,便见院子里已经灌满了人,有仆人打扮的,也有衙役打扮的。
      
      赵立轩掸着袖愤愤然出了门来,一个抬眼就看见了周秉文,他“嘿!”了一声,当即指着周秉文高声喊道:“来人!抓住他!就是他打伤了我的家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举高高来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