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没戏份的沙袋

      画眉县的县太爷胡弘济,今日实在是头疼的厉害。
      
      他是个极怕麻烦又胆小怕事之人,当年年近五十,才堪堪吊在了榜尾上,中了进士,又靠着家中钱财打点,在画眉县这个既不是很富裕,又不是很偏僻的县内,捞了个县太爷当当。他被多年屡试不中的科考磨的没了上进的念头,只图当个芝麻大小的县太爷,顺便捞点晚年养老的油水,有什么事都是交由手下处理,他只安生当着这知县,待退任之后,当个小有名气的乡绅,日子好不自在。
      
      幸而画眉县方位不错,夏日里即无什么旱灾水灾,冬日里也不会出现什么闹饥荒或冻死人的现象,靠着一条沛河,养活了大半个县的人。
      
      县内民风平和,也没出现过什么涉及人命的大案,偶有什么打架斗殴,家产相争的,若是闹的大了,就派个师爷去同当地的保长一同调解调解,若是调解不成,非要闹到堂上来,胡弘济是极其厌恶别人来给自己惹麻烦,那么不管这告到堂上来的是被告还是原告,通通先在县衙大堂打上二十板子,再在牢里关上三天三夜,这有纠纷也不敢闹了,久而久之,闹的人能私下里解决便私下里解决,再不济给他塞些银子偏帮偏帮,再不敢告到县衙去了。
      
      偏偏这县里有一个即使惹事,他也需要头痛面对的赵衙内,虽说赵立轩的父亲赵彰是覃州的同知,并非他的正经顶头上司,但他也轻慢不得。再过不到半月,覃州知州便升任去了,赵彰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任覃州知州,覃州是东阳府的直隶州,知州地位等同知府,必然与其他的知府会有接触,届时即便他胡弘济是东阳府的知县,他赵彰随随便便在知府面前说句话,也是够他喝一壶了。
      
      赵立轩往常行事,他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涉及人命,不影响他的政绩考核便行了,偏偏今日来县衙非要报官,状告他人恶意殴打他的家仆,他能不清楚他的目的?一打听,无非又是贪图美色,结果碰到钉子了,所谓报官,也只不过是想借用他官老爷的权威,吓唬人就范罢了。
      
      但他堂堂县太爷,竟成了他成事的工具,若是之后还叫前来考核政绩的官员发现他的衙役被借用出去助他赵立轩成事,少不得会吃排头,但若是不给,赵立轩的理由又十分名正言顺,更何况他还有个快要当知州的爹了。
      
      这也不成那也不成,县太爷一时把头发都愁掉了十几根。
      
      师爷见他直烦的恨不得厥过去,凑上前出主意道:“大人,依我看,您何不如就答应赵公子的要求呢?”
      
      胡弘济原本小如缝隙的双眼瞬时瞪大,挤在眼眶里的两颗黑豆子发出火光,他正要开口,师爷忙道:“大人别急,且听我细说。”
      
      “你不说出个名堂来!我要你好看!”胡弘济拍桌。
      
      师爷捻着他的山羊胡笑眯眯道:“我且细说,其一,此次赵衙内前来报官,说的是正经理由,自家家仆被人恶意殴打,有人指证,大人身为父母官,自然要受理此事,不正是证明大人爱民如子吗?就连仆人,也愿意为其讨回公道。”
      
      胡弘济点点头,双眼又眯成了一条缝,“有点道理。”
      
      “其二,往常赵衙内行事,大人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插手,而此次大人与他皆是明白内情,大人却同意与他派出衙役,自然,赵衙内也就欠上了大人一个人情不是吗?届时由他一番引荐,大人与赵同知不也是能细说一番同僚之情吗?”
      
      “可若是之后被巡查的官员发现……”
      
      “诶!”师爷笑道:“大人怎么糊涂了?”
      
      “这告官是有流程的,需得登堂鸣鼓,请讼师,投诉状,这殴打家仆,又不是什么大事,大人到时秉公处理,将人打了板子关上十天半个月,名正言顺,到时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又与大人有什么关系呢?大人每一步可是都有人见证的啊!”
      
      胡弘济眼睛倏地亮了起来,指着师爷笑了笑,而后一拍桌子,唤道:“来人啊!将那什么打人之人给我抓来!”
      
      *
      
      周秉文一路老老实实,被衙役反钳着手一路带上了县衙大堂。
      
      大堂之上,县太爷胡弘济歪着身形坐在太师椅上,见人来了,不慌不忙的坐正,眯着眼将他好生打量。
      
      衙役松开周秉文退至一旁,他松松胳膊,掸了掸两边的袖子,敛了脸上的冷硬,做出恭恭敬敬的模样,向胡弘济作了长长一揖。
      
      “小的见过大人,大人安好。”
      
      赵立轩摇着扇大跨步站在一旁,嗤了一声,目光更为阴鸷。
      
      胡弘济倒是没想到押来的人是个懂礼的,他先前还以为是粗俗个莽夫,对比赵立轩的狂妄无礼,他对周秉文倒是面色上好上了两分。
      
      师爷在一旁呵斥道:“大胆,见了大人还不下跪?!”
      
      周秉文眉头一敛,目光虚虚略过师爷,看向赵立轩,却是向胡弘济问道:“敢问大人,不知小的是犯了什么错?”
      
      不等胡弘济开口,他又继续道:“小的居在画眉县内,大人治下,知大人最是刚正不阿,嫉恶如仇,心系百姓,平生最恨横行霸道,欺男霸女之辈,小的自心中十分仰慕大人,虽小人只是一个小小的码头工人,卑鄙粗俗,但小的从来以大人品德为此生引路明灯,日行一善,与人平和,从不曾同他人有过什么争执,今日忽被大人叫人擒来,小人实在心觉委屈,唯盼大人能为小人解惑啊!”
      
      说完后,竟还叫人觉得他有这样委屈。
      
      一番话说下来说得胡弘济心飘飘然,畅快异常,想不到竟然还有人仰慕他,照着他的品德做人做事,胡弘济顿时觉得自己是个十分得百姓敬仰的大好官啊!
      
      一旁的师爷只觉额角抽搐,竟是还有人比他还会拍马屁。
      
      正要开口呵斥,胡弘济开了口,“诶,本官也只是照常行事,这位赵公子状告你恶意殴打他的家仆,本官心系百姓,自然也是要提你来问一问的!”
      
      周秉文这才做恍然大悟状,欣喜道:“大人秉公办事,刚正不阿,有人状告,自然是要寻人来问的,小的心中明白。”
      
      胡弘济挥挥手,呵呵笑道:“明白就好,明白就好。”
      
      周秉文又道:“不过小的从来敬仰大人品德,从未做过殴打他人之事,不知,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狗屁的误会!”赵立轩终于忍不住恼火站了出来,手中扇子指着他怒道:“就是你打伤了本公子的家仆!把他们丢到河岸泡了一夜,险些被冻死,我今日定要为他们讨回公道!”
      
      “小的冤枉!”周秉文又向胡弘济深深一揖,“赵公子说是我将他们打伤还丢到了河岸边泡了一夜,不知可有人证物证?有何人可以证明这是我做的?我知大人素来办案都是讲究人证物证证据俱全,证据齐全,无论是谁都会秉公处理,我如今受此冤屈,唯盼大人能够为小的做主,若是当真有小的行凶的证据,大人秉公处理,小人自是甘愿领罪,若是小的是被蒙受冤屈,还望大人能够为小的洗清冤屈啊!”
      
      证据赵立轩当然是没有的,他那三个被泡在水里的家仆都是被人拿了麻袋蒙头打晕了之后丢的,打他们的人期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根本就不知道是谁,但赵立轩如何甘心,他一想就觉得是周秉文做的!
      
      赵立轩站上前来随意向胡弘济拱手,偷偷向他使着眼色,胡弘济看了却是愈发恼火,他堂堂一个县太爷,竟然被他一个无功无名的小子使唤!
      
      但想到方才师爷给他分析的三条,他不得不压下气来,一拍惊堂木要开口,那方赵立轩的仆人急匆匆跑了进来。
      
      凑近他忙道:“公子,老太太知道咱们的事了,正发着脾气,喊您回去呢!”
      
      “管她那老太婆做什么!”
      
      “公子!”仆人劝道:“老爷是最孝顺老太太的,若是叫老爷知道您忤逆老太太,只怕……”
      
      赵立轩咬牙,愤愤然甩下袖,转身走近胡弘济,与他拱手道:“大人,家里老太太有事,急着喊我回去,还麻烦大人先将人关下,待我回头再来处理此事。”
      
      胡弘济面色顿时不快起来,冷冷道:“公子倒是会使唤人!”
      
      赵立轩笑道:“今日多多劳烦大人了,事成之后,晚辈自然牢记大人为我讨回公道的恩德,自然会孝敬大人几分,我在家父面前,也是能说上一些话的。”
      
      胡弘济闻言,忍下不耐挥手让他走了。
      
      赵立轩向他一拜,转身便离去,经过周秉文身边时,狠狠挖了他一眼。
      
      胡弘济头痛挥手,叫人将周秉文带下,暂时关入了牢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我周表哥的彩虹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